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许先生今天表白了吗 第63章 太委屈(青云加更)

时间:2020-11-23作者:梦里若依

    暗恋是只不归雁,为一人兵荒马乱,未知者肝肠寸断,挑一颗红豆玲珑,慰一抹入骨相思。

    ------

    “这不就是我参加的一个比赛!”

    “比赛?这是打着设计师旗号的招摇撞骗!你不好好上班,去参加这种骗子聚会?”

    “什么骗子聚会?这个比赛有奖金的!”

    “你是为了奖金?先不说你参加的这个正不正规,你知不知道设计类比赛一般是以公司名义参赛的?”

    “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还理直气壮了?”

    许君当着她的面把一打图纸扔进碎纸机,碎掉的不止是图纸,还有她的努力。这是洛心似花了几个晚上熬夜做的,许君决绝,她有苦说不出。

    “手机拿出来。”

    洛心似不知所以的拿出手机,许君对着她茫然的脸扫了一下,他找到那个设计大赛的公众号,撤回了洛心似的参赛申请。

    “您凭什么撤回我的申请?”

    “你说呢!能不能不要给我添乱!你知不知道私自参赛这种行为会毁了你成为设计师的前途!”

    洛心似当然不知道,她知道设计工作是不能做兼职的,好不容易看到有比赛还有奖金,她单纯的想赚点钱而已,本也是想问问许君的,但觉得自己和他没熟悉到这种程度。

    洛心似委屈,而且对于许君不分青红皂白就知道骂她的行为实在难过至极。

    “您每次都是质问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劈头盖脸就骂我,我是一个职场小白没错,但您要调整一下自己待人处事的方法吧,如果对我不满意您可以辞退我,但您总是反问我,不相信我!我有那么不堪吗?”

    许君对别人并不这样,她不知道的是这唯一的急躁都给了她。

    “比赛您也撤回了,够了吧?我可以出去了吗?”

    “出去吧。”

    洛心似气冲冲的走出去,回到座位上生闷气,谁都看得出来她气场不对劲,连钟催催都不敢问她发生了什么。

    暗自欢喜的只有白骨精冯妍妍,挫挫小河豚的锐气,小样的!这回有把柄在她手里,看她还敢跟自己挤眉毛瞪眼,耀武扬威!

    冯妍妍这个修图师,一般不怎么加班,她技术过关,说话够劲儿,出图快而准,符合许君对于不要急但要快的定义。

    这位小富婆下班回家有保姆没孩子,时间大把,看的东西也广泛,小河豚参赛的公众号冯妍妍早有留意,看到小河豚的参赛信息,她欣喜若狂,仿佛遇见了小河豚霜打茄子的样子,她本来可以自己拿着把柄去找洛心似,不过她这个人暗黑的很,她非要让许君去找她,被自己喜欢的人看不起一定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于是就有了许君对洛心似发脾气,他是真的怒其不争,不过他自知自己做的也不对,如果一开始就告诉她所有情况,也不至于现在他单方面努力。

    心乱如麻。

    她不该目光短浅,他不是已经给她规划了一条职业生涯,先夯实基础,老老实实考二建不好吗?二建在手,她就能拿到公司对于二建资格证的补助,每个月的津贴,职称上享受助理工程师的待遇,就算以后她不在珺先工作,二建证也可以让她一路畅通无阻。

    这才是他生气的根本。

    反正不管怎么说,冯妍妍的目的达成了,许君在生气,洛心似在委屈,委屈巴巴。

    今天公交车上人特别多,她只有站票,站在那里扶着座椅靠背,双眼无神。

    许君误会她了,可她也没办法解释,跟他说自己没钱?跟他说自己家里乱七八糟的情况?人家是老板又不是自己人生路上的导师,老板都没有良心这玩意,她有什么资格说。

    接了若若回家,她炒菜做饭,洛心悠回家之后她们吃饭。

    难得洛心悠今天一直夸夸其谈,看起来心情不错,不过洛心似今天实在太累了,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着。

    “你今天怎么回事?我说了这么多你就随便敷衍我?”

    “啊?我没有。刚才在想一个图纸走神了。”

    “就你那公司,又不出名给的工资又不高,有什么好想的!不是让你去新发公司嘛,当个项目专员都比这个工资高。”

    “我的专业......”

    洛心似还没说完就被洛心悠打断了,她放下筷子不耐烦的说:

    “什么破专业,当初我就不同意你学这种工程类的,也不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洛心悠越说越激动,越来越难听。

    “妈妈,小姨最近好忙,你别说她了。”

    若若这话不说还好,一说洛心悠彻底炸锅了。

    “小姨忙?妈妈不忙吗?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每天就跟小姨好,为什么不说妈妈忙?为什么不说妈妈辛苦了!”

    洛心似也放下碗筷,赶紧绕到若若那边,乞料这个举动又挑动了洛心悠的神经。

    “你个小崽子!和你那个没良心的爸一样!你去犯贱让他回来很难吗?”

    对于洛心悠厌恶的责骂,若若习以为常。不过洛心似越听越恶心,她究竟把孩子当成什么?

    “姐,男人是你选的,若若还是个孩子,你这么说让她怎么接受?”

    “你也不是好东西!要不是你去他们公司闹,或许他还能回来呢!都怪你!你来干嘛?你也是没良心的小畜生!”

    “姐!”

    “别叫我姐!给我滚!你们都给我滚!!!”

    洛心悠的骂声已经声嘶力竭,不止骂,她已开始砸东西了,面前的碗筷饭菜是最先遭殃的。

    啪,瓷碗被摔碎的声音。

    神经质又开始发疯了。

    “你别摔了!我们这就滚!”

    洛心似牵着若若,去沙发上拿起她的书包,开门,右转,关门,按电梯。

    若若机械的跟着小姨,下意识的握紧她的手,此时此刻,小姨是她唯一的避风港。

    “小姨,我是不是一个多余的人?没有我,是不是他们就不会分开呀?”

    她不哭,言语冰凉,带着绝望的语气,你永远不知道一个小孩子的失望有多彻底,心里阴影多么深不见底。

    被许君误会她没哭,被姐姐臭骂她没哭,被若若这么问,她眼泪开始打转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