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荒剑帝 第二章 天火渊

时间:2022-04-22作者:食堂包子

    罗府外,队伍待发。

    罗振阳拍拍儿子肩膀,“无需有负担,尽力就好。”

    “爹保重!”

    罗冠大步上车,他怕父亲看到自己当众失态。

    “启程!”

    队伍渐行渐远,罗冠挑开车帘一角,仍能看到父亲凝望的身影。

    “咳咳咳!”

    一阵剧烈咳嗽,罗振阳弯下腰。

    罗冠指节发白,面露坚决!

    常人剥离通天骨,修为尽废折寿十年,可父亲身体亏空严重,这一取必是致命。

    若他成功凝骨,则还有转圜。

    否则……便死在那天火渊,与父亲共赴黄泉。

    这是赌上父子二人性命的一搏!

    ……

    地裂下陷岩浆奔流,赤光冲天灼烧的空气扭曲。

    这,便是天火渊!

    青阳国境内一处神秘之地,传闻乃地下一截火脉随地气游走,不定期破土而出。

    入天火渊者,可借火焰之力沸腾气血,是天然的凝骨宝地!

    历年来皆由朝廷掌控,进入需交纳大笔银钱。

    罗家前去交涉,很快五长老大声呼喝,“罗家弟子,准备进入天火渊!”

    车门打开,五日不曾露面的罗冠,出现在众人眼前,他身穿黑袍人瘦了一圈,但眼眸亮的像火焰在燃烧。

    对五长老行礼,罗冠背起水囊大步走向天火渊,滚滚热浪令少年身影,多了几分模糊不清。

    此刻,所有人都从他身上,感受到那份宁死不休的决绝!

    五长老脸色稍缓,“进去后盯着罗冠,若事不可为……将他带回来。”

    “是!”

    天火渊地裂存在某种凸痕,似一条条小路曲折向下,罗冠毫不犹豫踏入其中,热浪扑面头发瞬间焦糊。

    而此时与罗冠一般,进入天火渊的人很多。

    最初一段离地表尚近,温度不高克服恐惧就可前行,但不过片刻灼热便暴涨一倍,人在其中满脸刺痛眼睛都难睁开。

    心志不坚者,到此就会胆怯。

    “嘶!好烫,这鬼地方真不是人呆的!”一锦衣公子破口大骂,向下看了一眼脸色苍白,“若掉下去还有命在……凝骨机会多得是,我不必冒险!”

    找到借口锦衣公子心头稍安,可就在这时,不远走过一道高大身影。

    那是个肩负水袋的黑袍少年,眉头紧皱可知同样承受灼烧之痛,可他步伐稳定,脚下没半点迟疑。

    少年眼中坚韧不拔,如利箭狠狠刺痛锦衣公子胸口,待回过神只见那背影不断远去。“呸!定是年过十八还未凝骨的废柴,跑天火渊玩命来了!”锦衣公子冷笑,“我还有两次凝骨机会,岂是他能比!”

    可脸上终归有些悻悻,转身离去。

    淘汰第一批,其余继续。

    罗冠驻足感知,体内气血因高温刺激很活跃,可凝聚通天骨那处仍无半点动静。

    不够,那便继续!

    罗冠喝几口水,背好水袋大步向下。

    身后几声欢呼。

    “我有感觉了!”

    “凝聚通天骨,当在今日!”

    脚步微顿,少年没有回头。

    天火渊很深,但具体多深无人知晓。

    此地不许修行者踏入,无数前来凝骨的少年人,从未有人抵达底部。

    罗冠推测,他现今位置约在天火渊中部。

    这里,几乎是他的极限!

    衣服破烂勉强遮体,鞋子早已焦糊脱落,他赤脚向前每走一步,都要揭下一层血肉。

    与凌迟无异!

    罗冠急促喘息,每一口都像在胸膛间点了一把火,艰难迈步皮肉黏在滚烫石头上,撕裂时发出“呲啦”声,鲜血刚流出那新鲜血肉便落在石头上,又是“滋啦”另一种声音。

    罗冠死命咬关。

    但这,不过是一步之痛。

    少年要改命,眼前不知还有多少步,他不知自己能否坚持到最后……却仍在前行。

    “为什么!为什么!”

    那是个满脸燎泡少年,赤红双眼流出的尽是鲜血。

    “我倾尽所有入天火渊,拼死走到此地,可希望在哪?”他仰头怒吼,“我比他们差什么,为何不能修行?”

    声声泪下,凄厉绝望。

    一身躯魁梧的少年,仰头长叹。

    “至此地已舍大半性命,以命相搏,所得却寂然无声。”

    “或许,终是命中注定,你我皆凡人!”

    他坐了下来,呆呆盯着下方岩浆,一口心气泄掉,便再不能向前。

    能来到这里,皆意志坚定之辈,可残酷现实令他们绝望。

    “不走了,老子还有爹娘,总不能把命丢这!”

    又有人放弃。

    “我还想走……可好疼啊!”

    一位姑娘痛哭,如花年岁在岩浆烤炙下,变得不人不鬼。

    罗冠继续前行。

    他越过崩溃少年,从魁梧少年旁边经过时,对方看他的眼神,钦佩中流露怜悯。

    “再向前你会死……”

    罗冠不为所动,沉默向前直至超越所有人,只留给他们一个背影。渐渐的,所有眼神汇聚而至,复杂万分。

    “罗冠!”

    头顶传来呼喊,“不要再走了,快回来!”

    罗冠终于停下,看向这位不久前对他态度冰冷,此时满脸焦急的族兄。

    “他要放弃了……”

    看到此幕众人心头一空,却又松了口气。

    可接下来,所有人眼珠瞪大!

    只见罗冠挥了挥手,取下水袋痛饮几口,接着抬手将剩下的水,全都浇在头顶。

    用力将水袋丢向岩浆,他回头,继续向前!

    无声震撼,冲击着所有人的心神,让他们久久失声。

    魁梧少年想重新站起来,挣扎几次最终瘫倒,喃喃道:“我不如他……”

    “罗冠!”

    罗勇仰头落泪。

    他决定,日后谁再说三房闲话,他第一个不答应。

    罗冠他,是个爷们!

    前方再无一人,接下来的路罗冠要自己走,但他已感受不到孤独恐惧,意识模糊唯有不甘信念支撑他继续前行。

    表面血肉被烤炙成焦炭,罗冠每走一步都会崩裂,鲜血涌出还未滑落便被蒸发!可随着鲜血蒸发,竟有丝丝阴寒黑气涌出,逐渐堆积成一层雾气,将罗冠笼罩。

    事实上,正因这层黑雾存在,罗冠才能坚持至今。

    滋啦啦——

    鲜血蒸发,黑雾渐浓!

    天火渊底部,巨大岩浆湖中,一只巴掌大的玄龟翘二郎腿,躺在岩浆上打哈欠。

    那模样,惬意似在泡温泉。

    玄龟突然睁眼,面露厌恶,“奇怪,这里怎会有那群臭虫的味道?”它心头微动,视线落在艰难前行的罗冠身上,眼底掠过金光。

    “蜉蝣之地一少年,竟值得那群臭虫出手,若非触及我气息,根本不会显露,做的如此隐蔽……定有内情。”

    “这可真是冤家路窄!”

    玄龟看了一会,面露欣赏。

    “小子,算你运气好。”

    “归爷就帮你一把,顺便出口恶气!”

    它人立而起,踏岩浆而不沉,前爪对罗冠一点。

    嗡——

    无人察觉,整个青阳国所在,浩荡天地间某些规则,被强行抽取化作一道封印。

    落在天火渊深处独行少年身上,将他周身黑雾镇压!

    玄龟“啪嗒”一声跌落,狠灌几口岩浆,挣扎钻出头来。

    “呸呸呸……娘的,这点事就累趴了,老混蛋你等着,归爷迟早跟你重新分家。”

    它抬头,“能不能活,就看你造化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