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康熙,你可别怨我 第二十一章:历史的轨迹

时间:2022-04-28作者:胡萝卜炖牛肉

    饱餐了一顿烤野生鸟肉,吴世璠在马车里小寐了一会儿,提着鸟铳直接上了铁鸡山,这回不是打鸟儿,而是野兔,野雉,山羊等野味;傍晚时分,斩获不少,一行人又浩浩荡荡的回到行宫。

    让侍卫把野味提进光禄寺厨房,吩咐这几日给官员朝食加料,自己则提着鸟铳回御书房。

    几位大臣已经离开了,走到御座边,把鸟铳挂在九星蟠龙剑旁边,转身移开御桌上的一块镇纸,果然就看到一篇新鲜出炉的《论武备疏》,洋洋洒洒千余字,署名人:方光琛,曹申吉,郭昌,来度,钱点。

    “真是辛苦这帮老臣了!”吴世璠微微一笑,坐在御座上,饶有兴致的御览起来。

    渐渐他的眉目舒展开来,轻弹着奏疏,暗暗赞叹:“啧啧,不错,还真是挺不错的,居然能窥探到朕的心思,这帮老油条不简单的。

    只是这份奏疏看起来光面堂皇,论据充分,滴水不漏,实则夹杂着太多的私货,以为朕就看不出来么?

    不过,作为治军参考还是有一定价值的。”

    不得不说,吴世璠这一招确实厉害。

    武将跋扈,文官忍气吞声,正好可利用文官来制衡武将。

    掌控权利的关键不就是搞平衡么,他吴世璠就是权利的核心,文武官员都必须围着他转,这才是根本目的。

    任何一方太强势,都不利于他这个皇帝施政治军。

    但目前形势下,整顿武备,抓住军权才是第一等要务。

    “小安子,去把中书给事盛开宏给朕叫来!”

    “方英,出来磨墨,备笔,铺纸!”吴世璠放下奏疏,喝道。

    不一会儿,盛开宏就匆匆赶来,俯首恭声:“皇上唤老臣,不知有何吩咐?”又一个自称老臣的。

    “朕现在口述圣旨一篇,你当即拟旨!”

    “臣遵命!”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大将军吴国贵久驻阵沿,勇略过人,劳苦功高,乃我朝擎天柱石,特赐爵护国公,赐府邸一座,玉带两副,金银珍宝若干……

    朕初登大宝,亟需元勋辅佐,特召其速回行在,任五军都督府大都督一职,接到圣旨即日起速带六千关宁军回黔。钦此!”

    接过盛开宏递上的圣旨,吴世璠从御桌上拿起玉玺,重重盖了上去。

    “小安子,明日一早叫上董镳,你二人速带圣旨去定天府,把护国公吴国贵大将军给朕请回来!”

    “遵命!”

    皇帝下达指令的方式有很多,如口谕,手谕,敕谕,敕书等,其中圣旨最为庄重,又是贴身侍卫总管和随身候旨太监亲自送达圣旨,这吴国贵的面子也确实够大的。

    吴国贵是关宁铁骑的元老,也是如今这只部队的实际控制人和精神领袖。

    吴三桂驾崩后,诸将曾齐聚衡州,共推吴国贵总理军务,而不是地位更高的总统大将军吴应期,足见其在军中威望之高。

    方光琛这个人有不少缺点,但在视人方面还是有独到眼光的,他看中的人,基本不会差到哪里去。

    所以,吴国贵当得起这份面子。

    “几个老油条说的不错,欲抓军权,先抓军头!”

    “欲重塑五军都督府的威望,建立行在三大营,必须先调回吴国贵和关宁铁骑这只主力。”

    这两条建议是没有问题的,也相当于委婉的说明,这定天府是保不住了,连主将都调回来了,劝朕就不要往那里跑了。

    “至于吴应期,老油条们的意思是放任自流,让清军来收拾,一旦吴应期的部队被清军打残,威胁自除;吴应期一残,广西吴世琮孤掌难鸣,如此一来,吴氏父子威胁自解……”

    老油条们还分析了种种可能性,皆存在不可预知的变数,惟此法最为稳妥。

    借清军之手来收拾吴应期部,可谓相当残忍,歹毒。

    都是我大周的子弟民,却因为顶层争斗的关系,而遭受如此不公正的待遇。

    这难道就是帝王之术的残酷和冷血么!

    自己不穿越,这帮子弟兵自有其历史命运,问题是朕现在已经穿越了,难道就没有更好的法子么。

    鱼和熊掌真的不可兼得么?

    “皇上,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呢。”正思索着,吴安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老脸上挂着暧昧的笑容。

    “哦,吴公公,找朕何事!”

    吴安趋步上前,低声道:“皇后娘娘亲手炖了一锅鸽子汤,请皇上今晚一定要过去尝尝。”

    吃,怎么又是吃,难道就没有一点创意么!

    吴世璠正郁闷着,没好气的道:“朕今日已经吃了四只鸽子,一只斑鸠,三只麻雀,实在是吃不下任何鸟类了,回皇后娘娘的话,改天吧,改天吧。”说着,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吴安微微颌首,慢慢退了出去。

    老油条们还说了,除了吴应期部坚守湖南腹地,其余各部可且战且退,次第撤离,在湘黔边境建立一条坚固的防守,力保云贵不失,待时机成熟,再进行战略反击。

    这相当于变相的告诉朕,湖南是无论如何保不住了。

    朕作为皇帝,失地如割肉,痛彻心扉啊。

    湖南一失,大周实力折损三分之一,吴军将呈现战略性的溃败之势。

    历史的轨迹竟是如此的不可抗拒。

    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道路竟是如此的艰辛和漫长。

    正烦闷着,吴安这老东西又来了,身后还跟着数名太监,分别扛着被褥和箱子。

    “喂,吴公公,你这是要干什么?”吴世璠喝问。

    吴安笑嘻嘻的道:“皇后娘娘吩咐了,从今日起,她要住进御书房,老奴不敢不从,就让人带寝物过来了。”

    “什么……”吴世璠大吃一惊,慌忙道:“朕不是早跟你说过了么,最近前线军情紧急,朕要独守御书房,指挥战事,万万不可分神的。”

    吴安难为情的道:“老奴也是这样说的,可皇后娘娘不听,执意要搬进来呀!”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快把东西搬进去!”

    “都给朕停下,看谁敢动,就不怕朕要你们的脑袋吗!”吴世璠怒喝。

    几名太监慌忙放下东西,跪下,磕头道:“请皇上恕罪,咱们不这样做,皇后娘娘也会打死咱们,请皇上开恩,开恩啦………”

    “你们这是......”

    吴世璠哭笑不得,一跺脚,“行了,行了!都给朕滚起来吧,朕这就去喝皇后娘娘炖的鸽子汤!”

    “还不快谢皇上开恩!”吴安眉开眼笑的吩咐。

    “谢皇上开恩,谢皇上开恩!”

    当务之急先应付郭桂芳的这顿鸽子汤吧,至于湖南能不能保住,等吴国贵回来再作商议。

    吴国贵久居前线,熟悉军务,且听听他的意见再作定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