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荒剑帝 第十六章 燕兴楼

时间:2022-05-15作者:食堂包子

    要走了,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回来,罗冠心下难免怅然。

    略一沉吟,罗冠先去拜见大伯罗振山,道明自己将离开的事,请他多照顾罗父。

    说到金鼎会定期送来补品时,他隐晦提醒,日后若罗家遇麻烦,可以去找他们。

    罗振山点头,“放心吧,金鼎方面我亲自过问,东西直接送到你家。”他眼眸深深,自赎回通天骨时,便有些疑问在心头。

    可最终,并未开口。

    罗冠告辞离开,又去看望了五长老,这个面冷心热的大嗓门,见到他来很高兴。

    “小子,你是鼻子灵,知道五叔家今天烤羊,就跑来了吧?”

    起身拉他入席。

    罗冠趁机请玄龟探查一下五长老的伤势,已基本稳定,休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

    “五叔,我来看看您。”没提将离开的事,跟五长老一起吃过饭,提醒少喝点酒,在他笑骂中告辞。

    想了一圈,罗家的确没什么事,需要他安排,毕竟他如今身份,只是一个刚凝骨的小辈。

    第二天,罗冠去了金鼎。

    柳青热情而恭谨,将他请入书房。

    金雅等在门口,美少妇俯身行礼,“多谢罗公子,若无四爷出面,妾身下场将凄惨无比!”

    罗冠摆手,“老师说了,金掌柜不必客气。”眼神一扫而过,他神情略不自然“家父身体不太好,我想请金掌柜,定期往罗家送些补品。”

    他把清单放下。

    金雅认真看过,“没问题,妾身会安排妥当。”她拍拍手,柳青送来一只木盒,“四爷炼了一炉丹药交给金鼎,这是他老人家的酬劳,烦请罗公子转交。”

    罗冠点点头,“好。”他收下木盒,里面是金票六万两,干瘪下去的腰包,瞬间又鼓起来。

    心情大好,罗冠道:“过两日,我将外出游历,金掌柜若有事情,可先告知罗家。”

    金雅微笑,“罗家若遇问题,金鼎不会袖手旁观。”果然,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

    可金雅这女人,实在是太撩了,一颦一笑都有钩子。罗冠有点招架不住,这也是他每次都不愿,跟金雅相处太久的原因。

    “那,罗某就告辞了。”

    金雅挽留,“罗公子,今夜燕兴楼,妾身愿为您践行。”她眨了眨大眼睛,“妾身与公子亦算患难之交,却还不曾一起吃顿饭……您放心,妾身定会保密,不令人知晓。”

    她想加深一下彼此感情。

    罗冠犹豫一下,“好吧。”

    但出了门,他就后悔了。

    金雅太聪明,跟她在一起稍不留意,就会露出破绽。

    毕竟,这女人实在太容易,让人放下戒心了。

    罗冠打定主意,晚上坐一会就走,绝不多待!

    刚回到罗家,罗宁来了。

    他脸色不太好,顶着明显的黑眼圈,据说是因掘地三尺,都没找到那位渴望拜其为师的黑袍剑客,夜不能寐所致。

    一边打着哈欠,他道:“罗冠,胡家老爷子明日要走,家主在家里设宴。”

    “咱们年轻人没资格去,就在燕兴楼摆了一桌,也算是凑个热闹,做一番庆祝。”

    “你一起去吧?”

    又是燕兴楼,罗冠想了想,点头,“好。”

    即将离去,一起吃个饭,也算是道别。

    “说定了啊!”

    罗宁生怕他反悔一样,匆匆去了。

    这家伙,怎么变得这么毛躁,真有女人了?

    摇摇头,罗冠回房修炼。

    天黑了。

    罗冠起身出门,赶到燕兴楼时,看到了外面谈笑风生的罗宁几人。他旁边一粉袄少女,身量高挑样貌出众,眼神偶与罗宁接触,便不觉流露出甜蜜。

    此时,这少女正被胡珊拉着说话。

    郡城胡家嫡女平易近人,沐颜惊喜万分,只是觉得她有些举动,略过于热情了。

    “罗冠!”罗宁轻咳,“来挺早啊。”

    他挺胸抬头,满脸得意。

    罗冠表情有些古怪,轻咳一声,“这位,我该喊嫂子吧。”

    沐颜羞红脸。

    罗宁大笑,“快了快了!”

    胡珊冷哼,“有些人遇事不敢出头,吃饭倒是赶紧,生怕被落下一样!”

    罗冠神情平静,“那夜,雨很大……”

    “罗冠!”胡珊低吼,像只小母豹。

    “喊表哥。”

    “休想!”

    罗冠淡淡道:“我出门闲逛,经过一座假山……”

    “表哥!”

    胡珊眼神像刀子,拉住许清清、沐颜,“我饿了,咱们进去点菜。”

    目送她们离开,罗宁啧啧称奇,“你小子,到底拿住她什么把柄?”

    他无比好奇。

    罗冠摇头,“没什么,倒是罗宁哥你,不声不响就找了这么漂亮的嫂子,令人羡慕。”

    罗宁叹气,“我是傻,太早把自己锁住了,你以后千万别学我。”嘴角却流露温柔。

    罗冠正犹豫,要不要提醒他两句时,几辆马车驶来。

    “城主府的人!”罗宁看了几眼,提醒道。

    马车上,下来几名锦袍青年,气度不凡。

    “贵客啊!笑容最灿烂的,是城主嫡子刘源,能让他拿出这种态度,必定不凡。”罗宁哼哼,“咱罗家受上天眷顾,未来不可限量!日后,说不定你我兄弟,也能让刘源巴结。”

    他心气不低。

    但可惜,刘源眼神一扫,就忽略掉他们,恭请几人进燕兴楼。

    罗宁撇撇嘴,又旁敲侧击几句“雨夜”之事,都被糊弄过去,无奈道:“时间差不多,咱进去吧。”

    两人进门时,又遇到刘源等人,他脸色阴沉,“我不是派人传话,预留了顶层邀月阁?”

    燕兴楼掌柜赔笑,“下面人出纰漏,将邀月阁订了出去,为表歉意今日刘少一应消费,全部打五折。”

    刘源脸色难看,对掌柜的话半句不信,八成是临时来了客人,将他的预定顶了。

    可燕兴楼背景深厚,轻易不好招惹……

    “行了,吃顿饭而已,找个清静包房就是。”一名贵公子淡淡开口。

    刘源心头一松,借坡下驴,“您说的是。”

    “找个安静的地,别让人打搅!”

    掌柜赶忙道:“四楼松涛亭,绝对清静雅致,几位请。”吩咐小厮送人上去,他松了口气。

    产业在江宁,能不得罪城主府,那是最好的。

    罗宁哼哼,“吃顿饭,还非得去邀月阁,难道上面空气更好?”他下意识抬头看向顶层,“能让燕兴楼不给刘源脸面,肯定来头不小,不知今夜是谁在此宴客?”

    罗冠目光微闪,推他上楼,“你管是谁,咱们先吃饭!”

    订的包房在三楼,罗宁、罗冠进去时,菜已经点好。

    胡珊坐在许清清、沐颜中间,不知说了什么,逗的沐颜笑个不停,许清清抿嘴唇忍得辛苦。她们靠的近,身体一动,难免挨挨碰碰,胡珊就一脸笑眯眯。

    “罗宁哥!”

    “你在楼下干什么呢,这么晚才来?”

    “等下,得让罗宁哥多喝点!”

    几人起哄。

    有意无意,对罗冠表露冷落。

    一是他留给众人的固有印象,还在发挥作用,且此番家族危机,他始终没露面,风言风语并不少,据说罗勇为此还跟一个族弟打了一架,两人都挨了板子。

    二是因为许清清,爱慕、追逐她的罗家小辈们,因之前罗冠的态度而不满。

    “都少废话,想喝酒我接着!”罗宁笑骂一声,转身小声道:“给我面子,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罗冠笑了笑,“放心。”

    没长辈在场,酒席开场气氛很快热烈。

    不久前,严家、清江帮联手,罗家危在旦夕,如大石横压众人胸口,难免彷徨、惊悸。如今尘埃落定,罗家化危为安不说,还一跃而起,俨然成了江宁第一豪族。心头快意、惊喜,让一群青年人肆意张扬,声音渐高。

    “我罗家,有上天庇护,运道无双!”

    “黑袍剑客,一剑杀严硕老匹夫,护我罗家……我听说,那是一位德高望重前辈,与我罗家祖上有旧……”

    “哼哼!严家、清江帮联手,三个万重境啊,现在全都死了!如今江宁城里,谁不敬我罗家?”

    “哥几个说的是!”

    一个个,满脸红晕豪气冲天,浑身上下毛孔里,都透出着骄傲。说着说着,有人提到青瓦街,提到受伤的许泰供奉,然后……就提到了许清清。

    罗成二十出头,头上包着纱布,是跟严家拼杀时受的伤,他引以为傲,“罗冠,青瓦街那事,你办的漂亮,咱们心里都服气,可你不能因为帮了许家,就对清清态度不好!”

    “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以前的破事也都过去了,咱男子汉大丈夫心胸得宽广,你说对不对?”

    仗着酒劲,他嗓门极高,众人都看过来。

    罗宁暗骂,罗成你知道个屁,插科打诨,“今天只喝酒,不说其他……”

    罗冠摆了摆手,“清清,之前一些举动,若无意伤害了你,我很抱歉。”他举杯,一饮而尽。

    “好!”罗成拍桌大笑,“这才是罗家的男人,跟女人计较什么。”他要拉罗冠继续喝酒,罗冠表示必须诚意十足,跟他连干三大碗。

    燕兴楼的十年杏花酿劲头十足,罗成“嘭”的一声趴在桌上,菜汁四溅,众人惊诧看向罗冠,没想到他如此海量。

    “罗冠,咱们喝几杯!”

    “还有我!”

    “今日不醉不归!”

    他们不愿让罗冠出风头,想压他一头。

    罗宁大笑,“车轮战太不要脸,来两个跟我喝!”帮罗冠分担压力,他也加入战场。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