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三国化学家 第六章 筹划

时间:2020-05-22作者:沐凝九歌

    闻听刘说出这一句话,徐忠杰便是定了定心,他等的也是这几个字——再也不喝酒。

    “确实,你今后若是再饮酒,极有可能当场暴毙!”华佗下了自己的结论,“老夫虽然没有医治的办法,但并不意味着公子你好不了。此症状随着时间的延长,会自己消失,但消失之后,公子切勿再饮酒,否则将来毒发身亡,不可救矣!”

    此一番话,直说的刘脸色苍白,一旁的刘表,也是如此。华佗的医术,天下人皆知,刘与刘表,对于他所说的,自然不会有什么怀疑。

    不过,徐忠杰倒是没有想到,华佗会这么说,看来,今后刘恐怕是不可能再喝酒了。

    “公子莫慌,我家曾经有人出现过这等症状,故而配下了特殊的解酒丸,可以减轻公子的症状。”徐忠杰察觉到已经是替刘解毒的时候了,他赶紧将手中的解毒药丸呈了上去,“但这药丸,一生只能服用一次,一次过后,再服用,便是没有疗效了!”

    中了现代的毒,自然要用现代的物质来解毒。

    刘表见此,赶紧从徐忠杰手中拿过解毒药丸,递到了华佗面前:“先生请看!”

    “既然是家族传药,自然是没什么大问题的,赶紧给公子服下,减轻症状才是最佳的!”

    下人闻言,赶紧从刘表手中接过解毒药丸,打了水后,与药丸,一道灌入了刘的口中。

    约莫一个时辰,刘缓缓睁开了双眼,眼神也变得通透起来,他呼了一口气后,方才说道:“多谢华佗先生,也多谢言功了!若无此药,恐怕人已经死了!”

    见到此情此景,刘表紧张的表情,也放松了下来。站在一旁的华佗,笑了笑,道:“公子今后切勿饮酒!老夫告辞了!”

    华佗说罢,刘表便是拱手作谢,令人付了诊资后,又是亲自将其送出了门,徐忠杰紧随其后。

    “华老先生医术通天,真可谓是神人啊!”将华佗送出南阳郡府衙后,徐忠杰望着华佗离去的背影,不由得感叹着。

    “华佗的死亡年份,是建安十三年,据说是因为得罪了曹操而死的。我要拯救郭嘉,华佗也不能忘了!”

    此时此刻,徐忠杰才想起来,华佗这个历史名人,在几年后也会身亡。他下意识的地将自己拯救目标,又加上了一位。

    “酒虽好,但不可多饮!今日若不是华佗,恐怕你早已经身死!”刘表回来后,瞪了一眼刘,“言功,你回家准备一番,明日随我一道回襄阳。”

    徐忠杰现在是刘表任命的酒税官,按照道理来说,应当是要前往荆州治所襄阳郡办公的。

    “多谢主公赏识!”

    “你那徐家酒虽是不错,但在今后,售卖之时,要告诫买酒之人,切勿多饮!”经过刘这么一番事,刘表都变得有些敏感了。当然,不管怎么说,徐忠杰都不会告诉刘表,刘甲醇中毒,其实就是自己搞的鬼。

    “这个,我定然会跟父亲说一声!”

    实际上,徐家所酿的酒,跟徐忠杰勾兑的酒,有着本质的区别。刘表这一番话,对于徐忠杰来说,可有可无。

    因为刘公子的事情,原本计划下午回家的徐忠杰,一直拖到了晚上。回到家中,徐忠杰将今天的事情告知于父亲后,便开始收拾行装,准备前往襄阳。

    刘表提领荆州九郡,其中襄阳郡最为繁华,现在徐忠杰已经被任命为酒税官,这就意味着他今后要在襄阳郡办公了。

    与大汉王朝的北方相比,荆州一带还算太平,但这太平也持续不了多久了。毕竟,三年以后,刘表去世,曹操南下,那时候荆州的土地上,就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现在的徐忠杰,不光要为眼下考虑,也要为将来做一些打算。酒税官是一个清闲的官职,参与不到荆州诸多事务的决策核心,事实上,徐忠杰也没有想着要掺和进去。

    更何况,徐忠杰除了要振兴徐家,让其回归到正常的士族序列以外,还要创造出机会,去接近一些历史名人,阻止他们英年早逝,这才是他穿越来到三国时代,努力奋斗的目标。

    “这是一个乱世,如果能够在乱世之中,屹立不倒,那便是胜利了。”徐忠杰并没有打算要投靠哪一方势力,他想要的,就是在各个势力之间保持中立,“不论是刘备还是曹操,亦或者是孙权,我都必须创造出机会,与他们接触。”

    徐忠杰深知,他选定的方向,将会是刀尖上的舞蹈,游走于各个诸侯之间,所能依靠的,只有他自己。

    徐忠杰想了一夜,也在心中谋划了一夜。直至次日清晨,他告别父亲,便随着刘表等人的车驾,前往了襄阳郡。

    如今,系统任务,要让刘戒酒戒色,徐忠杰已经完成了戒酒这一方面,接下来便是考虑该如何让刘戒色了。前往襄阳郡的十天路程时间,徐忠杰都在考虑这个问题。

    “你虽然是酒税官,但并没有太多繁杂的事情,因此你闲来之时,可来府衙中,帮帮刘。”襄阳郡刺史府衙,刘表下车,将一切安排好以后,方才想到徐忠杰,“当然,你在襄阳郡,也可以自己独立开设一个酒坊,酿酒卖酒,或是挑选一些佳酿,作为将来府衙诸官宴饮之时的用酒。”

    “主公吩咐的事情,属下定然听从,只是有一个疑问,酒坊开办以后,是酿徐家酒还是别的酒?”

    徐忠杰原本还在想,怎么接近刘,现在刘表倒是主动给了他机会。

    “自然是徐家酒!但你千万要记住,不可送酒给刘!”

    望着刘表有些斑白的头发,徐忠杰不由得心中叹息了起来。看来,刘表还是对刘上心的,不然前往南阳郡宴请刘备等人,也不会带着他。

    事实上,徐忠杰有些担心,刘表将在三年后病死,届时蔡瑁等人会拥立刘琮为主,荆州内乱,必然会影响到自己。

    作为一方诸侯,刘表从始至终,都没有正式的选定自己的继位人,也正是因为如此,荆州内乱的根源,早已经埋下。

    孤家寡人的刘,与蔡氏家族为背景的刘琮,如果徐忠杰不能处理好自己与这两者之间的关系,那么势必会给自己带来极大的麻烦。

    徐忠杰原本的心思,是不想掺和进荆州之主的争夺中,但此时,听着刘表的话,徐忠杰明白,他将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但徐忠杰也明白,荆州乃是四战之地,不是自己的久留之所,他迟早会考虑,离开荆州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