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赛兰?攻入齐国

时间:2020-10-21作者:森星雲

    虽然,这种阵型在人蝎大战中毫无作用,但在对付敌军方面奇力非常。

    这一场血战下来,汉军以600人左右伤亡的较小代价,却对匈奴造成了6000多人的伤亡。汉军经此一战士气大振!

    而且,韩信还俘获了一名匈奴兵。当时,那匈奴兵已身负重伤,韩信正要杀之,突然发现此人居然是女儿身。于是动了恻隐之心,反而把她安排在汉军营中进行治疗。

    -------------------------------------------

    “啪!――”一声,一碗汤药打翻在地,那匈奴女子叽哩呱啦不知道叫骂着什么。

    负责治疗她的军医奈何不了她,于是,来到韩信帐中禀报道:“大将军,那匈奴女子醒来后死活不肯喝药,奈何?”

    “哦?那就灌她喝!”韩信见1万人马如今只剩4000余人,这几日心中十分恼火。

    军医得到灌药命令,行礼后刚要转身离去。突然被韩信叫住:“罢了―――,还是我去看看吧――”说着,颇为费力的从座垫中撑起身来,随军医来到了那匈奴女子的营帐中。

    那女子有气无力地躺在床垫上,这是韩信初次看见脸旁被清洗后的她,心中暗自惊讶。此女子相貌居然如此美丽而独特,此人即像中原人又像匈奴人,好似混血之人。

    “你为何不喝药?”韩信问道。

    还未等汉军翻译官替韩信翻译,谁知那匈奴女子操着颇不熟练的汉语怒气冲冲地说道:“毒药!害我――不喝我!”

    “嗯?――你懂汉话?呵呵呵”韩信颇为惊奇,听着她别扭的汉话又不禁一笑,心情莫名好了不少。说着还把另一碗药端起,亲自喝了几口,略微让人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头接着道:“毒药,本将军敢喝吗?这是治病的良药!”

    那匈奴女子见韩信也喝了这东西,于是带着些疑虑慢慢试探着尝了一口,却一下吐出大叫“苦!―――”

    “苦口良药!快快喝下,早日康复,放你回家!”韩信亲自把汤药重新端到她面前。

    不知为何那匈奴女子莫名感到眼前这位和气的将军让她非常信任。于是强忍苦味,终于喝了药。可能喝得太急,咳嗽了起来,没想韩信竟亲自为之捶背扶她躺下。那女子脸上微微泛起红晕。

    -----------------------------------

    就这样,两个月来,韩信一有空就来看望那匈奴女子。渐渐地,匈奴女子也对韩信没了敌意,还被韩信独有的气质所吸引而产生了好感。其身子也渐渐康复。韩信从与她的交谈中得知,此女子果然是混血人种,父亲是匈奴人,母亲是中原人。她的名字随母姓叫:李赛兰。

    ------------------------------------

    “报―――――!”一名汉军探子长叫一声冲进韩信帐内道:“禀报大将军,大批匈奴兵拦住了我军去路!”

    韩信策马蹬上一处高地,放眼一望,心中不禁一惊。

    匈奴兵整整齐齐的排列成行,一直延伸两三里,估计有四五万人马。而汉军目前仅有不足5000人,且连日行军早已疲惫不堪。虽然已有项羽在巨鹿用两万人马击溃秦军20万人的战例,可项羽面对的是没落秦王朝临时征用修骊山陵墓的民夫或犯人组成的杂牌军队。而这次韩信面对的是几万匈奴精兵,不可相提并论。韩信纵使用兵如神,但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5000汉兵再怎么也难以扭转乾坤。

    韩信自知情况危急,此番想要取胜,难如登天。他爱兵如子,现在只是在考虑如何才能尽量保住汉军弟兄的生命……

    只见韩信带着翻译官策马骑到匈奴阵前百步,把手中长枪一扔,带着翻译官徒步走到为首的红胡子匈奴军官面前,突然单膝一跪道:“两月前与贵军撕杀,令贵军损兵折将,此乃在下韩信所为!请这位将军勿开杀戒,放过我其他汉军将士。在下仍凭将军处置!”

    待翻译官翻译过后,那红胡子匈奴头目突然大叫一声,然后叽哩呱啦好像命令着什么,翻译官紧张地给韩信翻译道:“他说,他说,你杀了她的女儿,要把汉军杀得一个不留!……”还未等翻译完毕,七八个五大三粗的匈奴兵就把韩信和翻译绑了起来。

    突然,李赛兰从汉军中冲了出来,奔向匈奴这边,边跑还边用匈奴话喊着什么。红胡子一看也大喊着什么策马迎上,几十名匈奴亲兵急忙随之奔去。

    “他们在喊什么?”韩信赶忙问也被绑着的汉军翻译官。

    翻译官惊奇的答道:“李赛兰在喊那个红胡子:父王!”

    韩信也颇为诧异。

    ----------------------------------

    这时,红胡子已经和李赛兰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女儿!女儿啊!原来你没死呀!太好了!太好了!”红胡子激动而紧张地在李赛兰身上来回查看是否有伤口。

    “父王!――呜呜――”李赛兰一个劲的抽泣。

    “孩子,别哭!父王这就杀光中原人,为我儿报仇!”红胡子说着就要下令开战。

    “不要!父王!”谁知李赛兰阻止道:“父王,女儿能够再次见到您,是中原人不杀之恩,还治好了女儿身上的伤。特别是他们的将军对女儿很好,您就饶了他们吧!何况,是我们先动手打劫他们的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