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荒剑帝 第六十一章 觉醒剑意

时间:2022-05-15作者:食堂包子

    关上院门,听着马车走远,罗冠掏出大客卿身份牌,给李世通发了个消息。很快收到确认回信,罗冠看过后面露微笑,小李这人真不错,日后有机会要给点好处。

    想了想,又面露无奈,“老师,金家寿宴还有三天,我总不能干等吧?”他气血已达千山境巅峰,继续修炼一个不小心,可就突破了!最强千山还未达成,显然不行。

    “放心,为师你替你做了安排,保证你不虚度时光。”玄龟低笑几声,似有点偷乐。

    下一刻,他意识被拉入幻界。

    “罗冠,你踏入修炼之路,便直接参悟大荒十二帝剑,起点……嗯,比普通人高些,却也错过了作为剑修,最重要的第一课。”

    “这三天,我准备给你补上。”

    罗冠眼神一亮,“请老师教导,弟子该做什么?”

    玄龟道:“很简单,你只需要拔剑,斩!”

    “……就这样?”

    “就这样!”玄龟冷笑,“小子,你可别小瞧了,这拔剑一斩的动作,看似简单无比,却是这世间一切剑式起手。甚至可以说,它就是剑道根基,你若连这一剑都出不好,又何谈纵剑天下。”

    罗冠表情一凝,肃然点头,“多谢老师提点,弟子受教!”

    剑道根基,我罗冠,必须夯实!

    他深吸口气,凝神贯注突然拔剑在手,向前斩下。

    收剑回鞘,然后是第二剑,第三剑……

    自此,幻界中便多了一个,执着的挥剑人。一剑又一剑,每剑都是全力以赴,当气血耗尽时,一眨眼罗冠便恢复如初!

    周而复始,似没有尽头。

    第一天,当罗冠意识回归,累的倒头就睡,幻界中一切是假,但意识的疲倦却难以避免。

    第二天,是第一天的复制!

    不断的拔剑斩落,重复一遍又一遍,一百次两百次……一千次两千次……一万次两万次……疲倦、枯燥、烦闷齐聚胸口,令人恨不能将手中剑丢下,再大骂几声宣泄。

    可这两日,罗冠每一剑都如第一剑,全神贯注没半点松懈。他不知这样做,会得到什么,只是觉得他此时出剑,似比之前快了一点。

    既有收获,便是值得!

    幻界天空,亦有白云朵朵,此刻一大片云上,穿日月星辰法袍,气息威严的小萝莉,舒服躺在靠椅上,翘着的小腿一跳一跳。

    “罗冠啊,以前有个练剑第二厉害的家伙,说过一句话,叫做拔剑百万其意自见!当然,这对天赋有极高要求,可为师觉得,就咱这十万古的资质,还是有机会的。”

    “所以,你要努力啊,觉醒剑意的剑修,才是一个合格的剑修,为师很看好你!咳,顺便也让你小子吃点苦头,免得你太顺风顺水,以为修炼很简单就翘尾巴……呃,现在是没翘,但未雨绸缪总不会错。”

    小萝莉偷笑,面露一丝得意,我可真是个称职好老师呀!

    臭小子,这次就让你知道,剑道总有一些山,你爬也累。

    嘿嘿,慢慢爬吧,有的你酸爽!

    揉了揉眼,小萝莉皱眉,“开启幻界真烦,精神老是不够用,我先补会觉啦,你加油!”

    伸个懒腰,在日月星辰拥簇下,小萝莉沉沉睡去,脸色微白。

    这一觉,就睡到了第三天。

    云朵上的小萝莉,突然被一丝动静惊醒,她翻身而起,趴在云边只露出一双眼睛,盯着下方持剑不动的罗冠,眼珠儿瞪圆!此刻,一丝丝晦涩气机,自罗冠体内散发,虽稚嫩、不足且无比微弱,却真实存在。

    “……这小子,虽说我的确对你有信心,可这山爬的也太快了吧……剑意,这可是剑意!”

    放眼天地,剑修千千万万,剑息人人皆有,剑道人人都走,可觉醒剑意者?百万中无一!

    当剑意凝聚,此剑便非凡俗——因,意可伤神!

    半个时辰参悟大荒十二帝剑就算了……现在又三天觉醒剑意……说好的拔剑百万呢混蛋!

    小萝莉觉得以后在罗冠身上,就剑道方面发生任何事,她都不会再感到惊讶!

    可心口,还是有点儿塞塞。

    小萝莉揉揉胸,鼓了鼓脸,哼哼着又笑出声来——这可是她的首席大弟子呀,干的漂亮!

    如今,罗冠顿悟已成,剑意初凝如雏鸟于蛋中,只需一个引子,便可破壳而出。

    唰——

    幻界黑影出现,直扑而来。

    罗冠察觉到危机,拔剑在手其速快若迅雷,悍然斩落。

    轰——

    黑影凌空爆开,其后幻界空间被斩出一条白线,溅起层层波纹。

    “呀——”

    罗冠心头一凛,“谁?”眼神警惕扫过周边,幻界中只他与老师两人,刚才那声音听着是个女孩……哪来的?

    “……罗冠,以后不许在幻界乱用剑意出剑!”一激动,只顾着帮他破壳,忘了意可伤神。

    罗冠表情凝重,沉声道:“老师,弟子刚才听到一个女孩声音,莫非幻界出了问题?”

    “你听错了……呃,大概是,剑意初凝影响心神!好了,金家寿宴将至,你去准备吧!”

    白云上,皱着脸的小萝莉一脚,把他意识踢出去。

    罗冠睁开眼,面露困惑,“听错了?大概是吧,老师必不会骗我。”他拔剑在手,虽未出剑却有另种感受。

    正所谓,今日别过往,一切皆不同。

    这,就是剑意吗?

    “拔剑出剑,便可觉醒剑意?肯定不对!”罗冠面露感动,“必是老师暗中帮我,才能有此收获。”

    “老师对我真好!”

    嗡——

    大客卿身份牌收到传信,是李世通。

    “大客卿,我已就绪,只待您吩咐。”

    罗冠面露微笑,轻声道:“小金,今天你做好出风头的准备了吗?”

    ……

    金家!

    长街挂彩,府邸披红。

    老爷子七十大寿,场面极尽豪奢,富贵逼人!

    车马络绎不绝,一拨拨客人到来,便有小厮高声喊出来人身份,彰显金家人脉、地位。

    礼房就立在金家大宅,入正门向内百米,绕照壁后的小花园内,金家一众小辈皆侯在此处,不时有人满面笑容迎出,引自身邀请的贵客在礼房登记。

    寿礼倒是其次,金家不缺金银富贵,重要的是今日宾客的身份,地位越高越有脸面。

    这对商贾立身的金家而言,非常重要!

    此番老爷子七十大寿,默认是对族内小辈的一次考验——除顶级人脉外,一应邀客事宜,都由族内三代们共同负责,谁邀请的客人身份最贵重,便可得到更多加分。

    所以,众人各显神通,竭力邀请各自人脉中,份量最重的贵客,以求力压众人,成为金家三代领头羊。也正因此,自头羊位置跌落的金雅,便成了众人眼中钉,没人希望她借此翻身。

    随日头渐升,来客身份越来越贵重,小厮高喝声更加嘹亮,不时引得金家内外一阵躁动、瞩目,邀请贵客的金家三代小辈,便一脸风光笑意,腰背都挺的笔直。

    与这热闹一幕不太契合的,是角落中的金雅,与忙碌众人相比,她至今还无一位客人登门。金家内外,此时不少隐晦眼神,落在那曼妙身姿上,有惋惜、不忍,更多还是冷嘲、讥诮!

    内有金家三代小辈,联手打压、竞争,外有流言蜚语传播,贵人发话要给教训,他们不知金雅为何还要出现在这?大概,还是不甘就此沉沦,仍抱有一丝奢望!

    可惜,今日必然是不会,有奇迹发生了。

    就在这时,金家府门外,小厮高声大喝,“吏部侍郎刘大人,大理寺卿王大人,天枢阁二品丹师周大师,到!”

    金雅心头一松,快步向外走去,与此同时金檀、金盛两人,也越众而出跟在后面。

    “刘大人、王大人分别受金檀、金盛邀请……那这位二品丹师,就是金雅的客人了?”

    “不愧是美艳遍传帝都,执掌过金家商业大舰的女人,即便落魄被放逐,手中还有底牌。”

    “竟能请来一位二品丹师,牌面足够了!”

    此刻,金府正门内,刘、王二人面露笑容,与金檀、金盛相谈甚欢。

    金雅走上前,恭敬行礼,“周素大师,您今日能来,金雅感激不尽。”

    她与对方,只是在贵人宴会中见过一面,并无太多交情。

    此番邀请也是病急乱投医,没想到对方竟欣然答应,再三确定后,这才有了金雅今日的底气。

    可出人意料一幕发生了,周素皱眉冷脸,退后一步,“金雅小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周某今日,可不是你请来的客人!”

    “金雅堂姐,你是不是没客人急疯了?居然明枪!”金檀冷笑一声,满心快意,“周素大师,可是我辛苦许久才请来的贵客,为爷爷寿宴增光添彩,你这样只会丢脸……哦,虽说你已没脸可丢,但我金家还是要脸的,请你自重!”

    一片死寂,无数眼神看来。

    金雅脑中“轰”的一声,眼前一张张冷漠面庞,顿时变得模糊。进入帝都后,步履维艰处处被打压,她凭借一颗强大坚韧的心脏,硬撑到今日。

    可此时,金雅感觉自己的骄傲,被彻底打碎了。

    她浑身发冷,摇摇欲坠!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