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许先生今天表白了吗 第51章 上天派来专门治他的

时间:2020-11-23作者:梦里若依

    许先生今天表白了吗正文卷第51章上天派来专门治他的迎着早上的阳光,她坐在人不多的公交车里,周围都是低头族,只有她专心致志地看着窗外,同一条路线同样的风景,一天两次百看不厌。

    和每天看风景一样,她今天也搅拌着她的冰淇淋咖啡,在茶水间欣赏海天一色,人间富贵。

    许君手放裤兜,刚进茶水间就看到她粗犷搅拌的动作,赶紧转身,这个动作让他十分难受。

    洛心似就知道他受不了这个,故意拿着冰淇淋咖啡跑到他面前。

    “许总,是要我给你买早餐吗?”

    她的喜悦之情已经洋溢到了脸上,任谁都能看出她的幸灾乐祸。她一边说一边在许君面前张牙舞爪,许君深呼吸之后,两个手用力.按.住她的胳膊,然后把冰淇淋咖啡夺走了......就那么华丽丽的夺走了!

    因为太近,她忘了反.抗,一直到许君回到办公室她才反应过来,若是别家姑娘被大帅哥近距离接触肯定是小鹿乱撞,她可好,她想的是:不会把她冰淇淋咖啡给倒了吧?我滴妈耶,这个人是强迫症晚期!

    手上没了咖啡,她有点不知所措,吃着面包,味同嚼蜡,完了,她就不应该得瑟!昨晚洛心悠大闹的后遗症,把她也闹得不正常了!

    “啊!烦死了!”

    刚说完,这个走路没有声音的人又出现了,手上依旧拿着她的冰淇淋咖啡。

    “你没扔啊?”

    “为什么要扔你的东西?”

    洛心似看着他手里那杯咖啡,接过来的时候不禁惊奇:“怎么会这么细腻?冰淇淋咖啡可以这么顺滑的吗?您是用了什么法子弄的这么均匀?不对呀,您不是讨厌我喝这个嘛?”

    “我是看你每次搅拌完还有一堆冰碴就往嘴里喝,觉得难受。你要是有点耐心也可以这么细腻。”

    “可是我可以一直捂着,暖了再喝。”

    许君看着她,这姑娘简直是恶梦。

    “好了,你别说了。”

    “哦......原来你也听不得这个!哈哈,捂暖了喝,捂暖了喝!”

    洛心似的小嘴一直叽叽喳喳,许君实在忍不了就捂住了她叽叽喳喳的嘴。

    两位当事人正在掰扯中,看官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打扰了!你们继续!”

    阿里先生的小心脏受到了暴击!

    一万点暴击!

    脸都白了!

    惨白!

    他冰清玉洁的大魔王!怎么会这么奔放?啊!他的心呐!

    他为什么今天要提早来办公室?回笼觉他不香吗?吃早餐不香吗?

    虽然他乐于看大魔王八卦,但是真的看到肢体动作又是另外一回事!这也太惊悚了!

    一直禁欲系的大魔王突然捂着小姑娘的嘴,这这这!这像话吗?他不接受。

    虽然看到了阿里,但是许君并没放开洛心似,只是洛心似心虚,趁他不注意,慌忙跑回了座位,甚至忘了拿那杯冰淇淋咖啡。

    许君清清嗓子,下楼了,他要去吃早餐,走在路上,他甚至手放在额头上看了凤凰木里渗出的阳光,果然,早上的阳光如此明亮,以前也这么明亮吗?

    洛心似见许君走了,一路小跑到茶水间,她刚刚看到阿里先生去吃早餐了,要向阿里先生解释一下。

    她人刚迈进茶水间,阿里先生立马转过头去了,明显的不待见洛心似。

    她就纳了闷了:这公司为啥男的女的都对许大魔王有想法?

    “阿里先生,您误会了!您今天早上看到的都不是事实!我保证!”

    “你......别跟我说话!”

    “阿里先生,求您了,千万别跟别人说!我保证我俩绝对是误会!”

    洛心似求爷爷告奶奶的劲儿都用出来了,阿里先生就是不买账。看来只能出杀手锏了,对于油盐不进的家伙要用崩溃疗法!

    “阿里先生,您不会对大魔王有想法吧?”

    这句话说完,阿里先生水都吐出来了。

    “你你你!别胡说!我可是男的,你不分男女呀?”

    “谁说男的不能喜欢男的了?我看您对大魔王那么上心,肯定有非分之想。”

    “我没有。”

    “那我也没有。”

    “你你你!我都看到了,再说我们大魔王以前冰清玉洁,我就走两周他就奔放了,太没天理了,你对他施展什么魔法了?”

    洛心似t了重点,这是因为错过而抱怨呢!不过她不打算拆穿阿里先生,她要将计就计。

    “咱俩来个交易吧!今天的事咱俩翻篇,以后都不许再提!也不许跟其他人提起!各自放对方一马,如何?”

    “凭什么!我又没有.......”

    阿里先生还没说完,钟催催就踏进了茶水间的门,他看见阿里先生的第一件事就是来段中老年迪斯科:阿里,阿里巴巴,阿里巴巴是个快乐的青年!

    唱完第一段,洛心似也加入了成名曲行列,于是茶水间出现了神奇的男女二重唱加双人广场舞:阿里巴巴。

    手舞足蹈,笑声加持。

    阿里先生,快要疯了。

    “还真是师徒俩!一个德行!”

    说完就悻悻的走开了。

    钟催催和洛心似击掌表示胜利。

    “诶,阿里怎么一脸不愉快?”

    “没事,我刚才踩到他尾巴了?”

    “什么尾巴?”

    “小辫子,我抓到他小辫子了!”

    “跟我说说呗。”

    “嘿嘿,呵呵。无可奉告!”

    “你个小崽子,过河拆桥。”

    钟催催这人虽然滑头,但是不可否认的护犊子,他带过的新人虽然都没建树但绝对没受过任何欺负。

    洛心似大摇大摆的离开茶水间,故意从阿里先生椅子旁边走过,还对着阿里先生迷之微笑,笑的阿里先生坐立不安。

    阿里先生内心腹诽:钟催催你个棒槌,你这徒弟马上就要青出于蓝胜于蓝了!这家伙以后肯定不是省油的灯。老钟,以后够你喝一壶的!

    洛心似又拐回去拿那杯咖啡,继而再次经过阿里先生的座位,每次都笑,笑的阿里先生不敢接下文。

    许君回来的时候,洛心似正在研究那杯咖啡,她拿了一根吸管,看着咖啡从吸管上滑下去,许君整个人又不好了!洛心似绝对是强迫症患者的毒药。

    这丫头是上天派来专门治他的吧?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