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一百三十四章只要够狠&.

时间:2021-02-14作者:白箩染

    !

    急诊室的门终于打开了,左岸扭脸看向站在一旁打电话的母亲,母亲正背对着他,看起来很焦虑的样子。

    听到护士说话声,焦瑞凤转过头看见了脸色苍白的儿子,上前俯下身问:

    “你感觉好些了吗?怎么会有心绞痛呢?”

    左岸咽了咽口水,显得很吃力地张着脸。护士提醒病人现在需要休息,焦瑞凤让开过道,跟着儿子的推车走了几步又停下了,既然儿子没有生命危险,她也付钱了,她在不在这里都影响不大。她决定去看看小丈夫。如果煮熟的鸭子也能飞走,她的五十多年就白活了。

    母亲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在凌晨的医院走廊显得异常刺耳。

    左岸长吁了一口气,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黎明前的黑暗因为一场大雨比平时显得更加黑暗阴沉。

    柯杨睁大眼睛望着窗外一丝睡意也没有。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已经连续四天了,他能感觉到浑身正在快速流失的肌肉和水分。

    “少东家要不要吃点东西?”

    耳边传来老管家和蔼的问候。柯杨微微一惊,他一直保持着躺着的姿势,老管家也能看出他没有睡着?

    假装睡着似乎没有意义。

    “不饿。”

    “怎么能不饿呢!您都四天没有正经吃过一顿饭了……”

    老管家说着就要哭起来的样子。

    柯杨缓缓转过身,惨淡的脸颊露出一丝笑。

    看着昔日风采绝伦的少东家变成了如今的模样,老管家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流了下来。他把床头灯开得更亮一些,拿出一直温在煲里的粥水,舀出一勺送到柯杨的嘴边。

    “吃一点吧,你这个样子要是让李小姐知道了也会伤心的。”

    “我真的不饿。”

    伤心可以让人没有一丝食欲。

    自从王老爷子把李静,应该说是何芷和豆豆藏起来以后,柯杨的世界顿时崩塌了。

    柯杨和何芷终于认出彼此,感叹命运的神奇竟然让他们双双重生成为另外的人,而又能彼此遇见并且结缘,结果却被家族势力逼迫分开,不知对方生死。现在也只能使出苦肉计争取最后一搏了。看样子演的这一出苦肉计似乎是徒劳的,并不能感动王老爷子松口透露何芷和豆豆的下落。

    柯杨又转过身望着窗外,不知道此刻何芷是否也像他一样正盼着窗外天明。

    病房外传来碌碌的车轮声,护士推着病人进来了。

    失去了王家长房长孙的身份背景,当然也失去了豪门的享受。老管家已经尽力了,给他争取了一间双人病房。

    护士离开以后,隔壁床的病人终于安顿好了。

    “你是病人的父亲吧?”

    左岸和老管家说完羡慕地望着柯杨的背影。

    “不不,我是他的管家。”

    “管家?你们小区的管家还要照看生病的业主?”

    左岸难以置信。他所知道的管家是物业公司的一个岗位。

    老管家当然也不理解左岸的话,狐疑地看着左岸说:

    “我是看着我们少东家长大的,照顾他是我的本分。”

    “啊,原来是资本家啊!”

    左岸因为表情夸张牵动了某处痛点,咧着嘴龇牙。

    柯杨已经听出左岸的声音,他没有回头。王老爷子逼他和郑裕雯结婚才肯说出何芷的下落,这招术简直和古代的大家长如出一辙。招术古老却很管用,真的让柯杨束手无策。

    “看来资本家与民同乐,也跟咱们草根挤一间病房啊。”

    左岸在惊诧过后开始心生怀疑,一个拥有管家的人是应该入住高级单间病房的,和他一个急诊进来的人住一起,明显是个骗子。

    左岸需要把大脑塞满才不会去想刚刚犯下的罪恶,夹枪带棒语出讥讽。

    老管家发现同屋的病人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也懒得再说话又转头坐回柯杨的病床边,眼巴巴地盯着柯杨的动静。

    只是一眨眼,灰白的天边就映入了眼帘。

    侧边的身子有些发麻,柯杨平躺下来,目光触到老管家的头发,突然发现老管家的头发几乎全白了。

    一心想着自己的事,没有关注到身边人为他的付出。柯杨顿时觉得很内疚,抬手拍了拍老管家的搁在床边的手臂。

    老管家惊醒,一脸尴尬地抱歉睡着了。

    “给我喝粥吧,今天咱们出院。”

    “太好了!少东家总算想通了。”

    老管家兴奋得像个孩子。

    喝着母亲熬的粥,柯杨的眼睛湿润了。母亲每天都亲手为他煮饭送来,他却从没考虑过母亲的感受。

    粥水的香味在不大的病房里飘散开来,左岸吸着鼻子睁开了眼睛。当他看到坐在对面床上的人,惊得一屁股坐了起来。

    “你是--”

    左岸的大脑一阵剧痛赶紧靠在床头。

    他和柯杨在芙蓉湖边打过架,今天也算冤家路窄仇人相见。

    柯杨懒得理会左岸,喝完粥向老管家悄声交待事情。

    老管家连连应着,脸上的神色越来越严肃,最后点头表示会尽快办好,随即离开病房。

    “噗!就你还有管家。我就说嘛是谁这么会装逼,原来是你!你还能再装点逼格更高的吗?”

    柯杨拉起被子躺下闭目养神。

    假装被车撞倒失忆入院以后,王老爷子派人来看过柯杨一次,来人录制了一段柯杨住院治疗的视频。第二天老管家被迫打开视频,王老爷子通过视频和柯杨说话,柯杨故作毫无反应。

    王老爷子信风水,医院对他来说是阴地,他是不会轻易走进的医院。因为柯杨违抗了他的命令,他明令家族任何人都不许看探柯杨,更不许帮助柯杨。什么时候柯杨同意了他的安排和郑裕雯结婚,他才什么时候才承认柯杨王家长孙的地位。

    富人之所以成为富人,是因为他们足够狠心!

    “切,偶像剧看多了,穷屌装富豪。”

    就算柯杨饿了四天面色惨淡形容消瘦失神,在左岸眼里依然不失为一位俊美帅哥,心里嫉妒的小火苗依然熊熊燃烧着不肯熄火。

    一个小时以后,病房门打开鱼贯着进来十几个衣着统一的侍从。侍从进来无声地分立在病房门口形成一道人墙,随即快步赶来一位医生和两位护士。

    医生对柯杨进行一番检查以后,让护士帮柯杨办理出院手续。

    何芷睡得迷迷糊糊,突然感到好像有人在摸她,一机灵从床上跳起来。

    “有流氓!救命啊!”

    她抱着被子护在胸前,警惕的大眼睛盯着梁帅,好像在看一个登徒浪子大流氓。

    梁帅本来去拿架上的行李,一根帆布带子掉下来刚好搭在何芷的脸上。帆布带子在脸上摩擦的感觉的确想被人摸了脸。但是她起来就骂他是流氓,这可让他受不了。

    他可是她的救命恩人,就算救命这个词用得有点过,那他也是她倾囊相授的恩公,在古代遇到这种情况,那女子都是要以身相许的。这丫头竟然骂他!穿着他的衣服,睡着他付款的铺位,对他怒目而视,骂他?

    梁帅挑了挑眉毛,对着何芷笑了。

    梁帅露齿一笑就像一轮朗月,瞬间照亮了小包厢每一个角落。

    何芷看得呆了,差点忘了他是一个大流氓。双手的被子都滑到膝盖上了,露出衣领扣到脖子根上的白衬衣。

    “这衬衣你要是想买我可以十六块钱卖给你。”

    “不买!”

    听到十六块,下意识的反驳回去。怔了一会儿,何芷算是明白过来,她现在身上穿着人家的衣服,刚刚还骂人家流氓是有点不该。可是刚刚明明感觉到他在摸她的脸……目光落在眼前飘荡的帆布带子上,才觉得出冤枉了人家,脸有些窘。

    梁帅的目光从何芷的脸上,滑到她系得严实的白衬衣扣子上,到底还是他的衣领大了一圈,她扣到脖子底下,还是露出一截鹅颈。看着她的窘态,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这家伙看得人心里发毛……

    “那个……这件衣服我赊帐行吗?我给你写个欠条,你给留个地址,到时候我把钱给你寄过去。”

    “行,还有车票钱,十六加六十七,一共八十三元。”

    梁帅从帆布包里拿出纸笔递给何芷。

    想跟他玩心机,小丫头还嫩了点。纸和笔怎么能难倒他!

    何芷怔怔地接过纸笔,梁帅又把小桌板打开。

    “在这上面好好写,要注明归还日期,利息嘛……算了,我好人做到底,就不收你利息了。阿拉伯数字还要附上大写才正规。”

    何芷想过欠人钱,可是没想会欠人这么多钱!事情逼到这一步,只怨老天不帮忙让她走错了车厢……这笔帐恐怕几年都还不清了。

    何芷苦着脸一笔一划写欠条。

    “你叫什么名字?”

    “梁帅,梁山好汉的梁,大元帅的帅。注明归还日期,欠条得正规。”

    “三年行吗?”

    何芷的笔尖有点发抖,三年还清欠款,已经是她预计最快的时间了。

    “不行,时间太长,一个月,最多一个月。”

    一个月后还要跑一趟这条线路,正好春暖花开可以散散心。有了欠条就可以明正言顺在小镇逗留玩耍一番。梁帅打着算盘,非常愉快地看着何芷听到这话时,极度不情愿的脸。

    “一个月?!能缓一缓吗?”

    “不能!”

    何芷咬住嘴唇,不敢抬头看他。梁帅,简直是一个长着神仙面孔的魔鬼!逼得也太急了,她到哪去给他弄钱去……

    “落款写名字,地址。”

    梁帅站在桌边指指点点。

    何芷想死的心都有了,明知是不可能还钱的时间,还得硬着头皮写上。只要摆脱眼前的困局,她尽量想办法吧。

    “何芷,名字不错!你既然去京都,肯定在京也有落脚地址,一并写上。下了火车我去核实一下,这种事必须严肃认真对待。”

    “我……”

    “怎么,想耍赖?”

    梁帅步步紧逼,何芷脑袋都大了,干脆就把演员培训基地址写上,递给梁帅。

    “还有五分钟到站,你准备一下,下车我去核实地址,你别想耍滑头。”

    梁帅拿起欠条认真地看了一下,收进衣兜。

    “别想坏主意开溜,我先出去,车站出口等你。”

    梁帅抓起行李推门出去。何芷好半天反应不过来。

    我地个老天呀,这是碰到了什么人啦!哪个想耍滑头啦,我也有想过还钱,只是没想过有这么多,还要还的这么快……

    昨夜还以为这家伙是雪中送炭满怀感激,这会想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火车长啸一声,轰鸣着进站。何芷赶紧套上发潮的衣裤,挎上包袱跑到车门口等下车,临走前,到底还是把那件白衬衫叠好,小心翼翼的放进包袱里。嘴里嘟囔着,这是我花钱买的,花钱买的……

    出站的人群大抱小包不时把何芷撞到一边,她沿着最边上的通道出了车站。

    “姑娘是一个人出门?要去哪儿呀?要坐车吗?我给你算便宜点。”

    拥上来拉客的司机将何芷团团包围。何芷瞧着一个长相老实的,跟着他朝一辆黄色小面包车走去。

    “何芷!”

    一声清冷的呼喊,让何芷浑身一紧,还真是冤魂不散,又盯上她了。

    梁帅靠在一辆绿色吉普车前,望着何芷一点一点挪过来。

    “没吃饭走不动路?”

    “是,饿死了。”

    “上车,免费让你吃一顿京都早饭。你也不用在心里骂我刻薄恶人。”

    他竟然有自知之明!

    免费的不吃白不吃,何况也确实好吃。何芷连着喝了两大碗豆腐花,还吃了一个油饼两个粘豆包。

    梁帅盯着她看,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吉普车停在何芷所说的演员训练基地,两扇生锈的大铁门用链子锁着,门口没有牌子标识。

    何芷懵了。

    “会不会找错地方了?”

    “不会错,司机是老京都人,小巷胡同没有门牌都不会认错,就是你写的这个地方。”

    何芷觉得自己被那个选演员的剧组骗了,原来上辈子心心念念的地方根本不存在!

    眼泪顿时就涌出来了,哭了两声又觉得不对,那部电视剧她在电视里看过,幕后花絮的确有导演为了演员表演更精准,特意封闭式训练培训了两年……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