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禁止游客垂涎已婚饲养员 第103章 第103章叶斯廷,让我看看你的……

时间:2022-05-18作者:酒晚意

    简尘没想到虫王是喜欢的。

    青年道:“你可以既是西格,又是阿哨。”

    一人一虫走出首都中转站。

    简尘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首都了,所以轻车熟路,拦了一辆的士,简尘在副驾驶,西格坐在后座。

    简尘想和司机打听一下那一日在盛典发生的事。

    司机明显一愣,笑道:“先生,你这就问对人了,我前一年刚被评为业十大优秀司机,所以有幸参加了那一次盛典。”

    “不过,小先生想打听什么?”

    简尘问:“那一天陛下出席了,对吗?”

    司机明显笑了起来:“,陛下怎么可能不出席呢?就连开幕式都是陛下亲自批准后才正式开始。”

    简尘犹豫着问:“那天,有没有别人……长得很像陛下的人进入盛典?或说,元帅也去了吗?”

    司机疑惑地眨了眨眼睛,道:“元帅?啊……好像是去了?又好像是没去,我、不太确。”

    “长得很像陛下的人倒是没有,倒是有一个和陛下一模一样的人,他们……好像是打起来了,不、没打起来,好像是我记错了。”

    “那应该是我做的梦。”

    “那时候,我还梦到自己被困在椅子上,脚下被菟丝子缠住……哈哈越说越荒唐,我这人就是这样,一聊到开心的地,就满嘴跑火车。”司机道。

    简尘皱眉,觉得有些不对劲。

    司机的思应该是……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陛下打起来了。

    也就是说,叶斯廷赶到了盛典,并和占用着副官身体的假陛下打起来,而观众目睹了这一过程。

    那……菟丝子又是怎么事?

    简尘知道这件事的不寻常,所以司机说那是梦的时候,青年本能地没有忽略被称为梦境的那番话。

    而如果元帅了出现的话,不仅新闻会报导,盛典上的大镜头也会给老人特写,在场的观众应该会看得很清楚,而不是模棱两可的记忆。

    所以……为什么会记忆不清?

    简尘下车后,西格拿过简尘的包,默默背在肩膀上。

    简尘小声说:“我觉得不太对劲,如果是叶斯廷消除了在场人的记忆,听金辛说,盛典的参加人数足有六千人,叶斯廷……有那么强大的能力吗?”

    西格沉默了一瞬,道:“没有。”

    简尘诧异道:“怎么这么确?”

    男人沉静的声音道:“我和叶斯廷的精神力都是攻击型,那种清除记忆的能力,是塔尔星的元帅尤金擅长的领域。”

    简尘眸子微微一怔:“…尤金?”

    忽识到了什么,简尘问:“上次尤金被你们制服后,士兵收押,后说是送到了哪里?”

    西格也顿住,道:“他们的长官说是…帝国首都的地牢。”

    一人一虫都识到了什么。

    那时的副官很可能就已经被不明生物附身,把敌国元帅押送到样是敌人的‘陛下’身边,很难想象会发生怎样的后果。

    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简尘忽有些焦急。

    上次制服尤金时,是两个sss级精神力首领联手,而现在,叶斯廷面对的敌人,不仅是占用着副官身体的不明生物、可能还有帝国元帅,甚至是千千万万的帝国士兵们。

    即使是强大如叶斯廷,也能全身而退吗?

    两人不耽搁,迅速前往皇宫。

    简尘手心渗出一点汗,因为有些紧张,他踏上空中那片独属皇宫和军部的领域土地时,发现此时军队和看守,比他记忆中的更森严了一点。

    简尘不确自己是否有权限进去,是询问了守在前线的士兵。

    只是,年轻的士兵看到自己后,立刻礼,面色诧异地端正身体,大声道:“陛下夫人!”

    简尘:“!”

    声音太大,不仅让简尘吓一跳,也引得不远处的士兵们纷纷看过来。

    很快,简尘就听到了数声的:“夫人好!”

    “夫人好!”

    简尘微微鞠躬,温软而紧张地应:“大…大家好。”

    ……

    他好有礼貌。

    士兵们放下礼的手,心里默默地想着。

    很快,有士兵禀报了更高长官,长官小跑着来到了简尘面前,礼,字正腔圆地道:“夫人,请随我来。”

    简尘点点头,带着虫王一起走进外围关卡。

    长官问:“夫人来见陛下,何必这么劳烦折腾,您直接在小尘星发出指示,会有豪华的皇家星舰直接派去接您。”

    简尘自不能说出真实理,是说:“谢谢您,距离不远,就是锻炼身体,不折腾的。”

    长官笑了笑:“不愧是我们夫人。”

    简尘忍不住问:“您是带我见陛下吗?”

    长官腼腆地摇了摇头,道:“不,我军衔不高,还没有那样的职权,只是给您领路,确保夫人能安全到达皇宫。”

    简尘点头致谢:“辛苦您了。”

    “没什么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

    气氛一派和谐。

    简尘看着宁静一如往日的皇宫,天空中的飘散的薄云,以及渐渐被染成红色的夕阳落幕,预示着黑夜即将到来,稀疏的星和陨石碎片在空中即将变得闪亮清晰。

    自己的顾虑,仿佛是天马空,如果叶斯廷真的发生了什么事,外围的士兵和军官也一气氛严肃,或是军心慌乱。

    能够拥有这样宁静和谐的下午,证明男人又一次矫正了严重的事态,爱人一直以来传说中堪称天生帝王的决策力,让简尘有些惊叹。

    时也放心了不少。

    简尘特赶在晚上前来首都星,就是怕白天叶斯廷太忙,还抽空来接见自己,耽误公务进程。

    很快,长官将简尘和西格带到了华丽的皇宫之下。

    简尘抬起头,看到长长的台阶尽头,似乎有皇家护卫把守,身姿挺立。

    掐指一算,简尘一共来过三次,第一次去了不远处的盛典,另一次直接去了寝宫,甚至自己还变成小兔子参加过议会。

    简尘根据记忆,想起这条路,应该是通往皇宫和议会的那一条,叶斯廷处理政务,开议会,以及重臣贵族召集的地,总的来说……

    是正式而严肃的地。

    只是,简尘没想到,下一位将自己引入皇宫的人,竟是熟人。

    “克尔?”

    克尔低下眸,金发垂落而下,男人露出笑容:“好久不见,简尘。”

    西格刚跟上去,却被才的长官拦住。

    长官道:“抱歉,这位先生,接下来您不能和夫人继续进入,未预约的人需有陛下或是执官的进入许可。”

    虫王脸色微沉,垂眸看着他:“我保护简尘,为什么叶斯廷的许可?”

    长官:“……!”

    卧槽,这什么人。

    太勇了,敢直接叫陛下的名字?

    长官刚发难,简尘赶紧挡在了虫王面前,青年慌忙地笑了下,迅速道:“他是我的家人,也认识陛下……不久前从远外星搬家来到帝国,还未完全了解皇宫的礼仪,请您不怪他。”

    长官愣了下,连忙鞠躬:“抱歉夫人,是我怠慢了贵。”

    “但……”男人顿了下,显有些为难,毕竟他军衔太低,也没有权限放夫人的贵进去,他承担不起责任。

    知道对为难,简尘没执求,而是轻声安慰虫王:“阿哨,先等我一下,见到叶斯廷后,我就叫你进去。”

    虫王怔了下,似乎仍不放心。

    但看简尘态度坚决,还是缓缓点了头。

    克尔头看了一眼西格,视线落在男人纯黑色几乎没有眼白的双瞳上,又看对空落落的左臂,若有所思地转过身,陪简尘一起上楼。

    克尔一随性开朗,加上优越的外貌条件和议长的重地位,在军部乃至帝国都十分受欢迎,相比上一次与克尔见面,男人这次显得有些沉默。

    金发男人垂下了眼睫,忽问:“简尘,距离你上一次见到陛下,过去了多久?”

    简尘愣了一瞬,答:“九天。”

    克尔微微皱眉,似乎欲言又止。

    简尘察觉到了男人的神色,问:“克尔,怎么了?”

    克尔抿了下唇,沉默良久,忽看简尘。

    声音有些低沉:“简尘,如果待会你觉得有任何不对劲的地,赶紧离开……跑出去。”

    克尔忽停住,握上简尘的肩头,沉声道:“不管用上什么办法,离开皇宫,知道吗?”

    简尘瞳孔微缩。

    他的声音染上了难以形容的讶异:“为什么…这么说?”

    克尔顿了下,收目光,和青年继续走过台阶,他微微皱眉,垂下眼帘,似乎是在思考和迟疑:“我也不太确,只是……算了,肯是我去了死灵族的原因,那里的精神污染太过强烈,导致我的精神力都有些暴-乱。”

    克尔叹了口气,摆摆手,像是恢复了简尘印象中的性格,道:“近我对身边任何生物都很敏感,或说是细微的变,不仅是清晨的鸟鸣,就连啤酒瓶外滑下的冰露都会让我烦躁……”

    “这都怪陛下,派我去迎战死灵族,本来战争胜利在望,那群死灵的首领却忽出现,简直强的可怕。如果没有援军,我很可能就也变成死灵族的一员了……好吧,虽我也不是机器人。”

    克尔挠了挠头发,带着简尘走到皇宫前,他望了一眼皇宫内的不远处,微微俯身,鞠躬。

    简尘识到,克尔这种恭敬的礼数形式,很可能是在……和陛下鞠躬。

    这说明叶斯廷就在里面。

    简尘咽了下口水,不自觉有些紧张。

    九天,没见到叶斯廷了。

    这却是简尘记忆里漫长的九天。

    加上断断续续的发烧,简尘昏沉的记忆里,总以为叶斯廷联系了自己,清醒过来后,又识到男人不在的空荡荡的现实,所以,青年第一次有了度日如年的感觉。

    简尘握紧手心,走进殿堂。

    上一次,在克尔的掩护下,简尘藏在男人的手心里,视野被挡的严严实实,并未亲眼看到皇宫内部的全景。

    而这一次,入目的宫殿气势磅礴,光色通亮,简尘走过这座宏伟建筑内的长廊,莫名让人生出了敬畏的观感,星际时代的皇宫,和青年认知中的截不,偏欧式的建筑风格、又不失科技感。

    高贵庄严,却华丽而神秘。

    隐秘的角落雕梁画栋,赋予了殿宇的帝王气魄,令简尘暗暗心惊。

    原来这就是自己穿来以前,男人一手建造的联邦帝国。

    简尘深吸口气,脚步停住。

    他看到,宫殿的尽头,是一个王座。

    王座上坐着一个男人。

    一袭军服,浅灰色的短发,在殿宇内的光下熠熠生辉,笔直的军靴,线条俊美的下颌,在这个角度,男人薄唇抿成淡漠的线,似乎听到了声响,视线微垂,堪堪落在简尘身上。

    简尘呼吸都随之一窒。

    ……是叶斯廷。

    两人猝不及防地对视,简尘注到,叶斯廷脸庞上的异常。

    男人依旧是印象中的模样,只是,简尘发现叶斯廷的右眼……竟戴上了一抹单边眼罩。

    黑色罩带被垂下的银发半掩,高挺优越的鼻梁,与发色几乎相的翘密睫毛,睨下时更显几分漫不经心,让人不得心跳加速,为整个人增添了冷冽和懒散的陌生气场。

    而男人左侧的瞳孔愈发闪耀,如流淌的灰金。

    看到简尘后,男人显微怔,站了起来,嗓音低沉磁性,带着让人心跳放缓的暗哑:“简尘。”

    是熟悉的声音。

    简尘走叶斯廷,担心而焦急地问:“你的眼睛……怎么了,受伤了吗?是怎么弄的?”

    叶斯廷手指覆过眼罩的边缘,又放下,第一次浮上一丝措,低声道:“只是小伤。”

    简尘感觉眼里涌上一阵酸涩。

    怪不得叶斯廷这九天一直不联系自己,伤在了眼睛上,一旦视频通话就会被一眼看出来,如果自己不主动找到皇宫里,男人很可能拖到伤痕看不出来,才肯到小尘星见自己和墩墩。

    简尘微微咬住牙,感觉眼廓发烫,他低声道:“你怎么能不联系我呢?我一直都在等你的消息,就算受伤了,也应该第一个让我知道啊。”

    叶斯廷明显愣了下。

    男人往前一步,这一次,是明显的措。

    他伸出手,靠近站在原地红了眼圈的青年,像是把简尘搂进怀里,他低沉的声音道:“尘尘,是我的错。”

    “我不会丢下你和墩墩……”

    ……

    简尘顿住。

    瞳孔慢慢缩紧,青年一直攥着的手心僵硬地松开。

    他抬起头,睫毛颤了颤,喉结滚动了下,简尘听见自己清晰且单薄的声音:“叶斯廷……”

    “你叫我什么?”

    空气寂静了几秒。

    守在边侧的侍卫军服笔挺,连一丝声音都不敢发出,诺大的殿宇转瞬间鸦雀声。

    叶斯廷视线沉寂,不落一瞬地看着青年,道:“简尘。”

    男人依旧是沉稳淡漠的神色,与叶斯廷别二致的声音。

    简尘后退了一步。

    叶斯廷的视线落在青年脚下轻微的动作上,隐隐蹙眉,薄唇微启:“简尘,怎么了?”

    侍卫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才还是陛下和陛下夫人团聚的温情氛围,转瞬间,变得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简尘忽想起了才克尔的话。

    时,还有离开动物园前,哈里对自己说的话。

    “叶斯廷,是那种即使身负重伤,抬不起手指,也会想办法让你知道他平安事的人。”

    “九天没联系你,这可能味着什么……简尘,不自欺欺人。”

    “联邦帝国统领了星际时代上千年,一个国家或是王朝,不可能一路风顺,或是战乱、或是起义,又或是时代和君主的更替,你管不了,更阻挡不了。”

    “遇到不对劲,相信你自己的直觉。”

    ……

    简尘手心冰凉,心脏的血液如被凝结,却在顽强地跳动。

    叶斯廷自两人第一次在餐厅见面、到结婚,到如今的一家团聚,男人从来没叫过自己‘尘尘’。

    相反,这个称呼简尘听过很多次。

    孤儿院的阿姨,后来合租的室友,研究所里比自己年长一轮的事……还有,前几日叔打来的两通电话。

    ,是被不明生物附身的副官。

    叶斯廷金色的眸子看着简尘,神色未变,只是卷密睫毛垂下的阴影莫名深谙了几分,男人声音略沉,朝青年伸出手:

    “简尘,过来。”

    简尘喉结滚动了一圈,一动未动。

    他忽抬眼,视线落在男人遮住右眼的眼罩上。

    青年缓缓开口:“叶斯廷。”

    他的声音清冽而坚。

    “让我看看你的右眼。”简尘没想到虫王是喜欢的。

    青年道:“你可以既是西格,又是阿哨。”

    一人一虫走出首都中转站。

    简尘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首都了,所以轻车熟路,拦了一辆的士,简尘在副驾驶,西格坐在后座。

    简尘想和司机打听一下那一日在盛典发生的事。

    司机明显一愣,笑道:“先生,你这就问对人了,我前一年刚被评为业十大优秀司机,所以有幸参加了那一次盛典。”

    “不过,小先生想打听什么?”

    简尘问:“那一天陛下出席了,对吗?”

    司机明显笑了起来:“,陛下怎么可能不出席呢?就连开幕式都是陛下亲自批准后才正式开始。”

    简尘犹豫着问:“那天,有没有别人……长得很像陛下的人进入盛典?或说,元帅也去了吗?”

    司机疑惑地眨了眨眼睛,道:“元帅?啊……好像是去了?又好像是没去,我、不太确。”

    “长得很像陛下的人倒是没有,倒是有一个和陛下一模一样的人,他们……好像是打起来了,不、没打起来,好像是我记错了。”

    “那应该是我做的梦。”

    “那时候,我还梦到自己被困在椅子上,脚下被菟丝子缠住……哈哈越说越荒唐,我这人就是这样,一聊到开心的地,就满嘴跑火车。”司机道。

    简尘皱眉,觉得有些不对劲。

    司机的思应该是……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陛下打起来了。

    也就是说,叶斯廷赶到了盛典,并和占用着副官身体的假陛下打起来,而观众目睹了这一过程。

    那……菟丝子又是怎么事?

    简尘知道这件事的不寻常,所以司机说那是梦的时候,青年本能地没有忽略被称为梦境的那番话。

    而如果元帅了出现的话,不仅新闻会报导,盛典上的大镜头也会给老人特写,在场的观众应该会看得很清楚,而不是模棱两可的记忆。

    所以……为什么会记忆不清?

    简尘下车后,西格拿过简尘的包,默默背在肩膀上。

    简尘小声说:“我觉得不太对劲,如果是叶斯廷消除了在场人的记忆,听金辛说,盛典的参加人数足有六千人,叶斯廷……有那么强大的能力吗?”

    西格沉默了一瞬,道:“没有。”

    简尘诧异道:“怎么这么确?”

    男人沉静的声音道:“我和叶斯廷的精神力都是攻击型,那种清除记忆的能力,是塔尔星的元帅尤金擅长的领域。”

    简尘眸子微微一怔:“…尤金?”

    忽识到了什么,简尘问:“上次尤金被你们制服后,士兵收押,后说是送到了哪里?”

    西格也顿住,道:“他们的长官说是…帝国首都的地牢。”

    一人一虫都识到了什么。

    那时的副官很可能就已经被不明生物附身,把敌国元帅押送到样是敌人的‘陛下’身边,很难想象会发生怎样的后果。

    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简尘忽有些焦急。

    上次制服尤金时,是两个sss级精神力首领联手,而现在,叶斯廷面对的敌人,不仅是占用着副官身体的不明生物、可能还有帝国元帅,甚至是千千万万的帝国士兵们。

    即使是强大如叶斯廷,也能全身而退吗?

    两人不耽搁,迅速前往皇宫。

    简尘手心渗出一点汗,因为有些紧张,他踏上空中那片独属皇宫和军部的领域土地时,发现此时军队和看守,比他记忆中的更森严了一点。

    简尘不确自己是否有权限进去,是询问了守在前线的士兵。

    只是,年轻的士兵看到自己后,立刻礼,面色诧异地端正身体,大声道:“陛下夫人!”

    简尘:“!”

    声音太大,不仅让简尘吓一跳,也引得不远处的士兵们纷纷看过来。

    很快,简尘就听到了数声的:“夫人好!”

    “夫人好!”

    简尘微微鞠躬,温软而紧张地应:“大…大家好。”

    ……

    他好有礼貌。

    士兵们放下礼的手,心里默默地想着。

    很快,有士兵禀报了更高长官,长官小跑着来到了简尘面前,礼,字正腔圆地道:“夫人,请随我来。”

    简尘点点头,带着虫王一起走进外围关卡。

    长官问:“夫人来见陛下,何必这么劳烦折腾,您直接在小尘星发出指示,会有豪华的皇家星舰直接派去接您。”

    简尘自不能说出真实理,是说:“谢谢您,距离不远,就是锻炼身体,不折腾的。”

    长官笑了笑:“不愧是我们夫人。”

    简尘忍不住问:“您是带我见陛下吗?”

    长官腼腆地摇了摇头,道:“不,我军衔不高,还没有那样的职权,只是给您领路,确保夫人能安全到达皇宫。”

    简尘点头致谢:“辛苦您了。”

    “没什么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

    气氛一派和谐。

    简尘看着宁静一如往日的皇宫,天空中的飘散的薄云,以及渐渐被染成红色的夕阳落幕,预示着黑夜即将到来,稀疏的星和陨石碎片在空中即将变得闪亮清晰。

    自己的顾虑,仿佛是天马空,如果叶斯廷真的发生了什么事,外围的士兵和军官也一气氛严肃,或是军心慌乱。

    能够拥有这样宁静和谐的下午,证明男人又一次矫正了严重的事态,爱人一直以来传说中堪称天生帝王的决策力,让简尘有些惊叹。

    时也放心了不少。

    简尘特赶在晚上前来首都星,就是怕白天叶斯廷太忙,还抽空来接见自己,耽误公务进程。

    很快,长官将简尘和西格带到了华丽的皇宫之下。

    简尘抬起头,看到长长的台阶尽头,似乎有皇家护卫把守,身姿挺立。

    掐指一算,简尘一共来过三次,第一次去了不远处的盛典,另一次直接去了寝宫,甚至自己还变成小兔子参加过议会。

    简尘根据记忆,想起这条路,应该是通往皇宫和议会的那一条,叶斯廷处理政务,开议会,以及重臣贵族召集的地,总的来说……

    是正式而严肃的地。

    只是,简尘没想到,下一位将自己引入皇宫的人,竟是熟人。

    “克尔?”

    克尔低下眸,金发垂落而下,男人露出笑容:“好久不见,简尘。”

    西格刚跟上去,却被才的长官拦住。

    长官道:“抱歉,这位先生,接下来您不能和夫人继续进入,未预约的人需有陛下或是执官的进入许可。”

    虫王脸色微沉,垂眸看着他:“我保护简尘,为什么叶斯廷的许可?”

    长官:“……!”

    卧槽,这什么人。

    太勇了,敢直接叫陛下的名字?

    长官刚发难,简尘赶紧挡在了虫王面前,青年慌忙地笑了下,迅速道:“他是我的家人,也认识陛下……不久前从远外星搬家来到帝国,还未完全了解皇宫的礼仪,请您不怪他。”

    长官愣了下,连忙鞠躬:“抱歉夫人,是我怠慢了贵。”

    “但……”男人顿了下,显有些为难,毕竟他军衔太低,也没有权限放夫人的贵进去,他承担不起责任。

    知道对为难,简尘没执求,而是轻声安慰虫王:“阿哨,先等我一下,见到叶斯廷后,我就叫你进去。”

    虫王怔了下,似乎仍不放心。

    但看简尘态度坚决,还是缓缓点了头。

    克尔头看了一眼西格,视线落在男人纯黑色几乎没有眼白的双瞳上,又看对空落落的左臂,若有所思地转过身,陪简尘一起上楼。

    克尔一随性开朗,加上优越的外貌条件和议长的重地位,在军部乃至帝国都十分受欢迎,相比上一次与克尔见面,男人这次显得有些沉默。

    金发男人垂下了眼睫,忽问:“简尘,距离你上一次见到陛下,过去了多久?”

    简尘愣了一瞬,答:“九天。”

    克尔微微皱眉,似乎欲言又止。

    简尘察觉到了男人的神色,问:“克尔,怎么了?”

    克尔抿了下唇,沉默良久,忽看简尘。

    声音有些低沉:“简尘,如果待会你觉得有任何不对劲的地,赶紧离开……跑出去。”

    克尔忽停住,握上简尘的肩头,沉声道:“不管用上什么办法,离开皇宫,知道吗?”

    简尘瞳孔微缩。

    他的声音染上了难以形容的讶异:“为什么…这么说?”

    克尔顿了下,收目光,和青年继续走过台阶,他微微皱眉,垂下眼帘,似乎是在思考和迟疑:“我也不太确,只是……算了,肯是我去了死灵族的原因,那里的精神污染太过强烈,导致我的精神力都有些暴-乱。”

    克尔叹了口气,摆摆手,像是恢复了简尘印象中的性格,道:“近我对身边任何生物都很敏感,或说是细微的变,不仅是清晨的鸟鸣,就连啤酒瓶外滑下的冰露都会让我烦躁……”

    “这都怪陛下,派我去迎战死灵族,本来战争胜利在望,那群死灵的首领却忽出现,简直强的可怕。如果没有援军,我很可能就也变成死灵族的一员了……好吧,虽我也不是机器人。”

    克尔挠了挠头发,带着简尘走到皇宫前,他望了一眼皇宫内的不远处,微微俯身,鞠躬。

    简尘识到,克尔这种恭敬的礼数形式,很可能是在……和陛下鞠躬。

    这说明叶斯廷就在里面。

    简尘咽了下口水,不自觉有些紧张。

    九天,没见到叶斯廷了。

    这却是简尘记忆里漫长的九天。

    加上断断续续的发烧,简尘昏沉的记忆里,总以为叶斯廷联系了自己,清醒过来后,又识到男人不在的空荡荡的现实,所以,青年第一次有了度日如年的感觉。

    简尘握紧手心,走进殿堂。

    上一次,在克尔的掩护下,简尘藏在男人的手心里,视野被挡的严严实实,并未亲眼看到皇宫内部的全景。

    而这一次,入目的宫殿气势磅礴,光色通亮,简尘走过这座宏伟建筑内的长廊,莫名让人生出了敬畏的观感,星际时代的皇宫,和青年认知中的截不,偏欧式的建筑风格、又不失科技感。

    高贵庄严,却华丽而神秘。

    隐秘的角落雕梁画栋,赋予了殿宇的帝王气魄,令简尘暗暗心惊。

    原来这就是自己穿来以前,男人一手建造的联邦帝国。

    简尘深吸口气,脚步停住。

    他看到,宫殿的尽头,是一个王座。

    王座上坐着一个男人。

    一袭军服,浅灰色的短发,在殿宇内的光下熠熠生辉,笔直的军靴,线条俊美的下颌,在这个角度,男人薄唇抿成淡漠的线,似乎听到了声响,视线微垂,堪堪落在简尘身上。

    简尘呼吸都随之一窒。

    ……是叶斯廷。

    两人猝不及防地对视,简尘注到,叶斯廷脸庞上的异常。

    男人依旧是印象中的模样,只是,简尘发现叶斯廷的右眼……竟戴上了一抹单边眼罩。

    黑色罩带被垂下的银发半掩,高挺优越的鼻梁,与发色几乎相的翘密睫毛,睨下时更显几分漫不经心,让人不得心跳加速,为整个人增添了冷冽和懒散的陌生气场。

    而男人左侧的瞳孔愈发闪耀,如流淌的灰金。

    看到简尘后,男人显微怔,站了起来,嗓音低沉磁性,带着让人心跳放缓的暗哑:“简尘。”

    是熟悉的声音。

    简尘走叶斯廷,担心而焦急地问:“你的眼睛……怎么了,受伤了吗?是怎么弄的?”

    叶斯廷手指覆过眼罩的边缘,又放下,第一次浮上一丝措,低声道:“只是小伤。”

    简尘感觉眼里涌上一阵酸涩。

    怪不得叶斯廷这九天一直不联系自己,伤在了眼睛上,一旦视频通话就会被一眼看出来,如果自己不主动找到皇宫里,男人很可能拖到伤痕看不出来,才肯到小尘星见自己和墩墩。

    简尘微微咬住牙,感觉眼廓发烫,他低声道:“你怎么能不联系我呢?我一直都在等你的消息,就算受伤了,也应该第一个让我知道啊。”

    叶斯廷明显愣了下。

    男人往前一步,这一次,是明显的措。

    他伸出手,靠近站在原地红了眼圈的青年,像是把简尘搂进怀里,他低沉的声音道:“尘尘,是我的错。”

    “我不会丢下你和墩墩……”

    ……

    简尘顿住。

    瞳孔慢慢缩紧,青年一直攥着的手心僵硬地松开。

    他抬起头,睫毛颤了颤,喉结滚动了下,简尘听见自己清晰且单薄的声音:“叶斯廷……”

    “你叫我什么?”

    空气寂静了几秒。

    守在边侧的侍卫军服笔挺,连一丝声音都不敢发出,诺大的殿宇转瞬间鸦雀声。

    叶斯廷视线沉寂,不落一瞬地看着青年,道:“简尘。”

    男人依旧是沉稳淡漠的神色,与叶斯廷别二致的声音。

    简尘后退了一步。

    叶斯廷的视线落在青年脚下轻微的动作上,隐隐蹙眉,薄唇微启:“简尘,怎么了?”

    侍卫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才还是陛下和陛下夫人团聚的温情氛围,转瞬间,变得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简尘忽想起了才克尔的话。

    时,还有离开动物园前,哈里对自己说的话。

    “叶斯廷,是那种即使身负重伤,抬不起手指,也会想办法让你知道他平安事的人。”

    “九天没联系你,这可能味着什么……简尘,不自欺欺人。”

    “联邦帝国统领了星际时代上千年,一个国家或是王朝,不可能一路风顺,或是战乱、或是起义,又或是时代和君主的更替,你管不了,更阻挡不了。”

    “遇到不对劲,相信你自己的直觉。”

    ……

    简尘手心冰凉,心脏的血液如被凝结,却在顽强地跳动。

    叶斯廷自两人第一次在餐厅见面、到结婚,到如今的一家团聚,男人从来没叫过自己‘尘尘’。

    相反,这个称呼简尘听过很多次。

    孤儿院的阿姨,后来合租的室友,研究所里比自己年长一轮的事……还有,前几日叔打来的两通电话。

    ,是被不明生物附身的副官。

    叶斯廷金色的眸子看着简尘,神色未变,只是卷密睫毛垂下的阴影莫名深谙了几分,男人声音略沉,朝青年伸出手:

    “简尘,过来。”

    简尘喉结滚动了一圈,一动未动。

    他忽抬眼,视线落在男人遮住右眼的眼罩上。

    青年缓缓开口:“叶斯廷。”

    他的声音清冽而坚。

    “让我看看你的右眼。”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