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禁止游客垂涎已婚饲养员 第78章 第78章我的爱人,为什么交给你……

时间:2022-05-03作者:酒晚意

    不知道是不是简尘的错觉。

    句话说完,空气都凝固了一瞬。

    等等。

    简尘脑袋飞速运转。

    首,于副官到里的第一件,肯定会去亲自派兵搜寻叶斯廷,而不是像样陪着自己醒。

    其次,假设于副官如果已经找到了雪球,那就更不可能当着小白虎的面抱着自己,自己醒后第一眼见到的一定是雪球。

    最后,他想起在恐龙区时,叶斯廷忽然在自己的笔迹后面写道:以你自己的身份。

    也就是说,于副官如果出现在长红动园,一定是最原本的老爷爷形象。

    简尘不知道叶斯廷是怎么吃到小药丸的,他记得……临走前自己并未带上盒子,难道于副官又从首都带了许过?

    “……”

    完了。

    他刚是不是叫了于叔那个字?

    潜意识代入叶斯廷的脸是于副官,小白虎是叶斯廷了。

    总之,都不重了。

    简尘忍住尾音没有抖,试探着问了一句:“……叶斯廷?”

    男人垂着眼睫,灰金色的瞳孔在睫毛的阴影下莫名暗了几分,从周的空气变得冷飕飕的,像是磨玻璃上凝结成一点点的水珠,滴在了简尘的尖儿上。

    简尘毫不怀疑,男人下一秒就会让他加倍奉还!

    于是,简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只手摸上男人的大手,温软干净的指尖落在对方的手,然后微微握紧。

    叶斯廷的手真的很大,自己只手握一个竟然刚刚好。

    是一个相当甜蜜的情侣小动作。

    当然,对于老夫老夫说,简尘觉得同样适用。

    像是撒娇,又像是小小的服软。

    好吧,平时简尘是绝对做不出的,即使是现在,他也觉得自己脸颊在慢慢涨红,毕竟老夫老夫的,实在不像话。

    只是求生欲爆发后的一种本能。

    握住之后,简尘耳廓发烫,磕磕巴巴地说:“……,很想你。”

    也是自己平常不会说出口的话。

    但简尘知道,药丸发挥作用的时间有限,如果错过了叶斯廷变回人形的时间,再对小白虎说,气氛就截然不同了。

    有话只有现在说,有那个味道。

    除了变成小兔子之后雪球欺负自己的那天,其余的时间,他确实想念个触,个体温,想的快疯了。

    他们隔了那么久,历经了生离死别,直到此刻算重逢,让简尘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实。

    不过有一说一,叶斯廷身上的味道和小白虎完全不太一样。

    小白虎身上是香香软软的,闻上去就是十成新的小脑斧,带着幼崽有的味道,而叶斯廷身上则褪去的干干净净。

    相反,男人的身上,简尘一时之间无法形容,是一种冷冽的、颈怀和袖口夹杂着军服有的味道和质,和男人冷漠的气场很衬,伴随着淡淡的烟味。

    闻着很舒。

    当然,似乎不想让自己嗅到烟味,男人每次都隐藏的很好。

    难怪墩墩认不出,小白虎就是爸爸。

    ……

    简尘突然想到,墩墩!

    他知道叶斯廷一定也想念着他们的小熊猫。

    于是青年问:“药效还有久?现在回家,还能见到墩墩……”

    没想到,话没说完,自己腰间的手忽然收紧,人的距离猝不及防地贴近,简尘猛地一跳,他的声音一直默不作声的叶斯廷打断。

    “之前送箱子的人是。”

    简尘眸子微微一滞。

    “护住墩墩也是。”

    ……

    男人磁性低沉的声音就在耳边:

    “在你没看到的地方,一直都是。”

    简尘觉脏莫名地狂跳起。

    他睫毛不知所措地颤了颤,刚说话,嘴唇就吻住了。

    “唔……”

    个吻极深极重,像是解分离几个世纪的思念和渴,热烈如岩浆,又像是惩罚,几乎燃烧殆尽每一丝呼吸和空气。

    直到结束,简尘在叶斯廷的怀里,小声地喘气。

    尾椎都微微发麻。

    简尘偷偷地想,叶斯廷怎么么会。

    隔绝在小小的房间外,宏伟诺大的人鱼区已经乱成了一团。

    不,整座长红动园今晚注定动荡,就连森林里的野兽们都从破开的口慢慢走出,试探着新的地域,离开原本那片狭小的丛林。

    就苦了游。

    他们不能原路返回,只好顺着刚小白虎奔跑的那条密道,一路狂跑,最后到了……人鱼区。

    也使得人鱼区的游越越,现场相当混乱拥挤。

    于元帅眉头一凛,放开嗓门指挥士兵,吐沫星子喷了白副官一脸。

    已经凉了的食人鱼三个士兵抬了出,游们本想一睹薇安丝真容,结果看到了一只面目可怖的食人鱼。

    游们:“……”卧槽。

    小银球漫无目的地飞行着,记录着现场的一切。

    弹幕也争恐后地弹出,原本是一场零零散散的小直播,没想到发展到最后,条直播已经登顶,坐落于帝国榜首。

    老婆到底有没有醒过?呜呜呜好担

    刚陛下帮忙抱到看台了,是不是紧急抢救呢?

    确实是,不过怎么没看到医生?

    啊啊于元帅终于回了!!!段时间老爷子去哪儿了?之前还存在着于元帅在虫族战场牺牲的谣言,终于不攻自破了!

    大家关注点都是?只有好奇陛下和尘尘是什么关系吗,别说抱着,陛下就从没那么温柔过

    楼上+1

    的关注点就比较偏了……就想知道尘尘的动园什么时候开?门票都预订好了,光是看着小美人饲养员和大动互动都很满足呜呜呜

    举手提问,长红会和星尘合并吗?

    ……

    网友们的关注点各不相同,但直播间依旧热烈,似乎所有人都在等待自己想知道的那个答案。

    哈里微微皱眉,他穿好西装,戴上帽子和口罩,将银灰色的长发绑起。

    他走到关押魏夏垂的地方,发现军部临时关土拔鼠的牢笼空出了,魏夏垂扔了进去。

    此刻魏夏垂探着头,似乎在想办法,他有最专业的律师团队,只那个人类拿不出自己谋杀未遂的证据,光一言之词,法庭肯定拿自己没办法。

    只是,他突然听到了有脚步走近的声音。

    虽然步伐不太稳实,但却很有压迫,朝着关押自己的地方愈愈近。

    魏夏垂一抬头,忽然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竟然……是哈里!

    哈里抬起帽檐,俯视着他,声音清冷:“好久、不见啊,魏夏垂。”

    魏夏垂:“!!!”

    魏夏垂突然就染上一丝慌忙,他坐起身,往后退了退,道:“你、你怎么回了,你现在不是大明星吗?告诉你,你们众人一举一动……都时刻看着!”

    哈里忽然就笑了。

    笑着笑着,眼睛就冰冷了起,他用指尖拉下口罩,露出精致漂亮的五官:“刚、看了录播,看到你是如何对待简尘的。”

    哈里眼里闪烁着凌厉的精光:“你是不是觉得、很有意思?”

    魏夏垂脸色一白,支支吾吾道:“什么录播?你、你怎么会知道……你在说什么?”

    哈里戴上了手套,慢慢道:“在简尘、醒过之前,也跟你玩一个游戏,怎么样?”

    “……”魏夏垂眼里流露出惊恐。

    他没忘记自己曾经对哈里的迫害,只是他没想过,曾经那么怕自己的小人鱼,现在长大了,竟然气势如此冰冷强悍。

    和人鱼族走散的银发雌性人鱼,动园的电-击-枪袭击,受伤过重。临死前,长红动园发现,而她的肚子里竟然有一个小人鱼。

    从此,小人鱼关在动园里。

    因为不会说话,也不会唱歌,暂时没什么用处和看点,魏夏垂就小人鱼扔进水库里,在游们的目光下,再扔进一条食人鱼,追着玩。

    后游们看腻了,魏夏垂里着急起,逼着小人鱼说话。

    说不出,就挖掉鳞片,拿烙火烫鱼尾,终于听到了小家伙断断续续的叫声。

    只是,后终于迫学会了说话,声音却断断续续的,像个结巴。

    魏夏垂想看到的不是个,他需人鱼唱歌,就如同它们的祖那样。

    可听说,人鱼只有在知道自己濒临死亡的时候,会发出最后的绝唱。

    魏夏垂不能么杀了人鱼,他需更长远的、可持续的游,魏夏垂思考良久,目标放在了哈里死去的人鱼妈妈身上。

    让死去的人鱼活过是不可能的,但他们动园有成熟的虚拟影像技术,尤其在水中的成像。

    于是,‘复活’的哈里母亲露出尖牙,尖锐的指甲划开水面,狰狞地朝着小人鱼游了过。

    哈里次没有逃。

    它在水中发着抖,直接吓得不能动弹。

    魏夏垂派人拿钩子,小人鱼从水里拉出。等到小人鱼没那么抖了,再扔进去,循环往复。

    终于,在一个午后,拉上沙滩的小人鱼,碎地唱起了歌。

    此后,人鱼史上,第一个可以随时随地唱歌的人鱼诞生了。

    哈里八岁的时候,小尘星爆发了一场战争。

    星际时代,势力、兵力、包括地域和自然资源最权威最雄厚的人当属联邦帝国,但群雄鼎立,独自成立国家的星球也数不胜数,种各不相同。

    水火难容,也导致战争不断。

    听说是兽人族和帝国之间的战争,兽人族的目标是夺取小尘星,攻陷帝国,陛下迎战。

    于是,在那个平平无奇的夜晚,哈里正在水潭里麻木地唱着歌,水潭的外罩将自己囚禁的严严实实,外面是一波又一波的游,里面是冰冷的潭水。

    哈里的生活,永无天日。

    可那一晚上,他看到了夜空里的星星。

    一支神秘的队伍趁乱打破了人鱼区的棚顶,就像今晚自己救简尘那样,不过那支队伍很殊,似乎是……

    由人鱼组成。

    它们的首领非常漂亮,金发,水蓝色的眼睛。

    那个首领仅仅是眼睛微眯起,就释放出无法比拟的强大精神力,外罩瞬间全面破碎,就如同今天小白虎发出的威力那样。

    长红动园陷入一片混乱。

    哈里在一天逃了出去。

    从此,他找到了自己的族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