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背锅大掌门 第18章 天生的劳碌命

时间:2020-10-23作者:牧尘客

    !

    清风朗朗,秋色正浓,红黄满山看起来非常绚烂。

    下山的路牛道士带着四个道童已经来回清理过两次,因此一路走到中天门都还算不错,一路也没遇到什么危险。

    尤其是王元泽这个把月的练武加打坐练气,身体素质也有了明显的改善,一口气走下来也没觉得累,反而是还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似乎这陡峭曲折的山路也并不是那么的变态。

    中天门附近原来也有几座道观,用来接待来访的客人,同时下山游历的门徒从这里开始也可以使用法术腾云驾雾离开。

    但如今这些建筑早已垮塌被荒草森林淹没,比山上荒废的更加厉害,只留下两根巨大的山门石柱,矗立在刀削斧劈一般的山脊之上,每一根直径都有两米以上十余丈之高,如同巨椽直刺苍穹,上刻一副楹联:

    “道生一,一生二,负阴抱阳,天地不为其主。”

    “致虚极,守静笃,知常曰明,万物复归其根。”

    门楣已经垮塌不知去向,但这副楹联却字如云水飘逸,充满了自然平和之气,每一个字都有丈余大小,辉映着崇山峻岭和蓝天白云,油然有一种天地皆在心头的气势,令人心驰神往。

    “这才是真正的仙家气象啊!”

    站在山门之间,看着两根冲霄巨柱,王元泽心头情绪动荡。

    当年这山门之下,来往穿梭的可都是修真练气的神仙人物。

    可惜时过境迁,如今仙人都不知去了何处,只剩下这残垣断壁令人嗟叹。

    王元泽眉心紫府之中那颗黑色的珠子也隐隐有些悸动,似乎是沉眠其中的无涯子的残魂也有了一些共鸣。

    过了中山门,下山的路明显就要平缓许多,但树木藤蔓更加粗壮浓密,遮天蔽日几乎看不到一丝天空。

    沿着几乎无法落脚的山路前行,王元泽也终于见识到了牛道士所说的那些护山的妖藤和植物。

    有一种通体红色的树,连绵成片,叶片如同半圆形的刀刃,只要有鸟兽靠近,这些树叶就会噗噗啦啦的飞出去进行攻击。

    王元泽就亲眼看到一只大鸟被飞刀一样的叶片砍的只剩下漫天飞舞的羽毛。

    而林木之间,更多的是各种粗大的古藤,垂挂攀援如同密密麻麻的蟒蛇一般,甚至有的还会偶尔蠕动几下,而这些古藤盘踞的地方,还会露出许多野兽的骨头,看起来令人毛骨悚然。

    除开这些怪树古藤,密林之中还有不少各种各样的鲜艳花草,甚至还有一些体型巨大的蘑菇,看起来如同小伞一般,轻轻一碰就会如同气球一般鼓掌起来,向四周喷射出绿烟一般的毒雾,一旦被这种毒雾沾上,身上很快就会长出小蘑菇,无论是人还是鸟兽蛇虫,三五天就腐化成泥,连骨头渣渣都不会留下。

    除开飞刀树、妖蛇藤、毒烟爆裂菇,还有腐血麻蚕。

    这种蚕虫看起来很像桑蚕,白白胖胖人畜无害的样子,但却比普通蚕大数十倍,胳膊粗细,吐出来的丝线晶莹剔透,粘性超强,一旦被蚕丝沾上,这些蚕丝就能腐蚀皮肉,即便是虎豹都会很快被腐蚀成一滩血水。

    下山的路虽然荆棘密布,但四个人手上都拿着刀剑轮换开路,加上七煞前几天刚刚才下山走过一趟,因此也不算特别难走,不过沿途所见却让王元泽大开眼界,而且纨绔世子的记忆中都没有,因此他也终于第一次见识到了这神州大地诞生的这许多稀奇古怪的变异动植物。

    而见识越多,王元泽越发小心翼翼。

    因为就和山上的有毒野果一样,这些东西大多数都是清河派的历代前辈从外面搜寻带回来的,用来炼丹入药或者守护山门,对于普通人来说都非常危险,就连一些看起来很平常的花草虫蚁,说不定碰上就会要命。

    “掌门可能不知道,我们清河派可不止朝阳峰这一座山头,附近这七八座山岭都是,那上面也都有道观庙宇,只是山门大殿放在这里罢了!”

    牛道士满脸自豪的指着附近大片山岭大声解释。

    王元泽只能脸皮抽抽几下表示没有听见。

    清河派越大,自己想要振兴清河派付出的也就越多。

    本来以为自己占了一个大便宜,没想到这个坑越来越深越来越大,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完成无涯子的目标。

    唉,看来自己就是一个天生的劳碌命,上辈子累死,这辈子修仙也还是摆不了脱累死累活替别人打工的命。

    停停走走一路交流,足足走了六七个小时之后,四人终于下山,而此时太阳已经偏西了。

    山脚下不远就是一座人口密集的城镇,一条大河蜿蜒流过,看起来还算热闹。

    听牛道士介绍,清河镇以前很大,千年前最繁华的时候,人口有四五万,完全就是一座中等规模的城池,而且那个时候还有城墙,甚至还有清河派的弟子常年镇守,以威慑那些不轨之徒和预防野兽妖物作祟。

    不过眼下清河镇和山上的道观一般,都完全破落不堪。

    城墙早已垮塌湮没在荒草密林之中,人口也只有数千,不说修真练气的人一个没有,就连行走江湖的人都很少,除开有些来往的商旅,感觉有些死气沉沉的模样,和王元泽的预期相差甚远。

    进入清河镇后,气氛稍微好点儿,大街两边不少商铺酒楼客栈饭店,不过那些餐馆旅店看到几个道士经过,都懒得打招呼。

    “哎呦,几位道爷,要不要进来玩一下啊!”

    唯一冲他们打招呼的是路边一家妓院的女人。

    不过看到她们的身材和年龄之后,王元泽瞬间打个摆子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的默念老子不是个随便的人。

    “掌门果然是有定力之人,我辈修仙问道,不可沉迷女色迷惑了道心,善哉善哉!”看王元泽目不斜视的快速从妓院门口离开,牛道士很是欣慰的捻须点头。

    王元泽心说逛窑子和道心有啥关系,道士结婚生子的多了,长时间阴阳不调才会道心不稳,老子跑得快只是因为她们长得太丑而已。

    不过流云观海两个小道童却对这清河镇感兴趣多了,一边走一边四周张望,特别是刚才妓院的几个涂脂抹粉的妓女,更是回头看了一眼又一眼。

    “别看了,那些女人如同虎狼,你们这么小进去肯定会被吃掉!”王元泽笑着说。

    “切,我们才不信,以前听五长老说,操女人才是最快活的!”流云撇嘴。

    王元泽满头黑线的揪着流云的耳朵往前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