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许先生今天表白了吗 第31章 能动手绝不瞎哔哔

时间:2020-10-26作者:梦里若依

    . ,最快更新许先生今天表白了吗最新章节!

    洛心似拍了照片和视频,了解了大概,向远看去,远处打着伞正看着她的正是许君。

    “我滴妈耶,他远视?还是会读心术?”

    外面依旧下着雨,洛心似打开雨伞快步走向对面,风大雨大,横风横雨都吹向她。

    许君打着伞,她深一脚浅一脚,鞋子和衣服应该都湿透了。

    “许总,我搞定了。”

    阴天下雨,只有她的脸还是明媚的。

    “上车吧。”

    洛心似上了车,即刻打了一个喷嚏。

    “对不起,刚才中餐厅的空调开的太大了。”

    许君解下座位后边的西装外套,放在她手里。

    “披上衣服,别感冒。”

    “不用。”

    许君看她一直在手里拿着,只好践行能动手绝不废话的人生哲理。解开她的安全带,直接套在她身上,然后把扣子系上,她完全不敢动了。

    “怎么?感动了?”

    “不敢动不敢动!”

    他抬眼看了一眼她,正襟危坐,雨水打湿的刘海成了一绺,这姑娘干活的时候就是个拼命三娘。

    “说说吧,发现什么了?”

    “好多。”

    洛心似把手机里的照片一一给他看,视频也是,然后把自己问保安的那些话如实复述,又说了质监的人和吴迪的表情。

    “好。”

    “好?许总,我看您不是八卦的人,为什么突然对这家酒店的雨棚感兴趣?”

    “不是感兴趣,是我必须要关注。”

    “嗯?”

    “你不需要知道,按我说的做就行。”

    “好吧。对了,您怎么知道我在上面餐厅的?”

    “你这么聪明的人,肯定会找到最佳观测点。”

    呵呵,大魔王真会给人画饼,不过他没说错,她聪明着呢。

    “走吧,送你去学校。”

    “谢谢许总,呃,不用了,我自己去吧。”

    许君依旧能动手绝不啰嗦,管她用不用,他都送。

    洛心似穿着他的西装外套,这衣服的质感似曾相识,不过她这只大头虾还没想起来她有一件他的衣裳。

    倾盆大雨,越往学校走雨越大,越来越堵车。

    “许总,您把我放路边就好了。”

    许君依旧不出声,大雨从前面的玻璃落下,有点像那天的咖啡杯子,水滴一点点滑落。

    密闭的空间,氤氲的气氛,洛心似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了。

    终于到了学校托管的门口,洛心似放下西装,拎着包跳进雨里,许君都没来得及说话。

    小姑娘跑的很快,简直是风一样的女子。

    大概十分钟,洛心似带着若若出来了。

    她的三折伞不过是一把遮阳伞,又小伞骨也轻,大风大雨天根本就不受力,不过即使这样也能把若若遮住,她自己大半个身子都在雨里。

    当自己整个被雨伞遮住的时候,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许总?您没走。”

    “上车吧,送你们回去。”

    “不用了!”

    “我不喜欢欠别人人情,送你们当做今天对你的感谢了。”

    “哦。”

    果然就是不想和自己扯上太多事情,连隔夜都不行,非要今天就报答了。

    洛心似带着若若上了车,若若小嘴很甜。

    “谢谢哥哥。”

    “若若,辈分差了,他是小姨的老板,你要叫叔叔。”

    “小姨,我们这边的规矩,如果他还没结婚就要叫哥哥呢。”

    “你怎么知道人家没结婚?”

    “那哥哥你结婚了吗?”

    洛心似的脸蛋红通通像个苹果,若若这小丫头平实就没个管束,居然问大魔王这种问题。

    “没有。”

    “你看,所以就要叫哥哥。”

    “人家没结婚不代表人家没女朋友呀,或许很快就要结婚了呢,若若,你别瞎叫。”

    若若显然不想甘拜下风。

    “那哥哥你有女朋友吗?”

    洛心似彻底疯了,脸从苹果色变成了西红柿色,熟透了的西红柿。

    “许总,不好意思,我这外甥女从小就没人管束,您别生气。”

    “没有。”

    洛心似现在有点恍惚,没有是什么意思?

    没生气还是没有女朋友?

    她的脑子像浆糊一样,乱七八糟。

    一直到了车库,被若若推了几下,她才反应过来到家了。

    “你住哪栋?”

    “3栋。”

    许君娴熟的开到3栋楼下,刚打开车门,洛心似就带着若若下了车。

    “谢谢许总,麻烦您了!”

    “小姨,哥哥为什么要送我们回来呀?”

    “哥哥怕你淋雨吧。”

    “哥哥又不认识若若,为什么怕若若淋雨呢?哥哥是怕小姨淋雨吧?”

    “呃……小小年纪,别胡说啊。千千万万别告诉你妈,不然今天家里又会下冰雹了。”

    若若的小手在嘴前划过,表示已上锁。

    她才不会说,妈妈歇斯底里的样子太可怕了。

    许君本来想让她把西装外套披上,可是这姑娘不知道为什么快步走了,一下车就和小丫头说来说去,很显然把自己给忘了,算了。

    在车库,他仔仔细细又看了几遍照片。

    如果是这样,真有可能是当时施工的时候坡度没做好,导致突如其来的暴雨使雨棚突然受力无法排出,也有可能是旁边的雨水管没及时排雨。

    他记得这家雨棚是按照标准设计的,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建设五年,运营才三年,如果是这样,这可不是一般的偷工减料。

    许君又回到刚才酒店的位置,他依旧是在马路对面遥望。

    当年这家酒店是他的设计团队参与的,设计肯定没问题,关键在于施工方有没有按照图纸施工,监理方有没有去做好职责。

    蓝图他也有,都是备案过的。

    按照常理,这件事情是闹不到他头上,他大不了就是配合调查,最关键的,当时他只是挂靠别的设计院,签字的pm(项目经理)不是他。

    他握着方向盘,雨已经小了很多。

    吴迪的车终于从酒店开了出去,许君在后边一路跟着。

    他在一家茶室旁边停了车,大概十分钟以后,另一个他认识的人出现了,居然是那个人!

    吴迪见那个人来了,恭恭敬敬的迎出来,笑的满身媚骨乱颤,一脸奴才相,谄媚。

    如果他跟吴迪认识的话,这一切就有迹可循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