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荒剑帝 第四十五章 不服皆可阻我

时间:2022-05-15作者:食堂包子

    两副担架被抬过来,张铁、陶冶躺在上面,一个胸膛凹陷口鼻满是鲜血,一个面覆寒霜脸色惨白。

    邹成伟大惊,“怎么回事?”他冲过去给两名弟子检查,脸色更加难看,忙从怀里掏出疗伤药丸,给他们服下。

    可转眼两人就吐了出来,邹成伟彻底慌了,好在程娴匆匆赶来,给张铁、陶冶救治后,两人状况稳定下来。

    “多谢程教习!”邹成伟一脸感激,又忧心忡忡,“他们今日只是参加本段位比赛,怎会伤的这么重?”

    他看向跟过来的,暂时担任裁判的教习,两人脸色不太好看,犹豫一下走过来,低声说了几句。

    邹成伟面露慌张,“什么!”他眼神,下意识看向罗冠,却又在半途硬生生停下,“王孙呢?他在几号擂台,快去叫住他!”

    “我知道!”邹珊珊冲了过去。

    第十九号擂,几人赶到的时候,恰好看到王孙飞出擂台,被斩落了一条手臂,鲜血汹涌而刺目。

    “大师兄!”

    邹珊珊尖叫,脸色一下苍白。

    擂台上,重创王孙的对手突然口吐鲜血,一身惊人气息似戳破的气球,整个人虚弱至极,可他嘴角却露出一丝微笑,直接道:“我退出接下来的比赛。”

    被抬走时,此人目光看来,深意满满。

    罗冠一下就明白过来!

    邹成伟他们都能想到的“躲避”方法,吴家岂会没有应对?这一切,皆为激怒他,又或是在警告他——要么应战,要么他身边所有人,都将遭遇灭顶之灾!

    “罗冠,你已猜到了,对吧?”程娴神情凝重,观察着他表情变化,“所以,如你这般聪明,肯定不会被这么低劣的手段算计。”

    罗冠想了一下,缓缓道:“剑阁杀二吴那天,他们三个都去了,一个拦住去路,一个提把椅子,一个抱着板砖。我承认他们的表现,在你们看来或许很搞笑,但我知道他们是真地,想要保护我。”

    程娴表情复杂,轻叹一声,“尽管我很欣慰,你是一个重情义的人,可我还是希望你考虑清楚。”

    罗冠摇头,眉梢发丝间,都有冰寒在散逸,“从他们动手来看,死人是被允许的,对吧?”

    “……帝武大比中,是有一定的死亡指标。”程娴看着少年侧脸,不死心道:“真不能忍?”

    罗冠摇头。

    那边,王孙被匆匆抬上担架,断臂在短时间内,还有接治的可能,但成为剑修的希望,就彻底破灭了。

    从罗冠身边经过时,王孙叫停一下,惨白脸上挤出微笑,“罗师弟,我没事的,千万别冲动。”

    王孙在笑,可罗冠分明在他眼底,看到了深沉如渊的绝望、悲伤。

    争吵声突然传来,罗冠转身便见邹成伟满脸焦虑,“罗冠,你快劝劝珊珊,她还要登擂台!”

    张铁、陶冶、王孙成例在前,恶意汹涌弥漫,此时登擂后果难料。

    然少女脸蛋绷紧,眼神坚定决然,不等罗冠开口便直视而来,“或许这一切起因是你,目标也是你,而我们不过是,他们为达成目的,随意利用、伤害的棋子。”

    “但我要让他们知道,哪怕我们是软柿子,也有奋起反抗的勇气!身为剑修——既心有不平,便以手中剑给予回敬,若连这点勇气、决心都没有,剑道也就步入绝境。”

    罗冠感受到邹珊珊的坚持与骄傲,如凛冬绽开的雪山白莲,脆弱而耀眼。他知道,邹珊珊今日一定要出剑,无惧凶险!

    “我不许你去!”邹成伟惊怒交加,他深吸口气,“珊珊别耍小性子,今天不是闹着玩的,爹向你保证,你三位师兄的事情,绝不会这么结束,我一会给他们讨一个说法。”

    邹珊珊看着父亲焦虑、慌乱的面孔,眼露失望,“爹,你总是这样,遇事只会退缩,但你看到了,张铁、陶冶差点被人打死,大师兄一条手臂断了,他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剑修,但他再没机会!”

    “如果现在,我们还低头、承受,那所有人都会戳着咱们脊梁骨说,这是群没骨气的软骨头!”

    邹成伟脸色苍白,露出茫然窘迫,张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

    邹珊珊咬牙,她倔强转身,大步走向擂台。

    唰——

    长剑出鞘!

    “刘悦你个贱人,滚上来!”她已忍耐许久,既然不知对手是谁,那便选个最讨厌的。

    台下,正幸灾乐祸的刘悦被点名,脸色顿时阴沉,看着台上神情冰冷的邹珊珊,心底涌出惧意。

    可众目睽睽下她哪肯示弱,冷笑一声,“邹珊珊,今日我便撕了你的嘴!”纵身跃上擂台,下一刻对面剑鸣骤起,耀眼眼光如瓢泼大雨般,自四面八方蜂拥而至。

    “啊!”刘悦惊呼拼命抵挡,可剑光绵绵不绝,浩荡如潮气势越来越强,一道惊浪将她斩飞滚落,披头散发长裙染血,狼狈不堪!一条血线在脖颈浮现,刘悦又惊又怒,两眼翻白昏死过去。

    擂台上,邹珊珊扬剑,风吹动她长裙,一时无双!

    “谁来战!”

    眼眸冷冽横扫,当真有了几分,女剑仙的气势。

    “浮光掠影剑大成,如此年岁有这般成就,资质堪称惊艳!”

    “邹家这丫头,颇有剑修风范,比她爹强多了。”

    “话不是这么说,老邹当年也是纵剑张扬的后起之秀,不到三十便成为帝武教习,可惜当年那事,彻底打掉他的心气,这才蹉跎半生。”

    “是啊,老邹也是苦命人,可惜了。”

    周边擂台对战已停下,几位教习凑到一起,言谈中不乏唏嘘。

    邹成伟却未注意到,他们眼神中的怜悯、同情,此时看着台上女儿,只觉得眼眶酸涩。

    这丫头,是准备给他一个惊喜吧?是自己这个做爹的没用,令她失望了。可闺女,爹这世上就你一个亲人了,我真的怕。

    所以,赶紧下来吧!

    唰——

    一道身影冲上擂台,表情冷酷,“邹学妹,我来领教。”

    “是他,排名一百二十七位的袁八极!”

    “此人修炼的是家传古武,肉身极其强悍,曾一肩铁靠,重创两位万重境高手。”

    “据说,袁八极半年前偶得一株珍惜灵草,实力大涨,已有冲击天榜资格!”

    台下躁动,邹珊珊的浮光掠影剑虽不俗,但与他对战恐没有胜算。更何况袁八极主动登台,这场对战很难不让人怀疑,他是否也是一枚“棋子”。

    “珊珊!”

    邹成伟一脸慌乱。

    邹珊珊没回头,她怕自己心神动摇,扬剑遥指,“好!”

    袁八极笑了。

    他出身古武家族,可进帝武方知天高地厚,一身傲气早被同龄天才们,打击的支零破碎。他不甘平庸,便只能想尽一切办法变强,哪怕因此做出某些事。

    就比如今日!

    轰——

    袁八极重重一踏,身影刹那暴起,似大石坠山携万钧之威而来,出手就不给邹珊珊躲避机会,要一击将她重创!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真以为修成浮光掠影剑,就能抗衡他?

    嗡——

    剑鸣再起,无数剑光释放,袁八极却不闪不避,任凭它们落在身上。无数细小伤口浮现,满头满脸都是,却没能阻止他半点,鲜血溢出中气势更加狠厉、霸道。

    “给我破!”

    袁八极重重一肩,撞的空气爆鸣。

    邹珊珊娇喝一声,漫天剑光瞬间收敛至身前,浮光掠影本就繁杂,可若化繁为简,便是剑道更进一步。

    但可惜,她未能将漫天剑光化为一剑,也就抵挡不住袁八极凶悍无匹的铁山靠!

    嘭——

    所有剑光瞬间破碎,长剑脱手而出,邹珊珊向后抛飞。

    “认输,我们认输!”邹成伟大叫。

    袁八极眼中凶光一闪,抓起一截护臂,用力砸向邹珊珊,顿时响起凄厉破空声。

    嘭——

    一只手将护臂抓住,罗冠抱住邹珊珊,落下擂台。

    “珊珊!”邹成伟冲过来,一脸惊恐、慌乱。

    “爹……对不起……”她一边说话,一边吐血,“我……还是没能……成为您的骄傲……”

    “别说话,你别说话了!”邹成伟转身大叫,“救人,快来救人啊!”

    罗冠起身,看向擂台上的袁八极,“我们喊认输了,你没听到?”低喝中,他猛地将护臂甩出。

    袁八极瞳孔收缩,想躲避却已来不及,只听“嘭”的一声,他整个人被砸下擂台,双臂尽断惨叫不止!

    “放肆!”一名帝武教习咆哮,怒目瞪圆,“罗冠,你竟敢偷袭重伤我弟子,简直无法无天,我要向学院投诉……”

    罗冠冰冷的眼神,让这位出身宗门的帝武教习,声音戛然而止。

    吴斗山前车之鉴,他很想硬气,可实力却不允许。

    “罗冠,别胡闹!”程娴赶紧拦住他,神情紧张,无故对教习出手,是帝武大忌。

    王、云、书三位剑道大牛挖墙脚失败,邹教习有个好女儿的传闻,便在帝武流传甚广。程娴对此本不信,可看罗冠此时表情,感受着森然、冰寒气息,她心里没底了。

    少年意气,最是热血!

    正所谓,冲冠一怒为红颜。

    罗冠转身就走,程娴松一口气,赶忙道:“你去哪?”

    “摘星楼。”

    程娴面露疑惑,可紧接着她似想到什么,眼珠瞪圆,“你……你……你要……登楼定段?!”

    几乎破音的尖叫,足可知她心绪何等震荡。

    唰——

    整个大广场,陡然死寂!

    无数震惊眼神中,少年大步流星,语气平静,“他们想激怒我,我便给他们机会。”

    “今日,我罗冠便登摘星楼,凡不服者皆可阻我!”

    这,就是第一种定段方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