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三国化学家 第七章 公子,你精亏肾虚!

时间:2020-05-22作者:沐凝九歌

    在经过刘表的叮嘱后,徐忠杰便正式的走马上任了,他在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后,就能利用闲暇的时间,操办自己的酒坊了。

    一来二去,正月已过,二月也已经结束,便到了三月间,此时春暖花开,徐忠杰在襄阳城建立的酒坊,也已经开办了起来,酿出了第一锅酒。酒香四溢,自然是引来了许多的买家。

    “徐家酒坊?酿出的酒就叫徐家酒,听说还是被州牧大人正式赐名的呢!”

    “酒味够大,好酒!”

    徐忠杰不会酿酒,但他会请人来替自己酿酒。为了节省化学药品,徐忠杰这一次勾兑出来的酒,是利用酿造出来的现成酒,再向其中添加无水乙醇而配制出来的。

    一时之间,徐家酒传遍了酒坊周围的街头巷尾,几天之后,又是传遍了整个襄阳郡。

    “徐家的酒是真的不错,就是卖的有些贵了。”

    “听说,酿造此酒的人物,便是咱们荆州新任的酒税官徐忠杰!”

    随着徐家酒的名声,传遍整个襄阳郡,徐忠杰这个名字,也被人所熟知。

    “此人姓徐名忠杰,字言功。家住南阳郡,祖上曾是酒税官。可以这么说,酒是徐家的祖业。”

    “他有这等酿酒的好技术,所酿出来的酒,又是绝佳的好味道,有朝一日,必定会被朝廷征召!”

    不管人们如何议论徐家酒,也不管百信们如何打听徐忠杰的事情,此时此刻的徐忠杰,都听不到。

    “这个刘,年纪轻轻,却有三四个妻妾,一天到晚,光顾着与这些女人打交道了,哪有什么时间理会刘表交代下来的政务呢?也怪不得,随着时间的推迟,就算刘再怎么像刘表,刘表仍旧是把主要心思或者说是父亲的喜欢,都放在了刘琮身上!”

    徐忠杰照例来到襄阳郡州牧府衙,可刚一走进去,就听到了靡靡声乐,甚至还夹杂着些许女人的欢笑。

    “公子!今日的政事,可曾处理完了?”徐忠杰不用猜,也知道这些声音是从刘的住处传来的,进了屋以后,声乐便停了下来,但那些女人却并没有离去,“若是政事未完,在下可协助您!”

    “这倒是不必,晚间我自会处理!”刘起身,自从戒酒之后,他的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你来的正好,且与我一起,一边品尝这江东送来的好茶,一边欣赏歌姬舞蹈!奏乐!”

    刘说罢,便有下人给徐忠杰递上了一盏清茶,徐忠杰闻了闻,不禁赞道:“果真是好茶!”

    看来,自从戒酒之后,刘就将茶水当成了酒,每日饮上那么几回。此时,鼓乐之声再起,歌姬跳舞,刘的双眼只盯着那些女人了,再也没有看过徐忠杰一眼。

    “果真是沉迷酒色,不可自拔。怪不得,刘没活多长时间,就死了。”徐忠杰望着眼前的一幕,又盯着自己手中的茶盏看了看,眼睛一转,便想到了一个绝佳的办法,来帮助刘戒色。

    待得刘盏中茶尽,下人正要上前续茶时,徐忠杰一把接过,示意下人这件事由他来做。只是一瞬间的时间,徐忠杰在手上的戒指一抹,一粒白色小药丸出现,旋即就被他放进了刘的杯盏中。

    整个过程,只用了几次呼吸的时间,根本就没有人察觉到徐忠杰到底做了什么。

    徐忠杰斟茶,茶汤入盏,白色小药丸迅速与茶汤融为了一体,化作了茶汤的一部分。

    “公子,请用茶!”徐忠杰很谦虚地奉茶,望着刘将茶汤一饮而尽,他方才放心。

    “这茶真是越泡越好喝!”

    刘盯着眼前跳舞的女人,没有丝毫察觉到茶汤之中,每次都是一饮而尽。

    接下来的三五天,徐忠杰都会用相同的手段,借助替刘斟茶的功夫,将那一粒小药丸,投放进刘的茶盏中。

    “咦,公子,你这是怎么了,看上去怎么比前些天憔悴了许多?”又是一日,徐忠杰来到刘的住处,准备协助他处理一些政事,当他见到刘双眼凹陷,面容蜡黄的时候,便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达到了想要的效果,“是不是最近不曾睡好?”

    “别提了!”刘有些疲倦,刚一坐下来,就浑身不舒服,“今早起来,身体不适,已经叫了吴医官!”

    两人正说话间,吴医官已经走进了刘的住处,他照例为刘把脉,口中也在不断地询问着:“公子最近有什么不适?”

    “这个症状,大概持续了三五天的时间了。每日晚间,都很难入睡,但却不觉得累,而且一到晚上,就会每个半个时辰,小解一次。为此,妻妾免不了多来几次我的房间,故而一大早起来,又十分的困倦,但却总是睡不着。”

    刘脸上疲倦的表情,显示着他想要睡觉的事实,但即便如此,他仍旧看上去有些兴奋的样子。

    “公子,你精亏肾虚!”

    吴医官一句话,就像是一盆冷水泼在了刘的脸上。刘就瞬间打起了精神,道:“这怎么可能?我也就最近因为睡不着,一夜与妻妾三次同房,不曾多!”

    一夜三次同房?我的乖乖,哪个男人能做到?听到刘的话,徐忠杰差点笑了起来。他可不会告诉刘,就是自己搞的鬼,使得他睡不着觉的。其目的,自然是要让刘切身体会到,不节制的后果。现在看来,这个目的似乎达到了。

    “公子,你夜夜不空,旦旦而伐,早已透支了你的身体。精气亏损,自然是身体疲倦,却总没有睡意;肝肾虚脱,便是每夜数次小解,此为病态,不可治!若是今后公子不节制,同房之事,不得超过三日一次,恐怕与前次饮酒一般,将来性命不保!”

    吴医官说的话,就像刀子一样,扎进了刘的心中,尤其是听到“不可治”三个字以后,刘更是瘫坐在地上。

    听着吴医官的话,徐忠杰不禁心中笑了笑,这个吴医官倒是把话说得透彻,可惜并没有猜到其中的真实原因。

    先前的些许日子,徐忠杰替刘斟茶,每次都会放上一粒白色小药丸,那小药丸不是别的物质,只是咖啡因而已。

    咖啡因具有令人神经兴奋的作用,也有一定的利尿疗效,人只要兴奋起来,就很难入睡。故而,体现在刘的身上,就是整夜难以入眠,又是不断的出去小解。

    前世之中的现代人,面对这种情况可以通过刷手机的方式来解决,可现在三国时代,这个办法根本就不可能实现。睡不着,人又很闲,对于刘来说,自然是要找妻妾前来侍奉自己,那么一夜三次同房,便不奇怪了。

    只是,徐忠杰想要说的话,已经被吴医官说出来了,这倒是给他省了不少的功夫。

    “吴医官,你千万要救救我,我不想死。我发誓,今后一定三日一次同房,甚至是五日一次,哪怕一月一次都能忍得住!”
小说推荐