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章节目录 第八十四章:房契?相忘江湖

时间:2020-10-21作者:森星雲

    事后,胡斐和西川美惠好好安葬了这名叫:英布的恩公。胡斐也从英布遗体上意外发现了一封引荐信简,以及此人脸上刺的字证实了,此人的确就是历史上记载的秦汉名将:英布。

    原来,英布在秦朝灭亡以前因罪被刺字后,便被押去修秦始皇陵墓。秦始皇安葬时,秦兵为保证墓地的隐秘,便要杀了英布这批一工匠殉葬。工匠们一番挣扎抵抗,最后仅有几人逃脱,其中一人就是英布。

    英布逃出后东躲西藏,最后好不容易在舅父家落了脚,谁知舅父却在刘邦和诸侯王的战火中家破人亡。但由于其舅父二十年前和楚军军师:范增有过一段交情,于是在临终前写下一封引荐书,便让英布去投奔范增。可谁知在途径襄城时英布却看见土匪抢劫胡斐和西川美惠。本来英布是不想管闲事的,却见胡斐脸上也有刺字,心想必是和他一样被秦朝刑伤之人。恻隐之心,油然而生,于是出手救了胡斐他们。却那知英雄气短,壮志未酬,意外身死。

    -------------------------------------

    胡斐在西川美惠的细心照料下一天天好起来。经过此事,西川美惠和胡斐感情急剧升温,毕竟在西川美惠几辈子遇到的男人中,除了公元2315年的林夕替她拼过命,还有就是眼前这位比林夕还要英俊迷人的胡斐了。

    就在一个风高月黑的夜,两人终于真正走到了一起,西川美惠在自己的余生和身体交给了胡斐……

    ----------------------------------

    这场风波过后,平静了一段时间。可就在这看似平静的日子中,胡斐却酝酿着一个大计划。

    他准备冒充英布,拿着引荐信简去投奔项羽军中军师:范增。毕竟,范增重来没见过英布,再说自己脸上也有刺字,几乎是天衣无缝。他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西川美惠,却被西川美惠一反常态的激烈反对。因为在西川美惠角度来看,自己也就只剩下几年寿命了,时空重启,宇宙恢复秩序,似乎也不那么重要了。她现在只想和眼前这个胡斐,如胶似漆,了此残生。于是,胡斐想去冒充英布的事情也就暂时拖了下来。

    -----------------------------

    又是一个平常无聊的日子,胡斐躺在假山上想着什么。西川美惠端着一盘葡萄也爬了上来,一颗颗喂着胡斐。突然院门外传来一阵争吵声,两人赶忙爬下假山来到院门一看,门外来了七八个人,嚷着说这是他们的宅子。

    “你们的宅子?开什么玩笑?”西川美惠没好气的冲到那些人面前大声嚷道:“这是我花了100两黄金买下的!”

    “你买下的?你给谁买下的?”为首一个尖嘴猴腮的中年男子反问道。

    “就是那个,那个叫什么来着?哦!对了,王员外!”西川美惠用手拍了自己脑门三下。

    “王员外?!”那中年男子惊异道:“不可能吧,王员外把这院子是卖给我们的!对了,你有房契吗?”

    “房契?什么房契?”西川美惠疑惑道。

    “就是这种房契!”中年人从袖中拿出了一张羊皮做成的房契在西川美惠和胡斐面前晃了晃。

    胡斐焦急地问西川美惠:“怎么?那个王员外没有给你房契吗?”

    西川美惠这才猛然想起,自己在无**生活了1700多年,在无**哪需要什么房契啊,平时基本都是漂浮于虚空中,虚空星辰就是居所。但她不能这么说啊,于是只得装傻问道:“买房子还要这种东西吗?”

    “没房契,就给老子滚出去!”中年人大吼道,其他几人也跟着起哄,还一个劲的往院子里钻。胡斐和家丁拦也拦不住。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忽然,那位卖院子给西川美惠的胖子王员外从院门外挺着大肚子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二十几个地痞模样的人。

    西川美惠一见,赶忙跑过去嚷道:“王员外来得正好,您做个证,房屋是否是我们买下的?”

    谁知王员外眼睛一斜翻了个白眼道:“你是谁?本员外何时卖房子给你了?”

    “你――?”西川美惠气极败坏想给那王员外一巴掌可被胡斐阻止了。

    “美惠!算了,别给这种人理论,我们走!”说着给西川美惠递了个眼色,拉着她就要往外走。

    “站住――――”王员外阴阳怪气的吼道。

    “你还要干什么?”胡斐快被激怒了。

    王员外道:“你们在我这里白吃白住了这么久,得付我钱!”

    “什么?”胡斐紧捏拳头,可看看对方气势汹汹的三十几个人,知道一旦动手吃亏的肯定是自己。于是,问道:“多少钱?”

    王员外用手指做了一个‘八’字。

    胡斐从袖中拿出80两银子扔在了地上,正转身要走。那王员外又嚷道:“慢着!我说的是800两,而且是黄金!”

    胡斐冷笑道:“笑话,我们哪有那么多钱?”

    “没有?哼!”王员外突然变了一幅恶煞脸道:“给我把那女的腰带扒下来!”

    “快跑!”胡斐拉起西川美惠就夺门而出。可是那群打手像疯狗一样紧追不舍。眼见就要被抓住了,胡斐赶忙扯下西川美惠的腰带一下扔进了河里。

    “快,快,别追了,给老子下河把腰带捞起来,快呀!”王员外急得直跺脚。

    ------------------------------

    胡斐和西川美惠总算逃脱了,可身上银两所剩无几。于是他们在一家破旧的客栈安顿下来。

    胡斐靠在房间破门上说道:“现在这种情况,我们只有一条路了!”

    西川美惠问道:“什么路呀?”

    “我冒充英布投奔范增去,待我在项羽军中立足后,再回来接你!”

    “不行!不行!”西川美惠仍然极力反对。她知道此与胡斐一别,便是一生,阴阳两隔。

    “为什么呀?!”胡斐实在不解。

    西川美惠道:“不为什么,反正就是不行!”。

    “那你还能找到透明宝石吗?如果能,我们还可以翻身!”胡斐想到西川美惠定能再次造出透明玻璃。

    “就这一小片了!”说着西川美惠从身上衣兜中扔出一片玻璃,谁知那玻璃掉在地上并没有破碎。

    胡斐捡起来第一次仔细端详起来,他一直以为是玻璃,所以从来没有仔细看过此物。可当他仔细一看,才发觉此物绝非玻璃!

    此物透明而质坚,但用手抚摸其表面,又感觉像皮肤质感。胡斐哪里可能知道,其实这哪是玻璃?这是西川美惠从七维空间跌落到四维时空,身体从透明状态,变成血肉之躯后,身体上残留的部分无**生命体的皮肤组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