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荒剑帝 第五十章 幻界里的老师

时间:2022-05-15作者:食堂包子

    离开帝武,罗冠回到小院。

    天王战在即,他无暇去看王孙等人,只能等一切尘埃落定再说。

    “老师,我如今实力,可能战那江天?”

    短暂沉吟,玄龟道:“今日杀吴凡,你并未竭尽全力,若如当初杀秦业时一样,拼至极限的话,倒也能跟凌云境比划几下,但如云山所言,你取胜的希望不大。”

    罗冠心头一沉,知道玄龟所言不错,“老师,我还有底牌。”

    “炉身剑虽强,可你蕴养不过两月,出手最多凌云层次,作用便有限。可惜,第二幅图卷中学会的,是另一招残剑,无法与炉身剑配合施展,否则威力必然暴涨。”

    试炼场中,剑鸣惊天那日,罗冠习得涂鸦图卷第二卷。

    其名,逐日月!

    与炉身剑完全不同,逐日月这一剑是绝对的速度,快如漫天星光,刹那跨星夜,转瞬已天涯!

    可世间难得双全法,获得极致速度同时,逐日月的威力大幅削弱,不足以对江天造成威胁。

    罗冠脑海灵光一闪,得到启发,“老师,炉身剑与逐日月间虽是两招残缺剑式,但我们是不是可以,想办法在中间搭一条线,将其融成一剑。”

    “你的意思,是以大荒十二帝剑为媒介,强行将两剑拼凑合一……如果做到这点,以逐日月之速,斩出炉身剑之威,再叠加部分帝剑增幅,这一剑威力必然绝强!”玄龟再次惊艳于,罗冠的剑道天赋,只是提出这想法,就超过世间绝大部分剑修。

    至于行不行得通……

    “很难,帝剑何等霸道,你以它为媒介强融两剑,必激起不同剑道真意对抗,到时别说出剑斩敌,你自己不被体内剑息,刺的千疮百孔就算走运。”

    罗冠深吸口气,面露坚毅,“帝剑若在全盛时,必不会允许此事发生,若它极致虚弱呢?即便不愿,我强压下维持一时不难,足够斩出炉身、逐日月相融一剑。”

    玄龟沉声道:“你是想在明日,先全力爆发帝剑之威与江天大战,待虚弱至极时,再强融此剑出手。但你想没想过,极致虚弱状态下,你自身毫无抵抗之力,若融合失败产生反噬,剑息暴走必是经脉尽断下场。”

    “其后果,你可曾考虑清楚?”

    罗冠沉默,眼底闪过一丝迟疑,旋即化为坚定,“老师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我要进后山,天王战便绝不能败……您知道的,我没时间可以浪费。”他面露愧疚,轻声道:“是弟子实力不济,累老师与我一起犯险了。”

    罗振阳的身体,撑不过三年!

    玄龟当然知道,它叹一口气,“罢了,修行大道若千军万马闯独木,攀至山巅之辈,哪个不是历经万险,你既已决定便放手一搏吧!”

    即便失败,总还有它这个做老师的,给这臭小子兜底。

    “多谢老师!”罗冠感激行礼。

    “哼!我答应你可不是,让你毫无准备就去莽的。”玄龟声音凝重,“我会将你意识拉入幻界,你抓紧时间演练。”

    下一刻,罗冠只觉得眼前一黑,再度睁开双眼,已来到白茫茫一片空间。

    “开始吧!”

    玄龟声音落下,对面突然出现一道黑影,凌云境恐怖气息爆发,悍然扑杀而来。

    罗冠吓一跳,很快又回过神来,知道这就是玄龟口中的幻界,一切竟与外界一样。

    “杀!”

    爆喝一声,罗冠瞬间爆发全部力量,大荒十二帝剑毫无保留,排山倒海释放出来。凌云境的黑影,面对恐怖帝剑之威,也被暂时打退。

    可显然,黑影只是被逼退,并未受到实质性损伤,而罗冠气息在巅峰之后,却开始快速跌落。浑身剧痛,每一块骨头、血肉都像是,被放在火焰上烧焦,又被一点点碾碎。

    肉身濒临崩溃!

    帝剑,亦在此刻陷入极致虚弱。

    罗冠毫不犹豫,调动帝剑为媒介,同时施展炉身、逐日月两剑。

    以炉身剑为起手,视逐日月为落势!

    然后……

    轰——

    他整个人炸了,就像是一只大号炮仗,碎成一地鲜红粉屑。

    唰——

    空间一闪,罗冠身影出现,完好如初。

    他脸上,露出余悸、苦笑。

    果然,还是将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若此时不在幻界中,他不死也得大残。

    玄龟声音响起,“小子,现在知道厉害了?继续!”

    唰——

    黑影再度冲来。

    第二次,失败。

    第三次,失败。

    ……

    一次次被体内剑息反噬,刺的千疮百孔,虽说幻界中瞬间就可恢复如初,但那份反噬之痛是无法避免的。罗冠每次失败,就等于经历了一次死亡,其滋味比凌迟还要恐怖。

    他脸色无比苍白,这是意识状态的真实体现,可眼眸始终沉静,没有半点退缩。

    悄无声息,一个穿日月星辰法袍,周身法则道蕴萦绕,气息威严若万界之主,凌驾天地之上的……小萝莉,突然出现在幻界上空!只不过,这法袍对她而言,明显大了几圈,长长的拖在地上,显得有点儿滑稽。

    她十二三岁模样,小脸儿圆圆,皮肤吹弹可破,此时袖子遮脸,只露一双明亮双眼“呃……他又看不到,我怕什么?”

    想到这,小萝莉轻咳两声,负手故作威严,看向下方炸一次活一次,又接着炸的罗冠,嘴角抽了一下,喃喃道:“这臭小子,意志力真是可怕……”

    幻界中的一切是假的,但在意识层面上,又可以视为真,死去活来又不断重复,寻常人三五次就崩了……可罗冠,却已重复了数十遍!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声巨响,凌云境黑影被剑锋斩过,当场炸裂!

    罗冠气喘吁吁,直接瘫软在地,浑身上下再无半点力气。可他脸上却露出笑容,迅速扩大,最终变成一道酣畅大笑。

    他,成功了!

    “老师,明天记得叫醒我……”罗冠眼睛只睁开一条线,话未说完便一头栽倒,沉沉睡去。

    穿日月星辰袍,威严若万界之主的……小萝莉虚影,出现在小院中,看着睡去罗冠,巴掌小圆脸露出无奈,“臭小子,真以为意识受损,是睡一觉就能恢复的?”

    她抬手向上,指尖瑶点圆月。

    顿时,有丝丝缕缕月光,自九天悄然洒落,汇集在她白皙、纤细指尖,竟凝聚出一滴若实质又似虚幻液体,滴落罗冠眉间,直接融入其中。

    沉睡中,罗冠紧皱眉头舒展,“……老师……谢谢老师……”

    小萝莉吓一跳,“嗖”的一下半个身体,没入虚无之间,只露出一只眼睛,半只鼻子和半个嘴巴。

    “呼——这小子,睡觉都还吓唬人!”挥挥拳头,小萝莉又面露笑容,“不过,算你还有点良心!”

    唰——

    她消失不见。

    没人知道,亘古岁月之前,便诞生天地间的那尊伟大生灵,孕育亿万年后诞生的……竟是一个小女儿!

    她认为,老东西如此伟岸,当然是要有儿子的,才能传宗接代顶立门楣……才能不被笑话。

    所以,她要做个豪放不羁的男孩子。

    不,她就是!

    夜色寂寥,圆月无声。

    照在罗冠身上的月光,似落下什么东西,溅起一圈波澜。

    转瞬即逝,令人觉得刚才一幕只是错觉。

    ……

    第二天,罗冠一觉醒来,只觉得神清气爽,意识受损带来的头疼欲裂尽数消失。

    甚至于,他总觉得眉心间,似有一点冰凉,让他意识都更清晰了几分。

    肯定是老师!

    他老人家,对我可真好。

    嗡——

    帝武身份牌接到信息:天王战将于半个时辰后,在帝武大广场开启,请罗冠学员尽快抵达。

    果然,身份不同,连帝武传信都客气许多。

    不过,老王昨天说的,那些又是送美女,又是送宝物的人呢?怎么一个没见到?

    糖衣炮弹咱不接,但这种被腐蚀的滋味,少年还是有点好奇。转过乱七八糟的念头,罗冠洗漱干净,推门出去。

    一眼,就看到停在外面的马车,车夫恭敬行礼,车门从里面打开,露出程娴略显焦虑的面孔。

    不过,当她看到罗冠时,这份焦虑被惊艳压下,眼睛都亮了一截,“就隔一夜,你怎么感觉更帅了?”

    洗脸时,罗冠也觉得倒映中的自己,气质间似乎多了丝说不清的神秘,听她这么说,顿时心情大好。

    “程教习好眼力!”

    程娴夺回了理智,没好气翻个白眼,“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在这给我贫!看看天色,居然一觉睡到现在,你心可真大!”

    罗冠挑眉,几次接触下来,他能感受到来自程娴的善意,其中或有利益牵扯……但,如果没任何好处,别人凭什么对你好?这才是正常。

    言谈也就随意许多,“程教习你又是来,劝我抱大腿的?”

    程娴等他上了车,吩咐车夫赶路,关上门一脸认真,“是!最新消息,江天确已突破凌云境,放眼帝武学员已是绝巅!罗冠,你绝非他对手,现在拜师还来得及。”

    “云山是个讲究人,做你老师百利而无一害?就算你真的,对那位小师姐念念不忘,我让云山一起收过去,给你创造甜蜜条件都没问题!”

    语速又快又急。

    罗冠靠在车窗旁,透过窗户看枝桠落影掠过,面露无奈,“要答应,昨天就点头了,何必等今日徒增难堪?程教习,好意我已收到,心里也感激的很,咱关系更近一分目标已达成,您能不能别演了?”

    要真急,早就敲门、踹门了,能等到现在。

    这几句,不过是在恰当的时候,说的恰当话……就好比是,礼多人不怪?走过场而已。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