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荒剑帝 第六十二章 金家寿宴

时间:2022-05-15作者:食堂包子

    人群环绕,四方瞩目。

    但此刻有的,只是耻辱与绝望!

    “金雅,实在不成体统,丢尽我金家颜面!”大宅中,有金家二代掌权人怒呵,摔了杯子。

    有客人摇头,“没想到今日赴宴,还能看一场闹剧,金老爷子好糊涂,竟让一群小辈在他七十寿宴上胡闹。”

    又有人道:“金家,商贾而已,选继承人要的是心狠手辣、不择手段,面皮什么都是其次,我倒佩服老爷子的手腕。”

    “不错,金家交给这种小辈,才不会倒……可惜了这金雅,今日后必将沦为笑柄,再难翻身。”

    “哼!自贵人发话来,她便已是绝境,不甘承受继续折腾,才有今日之辱,纯属自找!”

    议论四起时,金盛皱眉上前,寒声道:“来人,将金雅小姐带下去,等候处置!”

    早就安排在侧的金家护卫,冲来正要动手,府外突然响起,小厮高昂至极几近破音的大叫,吓了众人一跳。

    “天枢阁,三品丹师,李世通李-大师到!”

    待听清楚,就真的被吓一跳,宾客中抱着看笑话心思的贵客,脸色瞬间大变。

    李世通在帝都非无名之辈,三品巅峰与四品间,不过一步之差。有丹师协会副会长,曾私下点评,对其颇为看好,判断三五年间他可晋升四品。

    因而,李世通盛名在外,可谓交往皆权贵,王侯多设宴——能请动李-大师,甚至被视为某种脸面!

    金家区区商贾,居然跟李世通李-大师,有这份交情?只这一位,便能令今日寿宴,添彩三分!

    一时间,金家在各方心中份量,陡然提高一截。

    可众人惊叹、侧目时,金家众人却有点慌,彼此对视皆茫然——是谁,请来了这位大佬?

    金檀一脸羡慕,转身道:“金盛堂兄,没想到你竟有此脸面,请动了李-大师前来,今日爷爷大寿,我辈中最风光者非你莫属,还请堂兄日后多关照小妹一些啊。”

    被惊动跑来的金家众人,其中几个反应过来,“没错,必是金盛哥!前几日,在拍卖行中,他还被李-大师喊去说话。”

    “当时,我以为堂兄在吹牛……果然,还是我太年轻了,堂兄真威武霸气,我金家今日要露大脸了!”

    摔杯金二代金帆,闻言一脸赞叹,“我早便说过,金盛是大福之相,名字都旺我金家啊!”

    他眼神柔和,语气和蔼万分,“金盛侄儿,快去迎接李-大师,万勿失了礼数,我们就等在这里。”

    金盛心里,本来是很忐忑的,但大家都这么说,他也来精神了,莫非李-大师看我长相英俊,为人诚恳可靠,家中又有适龄女儿、侄女之类……嘶,要流口水!

    他昂首顾盼,意气风发,“大伯放心,我这就去接大师!”

    金帆大赞,“多好的俊秀儿郎,可堪大用啊,你们日后定要多向金盛学习!”眼神一转落在金雅身上,眉头皱紧,“把她拉到旁边,别在这碍眼,损我金家颜面!”

    就在这时,金家正门跨入一人,大步流星而来,正是李世通。

    金盛深吸口气,堆出一脸笑容,“李-大师,恭迎您来参加我爷爷……”

    唰——

    两人错身而过,李世通看都没看他一眼,金盛灿如菊花的笑容,瞬间僵在脸上。

    周素新晋二品,才获准加入天枢阁,只在交流会上远远看过几眼大佬,眼看李世通走来,不禁激动的脸上涨红,原来我如此优秀,大佬竟记得我周某,何其幸甚!

    他轻咳一声,上前躬身,“二品丹师周素,见过李-大师!”

    李世通脚步一顿,看了他一眼,心下茫然,“……是你啊,也是来参加金家寿宴的?”

    这小子,长的不怎么样,倒有些眼光。

    大佬果然知道我,周素精神一振,赶紧道:“是,我受金檀小姐邀请,来参加寿宴。”

    金檀紧张的手足无措,低头行礼,“金家金檀,拜见李-大师!”

    “哦,你是金家小姐?”李世通面露笑容,竟主动拱手,“在下李世通,今日冒昧前来,还请勿怪。”

    金檀幸福的快晕过去,李-大师竟对我这么友善,莫非是看我年轻貌美易推倒,不行我腿要合不拢了!

    她眼神娇媚,甩着秋波,娇声道:“李-大师今日能来,金家上下蓬荜生辉,我们高兴都来不及,您实在是说笑了。”

    后方人群中,金帆深吸口气,竖起拇指,“金檀,真乃我金家明珠,好!好啊!”

    李世通退后一步,避开她热情,在没弄清某些事情前,金家的小姐必须得离远点。

    毕竟小姨子之美,人尽皆知!

    “咳!金檀小姐,请问金雅小姐在哪?”

    他奉命而来,可不敢耽搁。

    金檀脸上掠过一丝惊疑,“大师您找她做什么?”那女人,美的像狐狸精,眼神最会勾人,断不能给她见贵客的机会,当即大声道:“金雅行迹放荡,坏我金家名声,爷爷宽宏才准她参加寿宴,可她竟明枪我的客人,实是不成体统,大师还是离这女人远点,免得坏您名声。”

    周素轻咳,面露矜持,“确是如此,我受金檀小姐邀请而来,那金雅却硬来迎接,当真不知所谓……呃,李-大师您怎么了,脸色看着不太好?”

    李世通脸色铁青,差点当场口吐芬芳,先是冷冷扫过金檀,又深深看了一眼周素。

    小子,你路走窄……不,是绝了!

    冷笑一声,他退的更远,似眼前摆着两坨臭狗屎,眼神淡漠扫过金家众人,高声道:“李某今日奉命前来,拜访金雅小姐,不知金小姐现在哪里?”

    金帆:……

    这下该怎么圆?在线等,急!

    他深吸口气,差点跳起来,“滚!都滚!金雅……贤侄女呢,快把我贤侄女请过来。”

    看守金雅的护卫,差点瘫倒在地,甚至就连金雅,现在也满脸震惊、不解……她迟疑上前,“金雅,拜见李-大师!”

    李世通何许人也?她自然知晓,却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对方为何要见她?呃……拜访,这两个字只是一听,她就心肝乱颤,万万不敢当真啊!

    看到金雅,只一眼李世通便心头暗赞,果真风韵尤物,对心中猜想再无疑虑——元夕大师当真风流人物,我辈楷模啊!

    至于大师的年纪,能否相匹配(大师那么厉害,必德高望重)……咳,所谓一树梨花压海棠,真风流雅致也!回春术、塑阳法之类,对我辈丹师,更加不成问题!

    当即深吸口气,堆出最灿烂、最衷心的笑脸,“天枢阁李世通,拜见金雅小姐!”

    他双手,奉上一只礼盒。

    “此物,乃丹师协会大客卿元夕大师,贺老爷子七十大寿之礼,请您代为转交。”

    “另外,客卿阁下不喜人多噪杂,邀您前往流晶河一聚,还请金雅小姐务必赏光!”

    金雅呆了。

    金家众人,麻了!

    所有宾客,目瞪口呆!

    丹师协会大客卿,能顶这头衔的,必是四品丹师。本来,三品巅峰李世通,纡尊降贵来金家,已令众人心惊、侧目。

    可如今才知道,人家的根埋的更深!

    金家,好一个金家,竟有此际遇、造化。

    四品丹师,这可是四品!

    放眼青阳国又有几位,便是直入帝宫面见陛下,也将被尊称一声大家,御前有座。

    何等牌面!

    大家都不笨,看着手足无措的金雅,便生出与李世通大同小异的猜想。毕竟,区区金家不过商贾,纵身家丰厚又如何?修行者的世界,实力永远第一,一位四品丹师完全瞧不上他们。

    这下,有热闹看了!

    毕竟,金雅之前遭遇,金家的处理方式众人都看在眼中,她心里岂无怨怼?这金家人,当真有眼无珠,这么一个可给家族抱住,超级大腿的明珠,竟被如此对待。

    李世通没等来回应,略一思索起身,“金雅小姐,今日似有人对您无礼,您是大客卿的朋友,李某岂能坐视不管!”他眼眸冰寒,“您只需告诉名字,接下来的事情,李某会处理妥当,直至您满意。”

    掷地有声,寒气四溢!

    此刻,小李底气十足。

    不仅因为他自身,是一位三品巅峰炼丹师,更因为他身后,伫立着元夕大客卿阁下——一位高度疑似五品,跨入宗师境的丹道绝强者,便是将这帝都的天捅个窟窿也能修好,拿捏小小金家,轻而易举!

    唰——

    似隆冬寒风吹过,金家热闹喧嚣气氛,刹那被冻结,金家众人一个个脸色惨白眼神惊恐。

    噗通——

    有人承受不住压力,直接跪在地上,“金雅姐,是我猪油蒙心,是我忘恩负义,求你高抬贵手饶命,我再也不敢了!”

    “是金檀,都是她在挑拨,我们是被她给骗了!”

    “还有金盛,他担心金雅姐你重掌大权,会威胁他的地位,逼我们联手对付你的。”

    金盛、金檀面无血色,满脸惊恐、绝望。

    李世通出面,更有一位四品丹师做靠山,金雅今日便是将金家闹翻天,也毫无问题,可接下来,她反应出乎所有人预料。

    “爷爷借大寿做考验,你我都是参与者,为取胜各出手段很正常,我不会计较。”

    “今日,众位贵客在场,你们这样太有失体面,还不赶紧起来,免得被人笑话!”

    金雅越说越平静,眉角眼梢间的从容,令人众人惊讶过后,不由自心底生出赞叹。

    金家这位大小姐,当真有大将之风,将此事轻放护全金家颜面是一,不破坏老爷子寿宴是二,待今日过去后,该怎么处理那些人,还不是随她心意?

    对比大闹一场,如今金家包括老爷子在内,所有人都要记她一份好,果是好手段!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