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荒剑帝 第十四章 求救

时间:2022-05-15作者:食堂包子

    瘸仆、胡冲脸色难看。

    他们一心要逃,未必没机会,可罗家必死伤惨重,两人对视一眼,深吸口气冲出。

    他们联手,试图拦下严硕,只要耗过这段时间,他自然会死。可碎境后的严硕,实力超出想象,几刀过后便将瘸仆、胡冲斩飞出去。

    两人吐血,各自受伤不轻!

    严硕自知时间不多,要杀他们很难,直奔罗家众人冲去,他要杀尽罗家高手,让他们跟严家一起烟消云散!

    “快逃!”

    瘸仆大叫。

    胡冲怒吼声,一脚踹断一颗大树,向严硕砸去。刀光暴起大树被斩碎,严硕跃到半空,重重斩下!

    “都死吧!”

    罗振山等人面露绝望,以他们实力,这一刀下绝无生机。

    唰——

    一道黑袍身影,突然挡在前方,爆喝一声五指紧握。

    嗡——

    剑鸣爆发,剑影随之浮现,他曲腿发力地面爆开深坑,黑袍剑客冲天而起。

    下一刻,刀、剑悍然对碰!

    惊天巨响,震的人双耳轰鸣,眼前阵阵发黑。剑影消散,长刀断成无数块,碎片附着恐怖劲气,四面八方爆射。

    黑袍人一个狼狈翻滚,避开断刀碎片,严硕则被扎成刺猬,“嘭”的一声摔落。

    当场毙命!

    这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场面陡然死寂。无数眼神落在,黑袍剑客身上,震惊无比!

    瘸仆:胡家竟有如此高手!

    胡冲:罗家竟有这般强援!

    罗振山:这位前辈是谁?

    深吸口气,强压气血翻滚,罗冠哑声道:“罗家主,约定已完成,我先去疗伤!”

    嗖——

    他纵身跃入罗家。

    一脸懵的罗振山,突然深吸口气,高声道:“黑……先生,尽管疗伤就是,接下来的事罗家自会料理!”转身大喝,“严家多行不义,罗家弟子听令,随我镇压严家,还江宁一个朗朗天地!”

    严硕一死,严家跟清江帮彻底溃败,几乎没怎么反抗便被全部拿下。

    一场风波至此落幕!

    罗冠进到家里,马上毁掉黑袍,回到自己房中。

    闷哼一声,他嘴角溢出鲜血。

    严硕碎境临死反扑,实力强的可怕,他虽施展帝剑将其当场格杀,自身也受了伤。

    掏出玉瓶,将灵液一饮而尽!

    修炼永恒剑体那两日,不曾服用的灵液,今天派上了大用场。

    他闭目调息,抓紧运转大荒十二帝剑。

    很快,罗冠面露惊讶。

    永恒剑体超强恢复能力展现,配合灵液之效,竟已稳住伤势,看样子不出两日,基本就能痊愈。

    外面传来动静,罗冠整理一下,推门出去。

    罗宁大声道:“罗冠,有没有见人进来?”

    “没有。”罗冠面不改色,“怎么了?”

    罗宁神情兴奋,“你不知道?一位黑袍剑客前辈突然出手,以无敌之姿镇杀严家老祖,一举助我罗家获胜!”

    “我自幼的梦想,便是成为一名剑修,若能拜入黑袍前辈门下,做梦都能笑醒!”

    “可惜啊,前辈之风采,你没能见到。”

    罗冠摸摸鼻子,“……是挺可惜。”

    “哼!罗家危机当头,有些人做了缩头乌龟,还说什么可惜!”若不考虑冷言冷语的话,胡珊这个小丫头,长的还是很标致。

    肤白、貌美、腿长、胸大。

    她是罗冠的表妹,亲的!

    可惜,从小就不与他亲近,更因当年某个误会,两人关系愈发恶劣。

    许清清拉了她一把。

    胡珊撇嘴,“人家都有脸做,我还不能说?罗冠,你说这种人是不是家族败类?”

    罗冠淡淡道:“七年前一个雨夜……”

    “你闭嘴!”胡珊像炸了毛的猫,神情慌张恨不能将他嘴巴缝上。

    罗冠指了指门。

    胡珊恨恨,拉住许清清,“这太臭了,咱们走!”

    罗宁无奈,“你们是亲表兄妹,怎么跟仇人似的……咳,雨夜怎么了?”

    唰——

    走出去一段的胡珊,猛地转身死盯住他,罗宁赶紧闭嘴,这丫头难缠的很,他可不敢惹。

    他轻咳一声,眉飞色舞,“罗冠,我有预感,咱罗家要兴旺了!”

    罗冠挑眉。

    “你看啊,严家跟清江帮联手,要对付咱们,结果呢?金鼎马上办了一场拍卖,生生给拖了十天,助咱们做好应对。”

    “再今天,严华那狗东西隐藏实力,三个万重境咱们扛不住,结果徐海却下落不明

    “最后,严硕老不死碎境反扑,眼看又是一场大祸,又有黑袍前辈仗剑出手,助罗家转危为安。”

    “这是啥?这就是洪福齐天,上天眷顾啊!”

    罗宁一脸兴奋、憧憬,“不是我自己说,大家都这么认为,你等着瞧吧,罗家肯定要发达,咱兄弟的好日子要来了!”他兴冲冲去了,立誓要找到那位黑袍前辈,跪求拜入门下,成为一名仗剑侠客。

    罗冠暗道你这愿望,恐怕要落空了。

    上天眷顾吗?他摇头轻笑,看来得找时间,再去一趟金鼎商会了,金雅已完成约定,他当然得信守承诺。

    ……

    金鼎商会。

    罗、严两家爆发冲突,进展及最终结果,所有信息都被及时传递。金雅满脸感慨,整个事件过程中,她没看到罗冠的影子。

    可毫无疑问,徐海下落不明,严家最终覆灭,都是他的手笔。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真不愧是能被神秘炼丹师强者,收入门下的人啊,手段果真高明!

    金雅白净手指轻敲桌面,上面记载着黑袍剑客的信息:强破严家大宅,击杀万重境严华,徐海的失踪,必然也与他脱不开关系。罗家大宅外,更是力拼碎境的严硕,将其镇杀当场。

    结论是,黑袍剑客疑似冲霄境大高手!

    短短时间,罗冠竟能凭借自身,笼络到如此强者……金雅突然庆幸,自己提前察觉到他的不凡,否则待罗家渡过危机,恐怕她再无机会与之走近。

    而现在,罗冠欠她一份人情。

    善加利用,日后未必不能成为,她身后的依仗。

    到时,或许就能重返帝都……

    敲门声响起,她收敛心思“进来。”

    柳青道:“小姐,乌先生来了。”略一迟疑,“他身边跟着一个黑袍人,我看不透……”

    金雅皱了皱眉,“请他进来。”

    很快,乌先生带人到来,拱手道:“金小姐,我依约取走神兵。”

    金雅看了一眼黑袍人。

    乌先生淡淡道:“他来自帝都。”

    金雅眼神微松,“乌先生稍等。”

    她命人取来木盒,放在桌上,“神兵在此,另有金票一万两,以表感谢。”

    乌先生打开木盒,确定神兵没有不妥,摇头道:“金票就不必了……只希望,金小姐不要怪我。”

    他退到旁边。

    黑袍人拉下帽子,露出一张苍老面孔。

    “九叔!”金雅惊呼,她看向乌先生,满脸难以置信。

    柳青脸色发白,“师傅,这件事另有隐情,您……”

    嘭——

    还未说完,就被九叔一巴掌打飞。

    “追随小姐,对此事不予阻拦,你也罪责难逃!”

    九叔冷喝,面无表情躬身,“小姐,老爷派我来,若确定事情属实,便让我替他问您,家规第三条是什么?”

    金雅脸色苍白,“……金家奉行商贾之道,以诚信为本,弄虚作假者废修为,族谱除名……”

    九叔道:“您还要说什么?”

    金雅咬牙,“九叔,我做了错事,认罚。”

    “我只有一个要求,请您给我一点时间。”

    她眼神哀求。

    九叔略一犹豫,点头,“您只有一个时辰。”

    金雅看向柳青。

    他翻身而起,对九叔磕了个头,匆匆离去。

    出金鼎,柳青一路狂奔。

    ……

    房中,罗冠服下今日份灵液,运功疗伤。

    很快,他面露笑容,伤势已恢复的七七八八。

    “少爷,门外有人求见?”苦叔声音响起。

    罗冠皱了皱眉,推门出去。

    “谁找我?”

    苦叔道:“护卫传话,是金鼎一名管事,叫柳青。”他有些好奇,却并未表露出来。

    罗冠眉头微皱,“知道了。”

    迈步向外行去。

    出事了!

    金雅很聪明,一定猜得到自己,并不愿意暴露,此刻命柳青前来,肯定是有问题。

    来到罗家大门,柳青眼神一亮,面露急切。

    罗冠抬手,阻止他开口,“外面说。”

    两人走出去一段,避开外界眼神后,柳青“噗通”跪地,“求罗公子救我家小姐!”

    罗冠沉声道:“发生什么事?”

    柳青不敢隐瞒,将金雅向紫云斋借宝,举报拍卖会及当下情况完整道来。他脸上掌印赤红,神情惶恐,“罗公子,现在只有您能救我家小姐了,她若受族内降罚,这辈子就毁了!”

    罗冠念头急转,“你先起来。”

    “归根究底,此事因我而起,罗某不会袖手旁观。”

    他踱了几步,“你回去转告金掌柜,我家老师半个时辰内,将去拜访金鼎商会。”

    柳青大喜,“多谢公子!”

    只要那位前辈出面,小姐就有救了。

    看他匆匆离去,罗冠沉声道:“老师,我不能不管。”

    玄龟声音响起,“金雅这女人很聪明,来历似乎不凡,帮她渡过难关,日后或可利用。”

    罗冠折返家中,换上黑袍悄然离去。

    很快,他来到金鼎商会。

    柳青看到一袭黑袍身影,急忙迎了上来,恭谨行礼,“惊扰了前辈,我家小姐命我向您致歉。”

    罗冠淡淡道:“事情老夫已知晓,进去吧。”

    柳青急忙带路。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