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三国化学家 第五章 此酒虽好,不可多饮

时间:2020-05-22作者:沐凝九歌

    南阳郡不大,吴医官很快就派人,将华佗带到了南阳郡府衙。此时,刘表也已经回来了。

    “华佗,刘怎么样了?”

    刘住处,刘躺在床上,脸上流露出痛苦不堪的神色,刘表则是焦灼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床前伸手替刘诊脉的白发老者,便是刘表口中的华佗。徐忠杰依旧是站在床榻旁边,此时他的心情有些激动,毕竟自己能够近距离地看到华佗这个历史人物。

    徐忠杰心里清楚,刘的病症,是他在背后捣的鬼,也只有他清楚,该如何去治疗。不过,他倒是有点想看看,华佗的医术,是否真的像传说中的那么神?

    “请问公子,昨晚吃了哪些东西?”

    “昨晚太过劳累,吃了点米面,便睡下去了。半夜醒来以后,喝了点徐家酒!”

    刘口中的徐家酒,便是徐忠杰勾兑出的假茅台酒。

    “徐家酒可还有残余?我要鉴酒!”华佗收了手,“从脉象来看,公子的病症起源于肝,肝伤则目伤,目伤则头疼,看样子是中毒了。须知,毒伤肝肾,必有腹痛之感!”

    听到华佗这么说,徐忠杰眉头不由得抬了抬。华佗就是华佗,神医就是神医,中毒症状都能摸得出来,而且还说得那么在理。

    没错,这毒的确是徐忠杰下了。他这也是为了完成任务,才迫不得已做的。对于刘这种沉湎于酒色的人来说,讲大道理显然是不可能的。唯一有用的方法,就是要让他知道,或者说是,让他亲自体会到喝酒的危害。

    徐忠杰前几次给刘送的酒,都是相同原料配制的,怎么喝都不会出太大的事情。但他昨日在给徐忠杰配酒的时候,特意在里面加了少许的甲醇。

    用无水乙醇和乙酸乙酯勾兑出来的酒,自然是能喝的,可若是在里面掺杂了甲醇,要是喝进肚子里,那将会有大概率出人命的。

    徐忠杰只有让刘体会到沉迷酒色的后果,他才有机会,让刘产生对酒的恐惧心理,进而实现戒酒。至于将来的戒色,自然也是同样的方法。

    换句话说,刘现在的症状,正是甲醇中毒的表现。其实这个原理,也如同华佗说得那样,甲醇在人体肝脏中代谢生成甲醛和甲酸,所表现出来的便是腹痛;这些物质进而随着人体血液的流动,沉积在眼睛周围的视神经系统,并对其进行破坏,所表现出来的症状,便是视力下降乃至失明。

    当然,刘为什么会中毒和这里面的中毒机理,徐忠杰是不可能说出来的。

    “徐家酒?”原本焦灼的刘表,冷不丁地停了下来,望着徐忠杰,“言功,我听说这几日刘经常让你送徐家酒过来,难道你在里面下了毒?”

    “此事属下万不敢为!”徐忠杰闻言,脸色一怔,赶紧跪了下来,“属下这里还有两瓶徐家酒,可请华佗鉴别!”

    徐忠杰这是偷换了概念,刘昨晚喝的徐家酒,自然是不存在的。但现在徐忠杰手上的酒,却能来个以假乱真!

    “这酒,与前些日子送给刘公子的倶是一样,还请华老先生鉴别!”徐忠杰赶紧从身上的背囊中,拿出了酒瓶,递到了华佗面前。

    “最好是昨日的残酒!”华佗咳嗽了一声,示意周围人能帮忙自己搜寻刘喝剩下的酒,但很显然并没有人找到,“若是真的找不到,那也只能鉴这份酒了。”

    “华佗,这酒到底有没有毒?”刘表很关心,对于他这个将近六十岁的人来说,自然是不愿意看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那一幕,“刘他不会有事吧?”

    “不必担心,待我鉴过酒即可!”华佗起身,从徐忠杰手中接过酒壶,侍立在旁的下人,便立刻送上一个酒盏。随后,他小心翼翼地揭开酒盖,又小心翼翼地从其中倒出些许酒液至酒盏之中。一瞬间,整个屋子里,都飘满了酒味,让人陶醉。

    “这酒我前些日子也喝了,想是无毒的吧?”刘表有些疑惑,“华佗老先生,你怎么看?”

    华佗并没有理会刘表,他将酒盏里的酒液一饮而尽,随后闭上了双眼,仔细感受其中的味道。一会会后,华佗睁开了双眼,又是吐了吐舌头,方才继续说道:“此酒虽好,但不可多饮!”

    “何意?”

    “这酒比之寻常酒,味道要重上三四倍。寻常酒本就伤肝,更何况这酒?小饮小酌倒是不会有什么大碍,若是长期饮用,必然会伤肝,甚至是会出现像令公子这般症状!”

    华佗将酒盏交给下人,随后转身,又去查验刘的症状。

    “刘公子,今后你若是再多饮这样的酒,恐怕性命不保!酒虽无毒,但多饮必有中‘毒’之可能!”

    华佗这话说得很轻,但刘表听了后,脸色瞬间惨白了起来,站在一旁的徐忠杰,则是神色有些古怪。这番话,本该是他想说的,用以劝诫刘戒酒。现在看来,自己倒是能够省下一番功夫了。

    “看来,是我儿刘贪杯了!”刘表瞪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刘,随后拱手施礼,“还请先生速速救治。”

    “这个却有些难!”华佗并没有立刻答应,相反却是拒绝了,“老夫平生所见,未曾有像令公子这般多饮之人中毒的,因此,我无法解毒!”

    一听华佗这话,徐忠杰心中不禁笑了,甲醇中毒,在这个时代,就算再高明的医生,也不可能有解毒的方法。华佗虽然判断出刘中了毒,可面对这种毒,他也束手无策。

    实际上,徐忠杰在配制含有甲醇的徐家酒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相关的解药。他伸手在戒指上一抹,一枚小药丸就出现在了他手中。药丸之中,是甘露醇跟叶酸,前者能够帮助中毒者解决视力问题,后者则是阻碍刘体内的甲醇,继续发生变化,导致后续的中毒症状。

    解铃还须系铃人,徐忠杰自然不可能让刘真正地失明,事实上,对于甲醇的用量,他也经过精确称量的。要知道,一旦甲醇含量过高,极有可能导致刘死亡,如果刘死亡,就意味着徐忠杰的任务失败!

    “还请华老先生,救救我……”

    躺在床上的刘,一听华佗的话,微张着嘴,有些气短的样子。

    “我今后……再也不喝酒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