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荒剑帝 第五章 金鼎商会

时间:2022-04-22作者:食堂包子

    四天后,江宁城外。

    风尘仆仆的罗冠,脸上露出笑容。

    终于到家了!

    他迫不及待想要告诉父亲,您多年苦心栽培没有白费,儿子已顺利凝聚通天骨。

    之前,是您照顾我。

    以后,该儿子保护您了!

    ……

    罗家,气氛压抑。

    紫云斋的乌先生,眉头紧皱,“白纸黑字,自罗振阳签下契约,通天骨便已易主。”

    “今日已到期限,你们不要让我难做。”

    紫云斋专做中介担保,虽只经营数年,却发展迅速生意遍布各大郡县。

    传闻有帝都大人物为靠山,背景强横!

    罗振山深知其厉害,“乌先生,罗家违约实有不得已的苦衷,不知您是否转告买家?我们愿赔三倍银钱,其他条件也可以谈。”

    乌先生道:“人我请来了,你们自己谈。”

    声音刚落,笑声自外面传来,“劳乌先生久等,徐某来迟了!”

    看到来人,罗家众人脸色一变。

    徐海独目马脸,冷笑环顾,“怎么,不欢迎我?”万重境气息释放,如大石横压!

    乌先生道:“通天骨的购买人,正是清江帮徐帮主。”

    罗振山拱手,“罗家诚意赎回契约,请徐帮主高抬贵手。”

    徐海拉下眼罩,露出伤疤下黑洞洞的眼窝,“本帮主这只眼是罗老三毁的,我等今天等了二十年,你让我放过他?”

    罗振山道:“徐帮主既来了,就开价吧。”

    徐海咧嘴笑笑,“世上没人跟钱过不去,罗家主长兄如父,若你愿替罗老三意求我,本帮主或会改变主意。”

    “好!”罗振山深吸口气,躬身一拜,“请徐帮主放过我弟弟!”

    徐海摇头,“不够。”

    罗振山双眉轻颤,似担千斤。

    短暂沉默后,他单膝跪地,“求你!”

    “家主!”

    罗家众人惊呼。

    罗振山抬手,压住众人。

    徐海仰头大笑,“都说罗家傲骨嶙嶙,不过如此!本帮主宽宏大量,就给罗老三一条生路,赔偿黄金万两,契约便作罢。”

    五长老怒吼,“姓徐的,你欺人太甚!”

    以族产论,罗家绝不止黄金万两,可要一次拿出却万万做不到。

    乌先生皱眉,“徐帮主,若不愿解除契约,就别浪费时间。”

    徐海微笑,“是乌先生面子,本帮主今天才会来,给钱还是通天骨,罗家自己选。”

    罗振山面露坚毅!

    罗冠出事,罗振阳吐血昏迷,取骨必横死当场。

    他是罗家家主,但他也是跪在亡母坟前,发誓要为弟弟遮风挡雨的兄长!

    “振海,今日起你接任家主。”

    罗振海咧嘴笑笑,“我爱喝酒,这些年没少误事,位子给老四吧。”

    “我不要!”罗老四道:“当年出镖遇黑虎山悍匪,是三哥帮我挡了致命一刀,我总得帮他做点事。”

    他眼神一转没等开口,五长老就破口大骂,“罗冠那小子都是个不怕死的爷们,老五我还比不上他?家主谁愿干谁干,但今天谁要取我三哥的骨头,老子第一个干他!”

    徐海冷笑,“好个兄弟情深!乌先生,看来得麻烦你了。”

    就在这时,罗振阳消瘦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大哥、二哥,老四、老五,徐帮主故意激怒,这般拙劣手段,莫非还能算计了你我兄弟?”

    “三哥……”五长老被打断。

    罗振阳神情平静,“罗冠死了,我亦不愿再活,事实上若非担心我儿孤苦无依,我早就支撑不住。今日死去,或能在黄泉路追上罗冠,这小子打小怕黑,我不放心他一人走。”

    他面露冷嘲,“以我这将死之人算计罗家,徐帮主的算盘要落空了。”

    徐海阴沉着脸,“废话少说,罗老三你要履行契约,本帮主便亲手挖了你的通天骨!”

    “振阳!”罗振山低呼。

    罗振阳微笑,“大局为重,若有机会大哥替我报仇就是。”

    他转身,掷地有声,“徐海,要我的通天骨,就来取吧!”

    感受着罗家众人,眼中刻骨铭心的仇恨,徐海脸色铁青。

    “本帮主成全你!”

    就在这时,低喝蓦地响起,“住手!”

    一道身影走来,众人惊呼。

    “罗冠!”

    他大步来到罗振阳面前,跪地磕头,“爹,我回来了,让您担心皆是儿子的错。”

    罗振阳如梦初醒,猛地抓紧他,“我儿没死!”

    “活着,你还活着!”

    一瞬间,老泪纵横。

    罗冠眼圈泛红,恭敬道:“儿子此入天火渊,已凝聚通天骨,没再让您失望。”

    “好!好!”罗振阳又惊又喜,“能见你有今日,为父纵是死,也再无遗憾!”

    罗冠道:“儿子还未尽孝,您得好好活着,今日皆因儿子而起,便交给我解决。”

    他起身,“以黄金万两,赎回我爹的卖骨契约,我答应了。”

    “但我需要时间筹措,请乌先生宽限几日。”

    乌先生道:“若徐帮主答应,权限范围内,我最多给你三天。”

    徐海冷笑,“黄口小儿之言岂能当真,三日后罗家拿不出该如何?”

    罗冠道:“那便将我的通天骨赔你!”他上前一步直视徐海,“罗家一门父子两根通天骨,只要三天。”

    “若徐帮主执意今日害我父亲,我罗冠终其一生,不惜代价不论手段,都要杀你。”

    “我发誓,说到做到!”

    徐海眼角一跳,被罗冠冰冷目光锁定,心底阵阵惊悸。

    这小子,是个狠角色!

    三天内,罗家绝拿不出黄金万两,不如趁机将这小子毁掉,以绝后患。

    “好,本帮主答应了!”

    待人离去,罗振山苦笑,“罗冠,你太冲动了!”深吸口气他沉声道:“诸长老、供奉,随我去宗祠议事!

    “你,老实回去照顾你爹,这是我们大人的事。”

    无论如何,罗家都不能让罗冠父子出事,可万两黄金似一座大山,压的众人喘不过气。

    众人退去,只剩父子二人。

    罗振阳道:“冠儿,待你我父子说会话,我便去找乌先生,完成卖骨契约。”他挥手,“你莫阻拦,此事因我父子而起,岂可拖累整个罗家?万两黄金,你大伯拿不出的。”

    罗冠抬手一划。

    噗——

    地面出现一道笔直剑痕。

    “这……”罗振阳低呼。

    罗冠恭敬道:“爹,儿子在天火渊另有际遇,契约之事您不必担心,我有把握解决。”

    “倒是您的身体,儿子放心不下,先替您检查一下。”

    抓住父亲手腕,“老师,麻烦您了。”

    悄无声息,一缕剑息涌入。

    罗振阳看着面前凝神不动的儿子,心头越发震撼。

    片刻后剑息退回,罗冠道:“老师,情况如何?”

    玄龟沉默一下,“说你是个硬骨头,你爹比你更硬!”

    它轻叹,“多年前的重伤,便足够要了你爹的命,他居然活了下来。”

    “可就算活了,也不过三两年的命,你爹竟硬生生撑到今日。”

    “脏腑受损,经脉破碎……体内千疮百孔,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坚持的,但这些年的每一天每一个时辰,对你爹而言……嘿,那可都似割肉刮骨一般!”

    “小子,好好孝敬你爹吧,他是个好父亲。”不知想到什么,玄龟声音变得低沉。

    罗冠心痛不已,父亲苦撑至今都是为他。

    “老师,我爹还能不能救?”

    “能,但要付出大代价。”

    “不论什么代价,我都要救!”

    “好小子,为师没看错你,等下我帮你爹调理一下,能减轻痛苦。”

    罗冠睁眼,看着父亲苍老面庞,眼泪就落了下来。

    “冠儿,你是大人了,哭什么?”罗振阳微笑,“爹的身体自己知道,能看到你有今日,我已知足。”

    罗冠声音沙哑,“爹,这些年您受苦了。”他深吸口气,“您的伤,能治!”

    罗振阳瞪大眼。

    “真的,我先替您调理一下,好好睡一觉。”

    半个时辰后,看着床上眉头舒展,暂免病痛沉沉睡去的父亲,罗冠脸上露出笑容。

    为人子一十八年,至今日,终有一丝回报!

    接下来,该想办法赚钱了。

    “老师,您有什么提议?”

    玄龟道:“江宁城哪里钱多?”

    罗冠毫不犹豫道:“金鼎拍卖行!”

    “就去那,等到了再想办法。”

    罗冠想了想,回房穿上一件宽大黑袍,悄然出了罗家。

    半个时辰后,他出现在金鼎拍卖行外,买了一张门票。

    作为江宁城首屈一指的大商行,金鼎实力强横根本不怕人闹事,再加上参加拍卖之人,为免麻烦遮掩自身并不少见,守卫看了罗冠两眼便让他进去。

    拍卖场人已过半,罗冠找了处角落坐下,翻开拍卖手册。

    很快,随着灯光一暗,一名身穿火红长裙的高挑女子走上拍卖台。

    看面孔,她十五六模样,可稍显丰腴的身姿,分明是个二十七八少妇。一举一动风情万种,未语先笑的大眼睛,看得人心跳加速。

    “欢迎各位客人光临,我叫金雅,不久前接手金鼎拍卖行江宁分部。”

    “希望以后诸位多多捧场,不耽搁大家时间,拍卖开始!”

    简短几句话,金雅优雅退场,引无数目光追逐。

    玄龟调侃道:“小子,回神了!”。

    罗冠脸微红,“老师请说。”

    “这女人有隐疾,我们可以利用,你把手册翻到第二十一页,等竞拍开始不必顾虑价格,直接拍下就是……”

    玄龟道出计划,罗冠思索着补充细节。

    师徒商议时,拍卖师已经登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