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一百三十七章拜托了先生.

时间:2021-02-17作者:白箩染

    !

    “对不起,对不起,我记错了时间……我……我得回家。”

    京都再好也没有她能落脚的地方,只得匆匆看一眼,明年再过来吧。

    真是被重生冲昏脑子了,算了,这件事也算是长个记性,以后不能再这么冲动了。李静认清现状后,准备打道回府,捏着兜里的十块钱,刚刚志气满满的小人又蔫儿了,冷汗一下子冒了出来。

    从花墟镇逃票到京都她已经精疲力尽,从京都想逃票回花墟镇,她不敢想……

    “回家?”梁帅瞅了一眼这个才十几岁的小姑娘,“好吧,看在你还欠我钱的份上,也算是有交情了。我送你回去,车费油费一并记在帐上,上车。”

    梁帅潇洒地上车,李静苦不堪言又没有别的法子,只好跟着上车,乖乖到火车站,

    “临时买票只有软卧,你凑合坐吧。”

    李静在梁帅的注目下登上回花墟镇的列车。

    又是软卧车厢,又要欠下一笔巨款。李静欲哭无泪,这笔帐什么时候才能还得清啊……

    火车到达花墟镇天已经擦黑了。望着远去轰鸣的列车,李静觉得心里堵得慌,好不容易有重来一次的机会,竟然闹了个大乌龙!

    回家该怎么圆谎呢?

    李静站在镇口犹豫很久,眼见天色越来越黑,抓紧包袱朝离镇十里地的双桥村跑去。

    李静的奶奶住在双桥村,此刻老太太正在灶台蒸窝窝。烟火不时窜出黑烟,呛得老太太直咳嗽。

    “奶奶!”

    李静进门就扑进奶奶怀里,老太太急忙推开她。

    “哎哎,我身上脏唷,你怎么跑来了,你妈知道不?”

    “我没告诉她。”

    李静像块粘人的膏药,奶奶推开她,她又挽住奶奶的胳膊。老太太紧忙把最后一个窝窝捏好贴在锅里,盖上彬木锅盖,直起身拉住孙女的手。

    “你妈要是知道你又往我这跑,肯定要骂你哟。”

    老太太不知是被烟熏的,还是触动了心口那道永远也无法愈合的疮疤,说这话时,竟然落了泪。

    李静从那个一直背着的包袱里,掏出一条花手绢给奶奶抹泪,无意中瞥到那件被她叠的整整齐齐的白衬衫,叹了一口气。

    上辈子奶奶对她最好,可惜她却没有孝敬奶奶一天。一直被母亲逼着挣钱养家,继父的儿女都早早娶妻生子,嫁人成名。只有她一直到二十九岁还在为家里拼命挣钱,熬坏了眼睛,熬粗了双手,也熬成一个老姑娘,可这一切的一切,都没能满足母亲那无止境的索取……

    “骂就骂吧,反正我也习惯了。今晚我跟奶奶睡,她想骂也骂不着。”

    “行,好,好啊,我就盼着你来我能热闹一下。快去洗手,一会就能吃饭了。”

    望着小孙女的背影,老太太偷偷抹泪。

    她最喜欢小儿子,小儿子却早早离她而去。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打击她这辈子都难以摆脱伤痛。

    当年她一个寡妇,独自抚养两个儿子长大,那种苦和累,那种寂寞和无助,不是一般人能体会的。所以小儿媳妇在儿子去世后的第二年就改嫁,她没有一句埋怨,还把以前儿子最喜欢的樟木箱子送给媳妇做陪嫁。可是儿媳妇再嫁人,就不是她家人了,她想看一眼小孙女都难。

    “奶奶,您干嘛一个人守在这里呀,您晚上一个人不害怕吗?”

    “我一把老骨头有什么可怕的哟!”

    老太太蹲在地上拉风箱,呼嘎呼嘎的风箱声让她心情平静了些。

    “星星啊,你那个姐姐的病好点没?上次我托人给你妈送了香灰去,那香灰可灵了,是后院姨婆亲自焚的药香,包治百病。”

    李静怔了一下,重生后的记忆经常断片,就像今天闹这么一出大乌龙,她想不起来奶奶给程月月送过药香灰。

    如果世上真有包治百病的香灰,她爸爸还会死吗?奶奶也真是老糊涂了,好心帮助过去的儿媳妇,人家未见得领情。

    李静上辈子已经受够了母亲的无理取闹,这辈子她再也不想做温驯的小绵羊了,她,一定要掌控自己的命运,不会再为继父一家牺牲,更不会再为了同母异父的弟弟操心!

    老太太一边拉风箱一边咳嗽,李静站在她身后给她捶背。

    “奶奶,大伯和大妈对您不好吗?您为什么不跟他们一起搬到镇上去住呢?这样离我家也近点,我可以时常去看看您。”

    自从去年大伯大妈搬去镇里住,只有奶奶一个人住在双桥村的三间瓦房里。奶奶眼神不太好,双桥村水路又多,李静很担心奶奶去地里摘菜,会不小心掉进水渠里。

    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现金/点币等你拿!

    “我不走,这房子是你爸爸上班那年帮家里盖的,呆在这屋里就好像你爸爸还在世一样。我这把老骨头就是死也要死在这里。”

    老太太执意不走,除了因为房子是小儿子给盖的,还有房后山坡上老头子和小儿子都躺在那里,她以后也要躺在那里,她得守好。每天看见他们唠叨几句,是她一天最幸福的时光。

    “奶奶是烟呛的,你不用给奶奶捶背,赶紧进屋写作业去,你爸爸就希望你将来有出息。如果你能像你爸一样,以后也当个老师,奶奶的心愿就了了。”

    李静听奶奶这么说,眼圈就红了。上辈子她那么用功读书,一直是全年级的前三名,可是才念到高三,母亲还是让她辍学了。

    “家里不能有两个高三生,负担不起。”

    母亲说这话时,眼睛看都没看女儿一眼,飞针走线在忙着给儿子缝制冬衣。儿子是她的宝,是她的心肝,是她再婚求来养老本的。儿子的一举一动才值得她上心。女儿最后到底是别人家的,嫁了出去,还怎么为她养老?能留在家里,就得多挣钱,而且越早越好,越久越好。

    可是凭什么继父家的女儿就可以念书,如果程月月没有考到市里念大学,就不会有机会成为明星。程月月可是从小学到高中,考试成绩都没有超过李静哪怕一次……最后还因为她,败了家里全部的钱,赔上了她的一辈子……

    李静怎么也想不通,让她辍学毁她一辈子的,竟然是她亲妈,亲妈为什么对继父的儿女,比对亲生女儿要好一百倍!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