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荒剑帝 第二十章 蛋之殇

时间:2022-05-15作者:食堂包子

    秦朗脸色铁青,他好不容易在码头上,找到那个女人踪迹,转眼居然又跟丢了。钱袋不重要,可里面有一封刚收到的,来自帝都的密信,如果被人发现就遭了。

    就在他心烦意乱时,一名属下来通禀,“少爷,东城大街有人摆摊,公然收购凶兽血!”

    “大胆!”秦朗觉得诸事不顺,一个臭女人三番两次从他手里逃脱,靠山宗船上那小子,也敢不给他面子,如今在山河城,他秦家的大本营,居然还有人敢捋虎须。

    “走,跟我去砸了他的摊子,把人抓起来杀一儆百!”山河城里的凶兽血生意,一直都是秦家主导,里面牵扯利益很大,这些年不断有人试探,试图分一杯羹。

    但无一例外,所有伸过来的爪子,都被秦家狠狠砍断!秦朗心中怒火熊熊,已决定下重手,当众把摆摊的小子杀了,好让人知道触犯秦家的后果。

    “少爷,就在前面!”

    秦朗冷笑上前,看清摆摊的人,表情略微一滞,旋即面露狞笑,“小子,居然是你!”他一挥手,众多手下上前将摊位围住,“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再拿出来你在船上的牛逼劲啊!”

    罗冠皱眉,没想到引来的居然是此人,他眉头皱紧,“你们要干什么?”

    秦朗大声道:“山河城城主亲自签署律令,城内所有凶兽血交易,一律由黑石、东海两大商会主导,任何人不得私自贩卖,违者严惩不贷!他一脚踢翻招牌,“小子,你有大-麻烦了!”

    罗冠扫过一群凶恶大汉,果然在他们胸口,看到了绣制的商会图标,内有“黑石”二字。

    “小子,从本少胯下钻过去,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秦朗两腿分开,撇出个外八字。

    他暗暗冷笑,放人是不可能的,但不妨碍临死之前,玩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宣泄心头恶气!

    罗冠略一犹豫走了过来,秦朗嘴角笑容展开时,他猛的重重一脚,正中两腿-之间。

    这一刻,众人似乎听到了,某种干脆利落的破碎声,一阵头皮发麻。

    “唔……唔……”秦朗呻吟倒地,痛苦蜷缩到一起,疯一样尖叫,“杀……杀了他!”

    罗冠淡淡道:“你姿势摆的真好,我实在没忍住。”

    眼看一群黑石商会武者冲来,他脚下一踏人如大石横冲而出,“嘭”的一声将一名大汉直接打飞,接着快走几步冲天而起,转眼落入城中建筑群落间,消失无踪。

    直到这时,人群才后知后觉的,爆发出一阵惊呼。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个看似稚嫩的少年人,居然有如此实力。

    看着倒地的秦朗,众人眼神流露怜悯、嘲弄,这个嚣张跋扈的二世祖,想玩猫戏老鼠的游戏,却不知道他面对的是头老虎,落得蛋碎下场!

    “快救少爷!”

    黑石商会的武者,仓皇架着秦朗离去。

    离开几个街区,确定没被人追踪后,罗冠随意在一家商铺,买了件黑袍穿在身上。

    “看来,要去趟东海商会了……”

    略一沉吟,罗冠在路边吃了碗面,摊主问他要不要加荷包蛋时,他果断摇头。吃过饭,跟摊主攀谈两句,获知了东海商会的位置,罗冠付钱离去。

    很快,在一条大街上,豪阔的东海商会匾额,出现在视线中,不断有人进进出出,生意繁忙。

    罗冠刚一进去,就有人迎上来,“客人,请问有什么需要?”

    “我要购买一些凶兽血。”

    “可以,凶兽血交易中心在里面,请您跟我来。”小厮在前带路,进入一座独立大厅。

    里面摆放着许多宽大舒适座椅,罗冠进来的时候,里面已有不少人正在洽谈。穿黑袍的就有三四个,显然做某些交易的时候,不希望被人知道身份。

    罗冠被引到一处落座,小厮奉上茶水,恭敬道:“客人请稍等,马上会有人来接待您。”

    他退下不久,一名三四十岁,眼神精明的中年人,笑着走了过来。“客人,今日交易由我为您服务,请问您有什么需求?”

    罗冠变化声音,低沉而略带沙哑,“三阶以上凶兽血,数量至少一百种以上。”

    中年人眼珠瞪圆,旋即面露惊喜,没想到眼前这位,居然是个大客户!

    “没问题!我们东海商会的血库,存量极其丰富,足以满足您需求。”他话锋一转,“只不过,鄙商会三阶以上凶兽血,每份售价在一百至两百量黄金之间,价格虽贵了点,但请客人放心,我们对质量可以保证。”

    罗冠淡淡道:“钱不是问题。”他目光微闪,“因为某些原因,我能不能亲自去血库挑选?”

    炼制百兽丹,对凶兽血是有要求的。

    中年人面露为难,“客人,血库是敝商会重要之地,外人不允许进入其中。”

    罗冠道:“每一份凶兽血,我都出最高价两百两黄金。”他略一停顿,“这是我的出价,但跟东海商会之间的交割金额,由你来决定。”

    中年人深深看了罗冠一眼,沉吟再三后,脸上露出笑容,“您是东海商会的贵客,理当享受一些特权,我会尽力安排此事,请您稍等。”

    起身匆匆离去。

    黑袍下,罗冠嘴角露出笑意,东海商会跟黑石商会共分山河城中的凶兽血生意,血库规模必然惊人,若运气好说不定一次就能,买齐一百种凶兽血。

    自己去山中捕猎?算了吧,咱有钱,当然怎么简单怎么来!

    就在这时,噪乱从门外传来,一群东海商会武者冲入大厅,将所有出入口控制。

    “各位,请不要惊慌,我东海商会要寻找一名凶徒,希望大家配合!”

    一名管事说完,恭谨退到旁边。

    担架被抬了进来,躺在上面的秦朗,脸色惨白下身包着厚厚一层纱布。因营救及时,再加上不计代价,他的两颗碎蛋被惊险的抢救回来。

    清醒第一时间,秦朗便忍受着非人的蛋崩之痛,命人将他抬到这里。

    因为,那该死的混……帐,是来山河城购买凶兽血的,那他就没别的地方可以去,排除掉黑石商会,那就只有东海商会了!

    “外面看好,买凶兽血的一个都不能放过。”秦朗声音虚弱,却透出一股直透骨髓的阴狠,“现在,把所有遮掩身份的人先带过来,本少要亲自查!”

    罗冠暗骂无耻,说好的黑石商会跟东海商会两家,共同经营凶兽血生意呢?感情背地里就是一家!

    他快速看了一眼左右,这群东海商会的武者虽然不弱,但他想逃问题不大,棘手的是秦朗身边,那个气质阴冷的老头,给罗冠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

    不过,如今这大厅里,心神不宁的似乎不止他一人……罗冠看了一眼,边角处一名黑袍人,目光微闪心下有了计较。

    刚才离去的中年人,匆匆赶了回来,压低声音,“客人,请不要担心,只要您配合一下,很快就没事了。”

    罗冠平静道:“凶徒又不是我,有什么可担心的。”

    见边角处那名黑袍人已离开桌子,罗冠主动向秦朗走出,口中不满抱怨,“东海商会的规矩,是越来越古怪了,要检查就快点!”

    秦朗身边的老头,冷冷看来一眼,可随即就挪开,落在边角那名黑袍人身上,似已察觉异常。

    轰——

    那名黑袍人反应可谓极快,被老头眼神锁定瞬间,便一拳将眼前桌子打飞出去,身影冲向窗户。

    “拿下他!”

    几名东海商会武者冲去,将此人围住,可他实力颇为强横,几拳将他们打退,眼看就要逃出。

    秦朗低吼,“周老,留下他!”

    老头略一犹豫,“好。”

    嗖——

    他纵身一跃,直接来到黑袍人面前,面无表情一拳轰落。一声巨响,黑袍人被轰飞出去,格挡双臂已经断裂,倒在地上大声哀嚎。

    东海商会武者上前将其制服,拉下头罩,露出一张刀疤面孔。

    “疯狼彭三刀,他是山河城的通缉要犯!”

    秦朗面露失望,可就在这时,心底突然冒出一股寒气,抬头便见一名黑袍人,趁大厅混乱时已来到他身边。看到此人,不知为何他竟生出,一份不可言说的惊惧。

    “秦少爷,你这姿势摆的,比上次半点不差啊。”略带一丝调侃的声音,自黑袍下传出。

    然后,所有人惊恐眼神中,他抬腿重重一脚,踩在秦朗包裹着纱布的下体——

    噗!

    这次,碎成泥了……

    “啊!”

    秦朗凄厉惨叫,直接昏死过去。

    “你找死!”周老惊怒交加,如凶虎下山扑来。

    罗冠冷笑一声,一脚将秦朗踢飞,挡在这凶恶老头面前。周老吓了一跳,赶紧收拳将秦朗抱住,趁着这个机会,罗冠已打飞两名东海商会武者,从大厅闯了出去。

    “拦住他!”

    周老冲出大厅,却只看到哀嚎倒地一众属下,罗冠已逃的无影无踪。

    “该死!”

    他重重一掌,将一根石柱拍断,脸色铁青回到秦朗身边。略一检查,周老脸色更加难看,看着昏死的秦朗,眼中露出怜悯。

    这次,是彻底没救了!

    接待罗冠的中年人,吓的脸色惨白,被带了过来,拼命道:“周老,我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是来买凶兽血的……”

    周老沉声道:“此人跟你说了什么?”

    中年人不敢隐瞒,将对话完整道出。

    周老挥手,“把他带下去,直接杖毙!”

    “不要啊周老!”中年人绝望尖叫远去。

    周老当然知道此人无辜,可少爷蛋都没了,必须要有人负责,希望这条命能让家主怒火稍减。

    “要去血库挑凶兽血……哼!”看来,此人急需大量凶兽血,周老眼神变得冷酷,“山河城中,只有秦家有足够的凶兽血存储,只要你敢再出现,老夫必将你碎尸万段!”

    ……

    码头,罗冠远远望了一眼,靠山宗的大船。

    一些人正在附近闲逛,看似没什么问题,可他们活动轨迹,却固定在这狭小的一块区域。

    秦家的人!

    看来,这次航行要提前结束了。

    罗冠转身看向山河城,略一沉吟后,嘴角露出冷笑。他可以预料,其他离开山河城的途径,也都会被监视。

    秦家这是要断了他的退路,瓮中捉鳖!

    哼,小爷还就不走了。

    凶兽血,就从你们手里夺!

    就在这时,罗冠看到了一个,略有熟悉的身影。

    目光微闪,他丢下一块碎银,从茶楼走了出去。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