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荒剑帝 第六十四章 月夜刺杀

时间:2022-05-15作者:食堂包子

    此时薄雾笼月,微风吹动路侧枝叶,发出摩挲轻响。小院位于长巷一侧,往日的确清静,可今日目光所及之地,竟空无一人。

    黑袍下,罗冠皱起眉头,眼露冰寒,已察觉到空气中肃杀。

    “出来!”

    四周静寂,没半点动静传出,可他心头不安更浓,周身似变得湿潮,阴寒刺骨。

    敌人在逼近,罗冠却未找踪迹,莫非对方能隐身?还是说,敌人根本不在地面!

    唰——

    罗冠猛地抬头,便见暗淡月光下,云层暗影间,两人凌空而立。

    凌云境……两个!

    心脏一缩,可不等罗冠有所反应,其中一人双目瞬间赤红,在这月夜之间冒出红光。

    被这双诡异眼眸盯住,罗冠身体一僵,只觉得意识被冻结,向无尽黑暗中沉沦。

    “就这点本事,还需你我二人联手?”一声冷笑响起。

    另一人皱眉,“抓紧动手,别浪费时间。”

    “那就让我,亲手折了这帝武新晋天才!”

    呼——

    一人自天而落,一拳轰向罗冠眉间,眼神嗜血而兴奋。

    就在此时,剑鸣蓦地响起,此人脸色大变,可他并未闪避,反而出拳速度更快!

    可他快,罗冠却更快,拔剑一斩半截手臂冲天而起。

    “啊!”

    袭杀之人惨叫,身体瞬间飞远,抱住断臂面容扭曲,“你敢断我一臂,我撕碎你!”

    轰——

    血雾破体而出,瞬间将他包裹,不似人声的嘶吼,不断从中传出。

    很快,一只利爪撕裂血雾探出,出现在面前的,赫然是一个怪物——他背生尖刺,长出覆盖鳞甲的尾巴,眼神暴虐而疯狂,阴冷气息疯狂暴涨,转眼达到凌云巅峰,喘息时一片片粘稠唾液滴落,竟将地面腐蚀出,大片坑洼。

    罗冠脸色微变,不止是对方展露出恐怖实力,更因为眼前一幕,他之前曾见过。祁连山脉中,被他干掉的周老,临死前也是变成这种,不人不鬼模样,似与凶兽融合。

    只不过,与眼前之人相比,周老实力弱了许多。

    罗冠突然想到,曾在秦朗钱袋中找到的那封密信,秦家暗中与帝都贵人,进行着不可告人的交易。

    “杀……”模糊不清嘶吼,自怪物口中发出,地面瞬间崩裂,凹陷形成大坑,它暴掠而来带起一连串虚影,利爪寒光刺目!

    凌空而立,眼冒红光之人,此时张口无声尖啸。黑袍下,罗冠闷哼一声脸色微白,动作却没半点停顿,抬手一剑刺出。

    怪物眼眸暴戾中,露出一丝嘲笑,对方实力他很清楚,纵然全力一剑也非他对手。此刻被干扰下,轻飘飘的一剑,更不会有半点威胁。

    可下一刻,“轰”的一声巨响,怪物只觉得眼前之剑,骤然间变大了无数倍,似横压天地间,若巍峨无尽神山,而他便是一只不知死活的蝼蚁,拼尽全力撞了上去。

    一瞬间,便四分五裂!

    残肢断体迸溅,浓重血腥扑鼻,眼冒红光之人见状,吓得身体一抖差点跌落,再看向罗冠,眼神充满恐惧与不可思议,毫不犹豫转身就逃。

    可身后一声巨响,便见少年屈膝弯腿奋力一蹬,整个人若大石冲天而起,在月夜之中,一剑便将此人刺个透心凉。

    卸力落地,罗冠盯住眼前尸体,表情凝重。

    此人能凌空飞行,必是凌云境,可无论眼冒血光还是之前的尖叫,都只算辅助能力,其本身战斗力最多就是冲霄境。用剑挑开此人领口,只见密密麻麻几排细密空洞,边缘覆盖鳞甲,果然也有兽化迹象。

    毫无疑问,他们来自同一个组织!

    若非罗冠释放一缕帝剑剑意,瞬杀那凌云巅峰,结果难以预料。

    是秦家之事暴露,才有今夜杀局,又或另有原因?可毫无疑问,罗冠有麻烦了!

    一次便出动两位凌云境,虽说一个水分很大,可事实上若无玄龟相助,其辅助能力无比可怕,只是倒霉遇到罗冠,才显得很废柴。

    可以预料,这组织实力必然恐怖,今夜是靠帝剑剑息杀敌,可下次呢?毕竟对方损失惨重,绝不会轻易罢休!

    罗冠心头,陡然生出提升实力的迫切,又看了一眼尸体,他目光微闪将其提起,潜行来到帝都一条繁华长街,用力将其丢了出去。

    “快看,有兽化妖人!”

    大喊一声,他转身就走。

    而身后,人来人往的帝都大街,似一锅烂粥般乱了起来。

    别管对方是谁,背后又有什么贵人撑腰,都肯定见不得光,那就先给他们点麻烦再说。

    化干戈为玉帛?算了吧,罗冠可不认为,只凭自己长的帅,就能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流晶河,还是白日那条画舫。

    李世通等在甲板上,绝不跟金雅独处一室,瓜田李下嫌疑,除非他想死了,肯定是半点不敢沾染。

    就在这时,黑袍身影自远方而来,他眼神一亮急忙下船,躬身道:“拜见大客卿!”

    “嗯。”罗冠点点头,走到光线下。

    李世通瞪大眼,面露惊怒,“大客卿阁下,您没事吧?”黑袍上有明显血迹,甚至此刻都未完全干涸,散发着浓重血腥,周身肃杀萦绕。

    罗冠摆摆手,“有两名刺客突然动手,已被我料理。”他略一沉吟,道:“小李,你通过协会调查一下,帝都哪里有那种,气息阴冷动手便血雾四起之辈,若有结果回禀与我。”

    被动挨打不还手,可不是罗冠的风格,若能查出对方是谁,对付起来就简单多了。

    李世通脸色铁青,咬牙道:“大客卿阁下放心,我回去便着手调查,尽快给您回复。”

    他现在,是真的惊怒交加!

    李-大师已认定,必须紧抱大客卿的大腿,为此甚至不惜损害协会利益,更遵照罗冠吩咐,将他与金家的交易隐瞒,面对协会询问装聋作哑,再加上之前大地精元之事,已引发协会内部很大不满。

    如今,两人利益已捆绑在一起,他肯定不愿罗冠出事,否则自身也要有大-麻烦。

    罗冠看了李世通一眼,通过金家的事,他也觉得有这么一个跑腿很不错,而且还能借助丹师协会的力量。

    翻手,他掌心凭空多了一本书册,“这里面记载着一些,突破四品丹师的心得,你拿回去看看,或有收获……记住,这是本门不传之秘,绝不可泄露出去!”

    李世通呼吸一滞,有种天上馅饼太大,被瞬间砸懵的感觉,激动的语无伦次,“多……多……谢谢……大客卿阁下……我……小李我日后……为您赴汤蹈火……在……在所不辞……”

    四品,他遥望已久,却迟迟不得门径。

    曾有副会长说,对他很看好,说他三五年间必可突破。

    放屁!

    老子自己都不知道,你知道?真要看好我,就传授给我突破经验啊?耍嘴皮子谁不会。甚至,来自外界的看好,已变成某种压力,让李世通喘不过气来,更加急于突破。

    可越急,就越难窥门径。

    但今天,元夕大客卿就这么,直接送给他一本,突破四品丹师心得。虽说,大客卿阁下语气平静,对此似并不看重,可李世通知道这小小一本书册的份量。

    抛出来,足够让任何一个,困于三品的丹师,哭爹喊娘的争抢。

    抱紧大客卿大腿的决定,果然是无比正确!

    我,小李,自今日起,便是大客卿阁下门下走狗。

    汪——

    汪汪——

    李世通走了,激动的腿直打摆子,罗冠看着他背影,突然有点心虚,“老师,册子里的东西没问题吧?”所谓本门不传之秘,实际上是他,花了半个时辰写好的。

    “放心,只要小李不是太蠢,这里面的东西,但凡悟出三两成,突破四品不成问题。”

    罗冠点点头,迈步走上画舫。

    还是二楼房间,金雅已等待多时,见罗冠进来急忙行礼,“拜见三爷!”将玉盒恭谨放在桌上,“这里是金家拥有的,全部大地精元,爷爷让我转告您,此物金家敬献给三爷,分文不取。”

    罗冠心头感叹,能闯下金家偌大产业,金老爷子果然好魄力,看到机会便毫不犹豫下重注。

    毕竟,这可是近乎一整份大地精元,价值至少百万黄金以上。

    原本,是想坑丹师协会一把,毕竟债多了不愁……可如今,倒是要欠一份人情了。

    略一沉默,罗冠缓缓道:“好,金家的心意,老夫收到了。”

    只一句话,就让金雅喜不自胜,许多话没必要明说,意会即可。她态度越发恭敬,“金家向您承诺,日后但有所需,我们必将竭力为三爷效劳。”

    拂袖将玉盒收走,这一手段让金雅暗惊,更肯定了之前的猜想——三爷、四爷这二位,必是出身仙宗!

    东西送到,心照不宣的联系已达成,金雅起身告辞,可走了两步后她面露迟疑,“三爷,我能否冒昧询问一下,罗冠他如今在哪里?”

    黑袍下,罗冠皱眉,这娘们想干什么?察觉到我身份了?不对啊,明明藏很好!

    他沉默不语,却吓住了金雅,脸色发白笑容勉强,“是金雅失礼了,请三爷勿怪,我……我只是……”只是有些,想念那个臭小子了,可这句话怎么说得出口?而且就算说了,三爷也必然不信。

    又怕又急,暗骂自己傻了吗?竟做出这冲动举动!

    于是,金雅她红了眼圈,泪珠儿转转。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