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荒剑帝 第五十四章 探望

时间:2022-05-15作者:食堂包子

    程娴盯住他的脸。

    罗冠皱眉,“你干嘛?看归看,别太过分啊!”

    “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关于帝武后山的秘密?”程娴眯着眼,精光闪闪,“你似乎,从知道帝武大比前十,才能进出后山后,就开始闭关了吧?然后,又这么拼命的,不惜彻底暴露自身,杀江天夺十天王排序……承认吧,你绝对有问题!”

    罗冠冷笑,“程教习,看来我的提醒,你没怎么放在心上啊。”他同样眯起眼,“还有,女人太聪明,是会秃头的。”

    这诅咒……太恶毒了!

    程娴摸着发际线,牙都咬酸了,这家伙嘴真紧,哼了一声道:“帝武后山禁地,每隔一月开启一次,还有几天时间,你还是先安稳养伤吧。”

    说着,她脸色又有点古怪,“话说,你肉身很强啊,气血损耗殆尽这种,足以动摇修行根基的损伤,居然这么快就醒过来,而且还恢复了一部分,真是天赋异禀!”话锋一转,“咳!程静很漂亮的,你再考虑一下嘛?我程家,有钱有势,只要你点头一切包办,今晚就能入洞房!”

    你能不能,别把对我血脉的觊觎,表现的这么明显?而且,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好吗?!

    罗冠闭上眼,毫不客气赶人,“我要睡觉了。”

    程娴嘟囔几句,什么你可以要彩礼,黄金百万对我程家都是浮云等等,见他没反应,悻悻去了。

    “咳……给彩礼,还是黄金百万那种,罗冠你真不考虑下?”玄龟明显在憋笑。

    罗冠一脸无奈,“老师,您怎么跟个女人似的,这么爱八卦!”

    玄龟顿了一下,气急败坏:“罗冠……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懂不懂?怎么跟我说话呢!”

    这气势,怎么觉得有点慌?

    罗冠没多想,赶紧给老师道歉,拍了一通彩虹屁,说都是托您的福,我才能艰难取胜,老师是我人生指路明灯,修炼引航人云云。

    玄龟这才消气,“你小子知道就好,以后对为师客气点!”它揭过话题,沉声道:“这几天,你就在程家养伤吧,免得真出问题。”

    “我也是这么想的。”罗冠顿了一下,继续道:“另外,弟子如今已突破至千山境,也该寻找大地精元了。”

    玄龟规划的最强武道之路,每一境都需外物辅助,才能够达成。而最强武道的强大……罗冠作为受益人,自然知晓其恐怖之处,以千山境气血可比冲霄,这是何等惊人!

    玄龟对罗冠的勤奋、努力,表示满意,“不因一时风光,而心生自满,这点很好记得保持。大地精元很珍贵,只有名山大川,地脉流转时才偶有产出,你可以通过程家,打听一下这方面的消息。”

    师徒两个都没提,购置大地精元的花费问题……咳,当然跟黄金百万没半毛钱关系。

    毕竟,对高阶炼丹师而言,银钱是最容易解决的事!而玄龟,至少能抵十七八个的高阶炼丹师吧?

    接下来几天,罗冠留在程家养伤,虚弱身体逐渐恢复过来。

    一日三餐,都由程静来送,这丫头不知道是不是被洗脑了,最近眼神越来越不对劲。

    罗冠觉得,他差不多该走了。

    这天,程娴找他闲聊,增进感情时,罗冠请她帮忙留意,关于大地精元的消息。

    程娴点点头,“知道了,有消息通知你。”略一犹豫,继续道:“有件事,我觉得要告诉你声,邹成伟那个大弟子王孙,近来状况不是很好。”

    罗冠眉头微皱,缓缓点头,“知道了。”他本想着,大比结束就去看他们,可一战下来虚弱不堪,就拖到了现在。

    想了想,他道:“再住一晚,明天我就走。”

    程娴挑眉,双眼冒光,“这就……恢复了?”

    气血损耗殆尽,对修行者而言,比伤筋动骨严重多了,这才短短几天活蹦乱跳不说,居然还有勇气离开。

    程娴可不信,罗冠会拿自身安危冒险,唯一解释就是,他已基本痊愈!

    “咳……罗冠啊……”

    “打住!”罗冠一脸无语,眼露警告,“别再提你妹,我耳朵都要起茧子,你再这样我可就要睡了。”

    程娴“呸”了一声,“少年不知富婆好,你小子总有后悔的时候!”

    又说了会话,罗冠询问了一些,帝武大比后学院中的情况等,程娴就告辞离开。

    出了院子,看到程静匆乱远去背影,程娴张了张嘴,最终发出一声轻叹。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罗冠这家伙对情窦初开的小丫头,杀伤力的确太大。

    毕竟,又不跟她一样,早就做到美色眼中过,清醒心中留。

    唉,找机会劝劝程静吧,有些男人就是那么冷酷无情,纵落花铺满亦是东流难阻!

    第二天,在程静幽怨眼神中,罗冠硬着头皮吃完早饭,便落荒而逃。出了程家,抬头就看到了摘星楼标志性的顶尖,竟与他居住的小院,只隔了两条街。

    略微思索,罗冠先回小院一趟,检查聚灵法阵确定未被人侵入,进灵力泉眼中取了两块灵石,直奔帝武学院。

    “快看,是罗冠!”

    “本届天王榜排序第四!”

    “不仅实力强大,长的还这么帅,我要喘不过气了。”

    罗冠皱了下眉头,转身折入一条小路,耳边才安静下来。

    可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叫他。

    “罗冠!”

    南宫朵朵迈步而来,将满十六的少女,一袭素净长裙,眉眼比当初多了几分柔顺,走到面前认真行礼,露出一截雪白脖颈。

    “当日,是我无礼了,我向你道歉。”

    南宫世家的尊贵身份,众人追逐的天之娇女,此时主动低头认错,这无疑会让男人的内心,得到极大满足。

    可罗冠表情却没什么变化,略一停顿,淡淡道:“南宫同学不必如此,若无其他事情,罗某先走一步。”

    “等一下!”南宫朵朵叫住他,轻声道:“今日,我在摘星楼上举办宴会,邀请了今年帝武新生中,所有出类拔萃者,欲成立本届帝武新生同-盟会。罗冠,会长的位置,便是为你准备的,所以今晚……

    “抱歉,我没时间。”

    南宫朵朵深吸口气,“我知道,帝武后山禁地将启,你接下来肯定忙于修炼,但同-盟会成立后,非重大事情绝不会打搅你。”她表情认真,语气诚恳,“一个人的力量,终归是有限的,而如今看似稚嫩的同-盟会,日后会有出乎你意料的作用……罗冠,我希望你能考虑清楚。”

    不就是你本想做同-盟会的会长,现在做不成了,就拉我做大旗?然后,我做摆设你管理,再想办法掌握实权……有些事,一眼就能看透。

    罗冠看了她一眼,“我对这些事不感兴趣,告辞。”

    转身就走。

    南宫朵朵胸口起伏,罗冠最后的眼神,通透的令她无地自容,羞怒交加一句话脱口而出,“罗冠,有人将对你不利,你便不想知道吗?”

    罗冠脚下微顿,头也不回挥手,“罗某的仇人还少吗?不怕死的话,那就来吧!”

    赶到邹成伟的小院,奇怪的是这里空无一人,罗冠正暗自皱眉,一名住在附近的帝武老教习走过来,“罗冠学员,来看你老师吗?”

    罗冠拱手,“是,请问邹师去了哪里?”

    老教习对他有礼的态度,感到脸上有光,笑出一脸褶子,“邹教习搬家了,你往这个方向走,过两个路口就能看到。”

    “谢谢您。”罗冠沿着手指方向,在两个路口后看到了,一座崭新的三进庭院,门前屋后绿树成荫,更有一条溪水蜿蜒流过,清澈可见鱼儿畅游。

    邹成伟正在门口送拜访同僚,见到罗冠面露惊喜,大声道:“好徒弟,你怎么来了?”

    两名同僚满脸羡慕,说了句改日再聚,对罗冠笑着点头后告辞,心头可谓感慨万千。

    老邹好福气啊,这次是彻底翻身了!

    罗冠笑着行礼,“不知邹师乔迁之喜,我空手而来,请您不要见怪。”

    邹成伟搓着双手,脸上臊红,“嗨!为师能住进这大院子,都是托你的福,要这么说,我可就无地自容了。”

    他倒是心里清楚,如今看罗冠是哪哪都顺眼,尤其听说了云山亲自出面都被婉拒一事,更激动的恨不能仰天长啸——得徒如此,邹生无憾矣!

    当然,徒弟变女婿,那便再好不过!

    “罗冠,你是来看珊珊的吧?这丫头没事,就身子骨还有点虚弱,正在房里养着呢,你直接过去就行。”

    罗冠笑脸微僵,心想这是怎么了,最近命犯桃花?就连刚才的南宫,不也是有那么一点味,只是他没理会罢了。

    “咳!师姐没事就好,还是让她继续休养吧,我想先去看看王孙师兄。”

    邹成伟连连点头,赶紧道:“是我糊涂了,你快去劝劝那傻小子,我真担心会出事。”

    “王孙师兄也住在这?”

    邹成伟随口道:“校医处环境一般,不利于休养,前天搬过来后我就让人把他抬来了,张铁、陶冶也在,四个病号一起也方便照顾。”

    不得不说,老邹修为一般,但做老师还是很合格的!

    罗冠笑笑,“那正好免得我多跑路,一起看看他们。”

    邹成伟领着,先看了张铁、陶冶,两人见了他大呼小叫,说没能亲眼目睹罗师弟登摘星楼的英武身姿,遗憾万分云云。

    看张铁扭捏结巴模样,就知道这套说辞肯定是陶冶想出来的,果然等罗冠要走时,他一脸感慨,“摘星楼第九楼,十天王才能入内宴客,也不知风光如何,那些美味佳肴味道怎样……”

    边说边瞥。

    罗冠微笑,做出保证,“等二位师兄痊愈,我在摘星楼摆宴,好吃好喝随你们点。”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