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康熙,你可别怨我 第三十章:壮哉,我关宁铁骑

时间:2022-04-28作者:胡萝卜炖牛肉

    一群人随着銮舆出了行宫,三百名全副武装的禁卫军在王浩虎的带领下,护送着一群大周的核心和骨干,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吴世璠坐在銮舆中,回忆着关于吴国贵的一些传奇往事。

    当年,吴国贵随平西伯镇守宁远时,曾在一场与清军的大战中受重伤,归营乃仆,血流如注,药石罔用;时军中有一术士,唤作郭见鬼,让人拾石子十余担,置吴国贵仰卧,压以石子;两日后,止血而醒。

    一片石大战,吴国贵奋勇当先,领三千铁骑率先冲入大顺军阵营,一阵狂杀乱砍,顷刻冲垮阵型,直接导致了李自成大军的大溃败。

    再后来,关宁军一路追击农民军残部,也是吴国贵一马当先,作为急先锋狂飙猛进。

    大军进入缅甸,擒永历帝朱由榔及一干皇室,嫔妃。在昆明的蓖子坡,永历帝的人生走到了终点,吴国贵就是行刑人之一。

    郭壮图曾对吴世璠提及过起兵前的一些旧事,当初几乎所有部将都鼓动吴三桂起兵,其中胡国柱瞒着吴三桂,带着一帮人冲进云南巡抚朱国治官邸,对其乱刃交加,朱国治当场丧命。

    唯独吴国贵反对起兵,大军行至贵州,吴国贵突然说不去了,搞得吴三桂不知所措。

    方光琛言“吴国贵虽倔强,但勇略过人,至死不变。”现在想起来,确实还是这么回事。

    一行如此浩大的皇家行驾,立刻吸引了不少百姓,纷纷站在路边,驻足观看。

    只是苦了一干文臣,个个累的气喘吁吁,几位老臣更是捶腰不止。

    浩浩荡荡的出了贵阳城,行了大约十来里路,只听前面有蹄声响起,初时若隐若闻,渐渐就清晰起来,蹄声越来越密集,渐渐滚滚如雷,呈地动山摇之势。

    吴世璠掀开舆帘,举目望去,只见远处山脚拐弯处,一队半重甲骑兵,两骑并排,正不疾不徐的行来,目测大约有一千余名,应该是前军。

    这前军皆身披铠甲,背负弓弩,手提三眼火铳,腰挎马刀,雄赳赳,气昂昂,军容整肃,声势壮观,远非罗维民那群由关宁铁骑蜕变而来的禁卫兵所能比。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句话对于军队再适合不过了。

    不打仗的军队算不得真正的军队,没有在战场上立过战功的将军不算真正的将军。

    “壮哉,这才是我大周军队该有的样子!”吴世璠脱口赞道,见军容壮观如斯,多日以来的焦虑和愁苦一扫而光。

    前军绕出山脚,隔了半响,中军也跟着行了出来。

    中军是四骑并辔而行,装配和前军一样,声势自然更壮,当先四骑各举一面军旗,上面依稀写着一个大大的“周”字。

    “还好写的不是吴字!”吴世璠暗暗舒了口气。

    想当年,岳武穆不知深浅,打出了岳家军的旗帜,岂不知这是犯了老赵家的大忌。

    不过,似乎写吴也没毛病,毕竟天子也姓吴嘛。

    只要是吴世璠的吴,不是吴国贵的吴就行。

    随着中军绕出的约来越多,终于看见中间有一辆巨大的,由八匹马拉着的战车,一员大将持剑端坐车座,威风凛凛,气度不凡,正是大将军护国公吴国贵。

    吴世璠一阵激动,打开銮舆前门,抬足上了辕台,一手持九星蟠龙剑,一手甩袖后负,傲然而立。

    野风拂体,尽管他的身子瘦弱单薄,但已有一番君临天下,舍我其谁的气势。

    对,就是气势!

    “呜,呜呜……”两方人马相聚大约两百步的时候,前军数名号兵吹响了手里的牛角号,全军立刻整齐一致的停下来,蹄声立止,寂然无声。

    “停!”王浩虎一展手臂,行驾也停了下来。

    “驾!”

    王浩虎一扬鞭,骑马奔过去,驰到前军阵前,和一名首领亲切交谈了几句,又骑马奔回来。

    那名首领拨转马头,奔到战车跟前,下马,半跪立,汇报情况。

    吴国贵微微颌首,提着一把宝剑起身,下了战车,跨上部下牵过来的一匹黑色战马。

    密集的骑兵立刻像波浪一样闪开一条通道,吴国贵一抖缰绳,驶出军阵。

    临近行驾,一勒缰绳,战马稳稳停下,吴国贵翻身下马,手提宝剑迈步走来,距离行驾三十步外,突然剑鞘插地,弯腰拜倒,口呼:“吴国贵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他这一呼,前军,中军,后军依次跟着呼喊。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气势雄壮,声震旷野。

    吴世璠又一次体验到了站在权利巅峰的感觉,一股如触电一般的强烈快感充斥了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头发,指甲,甚至呼出来的气息,都带着一股畅快的味道。

    权利这玩意儿正如加了糖的春药,令人欲仙欲死,欲罢不能。

    他享受着这种美妙的滋味,提着宝剑,缓缓下了銮舆,禁卫军立刻让开一条通道。

    “吴国贵,朕重振大周军威的希望就寄托在你身上了,你可千万别令朕失望!”

    吴世璠默念着,心情激动的迈步朝吴国贵走去。

    吴国贵起身,与他相向而行,相隔十余步时,再次拜倒。

    “哈哈哈,护国公,朕终于把你盼回来了,快快请起!”吴世璠把宝剑递给身后跟过来的小东子,大笑着,快步赶上几步,亲切的过去搀扶他。

    “谢皇上!”吴国贵顺势立身而起。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