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康熙,你可别怨我 第八十五章:反腐打黑

时间:2022-05-18作者:胡萝卜炖牛肉

    不一会儿,这些人便陆续匆匆赶到荣华殿。

    吴世璠首先用凌厉的目光盯着两位左右都御使,怒道:“朕方才阅览了你们递上来的折子,深感震惊;这才数月时间,就整出这么多贪官恶徒。莫非是你等有意邀功,捕风捉影,夸大其词么!”

    两位都御史大吃一惊,左都御史林天擎慌忙道:“臣等受皇上信任,唯勤恳尽职以报皇恩,怎敢贪功妄言;专折乃龙目御览之物,所述皆有事实依据,方敢呈报!”

    “嗯,很好,这也是朕当初决定启用你们的初衷!”

    吴世璠语气一转,和颜赞了句,随即指节用力敲了敲案面,厉声道:“贪官污吏和黑恶势力狼狈为奸,为祸一方,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才是几个月的明察暗访,朕可以确定,更多不法份子尚隐匿在黑暗中,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

    如此下去,足以丧失民心,动摇国本,朕必须要对这帮人行雷霆手段,严加惩治!”

    “郭昌,林天擎,张鸿生,董镳,李恕!”

    “臣在!”

    “朕决定成立反腐打黑联合小组,郭昌任组长,林天擎,张鸿生任副组长,董镳,李恕为缉捕行动队正副队长。

    你们五人联手在大周境内展开一场轰轰烈烈的反腐打黑行动,各地巡抚,按察司务必鼎力协助你们。本次行动以从快,从重,从严为标准,但也必须以事实为依据,绝不放过一个违法分子,但也不要冤枉一个好人!

    无论对方品阶多高,地位多显赫;一经查实,无论罪行大小,先抄家,再定罪,懂么!”

    “是……”

    “皇上,这似乎有些不合法度,按大周律法,此二者要够抄家之罪,除非巨额贪墨,黑恶势力有逆反之举,若无论贪污多少,黑恶势力大小,皆抄家,是否过于苛严了。”郭昌连忙道。

    “哦,是么。”吴世璠沉吟片刻,道:“那就这样吧,贪墨一千两银子以上的,一律抄家,家产充军资;一千两以下的没收赃款,充军资!

    至于黑恶势力,一律抄家,没得商量!”

    “皇上……”

    吴世璠又用指节重重敲了敲案面,语气严峻的道:“郭尚书,非常时期需用重典!朕就决定这么干了,你无需再言!”

    郭昌面带忧色,鼓起勇气道:“皇上,臣还有一言要说。”

    “讲!”

    “是否无论品阶多高,地位多重,都能查么?”

    “这个自然!”

    “可是,按大周律,臣等皆无权逮捕和审讯皇室宗亲及一品以上大员,还请皇上体谅。”

    “这个宜办!”

    吴世璠轻描淡写的挥挥手,“你们只管收集证据,呈递给朕,由朕来亲自审理!”

    郭昌抿了抿嘴,不再说话了。

    很明显,小皇帝这是存心要把事情搞大。

    吴世璠思忖一会,继续道:“都察院和六科给事中继续明察暗访,另外,朕决定在各地设立告密箱,鼓励百姓检举揭发,每七日开箱一次,随后根据名单展开正式调查。

    对于贪官污吏,黑恶势力,朕的态度就是一个都不能容忍!

    不管他先前官声多好,背后有谁在撑腰,一律坚决清查到底!”

    话锋凌厉,掷地有声,令人丝毫不敢怀疑小皇帝的决心和意志,这绝不是头脑发热而做出的冲动决定。

    林天擎迟疑一会,温言劝谏:“皇上,如此大规模的反腐打黑行动,翻遍二十四史亦无先例,臣担心会引起朝野震动,再说抓了太多官员,如何补缺,也是个问题。”

    吴世璠微笑,不以为然的道:“反腐打黑,深契民意,有广大百姓支持,你怕什么呢。”

    “臣不是怕,臣只是担心。”林天擎道。

    “无需担心,天塌下来有朕顶着!”

    “是……”

    “衡州失陷,部分官员被俘,部分降清,也有小部分逃回行宫;逃回行宫的这些人对大周忠心耿耿,足可堪用;另外,朝廷有些部门官员累赘,人浮于事,也该精简一番了。

    这两部分人可用来补缺,亦可提拔一批品行能力俱佳的下级官僚。此事,朕会与方阁老详细协商的。”

    吴世璠顿了顿,又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如果抓的官员实在太多,用尽所有法子仍不足以补缺,说明大周朝廷已经烂了根,既然根都烂了,这棵树索性也不要了,劈了当柴烧!”

    此言一出,众皆愕然。

    吴世璠冷笑道:“尔等只需尽心办事,不要想东想西!

    记住,此次行动意义重大,不亚于与清廷一场正式战役,要有勇有谋,讲究策略和方法,不怕艰难险阻,朕永远作你们的后盾!

    “谢皇上,臣等必不辱使命!”众人底气不足的道。

    “正所谓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朕会手书一篇劝善书,昭告天下,凡主动投案者,交出非法所得,朕既往不咎;若抱有侥幸心理,冥顽不灵者,严惩不贷!”

    “皇上圣明!”众人齐声道。

    “吴国贵!”

    “臣在!”

    “立刻按专折上的名录,派人对军中毒瘤行剜割之术,先逮捕,再审讯!一经查实,该杀就杀,但有一条,抄家以充军资是必须的!”

    “是!”吴国贵心领神会的应道。

    吴世璠站起身来,微笑鼓励道:“各位,任务就这般交代了,记住,你们的这次行动关系到民心,军心;朕如此信任你们,你们务必秉公执法,不可徇私舞弊,暗放口风!否则,朕绝不轻饶!”

    “臣等不敢!”

    待众人领命而去,小皇帝的眼神又变得阴鸷起来,嘴角露出一丝狡狯的冷笑。

    这种行动既能搞钱,又能敲山震虎,何乐而不为呢。

    至于引起所谓的官场震荡,吴世璠并不在乎,甚至有些期待。

    正所谓,不破则不立。

    破了不立,也不所谓。

    不用怕的,反正是要弃掉的,索性把就它砸稀烂了,断了一干宗室勋贵,元老重臣们的念头和势力枝叶,自己顺便还能在老百姓心中博得一番明君美名。

    一手搞钱,一手抓枪杆子,余者皆不重要。

    但小皇帝明显还是留了余地,用和郭壮图走的甚近的郭昌为组长,就是为了看看有些人懂不懂得做人了。

    不得不说,小皇帝这一招确实阴毒。

    而这一份阴毒,理由光明正大,让人无话可说。

    作为一国之君,公心和私心其实是很难分清楚的。

    …………

    整个上午,小皇帝主要的工作就是批阅了一些折子,再安排反腐打黑,清除军瘤任务,完了,继续批阅折子;偶尔靠着椅背闭目养神,或喝杯茶静静心,或踱出正殿,看看花花草草。

    如此,方能劳逸结合。

    中午,便又马不停蹄的参加礼部举行的,宴请西藏,安南,浦甘,暹罗四方使团的盛大宴席。

    大周外交之路已被清廷封锁得死死的,难得仅存的几位患难友邦还是要珍惜的。

    “皇上驾到!”来到布置得富丽堂皇的宴席厅门口,随着一声吆喝,所有人齐齐站了起来。

    “ioo(*+_+ij+uy__yyiuiio”

    “ubniuju_uiyii_drdtyc---”

    “&*((m)_yuggug_t^bgt*&h__”

    “b896b-t vugi—ytiiuih opj i----”

    四个国家和地区的使团团长,立刻迎上前,操着各自语言喔哩唧呜,咕噜呱啦的说了一通。

    四名翻译官逐一翻译给小皇帝听。

    其实不用翻译,吴世璠见四人态度谦恭,面色和善,知道是恭维祝贺之语,微笑抬手,“感谢各方使团的光临,朕略备薄酒款待,还望各位莫要拘束,尽情吃好,喝好!”

    翻译官各自翻译了,四位使团团长皆笑眯眯的点头。

    吴世璠也笑眯眯的。

    如果说,小皇帝一上午是一副冷峻严肃的面孔,下午则是和颜悦色,令人如沐春风,当皇帝就是这样子,必须要有无数个面孔才行。

    宴席极为丰盛,满席美酒佳肴,使团成员从未吃过如此鲜美之食,个个吃的溜欢;吴世璠带着翻译,与众人一一碰杯,择看的顺眼的还亲切交流一番,宾主间其乐融融,气氛欢乐。

    众使者一口承诺,将会全力支持大周的抗清事业。

    尤其是西藏使团团长,更是当席应诺,回去后一定说服大喇叭再做调停人,调节清周两国的矛盾,化干戈为玉帛。

    吴世璠只当听听了,不过这西藏一直是大周的友好邻邦,十余年来,吴军秘密从蒙古,青海等地所购战马,皆从此地转运而来。

    一场国宴持续了两个时辰,才接近尾声。

    吴世璠投桃报李,吩咐赏赐金银珠宝,各位使者更是眉开眼笑。

    “hiu_*&&_^&*(%_uhbnl!”

    临近离席时,西藏一名使者突然拿起桌上的一只金壶,指着咕噜唧哇起来,自是喜欢之极。

    “赏了!”吴世璠立刻下令。

    “uyuu-ui((8_&*(&am﹉﹉”

    “789*&hkj__yui__”

    “ggih&*(-^%v――bt―――”

    其余各国使者见状,纷纷拿起各自桌上的金银器县,咕咚娃哩的说个不停。

    “都赏了!”吴世璠大方的一挥手。

    于是乎,这帮使者把宴席上所有的金银器具全部收入囊中,才欢天喜地的离去。

    这算是大周的金元外交么,吴世璠暗自苦笑。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