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许先生今天表白了吗 第49章 迷你版小魔王

时间:2020-11-23作者:梦里若依

    许先生今天表白了吗正文卷第49章迷你版小魔王洛心似放下双肩包,刚要走就被钟催催抓住了。

    “哪儿去?”

    “下班!钟哥我赶车先走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摆脱钟催催,她跑出又被抓住了,这回是alice。

    这俩家伙为了吃瓜练就了一身顺风耳和千里眼的本领,也是够拼的。

    “朋友,我要赶不上车了!而且我今天的确有事,真的!再不走来不及了。”

    “我就问问,里边滋味如何?”

    “你自己进去试试就知道了。”

    洛心似挣脱alice的手,一溜烟小跑,她已经看到公交车来了,百米加速往前跑,撒丫子跑,今天一定要早点接若若。

    这边她跑的飞快,那边楼上透过落地窗,有个人一直盯着她。

    她一边跑一边想着怎么给若若做心里建设,今天的新闻里有一条有可能会触动洛心悠的神经,她一神经全家遭殃。

    上班被大魔王监控,下班被小妖精支配,外人看来洛心似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但是说实话,只有对于小魔王若若,她还是甘之如饴的。

    想到她,她觉得慰藉和安心。

    若若是姐姐洛心悠家的女儿,这小姑娘花样太多了,全是鬼主意坏点子,不知道是不是被洛心悠的负能量影响了,洛心似觉得外甥女有一股黑化的力量,她总能在你一股热情的时候给你泼一盆子的冷水,而且说的特别理性和正常,浇灭别人所有兴奋的小火花,小魔王妥妥的是所有老师头疼的对象,虽然学习成绩不错,但是性格和爱好都不敢恭维,洛心似总觉得她身体里住着动画片里的灰原哀,丧丧的但是智慧超群,有一股不属于她年龄的早熟心里,以前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对于若若是:有病人的孩子早利事。

    小小年纪,最爱极限运动,比如滑板,若若的滑板技术非常好,一点也不输那些比她大几岁的孩子,还有攀岩,她每次都会登到顶端,虽然是小孩子玩的攀岩馆,但是教练盛赞她的勇气和耐力,这些兴趣班里唯一稍微能坐的住的只有围棋,她看到好几次,对面的男孩子都输给她了,只是她每次都不太高兴,洛心似问过她为什么冷着脸对着人家小男孩,若若每次都三个字:没意思。

    时间久了,洛心似也不问了。

    这孩子喜欢动,孩子妈喜欢安静,孩子的妈是十八般才艺,自学钢琴,自学舞蹈,琴棋书画不算精通也算是有些技艺,这孩子完全没传承,或许说是:她刻意的和母亲反着来,她静她就动,她不敢的事情她就拼命去努力。

    接了若若,回到家,洛心似做饭,若若带着护目镜进行自己的各种实验,洛心似时不时的瞧瞧她看她都在作什么幺蛾子。

    “记住:一会儿你妈回来注意她的微表情。”

    “哦。”

    在家,洛心悠时常会发怒发狂,若若已经习惯了,她妈摔东西乱吼的时候,她就自己看书,有时候她妈撕她的书,有时候扔她的实验器材,若若从不对着干,她只等着妈妈歇斯底里累了之后,默默的把东西捡回来,把撕了的书粘回去,然后按原来的次序放回到书架,每次洛心悠回来她都看不太喜欢的书,一来打发时间,另外以防她发疯撕掉那些喜欢的书。

    小姨洛心似来了之后,她终于有了遮风挡雨的人,每次洛心悠发脾气小姨总是把她挡在身后,或者扔回房间,然后开导她,虽然没有一次成功,但小姨从来都是锲而不舍,安静而执着的开导她。

    孩子都是家长的写照,若若这样的性格是她父母一手造成的,一个对妈妈冷暴力出轨的爸爸,一个歇斯底里反复无常高管妈妈,她在夹缝中生存,长久之后变得现在这样性格麻木,头脑清醒,善于捕捉人的每个微表情,却懒得去应付这些心情和事情,清冷不易接近,这一点跟他们公司大魔王许君很像,方圆一公里都散发着离我远点的气息,都唯独对洛心似敞开心扉。

    若若把吸水树脂放进烧杯里,正等着结晶,然后门开了,洛心悠回来了,她黑着脸把门关上,包扔在沙发上,不用说她又抽风了,若若端着烧杯,准备逃离这场暴风雨,刚走到一半,烧杯就被她拦路打翻了。

    “每天就知道做这些没用的!跟你那个不要脸的爸一样!每天不说话,死人吗!”

    言语侮辱,不断重复,把孩子的自尊心无限度的破坏。

    洛心似从厨房里冲出来,因为太着急手里还提着切菜刀,将刀扔回洗碗池,洛心似尽最大的忍耐力走到若若旁边,准备带着若若回房间。

    “你凭什么把她带走!我在教育她,有你什么事!你只不过是小姨!我才是妈妈!”

    洛心似知道她今天会受刺激,但没想到她又升级了自己的怨恨。今天微博里热搜爆了的内容是某知名明星夫妻出轨了,网友一边倒大骂出轨者,每一次,明星夫妻出轨新闻都凌迟着她的神经,有时候她神情低落,有时候就是这样的无理取闹,大发雷霆。

    洛心似和若若站在那里不动,她不会和她争吵,她就只是坚定的站在这儿,护着若若,听她发泄。

    “你们都他妈的有病!多管闲事!你和爸妈都是!还有这个小崽子,我为什么要生你?为什么要生他的孩子!就知道气我!我看到你就觉得可耻!讨厌!和你那个可耻的爸一样!你们滚,都给我滚。”

    洛心似知道她又不受控制了,等她好了,她又会不停的道歉,她一直这样循环往复。

    不骂出来她安静的时候其实更加恐怖,所以她宁愿她骂人。

    起码她知道她有情绪。

    只要说到滚,她的情绪就已经到底了,这是长久以来若若总结的经验。

    若若看着洛心似,洛心似抓着她的小手,俩人回到了若若的房间。

    若若轻轻的关上门,嘴角开始咧笑。

    “你饿了吧?等会儿她回屋我就去做饭。”

    “嘘!一二三......”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