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康熙,你可别怨我 第五十三章:歼灭八旗才是王道

时间:2022-04-28作者:胡萝卜炖牛肉

    曹大奎的三百人,吴世璠准备用来组建一支手榴弹突击队,跟神枪队一样,关键时候发挥奇效。

    吴国贵宣布完保密措施和泄密惩罚,留下几箱木制仿真手榴弹,供他们练习投掷术;吴世璠便带着随行人员出了山坳,回到练兵场。

    “轰!”

    “轰,轰,轰……”

    练兵场东南角有一片树桩,绑着一副副披着八旗甲胄的人形标靶,二十名神枪队枪手正用各种姿势练习破甲术,立射,跪射,卧射,这些人都是吴世璠的亲传弟子。

    柳树铺一战,这二十名弟子立下奇功,一举击毙都统鄂内。

    鄂内当时穿的是棉暗甲,就是纯棉甲中间夹铁片,内外用铜钉固定,重约35-40斤;纯棉甲制作工艺颇为复杂,取棉七斤,用布盛于夹袄内,粗线逢紧,入水浸透,取出铺地,用重物压实,再晒干,反复拍打,制成棉胆。

    再将棉胆裁剪叠加,制成纯棉甲,重约15-20斤。

    纯棉甲对火器和刀箭攻击有一定缓冲和护身作用,再加上间夹铁片,纵使鸟铳也不能对其大伤。

    所谓棉明甲就是纯棉甲为底,将铁片以札甲形式连缀其上,或直接用铁网包覆。棉明甲或暗甲均属轻甲,若轻甲上身再覆札甲或锁子甲,便是重甲,也可叫重(chong)甲,重甲步骑兵乃是八旗精锐中的精锐。(重甲步兵行军骑马,至阵前再下马步战。)

    察尼带来的五万大军中的一万八旗军,其中六千为重甲兵,四千为轻甲兵。

    神枪队的任务除了保护小皇帝,还有充当吴军狙击手的任务。

    既然鸟铳无法破棉甲,吴世璠就让他们练习从夹片缝隙,或头盔正脸部下手,甲片多为2.75方寸的铁片,根据铜钉分布,其缝隙是有规律可循的。

    鄂内所戴头盔有面罩,包裹甚严,只得从甲片缝隙下手;二十名枪手连续开火,即使有打不准的,但人多,便把鄂内打成了筛子。

    除了平时刻苦训练的因素,多少还有些运气成分。

    击毙个别敌首尚可,对付批量八旗轻重甲步骑兵就不行了。

    “各位弟子,先暂停,撤退,朕要试试新火器,看能否破这棉甲!”吴世璠拿着一枚手榴弹,吆喝一声。

    众弟子连忙收铳,整齐排成一列。

    吴世璠按标准动作甩出手榴弹,落在四副甲胄中间。

    “轰!”的一声,烟尘散过,众人迫不及待的跑过去。

    仔细一检查,四副甲胄均沾满弹片,棉面刺穿,也嵌入铁片,但无法完全透入。

    “看来这黑火药做的手榴弹破不了棉甲,更别说重甲了;只能对付绿营兵,或者执行特殊任务,可黄火药暂时又搞不出来!”吴世璠颇有些失望,拍拍手,迈步就走。

    走出打靶场,忽然又驻足,幽幽道:“柳树铺一战,我军虽获大胜,但遗憾的是未能批量歼灭八旗军。

    这八旗军不过十多万,杀一个就少一个,若能批量歼灭,尤其是满八旗,将会对清廷造成巨大的心理恐慌,其立国根基也会动摇!”

    “总指挥所言极是!”吴国贵和胡国柱附合。

    吴世璠笑道:“二位和八旗军交战多年,知根知底,可有破甲之法。”

    胡国柱道:“寻常刀箭火器很难,要么用火炮轰毙,要么用重器砸,比如三眼火铳,锤,重斧之类,要么寻甲片间隙用快刀斩之,鸟铳射其面部……”

    吴世璠不置可否,目光望向吴国贵。

    吴国贵沉思一会道:“除此之外,臣倒还想起前朝有一种火器,能破八旗棉甲,据说重甲亦可破!”

    “哦,是何等神器,快说来听听!”吴世璠顿时来了兴致,目光炯炯的盯着他。

    “是斑鸠铳!”

    “斑鸠铳?”

    “对,就是斑鸠铳!”胡国柱忽也想起了,语气肯定的附和。

    吴国贵道:“这斑鸠铳也叫斑鸠炮,发射原理与鸟铳无异,只是个头大数倍,达30斤左右;比最轻型火炮要小,发射时需固定在基座上,火力比鸟铳强许多,应当能破八旗重甲。

    其远距离威力不如火炮,近距离不如鸟铳轻便,另外制作难度比鸟铳还高。”

    吴世璠笑道:“那就是轻轻轻型火炮,或重重重型鸟铳,对吧。”

    “差不多吧。”

    吴世璠点点头,挠头仔细琢磨这斑鸠铳。

    既然能破八旗重甲,再怎么难都得搞出来是不是。

    前朝那是一个烂摊子,烂到根了,再好的火器也打不赢满洲人。

    这时,只听胡国柱叹道:“我军起兵五年,与清军大小战役无数,绿营兵是歼灭不少,但八旗主力始终没有真正受损,去年夏天的永兴之战,算是我军歼灭八旗一个方面军最好的机会。

    当时,臣与马宝,王绪等人率军攻永兴,包括都统宜里布(察尼军都统伊里布之兄,兄亡弟继),副都统哈克山在内的41名八旗将佐战殁,驻扎茶陵的扬威大将军简亲王喇布惧我军势大,不敢来救。

    穆占之郴州援军也迁延不进,敌永兴主将前锋统领硕岱率部据城死守,数度危怠。

    唉,城破指日可待之时,先帝却驾崩了,我军不得已撤退!

    现在回想起来,臣还是痛心不已…….”

    吴世璠默然片刻,断然道:“别灰心,有机会的,一定有机会的!满人入关后屠杀我多少汉人,就凭这一点,老天爷也要给咱们机会,对不对!”

    “嗯!”

    吴国贵突然又道:“臣还想起来了,这斑鸠铳是仿制佛郎机(葡萄牙)人的鹰嘴铳,如果我大周做不出来,可以去濠镜澳(澳门)找佛郎机人买……只是,清廷对我朝进行陆海全面封锁,怕是很难走出去,运进来。”

    听他这么一说,吴世璠顿时兴奋了,“我的大都督,你怎么不早说!困难肯定是有,但朕绝不相信麻子康有遮天的本领!

    走,回府邸,咱们好好议议如何向佛郎机人买这鹰嘴铳,这可是关系到我大周国运的大事!”

    ………….

    三人兴冲冲回到府邸,见一行押解人正在门口整理马车,准备打道回贵阳,吴世璠唤了吴师傅,进到书房,提笔又画了一幅图纸,并备注许多要点。

    “吴师傅,朕有三件事让你代办!”

    “大元帅尽管吩咐。”

    “其一,这份图纸交给吕尚书,让他尽快搞出来。其二,让他不要在乎手榴弹弹柱外形,什么形状都行,反正要炸碎的,这已经是朕第四次跟他这样交代了,朕不希望有第五次!

    其三,从你回到行在之日算起,让他每隔七日送一千只手榴弹来,记住,这是军令!”

    “是,是!”

    吴师傅拿着图纸躬身退了出来,展开一看,顿时皱起了眉头。

    完了,吕大人这回非得让小皇帝整死不可。

    战前指挥部的三位核心正在书房商议着如何去濠镜澳购买鹰嘴铳的大事,军前机要书吏方英匆匆走了进来。

    “总指挥,大事不妙!伯父大人刚刚派人送来紧急军报,水西土酋安坤和贵州土司罗大顺余部联合其他土酋趁机闹事,数日内聚集数万人马,派回去的两千关宁铁骑因地势原因竟不能阻挡!

    据说这些蛮苗放言要夺取行在贵阳!”

    “妈的,这群土酋,果真让大都督给料中了!”吴世璠心底一沉,猛的拍桌而起。

    真是担心什么就来什么。

    须知蛮苗占大周总人口近百分之三十,尤以云贵二地最多。

    若这些土司和前方察尼军联合起来,那朕将陷于进退失据之境地。

    另外,吴军中也有不少蛮苗,如受鼓动趁机哗变,后果将不堪设想!

    书房里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