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三国化学家 第四章 怪病

时间:2020-05-22作者:沐凝九歌

    距离徐忠杰献酒,还没有过去半个时辰,张飞就已经醉趴下了。这一幕,着实让刘备感到意外。

    刘表见状,不禁笑了笑,旋即似是自嘲一般地说道:“我的酒量可没有张将军那么好!你们也来尝尝!”

    言罢,刘表就叫人将徐忠杰勾兑出的假茅台酒,挨个分给了陪宴的几位将军,那些将军,在刘表第一声赞誉此酒的时候,就已经面露渴求之色了。不过,接下来,刘表自己却又做了另外一个动作,他将第三瓶酒从刘那里拿走,亲自送到了刘备面前。

    “玄德贤弟,先前招待不周,望乞恕罪啊!”

    “景升兄,说得哪里话,你我共同抵御曹操才是正事!”

    眼前的一幕,自然没徐忠杰什么事了。更何况,刘表已经说过,他现在是荆州的酒税官了,这也就意味着,徐忠杰今后,要去往荆州襄阳做事情了。

    “徐公子,我与父帅,在南阳要待上几天,以表示对我刘皇叔的慰劳。”宴会结束,徐忠杰准备回家,将今日所发生的的事情告知父亲,却被刘拦了下来,“父帅将第三瓶酒送给了皇叔,我还未尝过其中的滋味,还请徐公子给我重新预备几分,送到我的住所来!”

    徐忠杰一听,就知道刘的嗜酒程度了。不过,他心里倒是有些欣喜的,自己还在想着怎么接触到刘,没想到他竟然主动邀请自己。这样子一来,徐忠杰就有机会完成任务了。对于接下来该如何做,徐忠杰也已经想好了。想要完成任务,帮助刘戒除酒色之瘾,这第一步就是要让刘戒酒!

    从徐忠杰勾兑出假茅台酒的那一刻起,他就对任务奖励的那一套酿酒设备有所期待了。毕竟,关于酒,他不可能一直使用化学试剂进行勾兑,否则太花费精力了。至少,想要批量化地生产酒,一套酿酒设备是不可或缺的。

    “看样子,想要完成任务,让刘戒酒,关键还是要落在‘酒’这个字上。”

    归家之后,徐忠杰自然是将南阳郡府衙中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父亲徐功。徐功也自然是对徐忠杰进行了一番表扬,当然也有着些许的鼓励。

    “如今,天下大乱,四海不安。不过,与其他地方相比,荆州还算是比较平安的。你姑且在酒税官的位置上做个几年,攒些钱,娶个大户人家的女儿便是最好的了。”

    对于此,徐忠杰也只是点了点头,没做过多的思考,他现在的心思,全部放在了如何完成任务这一方面上了。

    现在是建安十年,曹操正在收拾北方的局势,孙权也在忙着收拾江东,讨伐黄祖。距离真正三国开启,还有一段时间。对于徐忠杰来说,他想要阻止那些青年俊才的死亡,就必须找到机会与他们接触才行。

    “酒税官的位置并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但是按照规矩,是有机会进入到朝廷的,或者说是去到许都的。这也就意味着,届时是有可能碰见郭嘉的。”

    三国时代,郭嘉的去世,其实是最令人惋惜的。所以,徐忠杰第一个想要拯救的人物,就是郭嘉。此人要在两年后的建安十二年,从柳城回归许都的途中病逝。

    “如果说能让郭嘉跟诸葛亮一起投靠刘皇叔,或者说是赤壁之战,让周瑜跟郭嘉斗一斗智谋,岂不快活?”

    徐忠杰回到自己的屋中,脑海里规划着自己将来要做的事情。当然,他也在畅想着,自己改变一些历史人物的结局,会使得一些历史事件发生怎样的变化。

    按照刘的要求,连着五天,徐忠杰都会送假茅台酒给他饮用。直至第六天,徐忠杰照例送假茅台酒,刚走入南阳郡府衙的时候,就听到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刘公子昨日晚间身体有些不适,今早又没开门出来侍奉主公,莫不是真出了什么事情?”

    “主公也觉得奇怪,不过无暇顾及,他一大早就出了城门,送刘皇叔回新野了。”

    “啊——我的眼睛怎么看不见了?”徐忠杰并没有去理会那些嘈杂声音,不过当他来到刘住处时,还未开门,就听见了一阵悲惨叫声,“快来人!传医官!”

    听到这里,徐忠杰的嘴角不由得上扬了起来,就仿佛这一切,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一样。

    虽然徐忠杰心中窃喜,但是脸上却仍然要装出一副惊恐的样子,赶紧推开刘住处的大门,道:“刘公子,你这是怎么了?”

    房屋中,刘踉踉跄跄的,双手四处乱摸,徐忠杰进来了,他也没有看见,很显然是双眼失明的样子。

    “言功,快帮我传医官,我的眼睛看不见了!”刘好不容易摸到床边,爬了上去,翻身躺下,说话都有些气喘。

    听着刘的话,徐忠杰正想上前说两句,却听到耳边传来了声音:“公子,南阳郡府衙的吴医官到了!”

    话音落下,徐忠杰就见到卫兵领了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很显然就是所谓的吴医官。

    徐忠杰见此,原本还想着上前说两句,现在不得不将话憋在肚子里,站在一旁,看着吴医官的所作所为。

    吴医官走路像风一样,赶紧来到刘的床前:“公子,身体哪里不适?”

    “头昏、腹痛,双眼疼痛,看不清人。尤其是眼睛这一块,看东西模模糊糊的,几近失明!”

    刘喘着粗气,脸上流露出难受的表情。

    “医官,你快救救我!我父帅定然会万分感谢!”

    吴医官听着刘的话,虽然口中没有表示什么,可是眉宇间却表现出难为之色。他已经上手摸脉,感受着其中的脉象,不过很显然,那脉象让他拿不准刘公子的病因。

    “我从未见过这等脉象,病因难以确定,在下无法对症下药啊!”

    吴医官收了手,脸上为难之色再现,他已经跪在了地上,束手无策。

    站在一旁的徐忠杰见此,心中不由得好笑起来,这病因,凭借这个年代的医学技术,是不可能靠诊脉查的出来。

    也只有徐忠杰自己心里清楚,刘所描述的症状,就是他一手造成的……

    “废物!”

    刘用力嘶吼着,如果仅仅是腹痛头昏,于他来说,自然是没多大事情,可若是眼睛一直处于这种半失明的状态的话,他的公子之位岂能保得住?

    这个位置保不住,就意味着将来一旦刘表去世,就只能由刘琮来提领荆州了。

    也正是想到这一点,刘才会有这样的嘶吼。

    跪着的吴医官听到刘的喝骂,已然浑身颤抖起来,他赶紧叩头道:“属下无能,请公子宽恕!不过,公子莫慌,我听说这些日子,华佗正在南阳郡游历,可以派人寻到他!华佗此人,医术高明,天下人皆知,擅长疑难杂症,有他在,定然能够治好公子的怪病!”

    吴医官诊断不出刘的病因所在,只能称之为怪病。

    “那还不赶快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