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荒剑帝 第十章 夜探严家

时间:2022-04-22作者:食堂包子

    罗家。

    许泰经紧急救治,伤势已基本稳定,被送回住处静养,可罗家众人神情,却越发凝重。

    罗振山语气低沉,“瘸子亲眼看过,伤人的就是徐海。”他环顾众人,“罗冠传回消息无误,严家、清江帮确已联手!

    虽有预料,众人心头还是一沉。

    罗振海低喝,“该死的严家!”

    “大哥,我们怎么办?”

    罗振山沉声道:“速派人去郡城,请胡家来援!”老太爷五子一女,独女嫁入郡城胡家后,两族互为强援。

    罗老四苦笑,“郡城路遥,一来一往至少六七日,恐怕来不及了。”

    一片沉默。

    青瓦街一事若非罗冠化解,严家已经动手,如今暗算暴露,他们绝不会给罗家应对时间。严家本就是四族之首,再加上一个清江帮,他们没有胜算!

    罗振山面容坚毅,“局势至此,我们别无选择。”

    “传令,家族警戒提至最高,召回所有族内弟子,准备应战!”

    “是!”

    众人领命匆匆离去。

    夜色如水,整个罗家笼罩着,一层挥散不去的沉重。罗冠便在这份沉重中回到家,得知宗祠传出的命令,他略一沉吟向父亲住处行去。

    “少爷,您回来了!”苦叔行礼。

    罗冠点点头,“我爹睡了吗?”

    房内传出罗父声音,“冠儿吗?进来吧。”

    推门进去,罗振山居然在这。

    “大伯。”

    罗振山点点头,起身道:“天色已晚,你身体不好早点休息,刚才的事尽快决定。”走到罗冠身边,拍拍他肩膀,“好小子,今天做的不错!”

    “爹,大伯有什么事?”

    罗振道:“如今局势,你已知道了。”

    “你大伯准备,暗中送走几名家族小辈以防万一,你在名单里。”

    “走不走,你自己决定。”

    罗冠扶父亲坐下,“您不走,儿子当然留下。”想了想他道:“父亲不必担心,十日内严家不会动手。”

    罗振阳脸色一变,“你确定?”

    “嗯。”

    深深看来一眼,罗振阳沉声道:“此事,你我父子知道就好……不,以后若无必要,便是我也不要多说。”

    罗冠知道,父亲是在保护他,微笑道:“好,您早点休息。”

    侍奉罗振阳睡下,罗冠走出房外,“老师,我想夜探严家。”

    玄龟道:“不放心?”

    “姑母嫁入胡家众人皆知,严家纵与清江帮联手,罗家倾覆难免但高手总能逃出一些,他们便不怕事后被报复?”罗冠眉头紧皱,“我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玄龟道:“是不太对劲,那就去一趟吧,为师帮你看看严家深浅。”

    半个时辰后。

    城北,严家!

    唰——

    黑影纵身越过高墙,手中石块打出,两条凶犬来不及吠叫,便被砸晕过去。罗冠快走几步将它们拖入花园,侧耳倾听确定没有不妥,这才动身向大宅深处摸去。

    片刻后,罗冠回到原点,两只凶犬倒在花圃还未被发现。

    玄龟声音响起,“严家有一名万重境,在刚才经过的第四座院子,气血衰败与你家宗祠里的万重境,实力在伯仲之间。”

    江宁四族都有万重强者,这不是秘密,可罗家的万重境是谁,却极少有人知晓。此时听玄龟所言,罗冠脑海突然浮现出,当日将他带入宗祠偏殿的那名瘸仆……莫非是他?

    念头转动间,突然传来一些动静,罗冠闪身避开。

    两名巡夜护卫提灯自长廊走来,一阵风声响起,“嘭”的一声左边之人应声而倒。下一刻,一只手掌自阴影中探出,抓住右边护卫脖子,此人顿时满脸惊恐。

    “严华、严都父子住在哪?”

    被吓破胆的护卫哪敢隐瞒,得到答案罗冠将他打晕过去,把两人丢进花圃与狗子作伴,直奔严华住处。

    他要再确认一下!

    可罗冠扑了个空,严华住处只有一些下人,他并不在这,略一思索罗冠转身就走。很快在严都院中,他找到这对父子,爬上房檐目光穿过窗户,可以看到房内情形。

    此时,严华脸色阴沉欲滴。

    脸色苍白的严都,看着父亲面露惶恐,“爹……”

    “哼!”

    严华甩手重重一耳光,严都脖颈处刚刚包扎好的伤口,顿时崩裂染红纱布。

    “没用的东西,我严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一身黑袍的徐海淡淡道:“严兄,事已至此,罗家必有察觉,咱们要动手,得尽快了。”

    他很不满!

    今日本就是蓄意对罗家发难,虽说被罗冠破坏,但严都趁机翻脸就是,他已做好出手准备,夺了那紫玉聚灵盏!但这小子竟被罗冠吓破胆,当场仓皇逃离,简直废物至极。

    严华点头,“徐兄放心,我另有一番准备,今夜敲定计划,明日便可对罗家动手。”狠狠瞪了一眼严都,“你给我闭门思过,哪都不许去!”

    见两人出来,罗冠急忙屏息,将自身藏进阴影。

    “嗯?”玄龟突然开口,“严华的气息不对。”

    罗冠心头一凛,“他隐藏了实力?”

    玄龟道:“他带有遮掩气息之物,为师受限于你的境界……要确定这点,得另想手段。”

    等严华、徐海走远,罗冠抬头看向院中,面露冷意。

    “老师,我有办法。”

    严都面孔扭曲!

    从小到大,他从未如今日这般丢人现眼,父亲是宠爱他,却不止他一个儿子,严都已可以料到,明日那几位兄弟的嘴脸。

    而这一切,都因为罗冠!

    一名受宠婢女小心翼翼靠近,“少爷,您没事吧……”

    严都把她踹倒,“贱婢,你也敢嘲笑我!”一脚又一脚,鲜血迸溅婢女很快没了动静。

    “把她拉走!”

    “滚,都滚!”

    一众下人狼狈鼠窜。

    严都咬牙低吼,“罗冠,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落在我手里,本少要你生不如死!”

    怨毒如火,烧的他眼珠通红,就在这时他余光似扫过什么,面露惊恐。可不等严都做出反应,一道黑影快若闪电逼近,一拳打在他胸口。

    “嘭”的一声,胸骨瞬间全断,粗糙而锋利的骨茬,直接刺穿心脏、肺腑,严华眼珠瞪圆充血,死命盯着眼前这张脸。

    罗冠面无表情,掰开他抓住衣袍的手指,看着严都倒地气绝。

    推翻油灯,火焰将帷幔引燃,火光四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