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一百三十二章似曾相识故人来 //

时间:2021-02-11作者:白箩染

    !

    李静要离家出走了,这个念头在她心里蠢蠢欲动已经好几天了。从她意识到重生的那一刻起,她就毅然决然的决定,要离开这个家,离开花墟镇。

    开往京都的火车还有一个小时进站,她安排好自己离开后的一切事物,最后看了一眼这个陪伴了自己十六年的小隔间,便猫腰抱着一个小包袱溜出家门,一路踩着水花往火车站奔去。

    尽管早有离家出走的念头,可是却没条件做充分的准备。兜里的十块七角钱是她全部的资本,那还是母亲给她的学杂费,她揣在兜里,一直厚着脸皮没交给老师。

    花墟镇火车站不大,离京都有五六个小时的路程。往京都的火车顶多停靠一两分钟,要逃票上车,必须得快、准、稳。

    这块儿的地形,她上辈子就已经观察过许多次。如今终于跃过了那一道围栏,就好像越过了上一辈子一直堵在面前的铁壁,可以一探壁后未曾见过的风光。小心翼翼的穿过火车铁轨,躲进列道间隔的暗处,小小的身影缩成一团,既期待又害怕,只等着那列即将路过的火车。

    淅沥的雨一直不停,李静顶着一块塑料布,除了后脑勺的头发没淋到,浑身都湿了。染湿的长睫眨动,她却不觉,即将逃离的兴奋让她的眼瞳熠熠生辉。

    “呜~”火车长啸,“咔嚓咔嚓”铁轨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响。

    李静激动得浑身发抖,心肝肺都快跳从胸腔里蹦出来了。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望一眼漫开漆黑的雨幕,心里暗忖真是天助我也!紧盯着在黑暗里闪亮的铁轨,终于看见了一缕白烟奔腾而来。

    火车轰鸣着,咆哮着,似乎在向李静示威,又像在给她鼓劲。

    列车员从缓缓停驻的列车上下来,手里举着电筒例行公事地朝进站口照去。

    午夜小镇的车站只有寥寥几个旅客,倾刻间散在后面几个车厢。

    李静瞅准前面一节敞开的车门,飞奔过去。一脚刚踏上火车,就听见身后列车员的吆喝。她吓得赶紧撞开身后一道紧闭的车厢门,脚下一晃,火车竟然启动了。哐叽声响了几下,变成咔嚓咔嚓声,呼啸着穿过花墟镇。

    她长出一口气,成功了!就要去京都那个著名的剧组报到了,上辈子错过被邀请的机会,这辈子无论如何都要抓住……她激动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抚着突突乱跳的胸口,这才开抬打量眼前的车厢。

    车厢里只开着壁灯,显得安静温馨。狭长的走道一边,一道道小门紧闭着,另一边的一扇扇车窗上垂着暗红的窗帘。

    她有点懵,她还从来没有坐过这种车厢。这就是高级软卧车厢?

    她立刻冒出一身冷汗,手里捏着的塑料布打在腿上,意识到要赶紧离开这。这里没处藏没处躲的,列车员一来只有等着被抓。

    心想腿动,她往车厢门走去。

    “那位同志你站住!”

    耳边传来一声低吼。

    完蛋了!这么倒霉被发现了。

    李静不敢回头,加快脚步到了车厢门前,伸手拉门把手,却怎么也拉不开。

    “我说这位小同志你是怎么回事,叫你站住你还跑?”

    列车员生气了,一把扯住李静的胳膊。

    看清了是一位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列车员愣住了,又马上恢复严肃的工作态度。

    “你是哪个车厢的?把票拿出来。”

    “票?我……”

    李静支吾着。

    哪有票呀,就是继父和母亲的工资加起来,也不够买一张卧铺车票,更别说是高级软卧的票啦。

    “阿姨,我没票,求求您,假装没看见好吗?我这就去后面车厢站着,天亮我就下车,绝不给您添麻烦。”

    “哟这姑娘会说话呢,假装没看见,你是让我装睁眼瞎?别废话,天亮这车的人都得下车,完事你到地方了,我被领导批评扣工资……竟想好事呢!”

    李静楚楚可怜,列车员不为所动。

    “要么补票,要么下车。补票还得从始发站补……”

    李静急了,拉着列车员的袖子跪下了。

    “阿姨求求您了,我要是有钱补票还逃什么票呢,我家里困难,又想去京都求学,您就念在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为实现四个现代化而努力奋斗的份上,放过我吧!我以后一定不再逃票。”

    列车员笑了。

    “姑娘你的小嘴可真会说,可惜是就是说破天去,我也不能让你这种逃票的行为得到宽恕。不然怎么为四个现代化添砖加瓦。你赶紧起来,跪给谁看呢,别想搏同情,要么补票,要么过两个小时在下一站你赶紧下车。别给我抹黑,我这节可是文明标兵车厢。”

    “阿姨,求求你了,这黑天半夜的,你放我在一个小站下车,万一出点什么事,你能负责吗?”

    “我地个娘哟,你这个丫头还挺会磨人的。你放心,我会和那边站台上的同事打好招呼,让你在候车室呆到天亮,再联系你家人接你。”

    这胖胖的列车员也太狠了,一点同情心也没有。

    离家出走再回家,那不是找着挨骂,又要陷入上一世那恐怖而又悲摧的人生吗……

    李静不敢想,却不能不去想,想着想着眼泪就掉下来了,呜呜地哭得不能自抑。

    “你别哭,跟我出去,这里哪里你哭的地方!逃票的天天都有,到没见到像你这样逃到高级软卧的,不是自寻死路嘛。”

    哪个想跑软卧车厢了,不是误闯罗网了吗?要是重新来一次,一定往后面跑。

    可惜这回没有重来的机会,看着列车员晃着手里的钥匙开车厢门,李静急了,伸手拉住旁边软卧包厢的门把手,打算和列车员抗争到底。

    “你松手,这算怎么回事?快松手。”

    列车员去扒李静的手。李静双手抱住门把手死活不放,仿佛抱着她这一世的希望。只要逃到京都,她就重获新生了。

    她要做明星,她一定可以的,那个被叫做导演的,讲话时总是吼得很大声的老爷爷也说了,她仿佛天生就是为镜头而生的,无论是脸蛋还是那叫什么镜头感的。

    明天就是报到的最后限期,她绝对不能错过,绝对不能!

    “放手,再不放手我喊乘警……”

    列车员的话没说完,包厢的门开了,在门把手上较力的李静和列车员一齐被推开的门撞到车厢壁上,发出“嘭”地一声闷响。

    列车员疼得龇牙咧嘴哎哟叫,李静撞在她的胸口上,倒是丰弹肉感,一点没事。

    “别吵了,我需要安静。她的票我来补。”

    一把男声让撞在门后的两个人怔住了。

    第二章丫头不好惹

    列车员甩开李静,站到走道上,看见说话的男声怔住了。

    李静也怔住了,男声好听。男生好看,是真好看!她活了两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生。

    棱角分明的白净脸庞,透着桀骜不驯的冷俊;深邃如穹的狭长双眸,单眼皮竟然那么迷人;一双剑眉不怒自威,挺直的鼻梁下,双唇如峰似刻,唇形那么完美,显得那么高贵傲然。

    他一定是个大明星!简直像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让从小就被别人夸长得好看的李静都觉得和他一比较,自己都相形见绌了。

    “说,到哪个站?补票多少钱?”

    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现金/点币等你拿!

    男声扫了列车员一眼,神情淡淡的样子。

    “我到京都。”

    李静听出了希望,不免显得兴奋。只要能达到目的,她也顾不得许多了,急忙回答。

    男声并没有朝她看一眼。掏出军绿色钱包,等列车员回答。

    “我不知道这丫头是在哪里上车的,按规定要从始发站补票,软卧车票要六十七块。她只能补软卧车票。这个时间别的车厢都不让进人了。”

    列车员显然是在刁难男声。

    谁让男声那么好听又那么好看了呢,胖胖的列车员阿姨也是有过青春的,看着好看的男生也会心慌意乱吞口水。

    男声从钱包里拿出六十七块递给列车员,转身就要关门。

    “不行,这节车厢只有你这间还空一个位置,别的都满了,你给她补票,就让她和你一个包厢吧。”

    胖胖的列车员嘴角掩不住坏笑。

    男声挑了挑眉毛,这才打量一眼要住进他独自享受包厢的丫头,歪了歪头,示意李静进去。

    只要不被赶下车,李静已是阿弥陀佛烧高香,麻溜闪进包厢。也顾不得看列车员错愕的眼色。

    包厢里只亮着一盏壁灯,灯光柔和洒下一片桔黄。李静一手抱着包袱,一手捏着塑料布,不知该坐在哪里,傻傻的站在门边。两张面对面靠墙的床上,被褥都整齐地叠着,不像有人动过。

    男声进门,李静回身望着他。

    “把你的破塑料布扔出去。”

    “噢!”

    男声不容置疑,李静也毫不迟疑,拉开门把手里的塑料布扔到大门旁,刚走到车厢一半的列车员听见动静,回身去拾塑料袋。

    “你这丫头出门遇贵人,还真有福气!”

    李静知道人家不是夸她是在夸屋里的男生,赶紧关上门。

    “还站着干嘛,赶紧换衣服躺下。想在我面前站一晚上是怎么着?”

    梁帅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冒失的姑娘,下雨天只拿着一块勉强遮住脑袋的塑料布,身上全淋湿了好像浑然不觉。直愣愣地站在那里,又不像手足无措心慌意乱的样子。

    在他面前心慌意乱的姑娘他见得多了,他早已习惯了被人仰慕。可眼前愣愣站着的姑娘,绝不是因为仰慕他,他看得出来。

    别看李静年纪不大,眼神里透出那股倔强,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

    梁帅一眼就看出这个十五六岁的丫头不好惹。不好惹也没想惹……

    梁帅自顾自地笑了一下。

    李静看着床上的男生,觉得有些不对味。什么!他让她换衣服,就这么一间小包间,她去哪里换衣服,总不能当着他的面换吧,这到让李静很是尴尬……纠结了一会儿,她咬了咬嘴唇,犹豫一下往男生对面的床铺挪了挪,离他远一点,到差不多碍不到他的距离,才松一口气。

    如果他敢对我动手动脚,那可别怪我打他个鼻青脸肿……

    “到站还有五六个小时,你浑身湿漉漉的要想生病就随便你。不过不许在我面前咳嗽一声,我怕吵,听明白了?”

    梁帅说完,看也不看李静一眼,背过身去面朝墙壁闭上眼。

    这个家伙看着像画里走出来大家族的公子,说话怎么像命令人似的,让人有种身不由己,不得不听他话的感觉。

    李静打开小包袱,里面不多的几件衣服全都潮了,摸在手上全是水汽。

    这换不换的也没什么意义!

    她用手抹了一把脸,随手将头发捋了捋,发丝上的水珠打湿了手指,抬眼看见红色的金丝窗帘垂着,伸手想去擦一把。手还没触到窗帘,背后嗖地一声,有什么东西打在她身上,不偏不倚,刚好落在她的肩头。

    她急忙回身,竟然是一条洁白的毛巾。

    “谢……”

    “不用谢!赶紧擦完换衣服睡觉,我对你没兴趣,别顾虑着我偷看你。”

    梁帅拉过被子盖在身上,根本不管身后李静尴尬的神色。

    李静被人说中了心事,顿时感到无地自容,这就是人常说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这腹?

    她的确担心他偷看她……为刚刚脑海中被揍的那位鞠了个大躬,心里默默的道了一声对不起,就不客气地用白毛巾擦脸擦头发。扭头发现床上竟然有一件大大的白衬衣。原来男生是让她换这件衣服!

    如果真穿着湿衣服呆一晚上,天亮肯定得病了,那还怎么实现她的理想,怎么摆脱她的命运。人家都学**了,她还端着讲究,岂不是显得太矫情了。

    李静迅速脱下湿衣裳换上白衬衣,麻利地掀开被子钻进去。扭头看一眼对面的男生,男生背对着她,均匀呼吸好像睡着了。

    她也背过身去而对墙壁,鼻息里钻进一阵阵清香的味道,她把被子扯在鼻下闻了闻,又在枕巾上嗅了嗅,最后发现是白衬衣的味道。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