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康熙,你可别怨我 第三章:亡国之兆(1)

时间:2022-04-28作者:胡萝卜炖牛肉

    江义惶恐的抬起头,目光闪躲着说道:“回皇上,末将平时在楚王殿下麾下只负责带兵打仗,对于储粮之事不甚清楚,不知该如何回皇上话,还请皇上过问朝中负责粮草的官员才行。”

    怎么可能,你身为一线守城大将居然不知道城中有屯粮?

    莫非是自己刚刚穿越而来,脑中记忆尚未达到融汇贯通,随取随用的地步,出现了某种偏差?

    抑或是吴三桂行的望梅止渴之计,目的是让将士心无旁骛的竭力守城,不过这种可能性看起来极低。

    吴世璠暗暗纳闷,同时也注意到了大臣们的异样眼光,神色稍微敛了敛,目光望向户部尚书来度。

    来度忙站起身来,拱手道:“回皇上,臣确实掌管过户曹一段时间,但随着四年前东宁候王屏藩攻取四川,臣奉命前往蜀地担任布政使,不久前才调回,对岳州是否有三年存粮之事,臣也不甚了解。”

    “这有何难,朝中历年钱粮度支都得过户部之手,取账本查阅便知!”

    “皇上有所不知,这户部账本也有两份,原留守账本臣这里是有,但湖南的账本却在定天府(衡州),由户部郎中詹圣化掌管。岳州乃湖南前线,得问那边的詹郎中才能知晓。”

    “这个简单,来尚书,速派人召詹圣化携账本前来查验!”吴世璠果断的一挥手。

    “遵命。”

    吴世璠又扫了一眼,见众臣神态各异,有惶恐,有忧愁,也有一些刻意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坐在末尾的几位还偷偷用眼角瞟他,自然是觉得今日的皇上与往日颇有些不同。

    见自己目光射过来,慌忙扭过头去,眼观鼻,鼻观心,一副肃然危坐之态。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岳州屯粮这等军国大事,守城一线大将不知晓,户部尚书也不知晓,均婉转推辞,遮遮掩掩,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此时,他已断定记忆并没有出错,岳州确实曾有三年存粮,而且在坐的这些人大都也知道。

    七万人,按每人每年食粮三石来算,三年就是六十三万石!

    如此数量巨大的屯粮,难道不翼而飞了。

    这可不仅仅是岳州屯粮的事,而是整个官僚机构出现了严重问题。

    或许是大臣们忌惮吴应期的权势,有什么难言之隐;抑或是刻意集体对他这个小皇帝隐瞒什么。

    如此一想,吴世璠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也是,吴三桂在世时,虽说局势严峻,但和清军的对峙中并未处于下风;一旦吴三桂死后,吴军就如同失去了主心骨,军心涣散,被清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迅速荡平。

    归根到底,怕是自己这个小皇帝太年轻,难以掌控全局。

    另外,根据脑子里掌握的信息,朝中文官和武将之间彼此有芥蒂,宗亲和外戚不合;武将之间也是矛盾重重,相互倾轧,形成各种不同的小团派。

    吴应期不战而退,何尝不是为了保存自身实力。

    看来岳州失陷,并非一城一池之得失,实则是朝廷内部各种矛盾共同推动的结果。

    想那上辈子,自己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筹资办过一个外贸工厂,曾一度经营的颇为红火;最后公司倒闭,除了外贸形势下行的原因,主要还是内部勾心斗角,彼此猜忌所致。

    创业失败后,自己曾痛定思痛的反省总结过,没想到刚穿越而来又碰到这等棘手的复杂局面。

    正所谓历史周而复始,人性千古未变,这话当真不假。

    吴世璠正感到脑阔疼,这时,郭壮图说话了。

    郭壮图不仅是太师,大学士,滇国公;还是吴三桂的驸马,其女儿郭桂芳又是吴世璠的皇后,乃当朝国婿兼国丈,地位尊崇,德高望重,故而有坐着说话的特权。

    “皇上,岳州既已失陷,是否有屯粮之事日后自会察明。臣以为清军既得岳州,下一步必定窥视长沙,长沙乃我军粮草和军械囤积之地,不容有失。

    长沙若再失,则国都定天府亦难保全。

    当务之急是如何敦促长沙将士力保城郭不失,才是第一等紧要之事!”

    郭壮图此言相当于转移目标,主动出手捂住了岳州屯粮的盖子。

    “对,对,郭太师目光如炬,高瞻远瞩,所言极是!”群臣立马齐声附和。

    “皇上勿忧,长沙有大将军胡国柱率四万精兵驻守,再与楚王殿下部汇合,可谓兵强马壮,粮草充足,可保长沙万无一失,待时机成熟,再挥戈北上,收复岳州!”

    这时,兵部尚书杨颜容又起身,语气高亢的说道。

    此人只知唱太平歌,完全不通军务,岂不闻门户一开,兵败如山倒的道理。

    真不知这个兵部尚书是如何混上去的。

    他这一番话,已经让吴世璠动了用他人头来立威的心思。

    只见吴世璠微微一笑,语气温和的道:“既然如此,杨爱卿,朕就命你这个兵部尚书为长沙监军,即日赶赴前线,和众将士一同守城,建功立业。

    记住,长沙于我军至关重要,不容有失!”最后四个字说的斩金截铁。

    “这……”杨颜容额头顿时冒出一层冷汗。

    “怎么,杨爱卿不肯受命?”吴世璠目光逼视。

    “臣不敢,臣遵命!”杨颜容抬起袍子拭了拭汗,悻悻然坐下。

    “江总兵一路辛苦了,且好生休养几天,不日即返回长沙,协助各位大将军守城。

    来人啦,送江将军去兵马司驿馆,派人好生伺候!”郭壮图突然呵呵一笑,主动和起了稀泥。

    “太师,不知楚王殿下所需饷银可有着落……”江义起了身,却不肯离殿。

    郭壮图眉头微皱,挥了挥手,“放心吧,这几日老夫督促户部先筹二十万两银子,让将军带到前线去,剩下的也想法子尽快筹集!”

    “那就有劳太师了!”江义迟疑着,躬身而退。

    看着他略显疲惫的背影消失在了殿外,群臣都松了口气,一副如释重负的轻松。

    岳州失陷,这么大的事,这就算完了么?

    岳州屯粮的事没下落,楚王吴应期率众弃城的责任没有追究,还派堂堂一位总兵前来报信,实则是为了讨要饷银,这廷议议得了什么成果。

    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成果,那就是自己把朕这个词练习顺溜了。

    吴世璠心里火直冒,这算什么。

    这可是标准的亡国之兆!

    “啪!”只见他猛的一巴掌拍在御案上,然后愤然起身,在群臣面面相觑的愕然中,拂袖大步出了议政殿。

    谁说穿越者刚来就一定要低调,不存在的,朕现在好歹也算是一国之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