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背锅大掌门 第13章 想死的冲动

时间:2020-10-23作者:牧尘客

    !

    一来一去,王元泽和感觉腿都快废了,一路气喘吁吁跟在老道士身后,又是一个小时之后,一群人终于再次返回山顶,刚刚走到清河观的大门口,王元泽便一头栽倒地上,趴在台阶上哼哼着不想动了。

    牛道士显然对山上门清,虽然也累,但情绪却异常亢奋,顾不得上山的辛苦,穿堂过户在观内一番查看,确认七煞已经没了踪影,又欢天喜地的跪在祖师殿的废墟之中嚎啕大哭一通,然后催促清风明月四个赶紧去拿香烛法器。

    接下来的三天,王元泽痛苦不堪。

    如同木偶一般被牛道士拉扯着在山上各处残存或者废弃的殿宇中到处焚香祷告。

    又去了一趟后山的祖师洞,亲眼见证王元泽拿着掌门令牌进去出来之后,这才彻底承认王元泽的身份,然后不知道从哪儿中翻出来一套破破烂烂绣着阴阳八卦图案的紫色道服和一顶八卦帽子,让王元泽穿戴整齐之后,再次带着清风明月四个小道童在太乙殿写下黄表投入香炉点燃,昭告列代祖师,焚香祷告后请王元泽再次坐上掌门宝座,大礼参拜之后正式确认了王元泽成为了清河派第二十七任掌门,最后又不知从哪儿找来锤子铁钎,叮叮当当把王元泽的名字恭恭敬敬刻在了太乙殿前的历代掌门人石碑之上,表示王元泽从此成为了清河派名正言顺的扛把子。

    “尼玛,累死老子了!”

    太阳落山之后,胡乱吃了几口饭菜,王元泽回到苏小莲的房间一头倒在床上。

    永享仙福没感受到,但如果继续再这样折磨几天,他不敢保证自己提前累挂了。

    “掌门,还有些东西您还要亲自过目!”

    天黑之后牛道士仍旧不肯放过王元泽,抱着一口不知道从哪儿挖出来的箱子过来。

    “大长老,还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今天太累了,您也累了一天了,早点儿休息!“王元泽趴在床上有气无力的哼哼。

    “欸,掌门不可如此懈怠,这些都是我清河派历代祖师留下来的重要物品,只有掌门才有权保管,放在老道这里于理不合!”牛道士赶紧摇头。

    王元泽没办法,只好爬起来打开箱子,顿时一股霉味儿差点儿将他冲一个跟头。

    “这些都是什么玩意儿?”

    王元泽举着蜡烛烛草草翻看一下,里面有宝剑戒指印章铃铛如意等各种古老的玩意儿,但看起来材质不凡包浆浓郁,若是在地球,拿去古玩市场或许还能卖不少钱,但对于王元泽来说屁用都没有。

    “这是二代掌门水轻柔祖师留下的玉佩!”

    “这是三代掌门陈全真人留下的一枚黑玉戒指!”

    “这是六代掌门韩平真人留下的法宝五行如意钟,当年这件法宝可是不得了,杀死过几头三阶妖兽”

    牛道士如数家珍一般将箱子里面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挨着拿出来解释,王元泽也听的眉飞色舞,但最后才弄明白,这些所谓的法宝以前的确都有用,但后来都灵气流失成了废物,但还是都一代一代的收藏保留下来,算是对历代祖师的敬重,当然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因此牛道士劝王元泽平日将这些东西都挂在身上以体现尊贵。

    牛道士的这个提议被王元泽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这箱子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少说也有十多件,平时全部挂在身上

    王元泽脑补了一下满身法器走路叮叮当当的样子,脸皮抽抽的完全停不下来。

    “掌门,这些钥匙是当初开启道观几个重要库房的钥匙,最为重要”

    最后牛道士从箱子的隔间中拿出来一串尺把长的青铜钥匙,神情特别慎重。

    “那宝物仓库在何处?”王元泽顿时眼神冒出惊喜的光芒,感觉总算有了一件好消息。

    眼下清河派百废待兴,正是需要钱财的时候,何况清河派传承两千余年,家大业大应该存留下来不少宝贝,其中定然还有各种修仙者才能使用的法宝。

    “这个”牛道士略微有些脸红,“启禀掌门,这些仓库已经全部毁掉了!”

    “毁掉了还说个屁!”王元泽瞬间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有气无力的将钥匙哗啦一声就丢回了木箱之中。

    “掌门不要气馁,既然祖师爷显灵让您重建清河派,以后这些仓库自然还是要修建起来,里面自然也还是要放进去宝物”

    王元泽的脸更黑。

    “您说的轻巧,我不过是一个空有灵根但毫无修为的凡人,莫说山上这么多的殿堂观舍需要修建,就算平日吃穿住用都还没有着落,你让我怎么去修仓库收集宝物!”

    王元泽郁闷都快要吐血了。

    “这个就是掌门需要考虑的事情了,老道相信祖师爷不会看错,您一定行的!”牛道士没心没肺的给王元泽打气。

    “算了算了,这些东西暂时都放这儿吧,您也早点儿去睡,剩下的事明天再说!”王元泽有气无力的赶紧摆手。

    眼下这口锅越背越大,继续聊下去他害怕自己修仙还没开始就道心崩溃了。

    牛道士终于走了。

    窗外明月高悬,天空清幽深邃。

    夜风呼啸松涛阵阵,其中还夹杂着野兽夜鸟隔着山岭聊天说话发短信的声音。

    王元泽躺在床上,手中玩弄着一串不知什么材质做成的手串。

    静静的月光透窗照在他的脸上。

    看似脸上平静无波,但心里实则有一种想死的冲动。

    本以为穿越过来能够修仙是一件美事,从此不需要再如同以前一样为了名利钱财终日奔波劳累,从此能够逍遥长生自由自在,但眼下看来,这条路恐怕也是一样,看来自己就是一个天生劳碌而死的命。

    想来想去,王元泽眼一闭心神沉入紫府之中,开始研究无涯子传给他的那篇冲虚真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