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一百四十二章密室非正常死亡&.

时间:2021-02-21作者:白箩染

    !

    别墅进门的地上画着一个扭曲的人形图案,左岸的尸体被发现时呈俯卧扭曲状。

    肖楠说左岸没有中毒,屋里的门窗都从里面锁着,除了在左岸身边地上发现的几根头发,屋里再没有找到其他线索。

    “找你来是想你仔细回忆一下,当初郑裕希把你关在这里时,你是否发现屋里有什么机关?”

    “我没注意,这里应该没有机关。郑裕希是用钥匙打开门带我进来的。”

    何芷说着朝柯杨望去,柯杨明白她对被郑裕希拘禁还有心理阴影。在自己曾经的房子被人拘禁差点意外死亡,搁在谁身上都会觉得憋屈愤怒。

    密码锁因为长期没有更换电池已经不能用指纹和密码开锁了,要进屋只能用钥匙开门。以前别墅钥匙藏在门口的盆栽底下,自从郑裕希拘禁何芷被曝光以后,石先生把大门钥匙拿走了。

    左岸之死成了密室杀人案。唯一的线索指向何芷,不过何芷一直跟柯杨和柯老太太在一起有不在场证据。肖楠当然不会怀疑何芷,找何芷过来想让她帮忙推敲一下现场唯一的证据是否人为设下的陷井。

    柯杨已经楼上楼下巡查了两遍了,结果和肖楠一样一无所获。

    “死者会不会是自杀?”

    “不会。”

    肖楠望了一眼说话的陈磊,很肯定地说道。

    “人都有想不开的时候,也不能太肯定吧。”

    陈磊有些不服气,不过也不好顶撞肖楠,他和肖楠共事了一段时间,深知肖楠办事果断说一不二。

    “陈磊,如果你刚接手家里的大笔财产,可以财大气粗自由自在做人,你会想不开自杀?”

    “当然不会。哦,你是说左岸……”

    柯杨一直觉得肖楠的助手看着面熟,原来是跟他去鸡谷山村办过黄大仙案的陈磊。陈磊当时给他开车,是个头脑灵活性格开朗的小伙子。

    肖楠朝陈磊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柯杨和何芷也大概明白了肖楠的意思。左岸的父母都已经去世了,他不用再受父母制约可以享受自由自在的生活,独自掌管大笔财富终于成为真正的钻石王老五。以左岸的风流性格,美好人生如斯他当然不会自杀。

    “可是密室杀人根本不可能,电影也不会这么演。”

    “你再去查查看,墙壁柜橱都看看,不要漏掉任何一个可疑之处。世界上根本没有密室杀人,一切不过是当局者迷。”

    肖楠对陈磊说完转过身看向柯杨,柯杨的眼神总让她觉得非常熟悉,可是这张年轻的脸又让她觉得非常有距离感。

    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领取!

    “王宵,你有什么想法?”

    肖楠查过王宵的资料,知道他曾经做过特种兵。那是一支神秘莫测的队伍,所有队员都受过非一般的训练。也许王宵所见与她会有不同。

    “这个现在不好说。左岸什么时候安葬?”

    “应该明后天吧,他叔叔从外地过来处理他的后事。”

    肖楠盯着地面上那个扭曲的人形图案,紧锁的眉心很难舒展。

    芙蓉嶂别墅区一直不太平,这次左岸密室死亡案又临时调她来破案,时间紧任务重,她也是一筹莫展。

    “是谁第一个发现左岸的?”

    何芷和柯杨几乎异口同声,说完两个人彼此看了一眼,一种心有灵犀的感觉让两个人的眼神都闪出一丝热切。

    “是小区保安队长发现的。现在小区的保安巡逻要比以前仔细和频繁些。”

    保安队长是新来的,看起来很精明能干的样子。可能是属下对他这位空降的队长不服气,每在例行巡逻查岗他都是一个人。对于外界传说一期老别墅区闹鬼的重点地段,他几乎天天都亲自查两遍。

    从刑侦大队出来,一时想不好要去哪里落脚,如今他们都是有家不能回的状态。去宾馆开房需要钱,眼下他们的经济非常紧张,住宾馆显然太浪费。

    何芷提议去她在熙语新岸的新房住两天,等找到左岸的死亡真相再回鸡谷山去。

    柯杨苦笑,没想到活了两辈子都还要依靠何芷生活。他注定是一个无房户,王家的湖岸大宅到底不属于他。

    只有通过自己奋斗赚取的财富才能真正拥有。

    不能怪王老爷子狠,只能怪自己重生错了人家。如果重生成一个普通人就没有那么多复杂的事了,和何芷踏踏实实平平淡淡地生活就是幸福。

    省钱连打车都不舍得了,走了两站路又坐地铁半个小时终于来到了熙语新岸小区,太阳刚好落山。

    柯杨很自然地走向花草茂盛的楼旁小路,何芷拉着柯杨停住脚。

    “你怎么知道可以抄近路回我家?”

    “……”

    柯杨一时愣住,歪头努力回忆终于想起什么。

    “我记得跟你走过这条路。还不止一次,你每次都好像很害怕,脚步匆匆几乎小跑着冲过去。”

    “啊!该不会……”

    何芷吃惊地睁大眼睛,不敢想像那时让她感到害怕的阴影是柯杨。

    “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你。”

    意识到他的话吓到了何芷,柯杨拥住了何芷。

    何芷的眼睛湿润了,紧紧抱着柯杨,仰起的双唇呼吸炙热。

    一对散步的老夫妻刚巧经过,看到何芷和柯杨相拥的画面赶紧咳了一声。

    何芷慌忙松开手,柯杨拥着何芷没有放开,他朝老夫妻笑了笑,又低头在何芷耳边说:

    “我们是夫妻亲热是光明正大的。”

    “那也要注意影响。”

    不等柯杨的脸凑近,何芷向后仰头呵呵笑。

    柯杨突然正色道,他晚上要去芙蓉嶂的别墅再查看一下。

    “可是你白天不是查看过了吗?晚上去光线也不好,能发现什么?”

    “也许可以看到左岸……”

    听柯杨这么说,何芷浑身打个冷颤。

    “那我跟你一块去。”

    “不,你留在这里等我。可能我们在这里不能开灯,不要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

    现在这套房子由豆豆继承,何芷和柯杨住进来属于私闯民宅,万一被人发现肯定会招来麻烦。何芷点了点头,不过她还是不想让柯杨一个人去芙蓉嶂别墅冒险。

    就算柯杨有特殊能力,和阴气重重的阴子交流难保没有危险。何况左岸一直对柯杨充满敌视,万一对柯杨有冒犯,柯杨应该不是鬼影的对手。

    “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左岸并不知道我是谁,我去是想帮他,他应该也不具备攻击的能力。乖,如果你不放心我,我出去办事也放心不下你。只有你安心呆在这里等我回来,我才能尽快处理妥当赶回来。”

    以前从没觉得不开灯的屋里如此黑暗,连窗外的路灯也似乎照不进来。

    手机时间显示晚上十点,柯杨整理了一下衣裤从沙发上站起来,见何芷侧卧着似乎睡着了,轻手轻脚走到门口,努力不让门锁发现声音悄悄离去。

    门锁回落发出咔嚓声,何芷睁开了眼睛。

    上次她过来时卧房里还有床铺和家具,这次进来发现卧房里的家具和床都搬走了,空空荡荡的房子里只有客厅还剩下一张三人沙发。

    何芷想不通是谁搬走了家具,按说只有豆豆的监护人在豆豆授意的情况下,才能动这套房子里的东西。

    难道是表姨妈?

    柯杨和表姨妈已经签定了委托抚养豆豆的文件,现在只差走法律程序让豆豆落户在他们的名下。

    那些家具和床铺也值不了多少钱,表姨妈竟然有那个贪念!

    不让自己的脑袋想点什么,何芷怕她会一直想着柯杨。想柯杨现在不是坐上了车,大概什么时候到达芙蓉嶂别墅,他没有别墅的门钥匙要怎么进房间,进房间以后是不是还要等到子夜时分才能接触到左岸的怨魂……

    柯杨并不急着去芙蓉嶂别墅,他知道经过芙蓉嶂别墅的最后一班车要十一点发车。

    他先去熙语新岸管理处打听最近是什么人把何芷房里的家具搬走了。物业值班主任被柯杨的气场给震住了,嘴里说不能随意泄漏业主的隐私,手却不自觉地翻看近期给搬家拉货开具的出门放行条。

    “我是这套房产继承人的监护人,必须得保证房产的完好。”

    柯杨不想给物业主任出难题,主动表明身份。物业主任马上把放行条给柯杨看。

    放行条是三天前下午两点半开出的,落款签名很艺术,看起来像一朵花一样。

    柯杨指着签名,物业主任解释放行条是前台开的,他已经批评过前台了,公司规定业主签名要写规范字,艺术签名认不出是谁。

    柯杨用手机对着签名拍照,希望回头和何芷再研究一下。一般人应该不会冒充豆豆的监护人来搬家具。何芷虽然嘴里说那些家具不值多少钱,但是卧房的衣橱里有何芷的礼服,那件礼貌对何芷很重要,是她应邀参加柯杨的生日派对,见证了她同意和柯杨结婚的重要时刻。

    从最后一班公交车下车,徒步十五分钟进入芙蓉嶂小区刚好十二点。门岗里的保安刚换过岗,正对着门岗记录登记。柯杨在暗影里闪身从车行通道护拦挤进去,然后快步朝湖边码头奔去。

    夜风不停掀着他的头发,头皮凉嗖嗖的,身上却是热汗直冒。翻身刚跳进别墅院里,耳边传来摩托车的突突声。

    保安队长又独自巡逻了!

    摩托车大灯朝院里射来,明晃晃的光里可以看见薄翅小虫在飞舞。

    可能觉得摩托车的大灯光还不够,保安队长又从腰间拿出一只强光手电筒朝别墅楼上楼下的窗子扫来扫去。

    确定一切没有异样,摩托车朝前开了十几米一个急转弯掉头,沿着湖岸大道迅速离去。

    一只蚊子在耳边嗡嗡作响,似乎要和摩托车比谁更大声。摩托车的突突声终于远去消失。柯杨从匍匐的花丛里站起来,借着湖边路灯微弱的灯光,顺着墙边的排水管朝二楼爬去。

    二楼卫生间的窗子轻轻一推就开了,轻松进入别墅二楼仿佛回到自己家一样。白天来时他把二楼卫生间的窗子留了一道缝,就是准备晚上过来时好进门。一会出去只需要用工具别住窗子上的插销就能将窗子锁住。

    如果凶手也是这样的思路,就不难解释密室之迷了。

    一楼黑沉沉的,湖边路灯透进来的光似乎被黑暗吞没了,只在窗边留下一片昏暗的光影。映着窗外婆娑的树影,风吹树摇显得狰狞诡异。

    已经接触过几次冤魂,柯杨也算经验丰富。从楼梯下来径直朝客厅最隐蔽的墙角走去。

    他定定地注视着墙角一抹若有似无如一团黑雾似的阴影……

    何芷觉得自己一夜没睡等着柯杨归来,可是一转身发现柯杨就在她身边,她却并不知道柯杨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何芷吃惊地看着柯杨,柯杨靠在沙发扶手闭着双眼好像睡得很沉。

    怕惊醒柯杨,何芷慢慢起身挪开位置以便让柯杨睡得最舒服一些。

    柯杨突然睁开了眼睛。

    “对不起,吵醒你了。”

    何芷很内疚,觉得她的动作如果再轻柔一些就不会惊醒柯杨。

    “没关系,我不困。”

    柯杨打个哈欠,苍白的脸色没有一丝血色。

    “你还是躺下睡会吧。你的脸色不太好,肯定累坏了。今晚我们一定要睡宾馆,你需要好好休息。”

    何芷不敢问柯杨有没有见到左岸,她怕听聊斋似的故事。

    “我不累。一会我们去参加左岸的葬礼。”

    阴沉沉的天空终于不堪重负落下漫天雨幕。

    何芷早有准备,急忙拿出出门时买的大伞,柯杨接过伞掌开罩在何芷的头上。何芷紧紧贴着柯杨的身体,雨幕被挡在了伞外。

    “这座墓园很热闹。”

    柯杨望着远处撑伞前进的人群说道。

    “确实……“”

    这座墓园有何芷的父母和妹妹何婧的墓碑,有伍彤州的父母的墓碑,最深处还有符昆仑的墓碑,左岸的父母也葬在这里……

    都是认识的人,都是枉死的人!

    “左岸是被女人杀死的。”

    柯杨突然说。

    何芷的手僵了一下,扭脸望着柯杨,疑惑地问:

    “是梁紫琪吗?”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