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三国化学家 第三章 真酒?假酒?

时间:2020-05-22作者:沐凝九歌

    徐忠杰被送出南阳郡府的时候,刘也跟了过来,临走之时,不断地向徐忠杰嘱咐着。很显然,酒对于刘来说,就像是成了瘾一样。也怪不得后来的鲁肃会说刘沉湎酒色,是个短命之人。

    “第一个任务就是要帮助刘戒酒戒色,如果靠嘴皮子,去跟他说道理,那显然是行不通的。倘若是……”

    徐忠杰在回去的路上,仔细思考之后,便想出了如何让刘戒酒戒色。回到了家中,父亲徐功在得知南阳郡府中发生的事情,自然是将徐忠杰大骂了一顿。徐忠杰也没有反抗,独自一人回到了屋子里,沉浸在化学药品仓库里了。

    仓库之中,一列列的货架上,排列着各式各样的药品,高锰酸钾、双氧水、甲醇、无水乙醇……徐忠杰抬手就拿起了一瓶五百毫升装的无水乙醇,又拿了五百毫升装的去离子水,这是他所需要的勾兑酒的主要原料。

    酒,在化学上,说白了就是乙醇、水、酯类的混合物,而乙醇,又称之为酒精。

    “前世中,最为著名的茅台酒,五十二度,大概是这样子配的。”徐忠杰来到仓库中央的实验台前,在脑海里经过计算,用量杯量取所需要的乙醇和去离子水的量,“还需要一点添加百分之二点五的乙酸乙酯。”

    常言道,酒越陈越香,这之中的香味,除了乙醇本身特殊的味道以外,就是随着酒陈酿所产生的乙酸乙酯的味道。不过,前世之中茅台酒中的酯类化合物,并没有具体说明它们的名称,而是以总酯,用乙酸乙酯的量来代表的。

    当然,这个时代的人没有喝过茅台酒,更没有专业的鉴酒师,因此徐忠杰就算勾兑出的假茅台酒与真茅台酒味道有所差距,也不会有人尝得出来。再一个,茅台酒作为前世顶级白酒之一,绝对符合刘表的要求。

    经过计算,徐忠杰最后拿起胶头滴管,从刚取下来的可食用乙酸乙酯试剂瓶中,吸取少量乙酸乙酯,随后一滴一滴的向自己所配的假茅台酒中滴加。每一次滴加,都会有特殊的香味散发开来,随着最后一滴的滴入,那味道也浓郁到极致。

    徐忠杰用鼻子轻轻嗅了一下,顿时心情大好,那味道,便是他前世所闻过的茅台酒特有的酱香气味。

    此刻,酒成!

    随后,徐忠杰将这份大约一千毫升的勾兑酒,分三瓶装好,意识闪动之下,他便回到了现实。

    此时,天色已大亮,徐忠杰也已经醒来,他的手中多了三瓶酒。

    “一瓶送给刘表,一瓶带给张飞,还有一瓶是给刘的。正好有机会,去刘那走一遭,看有没有办法完成任务。”

    徐忠杰心里知道,要想帮助刘戒除酒色之瘾,不光需要时间,更需要时机。至少,他明白,靠讲大道理,刘是听不进去的。

    跟父亲徐功说一声,徐忠杰就出了酒坊,径直往南阳郡府去了。他虽然口中说是三日,刘表给的时间是一个月,但对于徐忠杰来说,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耽搁不了那么多时间。

    “你那徐家的酒有什么好喝的?就是给你十年八年,也未必能酿得出宫廷贡酒!”

    徐忠杰进到南阳郡府衙的时候,已是正午时分。刘备等人也并未离去,依旧在南阳郡府衙中,与刘表等人宴饮。不过,徐忠杰刚把酒呈上去,就遭到张飞的冷嘲热讽。

    “才一天时间,你就酿出好酒了?”刘表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我也知晓酿酒的艰难,你这恐怕是在糊弄我?”

    “徐公子?你快如实交代,免得景升兄对你进行惩罚!酿不出真酒,也不要拿兑了水的假酒来糊弄?”

    “还请主公一品,以鉴定是真是假!”徐忠杰自然不可能说,他这三瓶酒是用化学药品勾兑出来的,“若是掺了一点水,在下愿意献上这颗头颅!”

    主位上的刘表,被徐忠杰这么一说,摆了摆手,便将瓶中的酒倒入了酒杯。

    “这酒,怎会有种异香?”

    刘表还未喝酒,鼻子一嗅,便神色大惊。

    “洒家的鼻子也闻到了!”张飞也是个嗜酒之人,脸上也流露出欣喜,“虽然香不出十里,但也能香满整个南阳郡府衙了!”

    望着几人的神色表现,徐忠杰明白,自己勾兑出来的假茅台酒成功了。

    “初入口,满嘴留香,一饮而下,唇齿之间,都有种说不出的味道。”主位上的刘表,刚抿上一小口,眼睛一闭,刹那间又突然睁开,便似是沉迷于假茅台酒的味道,将酒碗中的酒一饮而尽,丝毫不在乎自己作为一方诸侯的形象,“哈,清醇甘冽,远比先前的酒,好喝上许多倍!”

    “多谢主公盛赞!”徐忠杰欣喜,他知道,自己的做法成功了。

    “果真比先前的酒好喝上许多,刘表,你真该拿这酒来招待我哥哥!”

    “三弟,不可胡言乱语!”张飞刚说完,刘备就厉声喝止了,“徐家若是能够将此酒广召于天下,天下之人必为之轻狂,那时荆州所产的徐家酒,便能扬名天下!”

    “小人多谢皇叔赐名!”徐忠杰闻言,眼睛一转,赶紧跪下给刘备磕了几个头,“这酒原本是上月所酿,本以为不怎么好喝,今日一尝,味道有别于先前所酿的酒。这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能拿得出手,不然小人必死!”

    “哈哈哈!这徐公子倒是很会说话,景升兄,你姑且就原谅他吧!”刘备摆了摆手,示意徐忠杰起身。

    “玄德贤弟这么说了,我也无话可说。既然这酒确实比先前的好,又没有什么名字,那便叫徐家酒也无妨!”刘表脸上泛起些许潮红,很显然有些醉意了,“我记得你家祖上曾是酒税官吧?那从今日起,荆州酒税官就你来做吧!”

    “多谢主公!”望着刘表有些潮红的脸庞,徐忠杰似是想到了什么,在叩谢的同时,他又小心翼翼地提了一句,“主公,这酒虽好,但不可多饮,否则容易醉倒!”

    这一点,徐忠杰也是刚刚想到的,古代的酒,酒度不到十度,属于低烈度酒,甚至是饮料级别的酒。然而,他所勾兑出来的假茅台酒,可是五十二度的,属于高烈度酒,任你千杯不倒,也很容易喝醉。

    “俺张飞可不信这个邪!”席间张飞哈哈大笑了起来,“洒家喝酒,就是一百碗,也不会醉!”

    言罢,张飞又端起了酒碗,往口中灌酒……一刻钟后,摆在张飞面前的那瓶酒已经见底,然而他脸上也泛起了潮红。

    “就这一瓶酒,三弟就醉了?”刘备似是注意到了张飞的神色,不由得吃了一惊。

    “好……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