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康熙,你可别怨我 第三十一章:总督天下兵马大元帅

时间:2022-04-28作者:胡萝卜炖牛肉

    吴世璠仔细打量眼前这位声名赫赫的吴军大将。

    这吴国贵五十多岁,身材高大魁梧,器宇深沉。经过五年多战场风霜的洗礼,面孔比当初在王府时所见沧桑了许多,几缕白发从头盔边露出来,但一双眼睛依旧炯炯有神,锐利如锥,顾盼间寒光摄人,令人不敢久视。

    “嗯,很好!”

    吴世璠由衷赞了句,握住他一双粗糙的大手道:“护国公,朕是日里思,夜里想,终于把你给盼回来了!”

    吴国贵道:“臣接到圣旨,不敢怠慢,即带兵回朝,让皇上悬望了,此乃臣之过!”

    “你已经回来的够快了,朕很满意!”

    “走,咱们一起回行宫,五年没见叔叔了,今夜咱叔侄俩要好好叙叙!”

    吴国贵微微一惊,忙道:“臣何德何能,当得起皇上叫一声叔!”

    吴世璠笑道:“你是先帝义子,朕叫你一声叔叔,有何不可,论年纪你比家父还长上几岁,就是叫你一声伯伯也是可以的,只是那样叫把你叫老了,朕于心不忍。”

    吴国贵正踯躅着,吴世璠已拉着他的手迈步而行,走了几步,突然对身后的小东子道:“朕刚才忘了,你立刻赶回行宫,让光禄寺准备一场晚宴,行宫四品以上臣子今晚必须到场,为我叔叔接风洗尘!”

    “是!”

    王浩虎和三百禁卫军见皇上拉着吴国贵走近,无需人指示,齐齐半跪立,高呼:“我等参见大将军,欢迎大将军归朝!”吴国贵作为目前关宁军的实际控制人和精神领袖,在由关宁军脱胎而来的禁卫军中威望颇高。

    吴国贵延手,动情的道:“各位兄弟快快请起,五年未与兄弟们见面,心中实为想念!”

    众人齐声道:“谢大将军,我等也时常想念大将军的酒!”

    吴国贵怔了怔,随即哈哈大笑。

    方光琛,曹申吉为首的一干文臣面无表情的走过来,拱手,“见过护国公!”

    “见过各位大人!”吴国贵回礼。

    客套完了,吴世璠拉着他的手道:“叔,一路行军辛苦,请上銮舆,随朕一同回行宫”

    吴国贵大惊,慌忙推辞:“銮舆乃天子驾座,臣万万不敢造次!”

    吴世璠笑道:“朕说行就行,朕是皇上,你不得抗旨。”说着,硬拉着他上了銮舆。

    欲使其以国士报朕,朕必先以国士待之!

    一干文臣面面相觑,神色复杂,钱点跨上一步,正准备从皇家礼数的角度劝谏小皇帝此举有违礼制……就听砰的一声,銮舆侧门已经重重关上了。

    “起驾,回宫!”里面传出小皇帝兴奋的声音。

    行驾掉了头,三百禁卫军护送,六千关宁铁骑尾随,浩浩荡荡沿原路回城。

    吴国贵戎马一生,一辈子骑过无数烈马猛驹,一双臀胯早已练成铁布衫,金钟罩,但坐在銮舆舒适的软榻上,却有如坐针毡之感。

    五年没见,小皇帝长大了,性子也完全变了。

    思维反转,举止异于常人,也不知是福是祸。

    吴世璠不动声色的坐着,听着后面滚滚如雷的马蹄声,霍霍威武的盔甲摩擦声,第一次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军队这种国家暴力组织,蕴藏的那种巨大的威力和不可抗拒的力量。

    这才是缓辔而行的六千关宁铁骑,声势就如此慑人,如果真放在战场上厮杀,那又该是一种何等震撼人心的场面。

    制作再精良的古代战争大片,其效果大概也不如真实战场的十分之一。

    这样一想,不禁侧目看了一眼身旁的吴国贵,眼神中自然的流露出一种钦佩的神采。

    一辈子能在战场上冲杀的人,到底是怎样的一副钢铁之躯,铁石意志。

    因此,作为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皇帝,如何能掌控大周近二十余万兵马,不是仅仅靠皇帝的身份就能做到的。

    临近城门口,一名总兵遵循吴国贵早先的安排,带着六千关宁铁骑转道,去城外十里处的一处山脚下驻扎,行驾进入了贵阳城。

    ……………

    晚戌时,行宫光禄寺的大堂里张灯结彩,酒肉满桌,吴世璠带领一干臣子为吴国贵接风洗尘。

    吴国贵退了铠甲,沐浴更衣,换上一套简装便服,但身上散发的那股气场与众不同,长期在战场上的人就是不一样。

    吴世璠亲挽吴国贵的手,和自己在主桌就坐。

    吴世璠先敬了吴国贵一杯,其余臣子见状,先后上前敬酒。

    “大将军晋升护国公,老臣敬护国公一杯!”

    “护国公长期在外杀敌,护我大周平安,老臣敬护国公一杯!”

    “某久仰护国公威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来,某与你喝一杯,沾点英雄气!”

    “谢谢,多谢!”吴国贵也一一回敬。

    一时间,一干文臣表面彬彬有礼,气氛融洽,实则心里酸溜溜的。

    王屏藩独自经略蜀地,名符其实的一方大员,也不过是封东宁侯,而吴国贵却直接封为护国公,我等文臣兢兢业业,猴年马月才有封侯赐爵的机会。

    但皇上这般态度,也只能虚与委蛇,给皇上违台。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不擅酒量的方光琛突然微醉的站起来,大声道:“诸位,老夫有一言,请诸位静听!咳咳,如今吴国贵大将军已晋升护国公,出任五军都督府大都督,专主军务,请问咱们皇上是不是也该往上升升了。”

    此言一出,就有官员大笑道:“方阁老喝醉了,说醉话呢,皇上本就是天底下最大的,还能怎么升,莫非升为玉皇大帝不成?”

    “自然可以升的。”方光琛醉眼瞥着他,微笑道。

    “下官愚钝,还请方阁老明说。”

    方光琛身子微微一晃,扶着桌子道:“昔前朝正德皇帝朱厚照自封‘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凡往来公文一律以威武大将军钧帖行之,后来又加封自己为‘镇国公’。

    咱们的皇上英明神武,远胜那朱厚照,区区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是太小了点,老夫以为皇上该封为总督天下兵马大元帅才行!”

    “总督天下兵马大元帅……好,这个注意好!”那官员立刻抚掌叫好。

    见二人如唱双簧,官员们个个都是人精,岂能不知道方光琛人醉话不醉,立刻纷纷附和起来。

    总督天下兵马大元帅,顾名思义是天下最大的军阶了,什么大将军,护国公,大都督之类的都得归他管。

    武将再怎么得势,总归属于皇上管不是。

    这等事,吾等文臣其能不违台。

    “原本就该如此,当年先帝自称奉旨总统天下水路大师,兴明讨虏大将军,那是好几年之前的事了,皇上贵为大周皇帝,也是吴军唯一的统帅,当得起这总督天下兵马大元帅的名头。”

    “臣附议!”

    “臣也附议!”

    “张大人,明日一早就让人拟一份圣旨,让皇上批了,即刻发往各地军营。”

    “吕大人此议甚好,臣定当照办!”

    方光琛见时机已成熟,转身朝同桌的吴世璠一拱手,道:“皇上,臣代表满朝大臣恳请皇上接受这总督天下兵马大元帅的封号,以安抚军心,振奋我军士气!

    以后凡公文圣旨,皆以总督天下兵马大元帅钧帖行之!”

    “各位以为如何啊!”

    “好!”

    吴世璠虽对朱厚照这个皇帝没什么好感,但不免心里酸爽,这方光琛真是体贴人,深知朕的心意,便微微一笑,谦虚的顺势说道:“既然诸位大臣如此坚持,那朕就却之不恭了!”

    吴国贵听话听音,自然明白其中玄机,随即表态,“臣恭贺皇上荣封总督天下兵马大元帅!”

    有了总督天下兵马大元帅这个称号,吴世璠距离实质掌控军权又近了一步,同时也意味着大周正式进入了战时状态。

    就是这么玩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