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康熙,你可别怨我 第十五章:关宁铁骑(2)

时间:2022-04-28作者:胡萝卜炖牛肉

    军士们疯了似的冲到坍塌的营帐,翻掀着帐帆搜寻吴世璠。

    皇上若有个不测,他们脖子上的脑袋是不够砍的。

    “妈的个巴子,大中午吵个鸟啊,扰乱老子午梦!”闹出这么大动静,一间大帐中传出怒吼,冲出一个身着棉袍,敞胸露乳,虬髯如戟,貌若李逵的醉熏大汉,可当他一见眼前这片狼藉,顿时惊呆了。

    “妈的个巴子,谁敢大白天来劫老子的营!”

    “回罗将军,是皇上啊!”

    “胡说!皇上会劫老子的营,你他妈在说醉话哩……”醉熏大汉大笑道。

    “罗将军,是真的,皇上骑着王将军的马突然就冲了过来,结果就搞成这样,现在人还埋在里头呢。”

    “你小子是逗本将军玩是吧,哈哈!”醉熏大汉点指着那名军士,哈哈大笑。

    “将军,等会问王将军就知道了,先赶快把皇上救出来!”

    “对,快救皇上!”

    军士们只觉心都快跳出胸膛了,逐营搜寻,当搜到第九座营帐的时候,就听见第十座营帐里传出微弱的声音,“朕在这里……帮朕掀开柜子,朕的腿都快压断了……”

    众人慌忙寻声冲过去,小心翼翼的掀开帐帆,果然只见小皇帝趴在里面,金冠落地,头发凌乱,一条腿正被一张倾翻的大木桌压住。

    醉熏大汉慌忙奔过去,定睛一看,酒立马醒了一大半。

    手忙脚乱的把吴世璠救出来,就听蹄声滚滚,王浩虎已经带着大部队赶回来护驾了。

    “快快围住朕!”吴世璠慌忙叫道。

    军士们立刻围成一团。

    “罗维民,还傻愣着干什么,让他们撤退到远处的山凹中去!”吴世璠喝道。

    “快快停下!”

    醉熏大汉回过神,转身猛喊一声,冲上几步,指着山凹对王浩虎喝道:“王副将,皇上有令,立刻带着人马撤到山凹。”

    “末将遵命!”

    “撤退,后队变前队,撤到山凹!”王浩虎挥动大手,调转马头。

    又是一阵蹄声滚滚,千余骑兵浩浩荡荡朝山凹里涌去。

    “铁骑前将军罗维民救驾来迟,请皇上治罪!”罗维民赶紧扣了棉袍,转身拜倒。

    “起来吧,现在整这个有屁用!”

    吴世璠恼羞成怒的戴上金冠,整理衣衫,拍了拍灰尘,左顾右盼了一阵,低声问:“刚才……王将军他们没瞅见朕刚才的样子吧?”

    “没有!”

    “果真没有?”

    “绝对没有,咱们也没有,你们说是不是!”罗维民虽状貌彪悍,但也是机灵之人。

    “对,咱们都没有。”众人齐声道。

    “那朕就宽心了。”吴世璠揉了揉右腿,笑道:“罗将军,扶朕去你军帐歇歇。”

    罗维民小心翼翼的扶着他进到大帐,坐到一张大椅上,端上柑橘,蜜饯果脯,又吩咐人烧水,侍候殷勤。

    最后,又对两名贴身军士耳语一番,两名军士领命而去。

    吴世璠尴尬极了,若说上午在议政殿有多风光,这下就有多狼狈。

    原本想通过驾驭烈马来展示一番自己的神武飒爽之风,结果玩砸了,搞成了这样。

    好在脸面没有伤着,否则都没法回宫见人了。

    他剥了一只柑橘,吃了一瓣,找话头说道:“嗯,这橘子甜,罗将军,你今日喝了不少酒,吃一个醒醒酒吧。”

    罗维民微微一怔,忙道:“末将常吃,还请皇上自用。”

    “好,那朕就不客气了。”

    一连吃了三个柑橘,心绪才平静了些,“嗯,罗将军,朕今日就是过来随便看看,没想到一不留神就冲垮了你的营地哦。”

    罗维民平时很少有和小皇帝直接打交道的机会,感觉这小皇帝说话的方式有些怪怪的,看似平淡无奇,实则话里有话,谨慎回道:“早知如此,皇上派人来说一声,末将亲自去迎接便是了。”

    吴世璠抛了手里的橘子皮,环顾一下营帐,起身笑道:“朕是临时起意,走,带朕到营地里随便转转吧!”

    ………..

    “听说罗将军是地道的辽东人?”

    “是的,先父曾是太祖爷帐下夷丁营领骑,随太祖爷从辽东一路打到云南,十二年前,先父仙逝,某接替先职,幸得太祖爷赏识,一步一步迁到今日军职。”

    (夷丁营是当年关宁铁骑中招募的异族兵丁,号称夷丁突骑,其中以善骑射的蒙古人为主,其领骑有蒙古人,汉人,以及高丽人等。)

    “嗯,不错,也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罗将军,想不想打回辽东去!”

    “末将做梦都想。”

    一番交谈下来,吴世璠又恢复了平时的自信和沉着。

    这时,忽然背后有人大喊大叫,“皇上,皇上,奴才救驾来迟!”

    一转身,是小东子和两名侍卫气喘吁吁,灰尘仆仆的赶来了。

    吴世璠恼怒道:“给老子闭嘴!”

    两百来座营帐依山而扎,一眼望过去,白茫茫一片,很是壮观。

    走进一间营帐,一股扑鼻的脚臭味袭来;只见里面有床铺,木柜,兵器,弓弩,酒坛子,还有一副赌具;空间其实不小,只是物什摆得凌乱不堪,看起来就显得狭窄拥塞了。

    吴世璠不由的皱起眉头。

    上辈子,他的经历也算丰富,高中毕业后曾入伍两年,知道一只军队的战斗力首先看军纪,而军纪首先看卧室。当年他在部队里每天都准时把被子贴得像豆腐块一样整齐。

    而这营帐里的被子卷的跟霉干菜似的,衣裳,袜子丢得满地都是。

    走进第二座营帐,差不多也是这个样子。

    其实刚才在罗维民营帐里看到的更是别有一番风景,那酒坛子就占据近三分之一的面积

    号称天下第一雄狮的关宁铁骑军纪竟如此涣散,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莫非这一支近年来一只行禁卫之职,已经腐化堕落,外强中干了。

    再看看眼前的罗维民,一身肉膘,酒气熏天,换班时间窝在营帐里睡大觉,大概率就是这么回事了。

    罗维民当然不会知道小皇帝内心在想什么,小皇帝娇生惯养,不通军务,来军营视察就是在宫里闷坏了,出来玩玩呗。

    只要小心的陪皇上转转,转累了他便会回宫的。

    “罗将军,这就是三眼火铳吗?”吴世璠突然指着角落里一根头粗尾细,黑乎乎的家伙问。

    “皇上好眼力!”

    “皇上,此器乃是我关宁铁骑的独门武器,既能用于远距离用火力射杀敌人,又能当铁槌作近距离搏杀!”罗维民颇为得意的介绍。

    吴世璠走过去蹲下,仔细打量。

    这三眼火铳管长一尺左右,连柄总长四尺左右(寻常铳柄为木制,作为近战武器则用铁柄),通体黝黑,用三根竹节状单铳箍合而成,三个铳口呈品字形,单铳口径约一寸,外侧都有小孔。

    应该是根据实际情况,可选择单眼发,也可选择双眼,三眼齐发。

    铳身用熟铁打造,泛布着铸点,显得工艺极差。

    但还是能辨认出一只铳管上烙着一排小字,“一万四千三百一十五号,周启三年四月二十一日造。”

    顺手提起来,颇为沉手,大约二三十斤的样子。

    “罗将军,朕想试试这三眼火铳的威力!”吴世璠抖了抖,跃跃欲试的说道。

    罗维民慌忙道:“皇上,此火器威力大,恐震伤皇上御体……”话还没说完,就见吴世璠已经提着三眼火铳出了营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