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背锅大掌门 第23章 缺人又缺钱

时间:2020-10-26作者:牧尘客

    !

    从山脚到山顶,山路陡峭曲折不说,路途也有接近三十余里,好在这些挑夫都是附近的山民,挑着货物赶路也是家常便饭,走走歇歇,回到清河观,又是日落时分。

    站在太乙殿前,四周山岭秋光山色一览无余,山腰之下林涛阵阵云雾缭绕,真的宛若仙境一般。

    背上山的大量物资都被堆积在太乙殿前的空地上。

    清风明月流云观海四个小道童从未见过山上如此热闹过,一个个兴奋的如同二哈一般跑来跑去,完全一副山门大弟子的角色指手画脚的安排这些挑夫将物资都重新整理后送去临时库房。

    牛道士则拿着纸笔清点登记。

    只有王元泽无所事事,坐在太乙殿前的破旧台阶上,望着夕阳落日,手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撸着小奶狗。

    很快太阳落山,送上山的货物也登记清理完毕,一群挑夫和上山看热闹的乡民也都找了几件破房子胡乱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便都下山去了。

    山上暂时恢复了暂时的安宁,王元泽也和平日一样,起了个大早,先练武健身,吃过简单的早餐之后打坐了个把小时,然后就钻进房间观看道观残留下来的各种典籍,以图找到一些对自己修炼有用的东西,特别是眼下有了七星金蟾的蟾蜕,若是能够找到一些对炼丹有用的资料,或许就能让自己的实力快速增长。

    没有丹药光靠自己修炼,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真正跨入练气期。

    合气丹暂时炼不出来也没有用处,但清河派肯定还有别的能够帮助快速进入练气境的丹药。

    特别是昨天在山下遇到两个打听七星金蟾消息的龙门山仙人,让他有些紧张起来。

    俗话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七星金蟾名声巨大,一旦清河派有一对七星金蟾的事透露出去,只怕会在神州的仙门道场引起巨大的轰动,更何况自己手上竟然还有两百多张七星金蟾的蟾蜕,这笔财富,足够让所有仙门眼红抢夺。

    可惜的是,清河派虽然以前家大业大底蕴深厚,但眼下真的已经破落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残存下来的典籍不少,但大部分都毫无用处,即便是偶尔找到一些看似炼丹相关的信息,也都残缺不堪,东一页西一句,根本就找不到头绪。

    就在王元泽看的心头烦躁之时,只听门外一阵蹬蹬蹬的脚步声,流云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大声嚷嚷:

    “掌门,不好了,昨天镇上遇到的那一对男女上山来了,就在道观门口!”

    “什么?”王元泽一愣赶紧丢下书站起来,片刻之后脸色恢复平静说,“赶紧去通知牛长老,我去迎接一下。”

    “是,掌门!”流云转身又蹬蹬蹬离开,王元泽整理一下衣服走出长老院,穿过几道破败的殿宇门墙,很快来到道观门口,果然看到一对气质飘逸俊男美女,正是昨日在镇上套近乎的龙门山仙人袁华和林秋雅二人。

    “二位仙长恕罪,王元泽迎接来迟!”

    王元泽不敢托大,满脸堆笑的稽首行礼。

    “哈哈,王掌门无需多礼,你我年龄相差不大,平辈相称即可,我和师妹本来准备离开清河镇,但听闻王掌门打算重修清河观,因此今日特地上山拜访,看看能不能出一些绵薄之力,毕竟清河派曾经是是我神州仙道领袖,我龙门道场的许多前辈也是清河派出身,两派同气连枝,如此大事岂能袖手旁观!”袁华笑着开口。

    王元泽苦笑:“袁师兄说笑了,今时不同往日,清河派破落至此,何敢和龙门道场相提并论,二位还请不要笑话山门的寒酸,里面请!”

    “王掌门请!”

    对于清河观如今的情况,神州大小仙门尽皆知晓,不过当走进道观,看到到处都是湮没在林木之中的残垣断壁和荒草丛生的场面,袁华和林秋雅二人还是唏嘘不已,甚至还对望一眼,似乎对于七星金蟾的事也少了许多期待。

    毕竟七星金蟾已经千年没有出现过了。

    而清河派在这千年之中,无数仙门弟子甚至江湖高手都明里暗里曾经来搜寻过,不说掘地三尺,但至少能看见的天材地宝几乎都被盗抢一空。

    其实清河派颓败至此,既是因为清河派自己不争气导致门徒四散,同时也和神州各仙门道场挖墙脚有关,明里暗里祸祸几百年,清河派里面的好东西几乎都被抢夺一空之后,几个大的仙门道场这才发话,命令神州同道不得再抢夺清河派的财物,只不过这时候已经没啥好东西了,剩下来的都是些仙门看不上的无用之物,比如那致幻果,虽然也算是一种凡间难得的东西,但在仙门眼中,和垃圾也差不多,因此便能硕果累累的长在了山上无人采摘。

    王元泽带着袁华二人沿着曲折的台阶一直走到山顶的太乙殿前。

    看着破破烂烂的太乙殿和神龛上缺胳膊断腿的太乙仙尊雕像,袁华和林秋雅二人愕然了许久。

    “这个王掌门既然想重整清河派,为何不先不把太乙仙尊的法相重塑一遍,这也太太那个了!”袁华脸皮抽抽几下。

    “这个嘿嘿,不是不想,是没钱,清河派如今百废待兴,缺人又缺钱,不过我已经安排了安排了!”王元泽讪笑着脸皮有些发烧。

    “安排了就好,我神州仙道诸门,皆都供奉太乙仙尊,尊为玄门祖师,师妹,既然来了,我们还是要祭拜一番,方不落了礼数!”

    “师兄说的是呢,嘻嘻!”

    林秋雅笑的娇躯乱颤,跟着袁华走进太乙殿,二人从瘸腿的供桌下各自抽出三支香,凑到香烛上点燃,结果还没插上去,其中就有几根竟然折断掉到地上,顿时弄得有些手忙脚乱,看的王元泽也是脸皮发红。

    敬香完毕,王元泽引二人去侧面一间收拾的还算干净的厢房。

    厢房破破烂烂,门窗屋顶虽然简单的修葺过,但磕磕巴巴依旧四面漏风。

    一张不知哪个年代留下的茶几,虽然没有缺胳膊断腿,但也包浆浓郁裂纹遍布,看起来就像垃圾堆里刨出来的一样,两边摆放的四个破旧的蒲团同样年深日久,不知道还是哪年哪月哪个蹩脚的道士编织的,歪歪瘪瘪蒲草叶子四面支棱出来,看的袁华脸抽抽的停不下来。

    “袁师兄,林师姐请坐!”王元泽搓着手讪笑。

    “真的难为王掌门!”袁华倒是不太在意,感叹一声就盘腿坐了下来,林秋雅却是扭捏许久才不情不愿的跪坐在旁边。

    “当初神州仙盟为了保护清河派的基业,命令神州同道不得前来袭扰清河派,我一直在龙门山修炼,还不知道清河派竟然颓败如此,如今王掌门有意重建山门,我和师妹遇上了也断然不能袖手旁观,愿意出一份力,回山之后也会把这件事禀报门中长老,他们定然也非常欣喜!”袁华满脸唏嘘的开口。

    圝m.cfwx.rg 長偑妏嶨首發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