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一百三十三章人生少奋斗不止十年.

时间:2021-02-13作者:白箩染

    !

    左岸心下一惊,望着母亲的眼睛大脑瞬间一片空白。母亲竟然要和比他年纪还小六岁的男人结婚了!

    左岸知道母亲养小白脸有几个月了,他跟踪过母亲和那个帅哥共同共出牵手散步。调查过那个男人是一家学校的体育老师,他还以为母亲只是因为失去丈夫一时寂寞难捱,才会找一个年轻男人陪在身边解闷,过一段时间心情平静了自然会和小男人分手。

    以左岸对母亲的了解,母亲不是一个沉迷儿女情长的事业女性。可是现在母亲竟然要玩真格的,和那个体育老师结婚,并且已经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领取了结婚证!

    “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比较突然。”

    焦瑞凤望着儿子复杂的神情叹了一口气。如果时光能倒流回到二十年前,她保证会看紧丈夫教育好儿子,做一个尽善尽美让丈夫宠爱专一的女人。

    可是时光终究不能倒流,丈夫因为所犯下的风流债死了,她也老了,身边需要人陪伴,而唯一的儿子不但不能给她带来心里安慰,还不断给她惹事,让她忙前忙后帮忙收拾残局。

    “您为什么非要结婚呢?又不是为了生孩子需要一个身份。”

    左岸可以听到自己几乎带着哭腔的声音。

    “我承诺过他就必须得做到。他不嫌我老,我不嫌他穷。我们在一起应该可以过得很幸福。”

    说到幸福,焦瑞凤的脸上浮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羞涩。符昆仑带给她的幸福感是她在三十二年的婚姻里从未体验过的,单凭符昆仑给她的身体带来的极致体验,就值得她付出所有去回报。何况符昆仑因为和她的事已经被学校处理了,如果她再不表示一下,恐怕从此就失去符昆化了。

    符昆仑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这段时间故意回避她,让她不得不做出人生最重要的决定。结婚,和小男人从此双宿双飞幸福快乐,不再沉湎于亡夫带给她的伤痛。

    “只是应该肯定不够!”

    看来母亲还有最后一丝理智,左岸急忙抓住母亲话里的漏洞试图力挽狂澜。

    母亲和小男人结婚还不是最坏的消息,最坏的消息是母亲要卖掉律师事务所要和小男人去国外定居生活,这可让左岸接受不了,就算母亲把家里的财产分给他一半,也不能满足他余生的全部需求。

    左岸深深地知道,如果离开了母亲的庇护,恐怕他以后在穗城律师界都谋不到一个职位。就算拿钱投资,他也没有可靠的资源。父亲因丑闻而死,原先建立起来的人脉关系都随之烟消云散。

    左岸越想想害怕,拉住母亲的手想个孩子似地祈求母亲不要再婚。对于女人来说再婚并不是幸福,只是开启了另一段照顾男人失去自我的人生……

    “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没用,我们已经领取了结婚证。我和小符并不打算办婚礼,先去国外旅行一段时间,等移民手续都办好了就正式移居国外。以后你一个人在国内要好自为之,不要再花心乱搞,到时候像你爸爸一样后悔都来不及了……”

    焦瑞凤才替儿子处理了一桩情债,那个女生意外怀孕打算带球跑路让左岸支付一笔天价赡养费。是她及时出手抓回那个女生,利用女生曾经和别人怀孕的流产记录,强迫女生打掉孩子,以很少的一笔封口费干净利索了解决了左岸的大麻烦。

    “妈,我现在洁身自好。其实玩得多了我觉得女人都一样。您再想想行吗,男人其实也都一样。那个姓符的小子以前跟一个富婆好过,那个富婆为了他杀害了丈夫……”

    “哪听来的胡说八道!不要再跟我说了,我累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焦瑞凤对儿子下了逐客令,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不愿再听儿子说一个字。

    左岸张了张嘴没有再出声,此刻他觉得想要讲的话都讲完了。母亲再婚已是事实,再无回旋的余地。他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母亲一朝梦醒。

    可是要叫醒一个睡着的人很容易,要叫醒一个沉睡在梦中的人很难。要想母亲回头谈何容易,除非那个符昆仑死了……

    左岸驾着刚刚修好的银色大奔在夜色里疯狂加速,连续超车左冲右突,好像只有生死时速才能让他不安狂怒的心才能舒服一些。

    警笛声划破夜空的平静由远而近朝左岸驶来,从后视镜里看到红蓝跳动的警灯渐渐逼近,左岸放慢了车速。看到前面一公里有一个出环城高速的出口,他马上转进匝道穿过马路朝一条偏僻小路开去。

    警笛声渐行渐远,似乎放弃了对他的追逐。他知道沿途的高清交通监控已经拍下了他的车辆超速,罚款扣分的交通处罚是必然的。

    停在路边平静了一会,望着前方森林公园影影绰绰的门口,左岸感觉到握着方向盘的手很痛,抬手发现指甲因为用力攥着真皮方向盘裂开了。

    揪掉裂开的指甲更加疼痛的感觉反倒让左岸的心情平静了不少。

    手机定位显示符昆仑的学校离这里不到两公里。

    为了明天出国旅行,符昆仑今天在学校附近的住处收拾行李。他一直坚持和焦瑞凤同床不同居,给自己保留尊严和余地,让焦瑞凤觉得他并不是贪图她的钱财,只是单纯地爱她的智慧她的能力,臣服于她的成熟女性魅力。

    和焦瑞凤领结婚证的当天下午,符昆仑去学校办理了辞职手续。

    学校在一个月前聘用了一位刚毕业的体校大学生,符昆仑就知道学校有意让那位大学生接替他的位置。他加紧了向焦瑞凤催婚,

    今天终于得偿所愿,符昆化到学校辞职信甩在校长脸上头也不回地迈出了学校的大门,人生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似乎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甜蜜美好了。

    在穗城殚精竭虑思谋了这么久,终于实现了人生少奋斗十年的理想,甚至可以说和焦瑞凤结婚可以让他的人生提速二十年。等在国外定居下来,他再回来时就是正经的海外华侨了。想必到时荣归故里,儿时的小伙伴都得羡慕嫉妒死他了。

    女人不论年龄大小高矮胖瘦,只要有钱能让他过上好日子,他就可以使出浑身本事让女人感到极致的幸福。这是他唯一的本钱,也是对成熟女人的致命吸引力。

    符昆仑哼着欢乐的歌曲打开衣橱收拾出国旅行的行囊,拎起一件运动裤觉得裤缝上已经磨起了毛甩手扔到窗边。这时听到敲门声,他狐疑地放下手里的衣服走去开门。

    李静和奶奶吃完晚饭正在洗碗,院门口传来“啪啪”拍门声。

    “繁星,你给我出来。”

    李美香一边使劲拍打着木栅门,一边朝院里喊。

    早上发现女儿不在家,她就觉得奇怪,平常女儿上学都会等程月月一起走,怎么今儿鸟不悄地就不见人了?

    她忙着上班也没细想。直到晚上程月月放学告诉她,李静今天没去学校,她才想起女儿应该是跑她奶奶家去了。

    除了奶奶家,女儿也没别处去。

    虽然都住在镇上,李静和大伯家却不来往。李美香知道女儿和大伯家的两个堂哥玩不到一起。

    “别洗碗了,快跟你妈回去吧。”

    老太太抢过洗碗盆,让孙女出去。

    “我说了今晚和您睡,不回家。我这就跟我妈说去。”

    李静跑到院门口,李美香见女儿果然在这,脸立即寡下来。可是还没等她开口,李静先说话了。

    “妈,我今天肚子疼,在奶奶家睡觉,你回去吧不用担心。”

    “死丫头,哪个要担心你,我是来抓你回去要好好教训一顿,你竟然胆子变大了,不上学跑出来玩。”

    “功课我自然会安排好,我肚子疼,不想说了,我要去躺着。”

    “你开开门,肚子疼也得跟我回去。让文斌背你。”

    李静这才看见母亲身旁站着的程文斌。

    程文斌望着她笑,那笑容让她觉得恶心。

    她最讨厌继父带来的儿子,母亲刚跟继父结婚的时候,十岁的程文斌夜夜闹腾,就是不让他父亲和继母同房。

    足足闹了一个多月之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程文斌感冒发烧了,继父程大龙才和母亲李美香完成了好事……

    那夜李静听得很清楚,母亲的叫声无比奋亢,整夜不绝于耳。后来就有了弟弟程文辉,就有了母亲的绝情。

    “李姨,我怕背不动,天都黑了,十里地呢,我陪你来找人,可没听你说要背人回去,我不干。”

    程文斌一直盯着李静笑,尽管夜色很暗,他也觉得这个妹妹要比他的亲妹子长得好看。其实他很想背她,背着她还可以动手动脚戏耍一番。

    但是他不能听继母的命令去背人,那样他还有什么面子!继母不过是父亲的发泄工具,就像痰盂、烟缸一样的工具,他才不用听一个工具的命令。

    要背也要等他有那个闲情,调戏继妹可是他的拿手好戏。

    当年对继母带来的女儿,他经常趁着跟前没人又打又踢,全往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打,想要告他状都没有证据。

    李静没少吃他的苦头。他还逼她喝他的尿。

    “你要是不喝,我就捅死你妈,看你敢不喝!”

    李静没喝,也没见程文斌捅死李美香……

    继子不愿意背自己的女儿,早在李美香的预料之中。她也不想跟他较劲,她只想对女儿展示她的威严。

    “繁星,你今天不回家,那明天也别回去。看你奶奶能养你到什么时候!”

    “妈,天黑了,走路小心脚下有沟。”

    李静朝母亲笑笑,说话听着像是关心,其实是她的诅咒。她恨母亲,恨不能永远不与她相见。

    李美香怔怔地看着女儿走进屋里关上门,和婆婆的身影映在窗上,让她有点恍惚。

    女儿什么时候变得违抗她的意思了?

    当年丈夫过世的时候,女儿才五岁,李美香觉得天都要塌了。是婆婆每天把饭菜端到她面前,是婆婆守在她身边怕她寻短见。其实她知道婆婆比她更难过,但是她乐意享受被人捧着的生活。

    后来别人介绍了程大龙给她认识,相处了两个月,她就决定嫁给他。

    她没有男人活不下去,程大龙没有女人过不好。两个人一拍即合……

    “走吧!”

    李美香深一脚浅一脚走在前面,程文斌跟在她身后。她手里的电筒不时回头给继子照一下,她得讨好继子。

    养儿防老,她的儿子还太小,继子才是她的靠山。在镇上过日子,没有儿子撑门面会被人家笑话是绝户。

    “你走快点!”

    程文斌嫌身前的继母挡了他的道。

    “那你前头走。”

    李美香笑呵呵地说。

    程文斌也不客气,侧身从她身旁走过去。

    “你小心点,这里水道多。”

    李美香举着电筒,生怕继子看不清楚脚下的路。

    程文斌可不理她的一番好意,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看她。

    “李姨,繁星今年十六了,可以给我做媳妇了吧?”

    李美香没想到继子突然会问这种话,尴尬地笑着没说话。

    “我爸也说了,肥水不流外人田,繁星既然长得那么好看,给别人当媳妇还不如给我当媳妇,我会好好疼她的。”

    “这个是你爸跟你说的?”

    “嗯,当然是自家人一起过日子更踏实,我到时候给你们养老,你跟着自己女儿过日子,不比找个外面的媳妇好相处啊,都说婆媳不好处,你不会自己找罪受吧?”

    程文斌打着父亲的幌子,其实是他自己突然起了这个心思。

    镇里的几个兄弟都跟他说他妹子长得好看,他以为说的是他亲妹子程月月,结果大家说是李静。

    都说她越长越俏,跟香港电影明星似的。比明星贴纸上的美人还好看,眼睛水汪汪的,鼻梁挺翘翘的,一双花瓣似的娇唇,看了就想亲一口。

    虽然一个屋檐下住着,他以前倒没注意继妹妹有多好看。听哥们都这么说,他今晚算是发现了,继妹妹真好看!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