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一百四十章我们之间不应该有秘密 //

时间:2021-02-20作者:白箩染

    !

    “你们在我家里找人算怎么回事,难道以为我把项红给藏起来了?”

    胡进在门外怒不可遏地喝道,听脚步声打算破门进来。刘大宽听柯老太太介绍过干儿子柯杨做过特种兵,一定有办法破案,所以他对眼前的干小舅子柯杨唯命是从万分信任。

    怕胡进闯进来打乱柯杨破案的思路,刘大宽抄起门后的一根晒衣竿守住门口,对柯杨和何芷说不用担心,胡进不敢胡来。老刘家在鸡谷山村也不是孬货。

    柯杨当然不会理会胡进的叫嚣,仔细打量着屋里。靠墙的衣柜门敞开着,衣物洒落一地,几件内衣被甩在窗边,床脚下也有几件团起来的衣物。床上的被褥很凌乱,枕头上肉眼可见几根长发。看样子项红应该是被人从被窝里拎起来的……

    为了不破坏现场,柯杨和何芷没有碰屋里的任何东西,仔细检查过门窗地面以后小心地退出屋去。

    看见刘大宽手握晒衣竿横在胡进面前,两个人成水火之势,何芷上前挪开晒衣竿笑着说:

    “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打架。”

    “我没想打架,是他想动手。”

    “看来项红是离家出走了,你们夫妻俩应该闹矛盾了吧?”

    “没有,我懒得理她。”

    胡进仰起下巴不愿意多说的样子。

    “女人需要哄,有时候会钻牛角尖想不开就玩离家出走。你知道她大概什么时间离开家的吗?”

    何芷上前接着问,美好的面庞显出对胡进的关心。胡进看着何芷的脸不由得心里一热,吱唔一下说项红昨天晚上莫名其妙发脾气,收拾行李要出去,被他发现给扯回来按到床上。

    项红跟他动手,他一气之下把项红的行李全扔到了地上,然后锁上门去其他房间睡觉,早上起来时发现项红不见了,行李箱也带走了。

    “要哄也得哄懂事的女人,像她那种泼妇我打不死她算不错了。”

    胡进说话时咬牙切齿捏着双手的关节嘎嘎作响。

    何芷实在不想再和胡进说话了,如果出于职业需要她可以忍受对嫌犯的厌恶说话,可是眼前她并不需要忍受胡进在她身上肆无忌惮的目光,只想赶紧找到项红的下落将胡进绳之以法。

    何芷皱眉退到柯杨身后,柯杨这时才发现胡进的目光令人感到恶心,他抬手攥住胡进的手腕,突然提高了音量问道:

    “你最好说实话,项红是什么时间不见的?”

    “我跟美女说过了啊,再说你们又不是警察问东问西的想怀疑我?如果让我不痛快我要告你们诬陷罪。”

    胡进长相斯文面皮白净,乍看之下很难将他和家暴无敕恶霸联系在一起。

    “你不说也可以,我们可以查到。”

    柯杨只是诈一下胡进,见胡进油盐不吃死猪不怕开水烫,一时拿他也没有办法。现在警察还不能介入,项红的家人只能等二十四小时以后再去派出所报案项红失踪。

    “看来大家都误会了!也许不用咱们去找项红自己就回来了。”

    柯杨松开胡进,朝何芷使个眼色,又对姐夫刘大宽说该回去吃中午饭了,别让家里人等急了。

    “你,你们……”

    刘大宽觉得干小舅子胳膊肘往外拐,就算不是亲小舅子也不应该站在对方角度说话。什么误会,他明明看见床脚上有血,想必项红被胡进打得不轻。就算项红离家出走,也是被胡进给打伤了不敢在家呆下去才逃走的。

    一路上刘大宽骑着摩托车故意跑到柯杨的小摩托车前面,扬起阵阵灰尘让柯杨吃尘。柯杨左躲右闪不想何芷和他一起受姐夫的摧残。

    看见儿子和女婿前后脚进院,女婿一副气鼓鼓地样子,好像在外面受了谁的气,柯老太太问刘大宽找到项红了没有,刘大宽指了指柯杨,让柯老太太问柯杨。

    “到底咋回事呀?”

    “没事。”

    柯杨轻描淡写地说完,招呼豆豆和妞妞过来玩,好像没事人一样。

    柯老太太拉着何芷问,何芷把经过大概说了一下。柯老太太叹气道:

    “项红真怪可怜的,女人要是遇不到好男人就得苦一辈子。要是那时柯杨能醒过来……”

    柯老太太意识到她的话不对,如果儿子从昏迷中醒来和项红成了夫妻,那就没有何芷什么事了。老天爷让柯杨和何芷同时重生,说明他们的姻缘是老天爷早就安排好的。

    “何芷,妈不会说话你莫怪啊!”

    “怎么会怪您呢。我明白姐夫为什么对柯杨有意见,他觉得柯杨不是真心寻找项红,过去转一圈随便糊弄一下就回来了。

    其实柯杨不是想糊弄了事,项红应该不是失踪,很可能被害了。要想破案找到项红的下落,肯定不能打草惊蛇。放心吧,我们不会让坏人逍遥法外的。不过这件事要保密,对姐夫也不能说。”

    柯老太太听何芷说完连连点头。

    项红虽然不是刘大宽远房的表妹,可好歹也算亲戚。项红的父母去县城白跑一趟,给刘大宽打电话问他有什么线索没有,刘大宽说没有。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哭声,刘大宽的心里对柯杨不免又多了一分不满。

    刘大宽带着妞妞扬长而去,豆豆抱着门框哭得眼泪汪汪。

    “不哭了,明儿妞妞还会再来的。跟奶奶回屋去,奶奶给你编手绳。”

    柯老太太朝柯杨和何芷努了努嘴,挡在豆豆身前继续哄豆豆开心,柯杨和何芷悄悄溜出院子。

    此时天已经擦黑了。等柯杨和何芷走到胡进和项红的家门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三间瓦房只有中屋亮着一盏灯,估计胡进正在中屋吃晚饭。

    白天来看过房间结构和地形,要人不知鬼不觉地进院,从后院的一棵大槐树跳下去最稳妥。

    柯杨的意思让何芷在外面等着,等他进去找到项红的下落以后,再和何芷汇合。

    何芷不愿意只做一个旁观者,她要协助柯杨一起寻找项红的下落。项红房间床脚上的血迹并不新鲜,应该超过四十八个小时以上了。

    不过从村民的描述看,胡进并未出过院子,说明项红应该就在这座房子或者院子里。

    柯杨突然吓唬胡进让他说出项红离开家的时间,胡进镇静自若地回答说明他早有心里准备,项红如果死了,胡进就是凶手。

    何芷的身手比柯杨预想的要敏捷得多,从大槐树纵身跃下的速度比柯杨还要快。

    柯杨朝何芷竖起大拇指,何芷对柯杨顽皮地笑了一下,随后两个人并肩朝房间掠去。

    后窗的窗帘没有拉严,从缝隙里可以看到胡进坐在桌边在喝酒,桌上只有一盘油炸花生米,胡进一手举着筷子,一手端着酒杯,很享受夹起油炸花生米时的成就感。每次经过几个回合才夹起一颗花生米,然后举到眼前端详着,呡一口酒咂摸两下才把花生米送入口中。

    一瓶白酒终于见底,胡进心满意足地站起来朝屋里走去。何芷轻手轻脚摸到胡进卧房的后窗,发现胡进进屋没开灯直接扑倒在床上,很快响起了鼾声。

    扭头发现柯杨已经拉开项红房间的窗户,何芷赶忙靠了过去。

    柯杨小声说:

    “我去屋里再看一眼,你在外面等着,胡进肯定不会把项红藏在屋里,一会等我出来咱们一起在院子里找找可疑之处。”

    何芷点头,守在窗边等候柯杨出来。

    夏末夜风已经有些凉了,山里乡村的夜更觉得空旷清凉。

    一阵风过,何芷忍不住打个哆嗦。探头从半敞开的后窗望向屋里,只见柯杨的身影正对着墙角好像在说话。

    何芷以为她看错了,趴到窗沿边盯着柯杨的背影,可以确定柯杨正轻声地跟什么人在说话。可是屋里除了柯杨并没有别人。

    何芷忍着没有叫柯杨,等柯杨转过身时她赶忙躲到了窗边。

    “你,发现了什么吗?”

    何芷小心地问。她担心柯杨重生以后落下了什么毛病。毕竟重生这种事只在小说和电视电影里才会发生。

    “走吧,明天白天再说。”

    柯杨的神情显得很凝重。

    “现在回去?不找项红的下落了?”

    柯杨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何芷不免更加担心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在这里等于做无用功。”

    凶手远比见到的要凶残和狡猾。柯杨不想和何芷说项红的可怕遭遇,担心何芷听了以后会受惊吓睡不着。

    胡进的鼾声很响,在院子里都能听到。柯杨和何芷从前院离开,又把院门上的插销还原。就算胡进早上起来看到,也发现不了有人夜里来过。

    “乡下地方门户不如城里防得严。门闩防君子不防小人……”

    “你的意思咱俩是小人?”

    明知道柯杨想说些轻松的话题让她放松心情,心里还是在想着刚才看到柯杨对着墙角说话的画面。

    “咱俩是雌雄大侦探。”

    柯杨咧嘴笑。

    “又不是动物论什么雌雄呢!要说也是夫妻大侦探。”

    何芷哑然失笑。

    “对夫妻大侦探,咱们要开发一个超级ip,就像唐人街探案一样。”

    “我可没那个本事。能把眼前的乡村失踪案查明白就不错了。”

    何芷扁了扁嘴,柯杨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

    “别闹,咱们出来可是办正经事的。”

    何芷在柯杨的怀里挣扎着。

    “说起正经事我还欠你一个婚礼。上辈子没能做到,这辈子无论如何我都要做到。”

    “哪个稀罕婚礼!再说你和我都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了,又何必在意那些虚华的形式。只要我们心里有对方,真心关心对方,一起面对人生风浪比什么都强。”

    看着柯杨一脸认真,何芷在他胸前捶了两下。何芷的话让柯杨觉得心里更加愧疚了,紧紧拥着何芷,好怕人生再一次失去她。

    “不,我们都还是原来的我们,我们的心从来没有变过。”

    “嗯嗯,你让我喘不过气了。”

    月光将两个人的身影拉长又缩短,一会又融合成一道。到了家门口,何芷推开柯杨的拥抱理了理衣襟,然后抢先一步跑进院里。

    柯杨转身朝远处望了一眼,随后进院关好院门进屋。

    远处的小树林边停着一辆小型房车,车里坐着的男子掏出手机发出一条信息报告少东家一切安好。

    听见门响,柯老太太放下手里的炉铲站起来迎向何芷,正要开口问柯杨怎么没有回来,柯杨打开门进来了。

    柯老太太长吁了一口气,随即又神情紧张地问他们发现了项红的下落没有。何芷摇摇头,豆豆拉了拉何芷,递给何芷一个刚烤好的山芋。

    “好吃着呢,你赶紧尝尝。”

    柯老太太发现儿子欲言又止,知道可能是因为儿媳妇在跟前不好说话。从炉灰里又趴出两个山芋用玉米叶包了递给何芷,让她带豆豆去屋里吃,她要收拾炉灶怕弄何芷和豆豆一身灰。

    等何芷和豆豆离开,柯老太太马上凑近儿子问:

    “你是不是发现项红了?”

    “是,项红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痕迹很少,我担心警察也找不到。”

    “咋意思?”

    柯老太太望着儿子不敢眨眼睛。

    “胡进很狡猾,要抓到他的犯罪证据,只能采用高科技手段。可是我没有权限参与公安破案,县派出所也不具备高科技刑侦技术……”

    柯杨皱眉边说边思索着。

    柯老太太听得更糊涂了,伸手抓着柯杨的手腕,让他把话说清楚些,哪有公安破不了的案,只要杀人就得尝命。

    “妈,我怀疑项红被毁尸灭迹了。”

    “怎么可能,一个大活人怎么就能毁尸灭迹?又不是直接烧了化成了灰,就算化成了灰也还有痕迹呢。”

    老母亲的提醒了柯杨,对呀,就算胡进再狡猾,可以把尸体斩碎喂猪喂鱼,也有处理不了的部分,人体最坚硬的头骨是他烧也烧不掉砸也砸不成灰没办法处理掉的。

    柯杨进屋发现何芷一动不动地侧身望着窗外,好像心事重重。

    “想什么呢?”

    “哦没,没什么。”

    “我们之间不应该有秘密。”

    柯杨合衣躺在何芷对面的小床上,侧过身望着何芷。两个人的目光对视几秒,何芷终于忍不住问:

    “我看见你在项红房间对着墙角说话,你还好吗?”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