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许先生今天表白了吗 第59章 酒壮熊人胆

时间:2020-11-23作者:梦里若依

    许先生今天表白了吗正文卷第59章酒壮熊人胆小猫在贪睡,地球在转圈,你和我在吃饭,都是自然而然的事。

    人间烟火气最能安抚人心,若我问你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我猜你的回答是显然不能,你喝不下的酒是我饮不下的情,而你自己的心累了,就变成酒不醉人人自醉,喝完这一杯还有三杯。

    ------

    这家店藏在繁闹的街市后面,周边是十几颗老榕树,那么大的老榕树,比动漫龙猫里的老榕树还要古老一样。

    与车水马龙格格不入的别有洞天。

    从一个木制小门进去,穿过一个竹子街,就是豁然开朗的庭院:热闹的烧烤摊子,穿着黑色背心不停扇扇子的摊主,看到有客人来,抬手大笑招呼着。

    “喵~”

    “啊!”

    洛心似被吓的一声尖叫,猝不及防搂住许君的胳膊,头埋在他的肩膀里。

    小猫喵一声,她就哆嗦一下。

    软糯的大橘猫,肥肥的小身段,喜欢亲近客人,更喜欢调皮捣蛋。

    橘猫站在许君的皮鞋旁拿它的大肉爪抓着地上的一个毛线球,许君轻赶着它,它也识趣的跑到秋千旁。

    “出来吧,它跑了。”

    洛心似偷偷跑出来,对于刚才的失态,她有点不好意思。

    “你怕猫?”

    “不止猫猫,一切带毛的小动物她我都害怕,小猫小狗小耗子,都怕。”

    耗子这种东西难道还有人不怕?这姑娘又开始说话颠三倒四了。

    坐在许君对面,她看着菜单笑意盈盈,这家店是她家乡口味的烧烤,名字也颇为北方:冷大烧烤。

    点好菜,洛心似看着周边,妥妥的网红怀旧风,旧的收音机,黑白电视,连吃饭的家伙都是瓷缸子,铜线灯串映射的暖黄色让这个热闹的小世界更加澄明,小洛心似看着十分亲切。

    “地方是我挑的,单可是你来买!”

    “放心吧!没有什么事是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是两顿!”

    “你是在暗示我,要再请我吃一顿?”

    洛心似不敢出声,偶然一撇,又看到了那只大橘猫,对于怕猫的人来说,猫猫来回走是一种威胁和胆颤。

    不敢高声语,恐惊大橘猫。

    她不说话了。

    许君瞧了一眼,果然是怕猫,刚刚还在高谈阔论,大橘猫一个眼神她就怂了。

    许君挥挥手让她坐到里边去,自己和她并排坐到椅子上,这样猫猫如果来桌子这边,必然先经过他这里,来回轻赶了几次猫猫,老板自然也知道这姑娘害怕猫了。

    老板让服务员把猫抱到它的小窝里,温暖干净的小窝。

    等了许久终于上菜,洛心似吃的那叫一个狼吞虎咽,不吃还好,吃上简直胃口大开,尤其是家乡的味道,让她欲罢不能。

    “吃烧烤要是能配点扎啤就完美了!那种麦芽扎啤,哇哦。”

    “这里有啤酒,你要喝吗?”

    “可以喝吗?”

    洛心似自己叫了两瓶哈尔滨冰纯,这是她最爱的啤酒,清爽超鲜。

    给许君一瓶,自己一瓶。

    “少喝点,喝多了耍酒疯我就把你扔到大马路上。”

    “放心吧,我能喝!我喝啤酒还没遇到过对手呢。”

    小河豚喝啤酒的确厉害,五瓶啤酒下肚,除了去过两次洗手间,小脸不红不白,像没喝酒一样。

    许君也没事,棋逢对手了。

    不过酒壮熊人胆,虽说没喝多,但仗着酒劲,洛心似胆子还是肥了些。

    “喝这么多都没事,看来你酒量不错。”

    “这是遗传,我爸妈都特能喝。要是冰的扎啤酒更带劲了!”

    冰啤酒许君是不会允许她喝的,小姑娘胃不好还铆劲折腾。

    “遗传?那你这些缺点也是遗传?”

    “我缺点再多也比您强点。”

    “哦?那你说说我的缺点。”

    “那我说了啊!”

    洛心似放下手里的大猪腰子,抹了抹流油的小嘴唇,还喝了一口啤酒润润嗓子。

    “您说您长的这么好看,不能每天都板着脸,要不没有女孩子会喜欢您的,还有啊:您的脾气太臭了,这样不行。”

    许君饶有兴趣的听着她发自内心的酒后吐真言。

    “你对男生这么了解?是有喜欢的人?”

    “我没有!我不配!我就想好好工作,努力赚钱,养我姐姐和若若。”

    本来挺心酸的话,洛心似却随着酒气,脱口而出。

    从心底,她就觉得自己不配,所以说的从容,没有半点做作。

    “你姐要自己走出来,而不是你养她一辈子,你也不能替她扛下一切。”

    “我查过了,她这种抑郁症如果没办法解开心结,可能会一直这样,我问了她的心理医生,人家说最好夫妻双方一起去,那是不可能的,她的心结已经合上了门,解是解不开了,我姐姐的心病攒了这么多年,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好的,她对男人有敌意,所以我不配喜欢别人。”

    喝了酒的小河豚喜欢碎碎念,喝了酒的大魔王依旧不爱说话,但他喜欢听她说,嬉笑怒骂,调侃小猫睡觉,怒骂吴迪不要脸,还顺带着说草履虫先生是个混蛋,刚毕业的她对工作没有抱怨,倒是对那些油腻的男人抱怨颇多。

    甚合我意。

    她心无良人。

    “你说了这么多,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您说。”

    她豪气的吃着她的大腰子,手上还抓着一个**的烤猪蹄。

    “你脖子上的吊坠很特别,我看你一直带着。”

    “这个呀!其实不是我的,准确的来说,我也不知道是谁的。我听我姐说这东西很贵,所以我就想着,如果带着的话,遇到了正主,人家就自然会跟我要回去。”

    “那你可要记得一直带着,不然哪天错过了正主,可就不好了。”

    “嗯。”

    她摸过猪蹄的手刚要去抓那个项链,突然感觉腾空了。

    原来她被许君在空中捉住了手腕,小姑娘眼里都是清澈,清澈的照映着他的紧张。

    她的笑容越清澈,他就越紧张。

    鼓着腮帮子的小河豚,看着不知所措又没放下她手腕的大魔王。

    “许总?许总!许先生?大魔王?!”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