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荒剑帝 第五十七章 五重天

时间:2022-05-15作者:食堂包子

    他并未说错,罗冠此时的确还在第一层,保持着进入时的僵立姿势,低头纹丝不动。而这一状态,已持续半个多时辰,以致塔外两个老家伙,都有些不淡定了。

    “云山当年进剑塔,被困第一层两月,才艰难闯入第二层,是不是?”院长剑影开口,略带一丝无奈。

    老程苦笑,“您记得没错。”他难掩失望,“看来,罗冠跟云山遇到了相同的麻烦。”

    也就是说,他剑道天赋虽强,却与剑塔并不契合,否则应足够弥补境界的不足。

    这,才是老程失望的地方。

    无数年来,帝武一直不断寻找执剑人,过程中一些剑道资质惊艳绝伦学员,却始终不被剑塔认可。

    云山就是一个例子。

    原本收到孙女传信,说罗冠肉身天赋异禀,老程还暗自高兴,今日甚至不惜冒着被院长处罚风险帮他,岂料却是这般结果。

    当真造化弄人,程家这次下注,竟是错了!

    院长看了老伙计一眼,淡淡道:“你我终归还能再撑一段时间,还有机会……嗯?”

    他眼神一变,盯紧剑塔。

    剑塔中,罗冠长出口气,冷汗瞬间汹涌而出,将衣袍打湿,急促喘息满脸余悸!

    半个时辰前,他踏足剑塔第一步,大荒十二帝剑功法瞬间失控,脑海“轰”的一声,意识瞬间离体不断拔升,眼看帝武在下方缩成一个黑点,穿过漫天层云,直至大日之下。

    有一剑,悬天而立,遥指眉间!

    罗冠动不敢动,意识几近停滞,实在是此剑气息之强,似可将天地一挥并斩。他恍惚中明白,这是一场来自帝剑碎片的考验,若承受不住意识崩溃,便将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罗冠拼命稳住心神,苦苦支撑许久许久,可那悬天一剑气势愈强,剑锋已至身前。

    这算什么?他费尽千辛万苦,终于进入剑塔,却连帝剑碎片都未见到,就要死了?

    罗冠心底不甘、愤怒爆发,他不知哪来的力量,对着悬天一剑一拳轰出,“去你妈-的……”

    帝剑又如何!

    咔嚓——

    似打碎镜面,眼前一幕刹那崩解,便有了之前一幕,罗冠仍在剑塔中,周边空无一物……但他隐约间觉得,自己似跟剑塔最顶层中,某件事物建立了一丝联系。

    玄龟声音响起,“小子,恭喜你,顺利通过帝剑碎片的考验。”

    “老师,您果然知道,好歹提前跟我说一声,刚才我差点就死了!”罗冠苦笑抱怨。

    “哼!这是帝剑的考核,容不得半点虚假,哪怕为师只提醒一句,心中有了防范,这一关你就别想闯过。”玄龟理直气壮,顿了一下,“……当然,为师也是因为,对你很有信心。”

    通天骨下,玄龟一脸后怕,四个爪爪还在抖。

    鬼知道,帝剑这玩意都碎了,竟还有那位的残留意念?当悬空一剑逼近时,它真以为要完。

    可旋即,它脸色又露出古怪,“罗冠竟敢骂他,胆子可真大!可关键是,骂后考验就通过了,难道说那位有什么特殊癖好?”

    就在这时,一声剑鸣响起,玄龟赶紧两爪捂嘴,不敢再吭一声。

    罗冠调整呼吸感知体内,大荒十二帝剑功法恢复掌控,但似受外界剑意刺激,运转速度暴涨,四肢百骸不断涌出大量气血,修为提升堪称……恐怖!按这情形,无需太久,便可提升至千山境巅峰。

    别人也是如此?这念头刚转过,就被打个叉,若当真如此,帝武早就凌云遍地走,踏天多如狗,在此苦修一年的江天,也不会被他给一剑干掉。

    显然,这是修炼大荒十二帝剑功法,在帝剑剑意洗礼下,所独有的待遇。

    而且,除了大荒十二帝剑外,罗冠还发现一点——永恒剑体自动运转,试图啃食外界剑意!

    可显然,它牙口不太好,又或帝剑剑意坚不可摧,至今毫无所获,确定此事对他并无影响,罗冠想了想也就随它去。

    “寻找大地精元一事必须抓紧了……”转着念头,罗冠向前行去。

    剑塔第二层里空无一人,可剑意强了一倍,罗冠能明显感受到,气血增长更快。

    第三层,罗冠看到两人,对方沉浸修炼中,并未察觉他的到来。

    没打搅他们,罗冠继续前行——他还记得,程老之前的提醒,虽不明白为什么,但必有原因。

    剑塔第四层,有四人。

    黑甲持枪的韩栋,气质颇为醒目,罗冠看了他一眼,没想到此人警觉极高,瞬间紧握长枪,两人目光对碰。

    罗冠拱手,“抱歉,打搅你修炼了。”

    韩栋缓缓摇头,眼眸沉凝、不解,他犹豫再三,缓缓道:“你在此,感受不到剑意压制?”

    第四层是他极限,每走一步都需要,耗费极大力气,如置身泥沼。可反观罗冠,此时举止之间,明显轻松至极。

    “……大概,我力气比较大。”罗冠糊弄的,自己都觉得太没诚意,不好意思的笑笑,转身走向楼梯。

    韩栋表情越发凝重,帝都果真藏龙卧虎,我需得加倍努力,才能赶超同辈!

    一名帝武学员醒来,眨眨眼面露困惑,刚才明明听到有人交谈,怎会空无一人?他脸色突然大变,紧张万分,“不好,莫非我心志不坚,在剑意压制下,已产生幻觉?”

    凝神感知没察觉不妥,可此人非但没放松,反而吓得满头大汗。

    剑塔第五层。

    三人盘膝而坐,全力修行。

    突然间,其中一人睁开眼,目露喜意。他深吸口气,起身向前连走数步,距楼梯只两步。

    犹豫一下,他还是停下,安慰自己,“稳妥为上!一旦冒进,被剑意反伤,必定影响修炼。”一念及此,穆北转身落座,眼露傲然。最后两步,最多只需一个月,他必然跨过。

    到时,就能进剑塔六重天,天王榜第一名至实归!

    “叶封!宿南!”

    “你二人虽不服我,但终归是我快了一步。”

    就在这时,另一人睁眼,“我本来是想,一举跨入剑塔六重天,既然穆北你沉不住气,我也就不再等了。”

    叶封起身,几步来到他身边。

    “两位,怎好意思独留我在后?”宿南微笑,眼神却很凝重,他本以为自己终于能一举反超,岂料这两个家伙,竟也在偷偷进步……但剑塔第六层,必是我先踏入!

    三人对视,皆怀揣这念头,空气中似有火花迸溅。

    就在这时,脚步声传入耳中,三人猛转身,盯着进入第五层的罗冠,那表情像是见了鬼。

    罗冠轻咳一声,拱手,“见过三位师兄。”

    没人说话,看来六只眼睛,瞪的都快爆了。

    虽说哥的确帅气,但你们是男人啊,给我注意点!

    罗冠嘴角抽了下,不再理他们,感受着剑塔第五层中剑意强度,心里有些犹豫。

    第六层,咬牙应该也能上,但未必能坚持太久,老程的提醒,他已经做到了,没必要再冒险。

    就留在这吧。

    念头一定,罗冠就地盘膝而坐,闭目修行。

    也不是不能再向前,可前面仨人扭曲的表情,实在太狰狞,怕不是被剑意压的,心理扭曲了?还是离远点好。

    罗冠开始修炼了,可穆、叶、宿三人,却陷入失神。

    进剑塔第一日,就直入五重天……这样的事,别说见过,简直听都没听过!

    大广场天王第一战,三人皆亲眼旁观,承认罗冠的确极强。

    可抛开底牌,他气血不过冲霄,怎能闯进剑塔第五层?罗冠剑道天赋,真就强的这般离谱?

    三人皆是剑修,师傅都是大牛,连年雄踞天王榜前三,足可表明天赋。又怎愿承认,有人比他们强,且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罗冠师弟剑道资质超群,直入剑塔五重天,必已竭尽全力!”穆北肃然开口,语气笃定。

    叶封点头,表情归于平静,“罗冠修为不足,这短板纵在剑塔中,也绝难短时间内弥补。至少,突破凌云境前,他绝难踏进六层。”

    “我观他刚才,举止、语态似有余力……那,必都是装的!”宿南言辞凿凿,似洞穿一切,“不着痕迹,便给你我施加压力,乱我等心神,罗冠学弟手腕高明。”

    穆北冷笑一声,盖棺定论,“可惜,他不知我等三人,眼光何等敏锐,心神坚不可动!”

    “待你我踏入剑塔六重天,修为提升速度再涨一截,他纵天赋惊艳无双,也休想赶超。”

    剑塔外。

    老程低着头,竭尽全力才没有,当场大笑出声,可扬起嘴角已遮掩不住内心狂喜。

    我家孙女好眼光,这小子,着实令人惊喜。

    说实话,最初给罗冠提醒时,老程并不认为他能做到,第五层更像是一个目标。

    四层,便足够令人满意。

    毕竟纵观帝武多年来,也仅有一人,做到首日进剑塔便直入通天第五重。

    那人,此时就在眼前。

    “五重天……这小子,还真是出人意料!今日起,将罗冠列入执剑人备选,列第七位。”虚影低语,有欣慰感慨,看了一眼老友,笑骂道:“想笑就笑,憋着也不怕岔气!”

    老程摆手,“也就五重天,后面路还长着呢,给这小子十年,都未必能追上院长大人您的伟绩。”

    “放屁,你能顶住,老子却不愿再撑十年!”虚影怒骂一声,转身消散,“我已传信,让他们校庆时回来……一些事,你早做准备。”

    老程表情一肃,“恭送院长。”起身,脸上露出担忧,看来院长的状况,更不好了。

    “罗冠,留给你的时间不多,要抓紧啊!”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