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三国化学家 第二章 一盘好棋

时间:2020-05-22作者:沐凝九歌

    这自然是客套话,门外的徐忠杰也听得出来。现在是建安十年,这个时候刘备还投靠着刘表,驻守在荆州的新野,防御着北方曹操。

    “刘表,你也忒抠了!”恰在这时,正堂大厅中,传来一阵不满的声音,“我哥哥替你把守新野,忙前跑后,理政整军,费了不知多少力气,你却拿山野土酒来招待!”

    徐忠杰一听,脸色就不由得变黑起来,说话之人不是别的,正是张飞。看样子,张飞是要借酒发泄。

    “三弟!不可造次!”

    与此同时,正堂里也传来了喝止的声音。

    “景升兄,莫要见怪,我三弟向来酒醉之后胡言乱语!”

    “玄德贤弟说得哪里话?定是这徐家的酒,不合张将军的口味!来啊,传徐忠杰!”

    大厅里突然传来一阵声音,让站在大门外的徐忠杰,不由得身子一怔。他还在想着自己怎么混进去,找到刘,现在倒好,刘表直接宣召自己了。

    不过,这也倒给了徐忠杰一个机会,他能够正儿八经地看看这些活生生的历史人物了。徐忠杰没有丝毫的犹豫,赶紧弓着腰走进了正堂大厅,顺便瞄眼望向了两侧。

    “景升兄,你这是何故啊?我三弟只是喝醉了,与这酒无关!”还没等刘表开口责备徐忠杰,刘备就已经站起身,来到徐忠杰身旁,向刘表进言,“这公子生的俊美,看上去与令公子刘一般年龄,何必为难他呢?”

    “主公,小的知错了!”这局面,不管酒符不符合要求,徐忠杰都得认错。更何况,眼前的刘备已经出来为他说好话了,他得赶紧借坡下驴,不然真要落实怠慢之罪,他可承担不起。

    这不是在拍电视剧,而是实打实的历史穿越,在徐忠杰的面前,刘表、刘备、张飞等人,可都是真真实实的,没有一点虚假。

    “小的愿意重新酿造出几坛好酒,敬献给主公!”徐忠杰赶紧跪下,连磕三四个头。

    “山野土酒,能喝出什么味道来?我哥哥是大汉皇叔,需得贡酒伺候着!”

    很显然,席间的张飞并没有喝醉。

    “今日元宵,我等前来赴宴,共商抵御曹贼之事……”

    一旁的关羽也开了口,但很快就被刘备打断。

    “景升与我是同宗兄弟,我岂会在乎这点宴饮之类的小事?”

    “玄德贤弟既然这么说了,我也不好意思再追究了!”刘表面色微动,眼神飘向了张飞的位置,便是挥了挥手,示意徐忠杰退下,“着你归家,限期一月,酿出仿制的贡酒!”

    “谢主公!”徐忠杰有些庆幸,“三日之后,小的定会献上仿制贡酒九酝春酒。”

    这个时代的宫廷贡酒,名叫九酝春酒,正是前世古井贡酒的前身。

    “三日?”主坐上的刘表惊讶了一声,满脸疑惑的望着徐忠杰。

    迎上刘表的眼神,徐忠杰方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九酝春酒,是当初曹操为了讨汉献帝欢心而献上的,据记载,此酒在酿造的时候,每三日加入一批原料,满九次即可出酒,也就是俗称的喂饭法。

    如果计算起来的话,正正好好是刘表所说的限期一月,可现在徐忠杰却拍胸脯说三日之后献酒,那岂不是自相矛盾?

    一时之间,徐忠杰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他总不可能说,自己不会酿酒,可以用化学药品仓库里的那些无水酒精配点酒呈上吧?

    “父帅,他已经被你吓得语无伦次了!”

    恰在此时,徐忠杰右手侧的宴席位上,站出来一名与他年龄差不多大的男子,口称刘表父帅。徐忠杰眼神飘向此人,发现他神色上有些病恹恹的样子,能够坐在刘表下首第一个座位的,他心中便有所猜测,此人想必就是任务目标刘了。

    “徐家的酒不合张将军的口味,这是自然的,毕竟孩儿也喝不惯他家的酒了!”

    这叫什么话?

    徐忠杰一听刘后半段的话,肺都差点气炸了。他一开始以为刘是替自己解释的,没想到后半句,竟是贬低自己。

    “那贡酒是曹贼献于朝廷的,我们若是也喝这种贡酒,岂不是相当于我们承认了曹贼掌权朝廷吗?既然如此,不如让徐家酿出一种新酒,我们品尝之后,若是味道极好,那便献上朝廷,请求作为新的贡酒,昭告天下,以示父帅忠于大汉,而厌恶奸贼!”

    此时,徐忠杰已经明白,自己的到来,已经改变了历史。

    “确实如此,只不过,徐家真的能酿出来吗?”刘备似是想到了什么,将徐忠杰扶了起来,随后朝着刘表抱拳拱手,“明公,我们对抗曹操,除了要整军备战,这种表率天下收揽人心的事情也要做……”

    “主公,这样子做,无疑是要激怒曹操啊!万一他派遣大军,攻伐荆州,我们可不好过啊!”

    “是啊,主公!我荆州这么多年,与曹操之间没有太大的纷争,现在骤然做出这等事情,岂不是引兵来攻?”

    “大公子这么做,就是在给荆州招灾惹祸!还有刘备那厮,也不安什么好心!”

    刘备的话还没说完,徐忠杰右手席位的一众文武,纷纷站起来反对,很显然,这些人是反对刘备的蔡氏家族。

    “玄德贤弟,我看入贡朝廷就算了,只要口味高于现在的,那便是可以了。”刘表挥了挥手,刚才吵闹的众人,方才安静下来。

    见此情景,徐忠杰不由得心中叹息一声,果真如同三国演义里描写的那样,这个刘表果真没什么大的志向。

    徐忠杰虽然不会酿酒,但是化学药品仓库可以为他提供酒精、香精、水等物质,利用这些物质,他完全可以勾兑出味道不输于前世飞天茅台的新酒,更不要说这个时代的朝廷贡酒九酝春酒了。

    换句话说,徐忠杰是有十足的把握,让他的酒成为朝廷贡酒的,届时必然能够引发一场轩然大波。

    九酝春酒是曹操献给朝廷的,而新酒取代了九酝春酒的地位,便是预示着,有人要挑战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局面。这种状况,自然不是曹操愿意看到的,也正如蔡氏家族人所说的那样,届时曹操必然会大军压境。

    只有大军压境之日,于刘备来说,才有机会攻城略地,成就一方霸主,这也就是刘备为什么会那般建议刘表了。要知道,乱世之中,城池与土地,才是最为珍贵的。他的这点心思与想法,两世为人的徐忠杰,自然清楚。至于刘备会不会做到要匡扶汉室,恢复大汉王朝,那就不得而知了。

    当然,对于徐忠杰来说,他也能借此扬名天下,而让徐家有所振兴。

    然而,刘表的这一番决定,不仅仅让刘备的想法有所破灭,也让徐忠杰的这番心思沉了下去。原本巧合之下的一盘好棋,就这么毁了!

    “你把酒酿好以后,不仅要给张将军送过去一份,也要给本公子尝一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