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康熙,你可别怨我 第二十八章:白龙鱼服(3)

时间:2022-04-28作者:胡萝卜炖牛肉

    吴世璠一口气冲到一棵野树下,左顾右盼了一番,迅速解开衣带,一撩衣袂,退裤子至脚跟,顺势蹲了下去。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般毫无迟滞。

    糟糕,这老头的东西吃了要拉肚子,这么快就见效!

    “快快守护皇上出恭!”吴安叫道。

    “喂,你们千万别过来啊!”吴世璠慌忙摆手,堂堂一国之君被人亲睹在旷野中出恭,以后还如何竖立威信?

    众人可不管,直接奔过来。

    五名侍卫围成一圈,背手面向前方,严阵以待,防止有不良者突然袭击皇上出恭;吴安和小东子仔细检查周围环境,防止有什么东西咬了皇上,蛇倒是还没出来,但野鼠,虫蟊之类的也够皇上受的。

    这就是皇家排场,你不服不行。

    吴世璠无奈,只得把身子往树干靠了又靠,尽量减少春光乍泄的面积,然后一皱眉,一咬牙,只听树根下传来一阵“霹雳砰咚,哗啦唧吥……”的声音,宛如鞭炮乍鸣,惊天动地。

    众人皆尽忠职守,无人敢捂鼻子。

    皇上出恭,你敢捂鼻子,这罪可是不小的。

    “哗啦唧吥,霹雳砰咚……”

    着实拉了好一会,直至拉不出来了,吴世璠才叫道:“朕好了,快拿手纸来!”

    手纸?

    吴安和小东子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敢情都没带手纸。

    千算万算也没算到皇上会来这么一出的。

    “喂,你们几个带手纸了吗?”吴安问侍卫。

    “没有!”

    这下咋办,皇上正等着用呢,吴安和小东子皱着眉头,一筹莫展;还是小东子机灵,一眼望向了树上的树叶。

    “行,就用它了!”吴世璠没好气的叫道。

    “好,皇上稍等啊。”小东子吐了一口唾沫在掌心,敏捷的爬上了树,小心翼翼的挪到树丫上,摘了几片叶子,又挪到原位,再顺着树干溜下来。

    吴世璠净了身,提了裤子,扎了腰带,头也不回的迈步就走。

    走了几步,突然颇为意外的问:“咦,你们都没事吗。”

    众人摇头。

    “真没有?”

    “吾等不敢欺君,是真没有!”

    吴安恭维道:“皇上真龙之躯,被这污秽之食玷了身子,故而才会如此;我等乃凡夫俗胎,因而不会有事。”

    “对,正是此理!”众人皆点头称是。

    “尔等方才真是忠心耿耿,这份情谊朕记住了!”吴世璠微笑道。

    “此乃吾辈份内之事也!”

    “呵呵……”

    一行人越过旷野,渐渐回到城区边,小皇帝在一条小溪中洗了手,带着众人朝贵阳城门走去。

    这贵阳城算不上高大巍峨,但也有些体面,护城河,城墙,城垛,雉堞,一应俱全;城门两边放着哨卡,有军士巡查出入的人群,只是明显出来的人比进去的人多,且出来的人中不少是带着家眷,扛着箱囊,像是要出远门的样子。

    一行人入了城,闲逛了一会儿,路过上次去过的那座茶楼,只见大门紧闭,门上贴着一张告示:“本茶楼转赁!”,五个大字。

    又见对面有间小酒馆,便走了进去,点了两桌酒菜,一行人分坐两桌吃起来。

    “喂,老板,对面这家茶楼生意一直不错,为何突然就转让关门了?”吃完,付了账,吴世璠顺嘴问老板。

    老板嘿嘿一笑道:“没什么为何的,不瞒小哥,本店再经营几天也准备转让了,带着妻儿回大理老家去了。”

    “你这店生意也不错,为何也如此!”吴世璠奇道。

    “还能为什么,清军就要打过来了呗!”老板没好气的道。

    吴世璠微微一怔,又问:“怎么可能,你这话又是听谁说的。”

    “还用听谁说?”老板咂了咂嘴巴,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道:“满城都在传这话,说楚王吴应期惨败,丢了岳州,很快长沙,衡州……整个湖南也要跟着一起丢,接下来不就轮到贵州了么,正所谓未雨绸缪,如不早作打算,到时兵荒马乱,想走也走不了的。”

    看来自己一直低估了平民百姓的智慧,看问题居然也如此有一番见地,吴世璠暗暗惊讶。

    这岳州失陷才几天,百姓居然就开始行动了。

    春江水暖鸭先知,老百姓的举动是最能反映民心,民情的。

    难怪进城的时候,出城的人明显比进城的人多,敢情是有人要准备离开了。

    “咦,这位小哥,整个贵阳都在传这事,你居然不知道,是外地来的吧?”老板见他发着怔,便纳闷的问。

    吴世璠默然不语。

    一帮的吴安帮着接话,“不错,老板果然好眼力!”

    “嘿嘿,开门做生意,没点眼力是不行的!”老板颇为得意,正说着,另外一桌有顾客召唤,“喂,老板,再来一壶酒,一盘煎鱼!”

    “好勒,就来!”

    出了酒馆,吴安见吴世璠郁郁不欢,低声道:“皇上,城内有清军的细作,故意散发负面消息,扰乱人心;此乃清军常用之策,从努尔哈赤时代就开始娴熟运用了。”

    吴世璠点点头。

    吴安又轻声安慰道:“皇上,这只是个别生意人的看法,代表不了所有百姓,皇上勿要刻意往心里去!”

    “你也不用安慰我,朕心里有数。”吴世璠摆了摆手。

    “这贵阳知府渎职,控风不严,不禁城门,理该严办!”这时,小东子突然恨恨说道。

    吴世璠瞥了一下周围,又瞥了他一眼,低声吩咐道:“吴安,回去后立刻让李恕派人清查城中奸细,记住,要秘密进行,不要扰民,否则民心更易动摇!”

    “明白!”

    回行宫的路上,吴世璠心情沉郁,本来是出来走访民情,虽做好了坏的打算,但真实情况远比预想的还要糟糕。

    自己一直低估了清军平叛策略的立体性,除了军事上施压,经济上封锁,更关键的还是政治攻势,对人心的攻陷。

    天下脚下的贵阳尚且如此,那长沙,衡州,整个湖南……怕已经是草木皆兵,人心惶惶了。

    从这一点上,大周全面处于劣势。

    战火其实已经烧到贵阳,烧到朕的行在了!

    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必须建立在一定军事胜利的基础上,也就是让老百姓能看到希望。

    遥想起兵初始,势如破竹,传檄所至,纷纷响动,应者如云;一旦军事形势孱弱,立马反水的,偃旗息鼓的就都来了。

    或许正如方光琛所言,每个汉人心中都有一颗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火种。

    朕要做的就是点上一把火,把天下汉人心中的火种都给点燃了,直至呈那燎原之势。

    快临近行宫的时候,他突然又加快了脚步,渐渐由快步变成了跑步,最后干脆飞奔起来,夹着臀飞快的蹿进御书房。

    妈的,这肚皮又开始闹了,还没完了!

    有些逼真不能装!

    “小东子,赶快给朕端一只马桶进来,还有手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