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康熙,你可别怨我 第七十一章:决战时刻来临

时间:2022-04-28作者:胡萝卜炖牛肉

    “贝勒爷,胡国柱部守住第二道防线,准备夺回第一道防线,我军奋勇杀敌,力保到手防线不失,但已伤亡四千二百人!”

    “黑龙滩之敌杀入我阵地数里,我军奋力抵抗!勒尔锦大帅和吴应期部在老虎沟激战,伤亡惨重,始终无法突破第二道防线!”

    “贝勒爷,不好了,我军到手的柳树铺第一道防线又被吴军夺回去了……”

    连日战事不利,心力交瘁的察尼实在顶不住了,旧病复发,萎靡不振的躺在大帐床榻上,每一次战报送达,都令他心惊肉跳。

    自己的人马始终无法突破吴军堵截,而大帅勒尔锦又无法突破吴军防线,如此消耗下去,凶多吉少。

    迫在眉睫的是军粮已所剩不多,一旦军粮告罄,后果不堪设想;历史上多少著名的战役,就是因为一方军粮没了,导致全军迅速崩溃。

    对于经过汉家文化熏陶多年,南征数年的他来说,对这一点有足够深刻的认识。

    勒尔锦大军的到来,曾令他兴奋不已,以为脱困指日可待;怎知战局竟演化成现在这样。

    还有,手里拿着的这份伪帝吴世璠的《告绿营兵兄弟书》,更让他坐卧不安,心神不宁。

    “告绿营兵兄弟书。

    现满狗察尼进退无路,陷必败之厄境;尔等皆汉裔同胞,奈何甘做清廷鹰犬炮灰;甲申之变以来,满人行以汉治汉之策,坐收渔利,致神州沦丧,生灵涂炭,臊腥遍地,皆尔等所犯之千秋大罪也!

    敢问,尔等有何面目面对汉家列祖列宗,有何颜面苟活于天地间乎。

    今朕励精图治,殚精竭虑,立志恢复汉家天下;尔等当迷途知返,为时不晚矣;尔等当作内应,战前倒戈,论功行赏不误;若执迷不悟,将遭灭顶之灾,且有遗臭万万年之声名!

    朕已为尔等指明出路,何去何从,应有明择!

    大周洪化天子吴世璠亲拟,洪化元年***月***日……”

    吴军用活字印刷术印了上千份传单,投放方式也颇为新颖;数十份叠在一起,草绳栓绑;在山顶用没良心炮筒打出,一些直接落入清军阵营,一些草绳在空中断了,传单四散,散播范围就更广了。

    察尼自然意识到这份传单巨大的鼓惑力,第一时间派人搜集,焚毁;可吴军印刷速度太快,每日一早散发一泼,怎么也收不尽。

    “这是吴世璠,真正气杀我也!”

    “咳咳咳……”察尼骂完,一阵剧烈咳嗽,愤怒的把传单撕得粉碎,嘶哑的喝道:“杭奇,吴军已暂时进攻,速去招参将以上的满汉将领到营帐议事!”

    “是!”

    不一会儿,一众满汉将领齐聚大帐;察尼目光阴毒的在一干汉将脸上扫来扫去。众汉将低着头,神色复杂。

    正所谓疑心生暗鬼,察尼越瞧越觉得不对劲,似乎每名汉将都有投敌嫌疑。

    “副将李皓怎么没到!”

    “末将去寻他!”伊里布正准备转身出账,李皓匆匆走了进来。

    李皓小心翼翼的走到汉将一侧,一抬头,正好和察尼狐疑的目光相对,连忙躲闪目光。

    “李副将,你为何晚到!”

    李皓忙道:“末将刚才内急,解手来迟。”

    “真是这样么?”察尼捋着腮边那缕鼠尾须,阴沉着脸问。

    “末将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欺骗贝勒爷呀。”李皓察觉出不对劲,脸色微微一变。

    “嘿嘿,我看你是偷偷给吴军通风报信去了,是不是!”一旁的杭奇心领神会的喝道。

    “冤枉,冤枉啊!”李皓吓了一跳,神经质似的叫起来。

    “贝勒爷,这李皓本是吴应期部将,反复无常,现我军处于不利境地,其反水太正常不过了!”

    “对,末将请斩李皓,以震慑军中鼠首两端之辈!”

    “贝勒爷,李皓不死,军心不稳!”一众满族将领立刻起哄。

    “贝勒爷,末将归降以来,甘为前驱,忠心可鉴;你可不能借咱的人头来……”李皓顿时吓得瘫软在地。

    “拖出去斩了!”察尼怒喝。

    “冤,冤,冤啊……”两名亲兵立刻走过来,把魂飞魄散的李皓拖了出去。

    “冤啦……”

    喊声嘎然而止,一名亲兵提着血淋淋的人头走进来,掷在地上。

    众汉将皆惶然不知所措。

    察尼呵呵一笑,和颜悦色的道:“李皓暗中通敌,已被斩首,尔等食我大清米禄,拿我大清俸银,家属亲眷皆在皇恩护荡之下,此等紧要关头,尔等该知道如何做吧!”

    众汉将齐声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乃吾等本份也!”

    “很好!”察尼哈哈大笑。

    ………

    “大帅,吴将王凤歧率巫山水师顺江而下,不日将抵达夷陵!我两千水师从常德秘密出发,顺沅江而下,欲水路偷袭辰州,清除吴应期所埋暗桩,行数十里,又发现无数暗桩。

    最后,吴军用火炮轰塌乌鸦崖,致河流堵塞,我水师不得已退回常德!”

    “报!”

    “我军又突破老虎沟第一道防线,但死伤惨重,第二道防线尤为坚固,进攻受阻!另外,察尼军粮即将告罄,欲杀马充饥,且始终攻不破柳树铺!”

    “报……”

    “察尼无能!”接二连三的不利消息,令勒尔锦勃然大怒,猛的摔碎手里茶碗。

    人家察尼可是两面受击,你勒尔锦领三万五千人马,硬是攻不破吴应期五千人驻守的老虎沟,到底是谁无能呢。

    众将皆默然不语。

    蔡毓荣呷了一口茶,放下茶碗,摇头叹道:“吴军占据地利,防御森严,此是其一,更重要的是他们士气旺盛,根本不怕死;一只不怕死的军队是很难战胜的!”

    这才多久,吴世璠居然让吴军脱胎换骨,此子非常人也!

    三藩之乱为祸五年,劳师糜饷,眼见大功告成,没来由遇到如此强悍对手!

    你们说说,这吴三桂到底是早死好,还是晚死好呢。”

    正感叹着,一名军士匆匆跑进来,“禀大帅,朝廷派人送来圣旨!”

    众人吃了一惊,慌忙奔出去迎接。

    只见帐外,一队人马正骑马风尘仆仆而来,宫廷侍卫护卫,领路的是两名宫装小太监;队伍停下,一名半驼着背的大太监下了马。

    大太监不阴不阳的一笑,从锦匣里取出一卷圣旨展开,敞开鸡公嗓子吆喝一声。

    “圣旨到,顺承郡王及一干部将接旨!”

    呼,呼,呼呼……

    众人连忙左手掸右袖,右手掸左袖,掸了几遍,在勒尔锦的带领下,齐齐跪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荆州军团进取辰州已有多日,察尼受困,损兵折将,勒尔锦救援迟缓。尔等皆宗室俊杰,满洲翘楚,竟如此无能,朕甚憾,甚愤,甚急。

    朕之灭吴大略皆因尔等受阻,勒尔锦身为主帅,难辞其罪,削顺承郡王爵,留大将军号;戴罪立功,限期夺下辰州,不得有误!”

    从显然,康麻子下这道圣旨时还不知道目前战况。

    “谢皇上隆恩!”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勒尔锦汗流浃背,战战兢兢的起身接过圣旨。

    ………

    在康麻子严厉逼催下,勒尔锦为了自己仕途,以铁血般,不计伤亡的方式开始了凶残的进攻。

    在吴军强有力的阻击下,清军虽屡有突破,但始终未能达到战略目的,小皇帝的坑道防御体系发挥了巨大作用,老虎沟阵地成为一副巨大的,名副其实的人肉磨子。

    一寸阵地一寸血。

    一道防线一片尸!

    阻击战空前惨烈,阵地死尸成堆,血流成河。

    吴军组织了敢死队,每名敢死队背负一只硕大的炸药包;一旦吴军顶不住,就迅速后撤,几名敢死队员持盾冒死冲上去,点燃身上炸药包,与敌人同归于尽!以最少人代价杀伤敌军。

    几声轰炸,肉渣横飞,一片血雾弥漫。

    呜,呜,呜呜……

    在战斗进行到第八天夜里,吴世璠静坐在堪舆图前,突然被帐外刮起的一阵风惊过神,凝神静听,山风渐大,吹得帐幔嘭嘭作响。

    赶紧起了身,出到帐外。

    山风呼啸盘旋,吹得旌旗猎猎,山中林木摇曳。

    过了一会儿,只听轰隆隆……一阵闷雷从远处天边响起,咔嚓,咔嚓……紧接着就是一阵闪电划过,照亮了漆黑的夜空。

    吴世璠伫立帐外,望着夜空中的风卷云涌,怔怔出神,突然,他感觉吹在脸上的风带着丝丝的凉意。

    伸出手,几滴雨水落在掌心。

    “啪啪啪啪……”一阵前戏之后,隐忍许久的一场雨终于下了起来。

    “糟糕,该死的雨季终于来了!”

    “如此,炸药包的威力将锐减,我军将失去最大的杀手锏!”

    “这,是要逼朕进行决战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