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许先生今天表白了吗 第50章 撒旦与天使之间的距离

时间:2020-11-23作者:梦里若依

    “一二三,噔噔噔,砰!”

    她没换高跟鞋,疾步走回房间,然后大力关上了门。

    今天的暴风雨算是告一段落,接下来必定是她自己钻牛角尖的时候。

    洛心似和若若牵着手,一起在房间里呆了五分钟,约莫她差不多消化了自己的愤怒之后,她们蹑手蹑脚走了出去,若若去收拾一片狼藉的客厅,洛心似去做饭,但是洛心似与她约定好了,一旦洛心悠出来,若若就必须走向厨房,不能硬抗。

    洛心似对待洛心悠一向温柔而坚定,她要那个从小闪着光芒的姐姐,而不是现在这个阴郁歇斯底里的姐姐。

    若若扫好地,把摔烂的烧杯和那些吸水树脂装进袋子里扔到垃圾桶,动作干净利落,接着把所有实验器材收起来,小姨给她的心里建设她原是听进去了,只不过心存了幻想,她以为小姨来了之后她总能收敛些,没想到还是一样闹腾。

    抛弃幻想,时刻准备着她发疯。

    收拾完,若若打开厨房门,捡碗捡筷子,给洛心似打下手。

    吃饭的时候,洛心似轻敲了门,告诉洛心悠吃饭了,与以往一样,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洛心似和若若把饭菜夹出来一些留着给她,俩人开始沉默的吃饭,在洛心悠耳朵能听到的范围以内,她俩都尽量压低声音,连筷子碰碗的声音都尽量减少。

    收拾完,洛心似带若若下楼溜圈,出了家门,俩人都长舒一口气。

    “她应该去打狂犬疫苗。”

    对于若若暗黑系的话语,起初洛心似是惊讶的,现在更多的是波澜不惊,然后耐心引导。

    “她只是病了。”

    “妈妈这算抑郁症吗?”

    “你还知道抑郁症?”

    “听别人说的。”

    “不全算是,我查过,这样应该算是躁郁症,最近她可能又自己停药了。”

    “她为什么不一直吃药。”

    “因为药物副作用也很大,她会恶心,会胃痛,会嗜睡。所以若若,她也很辛苦,咱们尽量包容她,好吗?”

    若若不说话,她并不想包容妈妈,因为妈妈给的都是言语暴力,恶语伤人六月寒,况且她是个孩子,她的认知里自己是个令人嫌弃的孩子,不被接纳的孩子,因为不能讨父亲的欢心而被母亲嫌弃。

    她一路走一路低着头,旁边跑过的孩子带着无限活力,只有她丧丧的,不说话不打闹,不合群。

    “那边是你同学吧,你要去玩会儿吗?小姨在这儿等你。”

    “幼稚,不玩。”

    若若坐在楼下广场上的椅子上,与周围疯跑脸上挂着天真无邪笑容的孩子们格格不入。

    “若若,你居然下楼了?要不要一起玩?”

    对于别人抛过来的橄榄枝,若若根本就不想接,“不用了,你们玩吧。”

    说话特别小大人,男孩子也不勉强,踢着球跑向了另一边。

    “你同学?”

    “围棋班的。”

    隔了一会儿,她又说了一句话。

    “也是单亲家庭。”

    洛心似惊讶于她这么轻易的说出单亲家庭几个字,那些她一直不去提起的东西,她都知道。包括抑郁症,包括单亲。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若若肯与这个孩子讲话,要知道若若是一个连她们班班长都不理的问题女同学。

    同病相怜,这么小她就已经知道单亲的含义,只不过广义里单亲都附带着含辛茹苦,而她是歇斯底里。

    “若若,踢过来可以吗?”

    球不知怎么踢的,就这样滚到了若若脚下,若若愣神的看着球,她正在做心里斗争,踢过去还是不踢。

    最终,她仍旧选择放弃橄榄枝,因为,骨子里她觉得自己不配。妈妈总骂她讨人嫌,或许自己踢过去也无济于事,不如不去付出,起码不用失望。

    若若离开坐的地方,球纹丝不动的放在那里,小男孩乐呵呵的刚要跑过来,洛心似站在球前,一脚踢了过去。

    “姐姐的脚法不错吧?”

    “哈哈,姐姐你的力气不错!”

    本来以为是个暖心男孩,没想到只对同龄人暖心,不过洛心似实在是太有力气了,踢到另一个方向去了。

    “喂,怎么也得叫一句阿姨吧!姐姐?”

    若若转过身来把她拉走,小姨又给她丢人了,来了南方这么久,还是不知道规矩。

    “笨蛋,都说了这里的人叫没结婚的一律是哥哥姐姐,你怎么就是听不懂?”

    “啊?真的呀,我以为你那天是故意占许魔王便宜呢。”

    “我才没那么无聊,我是怕你被人家笑话。”

    “诶,不过我还有个问题,为什么他知道我没结婚?”

    “你长的这么幼稚,一看就没结婚.......”

    若若这姑娘一向口齿伶俐,并且得理不饶人,所以洛心似明智的选择闭嘴。

    若若也好,洛心悠也好,都需要被治愈,在这里她们依靠不了任何人,洛心悠硬撑着在这个城市打拼,若若每天冷漠的面对学习和生活,本质上都是三观被击碎之后的应激反应。

    她理解她们。

    洛心悠所遭受的冷暴力和她输出的语言暴力是一脉相承的,洛心似不去批评这种语言暴力是因为知道这不是洛心悠本意,她只能尽全力保护若若,告诉若若她有可以相信的人,同时做洛心悠的倾听者,好的坏的骂人的抽泣的,全盘接受,对于洛心悠而言若若是一个提词器,提示她与老公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洛心似是一个树洞,可以倾诉的人。

    她在情感上依赖洛心似,在理智上疏远若若。因为她自己知道,和若若越亲近她就会越把气撒在她身上,她怕自己不受控制,但是她束手无策。

    这是一种真实的恐惧。

    无法言说的痛苦。

    抑郁症或者躁郁症患者人间清醒时的自卑,矛盾,不想生也死不起。

    洛心悠像一个巨大的黑洞,在不断侵蚀着若若的性格,撒旦和天使之间只有一个母亲的距离。

    她们回去的时候,洛心悠已经吃完饭收拾好了,姐姐就是这样骄傲自负,从不在她们俩面前哭泣,她俩刚才下楼也是给她嚎啕大哭的空间,情绪和压力要释放,洛心悠一次一次的揭开伤疤,一次一次的愈合,整个人已经不太正常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