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荒剑帝 第五十五章 剑塔

时间:2022-05-15作者:食堂包子

    出了门,邹成伟面有忐忑,“陶冶那小子,就是贪吃好玩,否则也不至于现今,都还困在千山境,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罗冠摇头,“陶冶师兄是怕我心有愧疚,故意让我请客,弟子心中有数,邹师不必担心。”

    来到王孙房外,他想了想,道:“邹师,我想单独跟师兄谈一下。”

    邹成伟点头,“好,我命人去备饭,你要不要留下来一起吃?”

    见他一脸期待,罗冠点头,“那就叨扰邹师了。”

    邹成伟喜气洋洋离开,罗冠敲了敲门,推开进去。尽管是白天,可门窗紧闭室内昏暗,令人倍感压抑。

    “邹师吗?我不饿,今天就不吃了。”王孙睁开眼,被门外光线刺的眯起,好不容易才看清来人,“啊……罗师弟,你怎么来了?”

    他挣扎要起身,被罗冠按住,“师兄躺着就是,你身体还未恢复,要多呼吸新鲜空气,有利气血流转才更容易恢复。”

    说话时,转身将窗户打开,明媚日光洒落下来,风吹动窗外垂柳。

    王孙看着窗外,眼神有些呆滞,“才几日不见,柳树都已发芽了吗?”

    罗冠微笑,“寒冬虽冷酷,但终将成为过去,待春来时节,又是一年万物复苏。”

    床上的王孙,短短时间人瘦了几圈,几乎脱了相,不见半点当初俊朗模样。此刻闻言,他顿了一下,缓缓道:“是啊,寒冬终将过去……多谢师弟劝慰,我心里知道的。”

    但,道理谁都懂,可心里的坎儿,却很难翻过去。

    罗冠略一沉默,直视他双眼,“王孙师兄,大比中被人斩去一臂,剑修之梦就此破碎,你可曾怪我?”

    王孙表情微僵,眼底涌现痛苦,沉默再三缓缓道:“罗师弟,我怪你什么呢?怪你面对吴家时,为何不束手待毙?还是要怪当初,邹师为何收你入门下?甚至怪帝武为何,要让你加入?”

    他摇头,“这样怪下去,只怕最终会觉得天下都负我,那人也就魔怔了,不辨黑白是非。”

    “所以,师弟你不必有负担,或许我命中注定,便与剑修无缘。之前苦求不得,虚度数年光阴,如今也该醒了。”

    王孙抬手,“这条手臂,终归是接上了,拿不起剑但还能做别的事,我会接受的……只是,还需要一点时间。”

    絮絮叨叨,罗冠看着他双眼,有遗憾、有痛苦,心酸与无奈交织,却没丝毫怨恨。

    王孙师兄,确是位纯良君子啊!

    罗冠面露微笑,轻声道:“断臂或不是斩断师兄剑修之路,而是为你推开另一道门呢?”他取出灵石,放入王孙手中,“师兄,且安心养伤就是,我会帮你的。”

    午饭桌上,邹成伟看着罗冠,几度欲言又止。

    他是真的好奇,罗冠究竟说了什么,竟让意志消沉的王孙,一下子就活了过来。

    刚才,那小子连干三碗饭,还喊着让他加汤!

    邹珊珊的确没什么大碍了,此时也在桌上,她全程很安静,低头吃饭不知在想什么。

    “邹师,我吃饱了,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先走了。”罗冠放下碗筷,起身告辞。

    “珊珊,代我送送你罗师弟。”邹成伟连打眼色。

    邹珊珊起身,点头道:“知道了爹……罗师弟,我送你。”

    “……好!”

    两人出门,邹珊珊沉默许久,终于鼓足勇气,“罗师弟,我为之前的无礼,向你道歉。你是个好人,但我喜欢的是那种冷酷、霸道,又很大男子主义的男人,咱们真不合适……”

    似勇气耗尽,说完她看了一眼,罗冠木然的脸色,转身就跑。那慌乱的小背影,像是生怕罗冠接受不了,然后大吼一声化身人狼,要对她做点啥天怒人怨的坏事!

    罗冠搓了把脸,摇头苦笑,不久前还因烂桃花而苦恼,转眼就被发了好人卡,这一盆冷水真酸爽。但这才是正常的,总不可能遇到个女人,就都会无脑的爱上他吧?

    嗡——

    帝武学员身份牌震颤,罗冠眼眸一亮,嘴角露出笑意——帝武后山禁地,要开启了!

    毫不犹豫,他按照信息提示,直奔后山。

    当罗冠赶到时,已有几人在此,不必说自是天王榜上其他学员。扫一眼,一个都不认识,罗冠对前面那位面无表情,干瘦老头拱手行礼后,便安静等在旁边。

    很快,十人齐至。

    干瘦老头睁开眼,双目亮的惊人,缓缓道:“人都到了,随我进后山。”

    “麻烦程老。”

    其中一人拱手,语态恭敬万分。

    姓程?

    罗冠眼神扫过,果然在干瘦老头眉眼间,找到一丝熟悉。不出意外,程娴、程静姐妹跟他,必有血脉关系。

    就在这时,程老突然看来,两人目光对视,罗冠心头微惊,其眼神竟似长剑,锐利无双直透心底。

    可脸上,却神色不变,沉静与之对视。

    程老似有些惊诧,眼中露出一丝赞赏,转身在前带路。

    很快,一行穿过帝武禁制,进入后山中。

    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天地间的灵力浓度,比帝武其他地方高了几倍,各种植物生长茂盛。

    一些零散院落,分布在后山中,有的干净整洁,有的则残破不堪,似已多年无人居住。

    罗冠暗感心惊,他自某些院落中,察觉到极可怕气息。其中几座,他只是眼神落下,双目便隐隐刺痛,急忙低头。

    踏天境!

    必是武道绝巅者,才有这般威慑。

    帝武学院果真底蕴深厚,其实力绝非表面所见那么简单!

    途径一座草庐时,程老停下远远行礼,却并未多做解释,继续带人走向后山深处。

    罗冠目不转睛,背后却冷汗津津,他能清晰感知到,草庐内的大恐怖——那就是,一团翻滚的剑息风暴!

    似有亿万雷霆咆哮肆虐,一旦炸开,恐怕大半座帝武学院,刹那就会被撕成粉碎。

    走出很远,笼罩心神阴影才逐渐消退,罗冠松口气扫过众人,他们表情毫无异样,显然并未发现那座草庐的可怕。

    终于,一行停了下来,眼前是一座石塔,高十层,灰白色塔身,弥漫着历经岁月洗礼的气息。

    “程老,我们先走一步。”先前说话之人,恭敬行礼后大步走向石塔,亮出身份令牌,塔门自行开启。

    其他几人,对程老见礼后,也先后步入其中。

    很快,原地只剩罗冠跟另外一人,他余光一扫,只见此人穿黑甲提长枪,气势冷峻眉眼含霜!

    罗冠听程娴说过天王战后续,这人应该就是,出身北山郡铁枪军的韩栋。

    程老淡淡道:“今年天王榜中,新晋者只你二人,一些规矩老夫现在告诉你们。”

    “第一,后山的院子只要无主,你们可任选一个,但这里只有你们自己能住,不许带别人进来。”

    “第二,剑塔中充斥强大剑意,可借此磨砺修行,若能捕捉剑意将其炼化,则更受益无穷。但具体当量力而行,切忌贪多冒进,否则得不偿失。”

    “第三,剑塔每月一号开启,每人每月只一次进入机会,离开便需等待下月开启。”

    “第四,不要乱跑,更不要尝试打搅,在后山中闭关的前辈,他们脾气大都不好……”

    罗冠盯住剑塔,看似并无异状,胸膛间心跳却在加速——帝剑碎片,就在此处!

    “……大概就这些,你们进去吧。”

    韩栋一言不发,抱拳行礼跨入石塔。

    罗冠深吸口气,刚要动身便听得一道细若蚊蝇声音,在耳中响起,“小子,若想得剑塔中机缘,尽力闯至剑塔第五层。”

    是程老!

    罗冠脸色不变,甚至没向他看一眼,身影消失在入口。

    轰——

    塔门关闭!

    程老叹一口气,转身行礼,“院长,我坏了后山规矩,甘愿受罚。”

    嗡——

    剑息绽开震荡空气浮现虚影,他身量颇高背负双手,挺直腰背间,自有睥睨十方的气势,“守了这么多年塔,功劳苦劳都有,一点小事就算了……何况老夫也很好奇,这小子今日能走到哪里。”

    一人一影沉默下去,剑塔虽封闭,五层下却瞒不过他们感知,刚进塔的两个小家伙,有动静了。

    一步进剑塔,罗冠瞳孔骤缩,僵立原地。

    对面,韩栋握紧手中长枪,他终于明白,大帅为何命他离军,远赴帝武求学。此刻,感受着体内,不断涌出的气血,他眼神越来越亮。

    扫了眼僵立不动的罗冠,韩栋毫不犹豫大步走向剑塔二层,第一层的剑意磨砺对他而言太弱,达不到最好修炼效果。

    果然,剑塔越往上行,剑意就越强!

    第二层空无一人,第三层有两名天王榜学员,见他上来睁开眼,韩栋看都没看两人,来到剑塔第四层。

    韩栋面露凝重,这里是他极限了,看了眼通往第五层的楼梯,他盘膝而坐运转功法。

    而这里,有三名学员,看向韩栋,面露惊叹、感慨。

    进塔第一日,便直登四重天,现在的新人实在太强了!

    “这韩栋,不愧是铁枪军韩大帅的义子,果然厉害!”一人苦笑开口,眼露钦佩。

    另一人道:“明年天王战中,此人必入前五!”又看向楼梯口,“那罗冠怎没上来?”

    “他?天王战中一剑杀江天,战力的确恐怖,但剑塔考验的是修行境界、肉身强度,难道他还能爆发底牌,死撑着一路向上?”最后一人面露冷笑,指出罗冠短板,“只怕,他如今还在第一层,能否撑过今日都是两说!”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