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我周围都是气运之子 第五章 我只想打死两位,或者被两位打死

时间:2022-04-28作者:守护多瑙

    听到陈杰三人到来,两人心里都清楚会发生什么。刘掌柜神情凝重地看向廖北山,眉宇间满是担忧。

    反观廖北山则是一脸云淡风轻,拍了拍刘掌柜的肩膀道。

    “掌柜的,你等会儿再现身,放心,我会处理好。”

    “嗯,万事小心。”

    廖北山微笑点了点头,随后便带着张宇转身离去。

    “老大,他们怎么又来了?”

    “下午打我的那个畜生是陈晓的堂哥。”

    话音刚落,一旁的张宇脸上的慌张瞬间一凝,紧接着,深深的恐惧迅速占据整张面孔,仿佛即将遭受灭顶之灾似的。

    当两人再次出现在后厨的时候,一瞬间便涌上了乌压压的一群人。

    “老大,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下午还没闹够吗,真的要将整个酒楼拆了才善罢甘休?”

    “是啊是啊,这些人好歹还是名门正宗的子弟,欺压我们这个小酒楼算什么本事!”

    。。。

    见三人来者不善,酒楼的全体员工此刻空前地团结,他们同仇敌忾,纷纷指责起陈杰等人。

    但是任谁都能看出他们每个人脸上的愁容以及担忧。

    见此情形,廖北山并没有做出过多解释,拍了拍张宇的肩膀道。

    “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先去看看。”

    此话一出,所有人瞬间明白问题所在,他们默不作声地让开一条通道,神色复杂地目送廖北山离去。

    大厅除了陈杰三人在无一人,三人此刻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直到廖北山出现,脸上的表情才出现些许改变。

    “哼,我还以为你已经跑路了,看来是条汉子。”

    为首的陈杰还是一入既然地神色倨傲,看向廖北山的眼眸中带着浓浓的戏谑与不屑。

    “人是我打的,有仇有怨尽管冲我来。”

    听闻此话,三人顿然一震,随之相视而笑,眼神中净是轻蔑。”

    “哈哈哈,行,有种,我是陈晓的堂哥,记住,杀你人,陈杰。”

    说罢,只见一道火光瞬间划破长空,陈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廖北山袭杀而来。

    “火云掌!”

    热浪滚滚,扑面而来,可这一次,在廖北山的眼中,他的火云掌不再像先前那般避无可避。

    这一刻,他动了。

    只见他周身电光一闪,只是轻轻侧身便躲过了陈杰的杀招。

    “什么,怎么可能!”

    身在半空的陈杰瞬间瞪大双眼,眼中净是不可思议。

    下一秒,不等对方做出反应,廖北山抬手右拳紧握,淡蓝色的电光包裹住整个拳头,义无反顾向着对方轰击而去。

    “嘭!”

    巨大的声响瞬间传遍整座酒楼,无数座椅板凳在一瞬间破碎成渣。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以至于当两位玉清宗同僚反应过来的时候,陈杰已经飞出楼外,深深嵌在廖北山之前的那个墙坑之中。

    楼外烟尘四起,喧嚣弥漫;楼内万籁俱寂,了无声息。

    所有围观的人此刻都瞪大了双眼,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许久,其中一位玉清宗弟子颤颤巍巍地开口道。

    “徐元,我不是在做梦吧,陈哥就这么被放倒了?他可是炼体境九重啊!”

    一旁的徐元同样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但是看着面前镇定自若,一看就未尽全力的廖北山,他的身体竟开始不自主地颤抖起来。

    “你,你究竟是谁!”

    面对质问,廖北山充耳不闻地开始扫视店内。

    “桌子二十张,板凳八十支,墙壁破损,地面破碎,还有灯具损失。。。”

    很快,他又转头看过来,灿烂的笑容让两人不寒而栗。

    “你,你不要过来啊,我,我们可是玉清宗的弟子。”

    但突然,他们眼前的廖北山身影模糊起来,紧接着,他们忽然感觉自己肩膀一沉,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去,陡然发现廖北山正一手搭着一个肩膀,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二人。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刘畅颤颤巍巍地问道,两人的身体控制不住地疯狂颤抖。

    “没事,我只是想打死两位,或者,被两位打死。”

    此话一出,两人再也绷不住,双腿一软,直接向下瘫倒而去。

    而廖北山紧抓着两人不放,并带着他们环视酒楼一周。

    “你们看看,就来了两次,就把我酒楼给破坏成这样,这里可是我的家啊,你们说,这该如何是好?”

    “我,我们赔!”

    说罢,刘畅马不停蹄地从怀中掏出几张银票,每张千两黄金的面值。

    看到如此巨款,廖北山眉头一挑,随后从容地将其揣进口袋。

    但是,还没有结束。

    他继续笑眯眯地盯着二人,像是一头饥饿的狼看着两只大肥羊。

    “小弟我白天的伤可是你们老大打的啊,你说这该如何是好呢?”

    此话一出,两人再次颤颤巍巍地掏出十几块闪烁着清光的石块。

    “都,都在这儿,这些灵石是我们哥俩的全部家底,我们真没有了,求求您大人有人量,绕过我们这一次吧。”

    两人哀求地看着廖北山,眼神中透着深深的凄苦,那种幽怨像是受气的小媳妇才有的眼神。

    “哼,算你们识相,现在,你们去将他那里值钱的东西掏出来交给我,敢有私藏,应该清楚下场。”

    这时,廖北山收起来先前的和颜悦色,雷灵体的恐怖威势展露无疑。

    两人听闻立刻连滚带爬地朝着陈杰跑去,不一会就颤颤巍巍地将所搜刮的物品递交到廖北山手中。

    当着两人的面清点着此次的收获,廖北山表面波澜不惊,心里却早已掀起惊涛骇浪。

    “八千两黄金,三十块灵石,还有一些玉清宗炼体境的修炼功法,果然实力强就是好啊,这一夜收获估计是我先前几辈子都得不来的财富啊。”

    清点完毕之后,廖北山重新换上一副笑脸,上前亲切地整理着两人有些凌乱的衣领。

    “我这人吧,天生不喜欢惹事,但要是别人欺负到我头上,我也不会手下留情,今晚之事就到此为止,要是心有不甘,我随时奉陪,如何?”

    一听此话,两人拨浪鼓似的连忙摇头,随后廖北山摆了摆手,两人这才如获大释一般飞快向着陈杰跑去。

    就在这时,廖北山身体一顿,他忽然想起自己还没有查看他们的人生面板呢!

    转头看向三人,眼眸中金光流转,黄金瞳切换。

    :刘畅

    :炼体六重

    :资质平平(白)

    :凡体

    :-20(二级恐惧)

    :无

    。。。

    :徐元

    :炼体六重

    :资质平平(白)

    :凡体

    :-30(三级恐惧)

    :无

    看着平淡无奇的数据,廖北山不禁感到一阵索然无味,紧接着,他将目光看向深陷墙坑的陈杰。

    随后,他的嘴角荡漾起一道微妙的弧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