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荒剑帝 第十八章 诸位,再见了

时间:2022-05-15作者:食堂包子

    这女人,占我便宜!

    罗冠很无奈,却也得承她人情,否则即便将对面全部撂倒,事情也只会越闹越大。

    “……金雅姐姐。”

    金雅察觉到,罗冠心中憋屈

    “哎,好弟弟。”

    她眉儿弯弯,心情大好笑容灿烂。

    这一幕,对众人的冲击,比罗冠干脆利落,击败侯斌更强。

    刘宣等人满脸震惊,他们很清楚,金雅是何等难以亲近。在帝都时,除了那位外,她不曾给任何男人机会。可如今,金雅与罗冠举止亲昵,若非亲眼所见,根本难以置信。

    “莫非,他们好上了?”

    刘宣盯住罗冠。

    十七、八岁的少年,蜂腰猿臂,眉目清朗有神,他仔细端详不知是不是错觉,竟觉得与那一位,有三二神似。

    心头一震,刘宣觉得自己,已经猜到真相,否则身份相差悬殊两人,岂会如此亲近。

    真·劲爆大新闻!

    刘宣可是知道,那位对外一派贤明温和形象,心胸却并不宽广。若知晓金雅另结新欢,必恼怒万分……不出意外,叫罗冠这小子,是死定了!

    “聪明人”不止一个,帝都来人面面相觑,陷入诡异安静。

    罗宁眼珠瞪圆,让人忍不住担心,下一刻就会爆开。他突然想到那日跟罗冠的对话,“你表情怎么像早知此事……昨天见的不会就是,那位美名远扬的金鼎掌柜吧……”

    “哈哈哈!你小子想的美,金雅何等身份,据说城主府邀约都被拒绝,岂是咱们能见的……”

    这小子,那天见的就是金雅!

    许清清咬住嘴唇,心头酸涩无比……罗冠什么时候,跟金鼎大掌柜如此亲近了……

    胡珊:这家伙,女人缘真好!眼红!!

    罗冠察觉到异样,瞪了金雅一眼。

    这女人轻咳,也怕罗冠事后算账,“刘宣,罗冠弟弟的事我接下了,你想怎么办?”

    刘宣脸色阴晴不定,“既是金雅姐的朋友,那就算了。”他看了眼罗冠,“咱们走!”

    一场风波消散。

    罗冠拱手,“金掌柜,给你添麻烦了。”

    用人叫姐姐,用完就叫掌柜!

    金雅暗暗撇嘴,却不敢表露,“罗公子言重了。”略一停顿,“但今晚,怕是不能跟您吃饭了。”

    罗冠道:“我送你。”对罗宁几人点点头,他跟金雅下楼,柳青落后一段恭敬跟随。

    罗冠道:“这几人是什么来历?”

    金雅道:“帝都大族子弟,背景不凡。”

    “想招揽你的,叫刘宣,与帝宫贵人是姻亲,被你打倒那个叫侯斌,军侯世家……”

    简单介绍了一下几人身份。

    罗冠皱眉,“你真不会有麻烦?”

    金雅一脸从容,“刘宣等人本就来者不善,无论有无今晚之事,冲突都难避免。”

    “但只要,罗公子能在我身后,妾身便不惧。”

    罗冠挑眉。

    金雅道:“这群大族子弟,不远自帝都而来,是因知道金鼎商会新结交一位高阶炼丹师,挥舞着金锄头来挖墙脚的。”

    罗冠就很无语!

    看他表情,金雅忍不住笑出声来,实在是心情大好。这群蠢蛋得罪了罗冠,还想挖金鼎商会墙角,简直痴心妄想!

    她凑近,轻声道:“锥处囊中,其末立见。”

    “经此事,罗公子再想低调,就难了。”

    幽幽香气钻入口鼻,罗冠不动声色,向旁边靠了靠。

    “我只是不愿,过早引人关注。”可想到刚才,罗宁快瞪爆的眼睛,他就有些头疼。

    “罗公子留步,就送到这吧。”金雅眨眨眼,“邀月阁中酒菜,是特殊定制的,价值不菲。浪费实在可惜,我已让掌柜请你那些同伴去享用,罗公子等下不要走错地方。”

    罗冠摇头,“不回去了,麻烦金掌柜,绕路送我一段吧。”他能料到,接下来的场面,别人难受他也不舒服。

    金雅略一惊讶,笑着点头,“罗公子请!”两人登上马车,独处狭小空间,彼此呼吸可闻。

    罗冠忍了一会,“我脸上有东西?”

    金雅摇头,“妾身只是好奇,公子为何不回去?”

    罗冠淡淡道:“回去人前显圣吗?”他摇头,“世界辽阔,而我只是初入修行的无名小卒,实在不愿在这种事上浪费时间。”

    马车距离罗家不远停下,柳青跳下车,摆好脚踏。

    罗冠回身拱手,“金掌柜,告辞!”

    看着他的背景,金雅眼眸深深。

    罗冠知道,他应该走了。

    金雅说的没错,今日之后他再难低调,明天待消息传开,必是沸沸扬扬!

    打定主意,罗冠将今日份灵液服下,运转大荒十二帝剑,开始修炼。

    一夜无言。

    当夜幕将尽,反而是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刻,房门悄然打开,罗冠大步进入演武场,开始身体打熬。

    演武场中的石锁,对他而言已不够用,但罗冠表情认真,动作一丝不苟。这是他对自己十二年来,风雨无阻苦练不缀的答卷!

    嘭——

    丢下石锁,罗冠跪地,向罗父房间恭敬磕头。

    起身,大步离去!

    窗后,罗振阳看着远去的儿子,眼神欣慰而骄傲——雏鹰已经长大,终将迎风而起,直击云霄!

    “庆阳,你若能看到咱们的儿子,有了今日成就,一定会很欣慰吧?”

    ……

    侯斌伤势不重,再加上底子好,休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刘宣确认后松了口气。

    打开桌面上,所收集到的,关于罗冠的信息。

    看着看着,他面露凝重。

    “刚凝骨不久,就能打败侯斌!”

    刘宣暗感心惊。

    即便他是金雅的男人,修炼资源充足,也足可表明其惊人武道天赋,不弱于帝武学院妖孽!

    “可惜,你碰了不该碰的人!”

    刘宣冷笑。

    消息他已命人送往帝都,很快就会传开,刘宣烧掉信息,不再关注一个将死之人。

    “那位神秘高阶炼丹师,就在江宁!”

    “可是,该怎么找到他?”

    刘宣大感头疼。

    ……

    一夜忙碌,处理掉刘宣等人,留下的下些许麻烦,金雅收到了来自帝都的信件。

    看完后,她神情复杂。

    柳青道:“小姐,没事吧?”

    金雅将信给他,柳青快速看完,面露惊喜,“家主让您回去,参与筹备他的七十寿宴。”

    “小姐,您要熬出头了!”

    金雅当然知道,这是她要,重返金家权利核心的信号。

    可心中,欣喜之余却难抑苦涩。

    当初,只因帝宫中一句话,便将她打落尘埃,囚禁两年后再度放逐。

    一切挣扎、哀求,皆被无视。

    亲情,在利益面前不堪一击!

    若非她无意间,为金家结交了一位,实力强大的炼丹师,恐怕一辈子都将被困江宁。

    此时,她脑海浮现出,罗冠的模样。神秘、强大的四爷,对她而言太遥远,反倒是这个刚刚长成的小家伙,几次接触后,令她心生亲近。

    “你将出门游历,我也要回帝都了,不知何时才能再见。”默念一句,金雅挥手,“收拾行礼,今日便出发!”

    她压下念头,眼眸变得坚定。

    当初,那些落井下石,对她百般羞辱、嘲笑的人,没想到她还有回去的一天吧?

    他们,会是怎样的表情?

    金雅很期待。

    ……

    江宁城外,黑袍少年神情平静。

    此刻,晨风微冷,朝阳初上!

    “诸位,再见了。”

    他大步流星,再未回头!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